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得知老板要去读神学院以后……

杨太太的成长日记2018-09-23 14:10:58


有个同事对我说,今年我们事务所最大的两大新闻都在你们团队:

 

1、你怀三胎了。

2、你老板要去读神学院了。

 

(关于我的这位基督徒老板,可以参考《我的基督徒老板》一文。)

 

今年1月元旦放假回来,老板说我们团队一起吃个午饭吧。当时我还以为是一个很普通的午饭,因为我们做刑事诉讼的,平时经常穿梭在各区看守所,所以老板时不时地会找我们一起吃吃饭,聚聚头。

 

结果刚坐下,菜还没上呢,老板就和我们说,他被神学院录取了,马上过了年就要去了。

 

我们几个一下子都震惊了。

 


 

其实我早就知道我老板想读神学院这件事,他已经想了好多年了。

 

从我刚刚进所的时候,他就时不时地和我提起这事。但是当时我就觉得,还早呢,你再祷告祷告嘛。

 

我还记得有一年他和我们说,他是真的很想去全职服侍神,可又总觉得我和我师兄还不够成熟,总想要再多带带我们,让我们再更多成长一点。——我听了很感动,这个世界上有几个老板,是愿意把自己手下的未来也安排周全的呢?

 

后来几乎每年开年,他都会找我和我师兄一起聊到这件事,他每年的大概意思都是:“我估计很快就不干了,你们两个要成长要加油。”


可每年说完这句话,他还是哼哧哼哧带着我们又干了一年。到后面我和我师兄每次听到他说这个话题都要笑:您要不要每年都吓唬我们一次。

 

他这次考神学院的时候,其实也告诉过我们,他对我们真是从来没有什么隐瞒的。那时候,他还担心他是不是考得上,他说题目很难,还要面试。我们也都鼓励他。

 

那时候,其实我们完全没有意识到,他考上神学院以后,就打算抛下工作,彻底全职去读书了。

 


 

我们也问他:“为什么去读神学院就不干活了?”

他的主要原因就是课程很紧很满,虽然有假期,但是假期要做作业。

 

“那你要读几年呢?”

他说这个神学院6年前开办,第一批学生到现在还没毕业。他觉得他6年能毕业就很好了。

 

6年……我们又陷入了沉默中。

 

我努力说一个笑话来打破僵局:“呀,我本来还想2017要不要生三胎呢……”结果师兄狠狠瞪了我一眼。我马上改口:“呀呀,我说说而已,今年我一定好好干活。我回去就把公众号停掉,专心干活。”

 

(其实那时候我其实已经怀孕了,可是我自己也还不知道。)



 

老板一直安慰我们:你们两个没问题的。都可以独挡一面了。


这话在那天吃饭的时候听起来是这样苍白,一点都没有安慰到我。我难过的点,完全和能力和收入无关,我纯粹是情感上无法接受。

 

好多年啊!老板,我舍不得你啊!!

 

那天吃完饭以后,我连着好多天晚上回来都忍不住哭出声(现在回想起来,可能和刚刚开始怀孕情绪波动也有关系,但是当时真的就是无法控制),想到这件事我就难过极了。

 

杨先生也是看呆了,他小心提醒我:“你老板就是去读神学院了,他并不是被主接走了……”

 

但是我就是非常难过。我想起了过去这些年时间里,老板对我的悉心指导,我还记得刚入行的时候,老板手把手教我写取保候审申请书,一份申请书他要改三四遍,远比他自己写要慢多了,但是他就是希望我可以学好。

 

开庭的时候,他也常常鼓励我来盘问我来辩论。其实每次轮到这时候,老板就在旁边,我自己也紧张地要死。但是现在想起来,他让我来,他的压力岂不是比我更大。万一我哪里讲错了,他还要帮我扳回来。

 

我就是这样一点点上手了,成长了,起来了。我一个人开庭越来越自信,开始有书记员偷偷地和我说:“我记得你,徐律师,上次XXX的案子,你讲得真好。”

 

去年年底,我爸爸说他还没看过我开庭,我说刚好下周就有,于是他去旁听我给一个外国人辩护。庭审完,我这位老警察爸爸就说:“你是可以吃这碗饭了。”我当做笑话发在朋友圈,我老板还给我留言:“你看,我早就说你可以的。”

 

话虽如此,但我总觉得,我和老板之间的水平差距,还有几座大山。我还有很多很多可以和他学习的地方。以前跟着老板干的时候,总觉得时间还多,也没有珍惜。直到如今,才发现分别原来这么近。

 

每想到,就泪目。

 


 

但现实也容不得我多难过,老板既然准备去读书了,我们团队就有很多工作需要重新计划调整。

 

而且,绕来绕去,也绕不开收入这一块。

 

有同事偷偷问我:“你们老板去读神学院了,那你们怎么办啊?”

 

我说:我们就继续干活啊。

 

人家惊得嘴巴都合不拢了,其实我也知道人家想问的是:“你们团队大部分创收都来自你老板,你老板现在不干活了,你们的创收怎么办?”

 

其实不止团队创收,我自己的个人收入,也有一大半仰仗着老板,现在老板走了,我这一大半的收入也没了。而且这一大半收入对我很重要,不只是养家糊口,还是精神支柱。因为我原来知道每年老板至少是会给我这点钱,他还会帮我交事务所的其他管理费用,他就好像是我头上的一片屋檐,让我下雨也不愁,完全不需要担心什么。

 

可现在老板走了,我每年不但一点点固定收入也没有,还要自己承担这些管理费用。这感觉就好像是,每年还没开工呢,就已经一大笔钱没了。

 

我和小暮分享这件事的时候,她安慰我,她觉得这对我是好事。她觉得这也是上帝加增我的信心的时候。因为过去虽然我也知道我的收入是神给的——但是既是神给的,也是老板给的,很多时候可能我自己也分不清到底是上帝慷慨,还是老板慷慨。

 

现在老板走了,我终于可以搞清楚这个问题了。

 


 

我记得老板说要去考神学院的时候,我还问他:“你是有收到神确切的呼召的吗?”他说,是的,他说了他的呼召、经历、应验。这其中还包括他太太还不信主,竟然也非常鼓励他去读书。

 

我当时就特别佩服他的太太。我老板的收入在我们行业里可能不算是很高的,因为他收费实在是太实惠,我们业内还有说他把烤全羊的价格报成了烤羊腿的价格的笑话。但是在人群里,他的收入绝对算是好的。他去读书,去全职服侍,这笔收入就没啦,家里就坐吃山空啦——这换成是信主的姐妹,也未必能够接受啊……

 

但是我老板和他太太好像多年都在为这件事做准备一样。他家的房子又小采光又不好,我们之前问他要不要考虑置换,他说不换。他最主要的理由,就是如果换房子就要贷款,他以后还想要全职服侍神呢,万一到时候没收入了,贷款多麻烦。

 

还有同事偷偷问我:“你老板神学院毕业出来以后可以干嘛呢?”

咳咳,他们还以为他是去镀金出来能更好的赚钱呢。我答:“神学院出来要么做教会牧师要么做教会长老啰。”

同事追问:“那牧师、长老收入怎么样?”

我只能笑而摇摇头:“既然都全职服侍上帝了,那就都是为了定睛永恒里的产业和奖赏了。”

 

——这也是我们无数同事都对我老板佩服得五体投地的原因,每年这么大一笔收入,说不要就不要了啊?!

 

也因着老板的见证实在是太美好,所以我虽然也不知道上帝要怎么来供应我,但是在他的鼓励下,我一点也不为我的收入担心。我想,既然老板是上帝呼召去读神学院的,上帝岂不知道我也是老板养着的,祂岂不供养我呢?

 


 

不过,工作上总觉得要更努力才行,于是我就把我的公众号给暂停了。

 

我当时写:“我的工作忽然起了很大的变化。还是在干律师,还是做刑事辩护,但是可能工作模式会有很大变化。这变化有点突然,收入估计也要受点影响,而我们现在的收入相对够用来说已经很勉强了——总之,以前得过且过的好日子估计是一去不复返了。”

 

(当时还有姐妹以为我大概丢了工作,所以还给我介绍工作。在此也非常感谢。)

 

尔后没几天,我知道了我怀孕了(见《得知怀上了三胎以后……》),整整两个多月,我的身体都一塌糊涂。我答应我师兄要做的一个讲座到现在也没做,别说努力了,浑身都使不上劲,每天能起床就不错了。

 

但是很奇妙的事情是,我们团队第一季度的收入并不差,我的收入也真的一点都没减少。这真是很棒的经历,它让我知道,我的供应者到底是谁。

 

那段时间我特别喜欢一句经文,我也把它写在了朋友圈里。

 

我要向山举目;

我的帮助从何而来?

我的帮助从造天地的耶和华而来。

——诗篇121:1-2

  



经过这么几个月,我内心波涛澎湃几经波折,有好多想要说的,但是我还是守口如瓶。

 

结果前几天看到斯伟江律师写到了我老板要去读神学院的事,他还点名了我老板。


什么什么,我老板去读神学院这件事现在已经可以随便说了是吗?哈哈哈,那我也要分享。

 

感谢上帝,也谢谢老板。愿神祝福你的全家,愿神记念你对祂的爱。

 



 杨太太

基督徒,结婚七年,将有三宝,在职妈妈

——忘记背后,努力面前的,向着标杆直跑


抱歉大家发的消息我常错过回复时间,

如有要事请按右下“写留言”,

或邮件:wxyangtaitai@163.com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