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如何阅读一本书及其他

秋色连波2018-09-25 21:38:45

 

《如何阅读一本书》的译者在前言中说到自己四十四岁才读到这本书,深感懊恼:“如果在我初高中青少年时期,就能读到这本有关读书的书,那我会少走多少阅读的冤枉路?”,然而后面他讲:“如果没有经历年这么多年的寻觅与颠簸,发现与失落,我读这本书的感受不会这么深刻,收获也不会这么丰富。”

 

本书讨论了阅读的层次和阅读不同读物的方法。

 

其中第五章“如何做一个自我要求的读者”对我有最多启发。

 

因为这一章的某些论点切中了我正在思考的问题:家长应不应该指导孩子?如果应该,需控制在什么范围内?

 

引发我思考的是在某家长群中遇到的这么一件事。

 

起初两个家长谈到孩子的作文问题,都表示自己的孩子爱读书,甚至于在小学中年级便通读了《三国演义》《悲惨世界》等名著,然而下笔艰难,不能达到本年级应有的水平。其中略高年级的家长开始指导低年级家长如何引导孩子,另一位家长插话“这么着太累了,那是孩子自己事!”,高年级家长如同针刺,立即表示:“我自己的孩子我也不管,我这不是在给别人的孩子支招吗?”------不知道什么时候,指导孩子成为一件令人羞耻的事情了。大概是对于事事包办的过于用力的纠偏。

 

有趣的是同时期我见到另一讨论,算是回忆吧。大家回忆求学时期总有那么些人,号称完全不读书却能取得优秀的成绩,给其他人颇大的心理压力,怀疑自己的智商,其中有位睿智的妈妈为了给孩子减压,带着孩子去看那位号称九点就睡的学生在十一点还亮着的灯。真相大白后,周遭同学纷纷吐露心声:其实我学的很惨!一点也不轻松!我好怕被你超过!

 

这次讨论的另一句真言是“小时候都觉得聪明不勤奋最让人羡慕,长大了才发现光聪明不成,成功人士都是又聪明又勤奋的。”

 

以上两个案例的契合之处,尽在不言中。

 

关于家长到底要在什么程度上指导孩子,于我最有启发的是下面这段话:“顺便一提,并不是每个人都清楚做一个艺术家是要照规则不断练习的。人们会指着一个具有高度原创性的画作或雕塑说:“他不按规矩来。他的作品原创性非常高,这是前人从没有做过的东西,根本没有规矩可循。”其实这些人是没有看出这个艺术家所遵循的规则而已。严格'来说,对艺术家或雕塑家而言,世上并没有最终的、不可打破的规则。但是准备画布,混合颜料,运用颜料,压模黏土或焊接钢铁,绝对是有规则要遵守的。画家或雕塑家一定要依循这些规则,否则他就没办法完成他想要做的作品了。不论他最后的作品如何有原创性,不论他淘汰了多少传统所知的“规则”,他都必须有做出这样成品的技巧。这就是我们在这里所要谈论的艺术—或是说技巧或手艺。

 

家长给与孩子指导,应在“技巧”之范围。

 

回到阅读这件事。

 

也许有人会问:没有学过阅读的技巧,也一样在读书啊?有什么必要学这些技巧呢?

 

我觉得,一方面,即使不特别关注,阅读能力也会随着其他能力的提高而提高。例如在数学课上所学到的逻辑,在科学课上培养的观察能力,甚至在看家长里短的电视剧的过程中也会成长出分析问题的萌芽。种子撒出去后,除非极其恶劣的环境,总会生长,这种成长,是自然的,也是听天由命的。

 

另一方面,正如这书中提到的,99%的书都对阅读技巧毫无帮助,大部分的书都只能当作娱乐消遣或者接受资讯用。娱乐与资讯都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但所谓读书,总要读一些令自己心智成长的书。

 

《如何阅读一本书》,是给在漫漫长夜里独自跋涉的人递上的一把手杖。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