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如何读红楼】 《红楼梦》是小说而不是史书,更不是谜书

红楼梦学刊2018-09-13 22:40:09

红楼梦学刊 微信号:hlmxkzzs

新朋友们点击标题下蓝色字“红楼梦学刊”关注

小提示:点击右上角“...”可以分享到朋友圈



或许读者看了这个标题会感到诧异或奇怪。《红楼梦》是中国四大古典名著之一,它是小说不是明摆着吗?难道还用质疑吗?不错,《红楼梦》是小说,这是不用争论的事实。但我为什么又在这里提出这个问题呢?这关系到我如何看待当下红学或红楼传播现状的问题,还有关系到我是怎么样来阅读红楼的问题,还有对于红楼文本,什么才是我阅读或关心的重点内容?下面我结合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和感受,谈一谈这些问题,纯属我个人的观点和看法,有不当之处,请方家指正。      

一、《红楼梦》不是史书,更不是谜书 

当今红学或红楼,可谓纷繁迷离。或许这是见怪不怪,可是我觉得不正常。我不停地叩问自己:什么是红学?红学怎么了?什么样的状态才是红学应有的状态?大家对待《红楼梦》的态度是如何?作为一个红迷,我认为红学是一门严肃的学问,《红楼梦》是一部严肃的小说,要用严肃、严谨的态度对待红学,和对待这一部世界名著,而不是不断地制造一些噱头,以抓住人的耳朵,吸引人的眼球。有的有意标新立异,立山寨,创这个说那学的。还有关于《红楼梦》的作者问题,根据脂批和许多史料,早就证明它的作者是曹雪芹,而不是另有其人,但现在在没有过硬的、新的证据的前提下,不断地冒出这个说那个说的。有的把《红楼梦》当作一部史书,进行索隐,用红楼中的人物和故事,一一坐实地附会历史上的一些人和事。更有甚者,有的把它当作一部谜书,谜底是这个是那个,不停地猜测或解读,或臆说连篇,或歪说满天飞。有的则是为了名利,以媒体作为平台,搞学术欺诈,欺名盗世,搞商业炒作,搞学术做假。这些没有学术规范的这个说、那个学,只不过是一场虚热闹或骗局而已,经不起历史、时间的考验,也经不起学术的推敲。总之,各种臆说、邪说和歪说,层出不穷,置一些早已为史料或证据证明是科学正确的结论不顾,造假制假,混淆视听。这正是当前红学或红楼,乱象丛生的原因。用已故红学大师俞平伯先生的话说,那就是“红学愈倡,红楼愈隐。”他还说过,红楼不难读,是一些人人为地把它搞得高深和难读了。一语中的,对一些乱象、假象或故作高深的这个学那个说,抓住了问题的本质,说到了点子上。

我认为,《红楼梦》是小说,不是史书,更不是谜书。它的作者是曹雪芹,而不是另有其人,这是脂批和其它史料证据都已证明了的。既然是小说,它就是虚构的,虚构并不是说是无中生有,而是以曹雪芹家族的兴衰史和曹雪芹的人生经历作为背景,在此基础上进行艺术的加工、剪裁、综合和虚构而成的,它不是曹雪芹的“自传”。为了阅读和理解好《红楼梦》,对曹雪芹的家史和他的生平作考证是有必要的,但也是为文本的阅读和鉴赏作服务。考证并不是作无所谓的、没有根据的索隐和猜谜,更不是对《红楼梦》进行肢解。《红楼梦》是小说,它不是史书,它是艺术的范畴。但又是把文史哲熔铸在一起的,把它完全等同于哲学或史书就错了。因此,以小说的视角来阅读它,而不是把它作为史书、谜书来阅读来猜谜底。对于一些媒体不顾学术规范,不顾学术道德,不顾学术良知,为这个说那个说,搞一些商业炒作,制作一些负面效应的噱头,应予以制止才对,它们应为红学或红楼的传播、净化作正面的宣传,做一些有益有意义的工作,不能为一些不符合学术规范的东西传播,搭建平台,切实负起责任来。 

二、我是把《红楼梦》当作小说来阅读的 

或许有人对我这样的说法,有点不理解:《红楼梦》本来就是小说,你还说把它当作小说来阅读,不是自相矛盾吗?回答是不矛盾!我这么说是针对当前社会上的一些人不把《红楼梦》当作小说而是当作谜书来猜谜来阅读而说的。既然是当作小说来读,我阅读的方法、内容和重点,会与这些人的阅读是截然不同的。我阅读,是对它的主题思想、人物和写作艺术等方面进行解读,作为重点来阅读。因为,《红楼梦》是小说,是艺术,那么,小说是写人的艺术,讲故事离不开人物,表达主题思想离不开人物,所以,我是这样来阅读《红楼梦》的:

第一、以对《红楼梦》的人物解读和理解作为重点来阅读。对人物的解读,当然不是那些索隐上的猜谜或附会,而是作为小说艺术中人物形象来解读。在反复阅读文本的基础上,对红楼中的人物进行分析,把人物放在红楼文本中、放在红楼产生的时代与环境和曹雪芹写作思想等条件下,进行考察和分析,尽量还源曹雪芹笔下的红楼人物形象、思想和个性。红楼人物历来争议较大,见仁见智,我做到不歪说臆说,读出自己的理解,能自圆满其说就行了。例如对于宝钗这个人物,过去有不少的论者多是贬意,或说她藏奸;或说她搞阴谋,不光明正大,一心想谋夺宝二奶奶的位置;或说她金蝉脱壳,嫁祸于黛玉;或说她城府深,假仁假义等等。我认为这样理解和解读宝钗存在片面性,或者说这样对待她是很不公正的,对她的认识也是有偏差的。正确地把握和理解宝钗,必须把她放在那个时代和环境下来考察,不能全部用现在的眼光和观点来考察和分析她;对待她,应在细读文本的基础上,结合她的言行,辩证地一分为二地,用发展的眼光来分析,透过现象看本质,透过层层的迷雾来揭开她神秘的面纱。而不是人云亦云,或只抓一点就妄下论断。这样,一个真正的宝钗的文学形象才会呈现在读者的面前。对待宝钗是这样,对待红楼其他人物也应是这样。多年以来,我写了不少谈论红楼人物的文章,有的在《红楼梦学刊》微信订阅号上发表,与大家交流学习。

第二、对《红楼梦》写作艺术的探讨,也是我阅读红楼的重点内容。红楼写作艺术,它继承传统写作手法,又不是照搬照抄,在传统的基础上,曹雪芹又有新的突破和超越。从写作艺术的角度来评价,鲁迅先生曾说过,自从《红楼梦》诞生以后,传统的写法被打破了。它写实但不是“自传”,写实是指它写作坚持从生活中来的原则,写事符合事理,写人没有公式化、概念化,写作题材从以前的历史题材、公案题材等转移到写家族兴衰、写家庭生活等题材上来,写情不限于男女之情,还有世情、兴衰之情等等,写男女之情又突破了过去的才子佳人式的小说模式。我对曹雪芹写作手法中的创新式运用,激赏有加。他把中国传统文化中的诗歌、绘画和建筑等艺术手法引用到自己的写作上来,使《红楼梦》人物语言有诗性的美,叙事层次有绘画的美,篇章结构有建筑的立体美。因此,我阅读《红楼梦》,从写作的艺术角度来考察和分析,从诗画的创作手法来考察红楼的创作手法,也有不少的感受和收获。写了不少的这方面的文章,有的文章在《红楼梦学刊》微信订阅号上发表。

第三、阅读《红楼梦》,我认为要读得进去,还要读得出来才行。这怎么说呢?读得进去,就是细读文本。作为小说来读,理解其中的人物、思想和写作艺术等;读得出来,意思是说,《红楼梦》是一个开放性的小说文本,文本只有一个,但它的思想、人物是超越时代超越环境的,对它的阐释是无限的。因此,不能“死”读和读“死”。“死”读和读“死”,这就是说,不能自己“代入”太深,不能把自己人物化和情绪化。否则,就是毁灭自己而不是提升自己,是把《红楼梦》读坏了,读歪了,把自己也读坏了。

读得进去,还要跳得出来,我认为还有一层含意是,利用自己掌握的文学知识、红学知识、哲学知识和史学知识,跳出红楼来看红楼。当然,我不是说没有这些知识不能读红楼,而是说有了这些知识会把红楼读得更深更细一些,读得更好一些,对理解红楼有帮助。总之,阅读要回归文本,读得进去,还要读得出来才行。

以上就是我作为一个红迷所说的一些粗浅体会。迷而不痴,迷而不执,迷而不陷,迷而不毁,这才能把《红楼梦》阅读好。有说得不对的地方,请方家指正。



欢迎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我们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