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男子去面试,女面试官竟要求他这样做...

寰宇书吧2018-09-13 20:54:18

第1章 离婚 


2016年,A市。

盛世别墅。

韩珺瑶浑身颤抖地握着手中的签字笔,久久不愿下笔。

四年,那个女人还是回来了么?

“你还有十秒!”一道冰冷低沉的声音在空荡的房间响起,声音就如同大提琴一般好听,却又跟秋风扫落叶一般无情。

深呼吸一口气,韩珺瑶抬眸,段允安那张俊脸呈现在自己眼前。

段允安拥有一张方方正正的国字脸,高挺的鼻梁,饱满的额头,一双如深海一般深不见底的墨黑色眼眸,还有感性的薄唇。

有人说,薄唇的男人很无情。

她今天也总算是见识到,四年的夫妻感情,竟然比不过一个前女友的电话。

心,仿佛被撕裂一般。

望着眼前的“离婚协议”四个大字,韩珺瑶只觉得自己的双眼被刺得生疼。

悠地,啪”的一下扔下笔,不断呼吸,尽量让自己的语气足以冷静,“我们之间只有协议?”

“你已经超时五秒!”声音依旧冰冷。

明明是六月份的天气,却让韩珺瑶感觉自己被扔进冰窖里面。

她低头,葱白的手指插入发根,挠了几下,再抬头,头发已然蓬乱,重重呼了一口气,“她回来了?”

“恩,下午来的电话。”段允安淡淡道。

再说这句话的时候,韩珺瑶一下就捕捉到他在提到那个女人时,独特的温柔。

韩珺瑶内心不禁掠过一抹悲凉,“所以,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要跟我离婚?就连今晚都不愿意相安度过?”

四年了,她以为他们可以好好的一直下去。

却还是抵不过那女人的一个电话。

也对,契约婚姻总有契约期限到的时候,在四年前不都注定了吗?

现在,还在这里矫情什么?需要么?

段允安那冰冷的目光冷漠地扫在韩珺瑶的身上,“尽快签字,有什么要求你尽管说,我满足你。”

这话,让韩珺瑶的听的很不是滋味儿,愣了半晌,最终还是拿起手中的签字笔,在落款处写下自己的名字。

她最不喜欢的便是段允安这自以为是,盛气凌人,居高临下的态度。

“啪”的一下放下笔,“我签字了,你满意了?”

不知为何,在看见落款处“韩珺瑶”那三个字的时候,段允安的心情很复杂,似乎是舍不得。

不可能!

他果断否决!

“提要求吧。”

“段允安,我告诉你,车子我不要,房子我不要,票子我不要,还有前夫,希望我们以后老死不相往来!”

这句话就好像是钢镚儿一样的噼里啪啦地从韩珺瑶的口中蹦出来,掷地有声。

等到段允安反应过来的时候,韩珺瑶已经提着自己的手提包来到玄关处,“行李我明天过来收拾。”

“你去哪儿?”段允安走过来,紧紧皱眉。

韩珺瑶冷冷一笑,“都离婚了,我还杵在这里干嘛?”

说着,就要去开门,谁知道竟然被段允安拦住 。

“干什么你?”韩珺瑶满脸冰冷地看着挡在自己身边的这个男人,越过段允安又把门打开,拎着手提包直接就走,蹬蹬蹬下楼,生怕动作稍微慢了一点被段允安看见她也想要哭。

而段允安呢,看见韩珺瑶离开的背影,也不由自主地自问,“你干什么!”

第2章 前夫的初恋


韩珺瑶从盛世别墅出来之后,直接打车回到自己以前住的小公寓,进屋之后,连洗脸都没有心情,趴在床上倒头就睡。

却是辗转难眠。

四年前的往事一幕一幕地浮现。

她跟段允安属于那种豪门契约婚姻。

四年前,段允安的前女友李欣茹出国留学,那时候两人约定好要等彼此,但是不久之后,段允安的父母去世,段允安就面临着公司的继承问题。

不过,在段家,想要继承股份就必须结婚,不然就不能,这个时候段允安就在开始狩猎结婚对象。

恰好,那时候韩珺瑶出现。

一个叫做杜思哲的男人喜欢韩珺瑶,但是韩珺瑶却不喜欢他,为了得到韩珺瑶,杜思哲不惜一起毁掉韩父一手打拼下来的公司,为了不让父亲的公司破产,韩珺瑶只有跟段允安约定结婚。

段允安的要求很简单,只要她听话的就好。

韩珺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是一片漆黑,瞟了一眼窗外,翻过身子,继续睡觉,一直到第二天早上。

起床,洗漱,做早餐,这一切都水到渠成。

八点钟,韩珺瑶准时出现在韩式总裁办公室,把结婚的事情给韩父说了,韩父一惊,“离婚?你怎么回事儿!我们公司跟他们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你们这以后肯定低头不见抬头见,怎么办?”

“那有什么办法,他前女友回来了。”韩珺瑶重重呼了一口气,“四年前就已经说好。”

韩父皱眉,“你说李小姐?留学回来了?”

“恩,昨天打的电话,段允安就迫不及待地跟我签了离婚协议,等会我回去收拾行李,晚上回家住。”韩珺瑶道,“还有,以后我跟他的联系就保持在工作的关系,没事的。”

韩父努了努嘴,想要说什么,却最后还是摆摆手,让韩珺瑶先出去。

以后见面的机会怎么会少,他这个傻女儿,干什么就是要同意离婚,这今后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

从办公室出来之后,韩珺瑶又到旁边的休息室睡了好几个小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最近就是嗜睡。

接下来的几天,为了平复离婚后的情绪,韩珺瑶一直都在父亲的公司工作。

这天下午,因为工作的需要,韩珺瑶必须要去一趟段氏取资料,出发之前,韩珺瑶告诉自己一定不要紧张。

车子就好像是脱缰的野马一样,飞驰在宽广的马路上,二十分钟之后,车子停在段氏门口。

段氏,段家产业,在A市是独一无二的大企业,涉足多个方面,段氏总裁段允安更是冷血,铁血手腕,为达到商业目的不择手段。

另外,段允安也是两面派,在外面,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对韩珺瑶 很好,在家却冷漠少言。

不过,最近段允安的前任回来,段允安跟韩珺瑶离婚,这件事情早就在A市人的口中被谈论的的沸沸扬扬,众说纷纭。

韩珺瑶在车子上坐了一会儿才下车,提着手提包就往公司进去,因为走路太快的原因,她一点都没有看到迎面走来的李欣茹。

李欣茹却看见了她,也一眼认出来这就是跟允安结婚四年的那个女人,拳头不经意间拽紧,眼神中充满怨恨。

李欣茹快步走过去,就在经过韩珺瑶旁边的时候,忽地,“哎哟”一下,李欣茹就已经倒在韩珺瑶的跟前,“你这人怎么回事儿!走路都不长眼睛。”

韩珺瑶这才反应过来,本来想要道歉,不过一看见是李欣茹,道歉的话就被口水给吞回去,“李小姐,我没有碰到你。”

在面对李欣茹的时候,韩珺瑶的语气淡淡的,脸上没有一点波澜。

“你怎么没有碰到我!你不碰我我会自己摔倒吗?”李欣茹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试着动动自己的脚,“哎哟——疼,你这人怎么这样.,

撞了人怎么连一句对不起都没有!”

再抬头的时候,早就已经是两眼泪汪汪 ,那模样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韩珺瑶真心不知道要说什么好,明明就是她自己倒下的,现在非要装一个被害者的模样,韩珺瑶转身就走。

“呜呜——疼。”李欣茹哭的更大声,那眼泪哗哗的,就好像是洪水猛兽一般,根本止不住。

韩珺瑶无语,就这样的演技,不去好莱坞,那真的有点可惜。

她懒得搭理,正准备进大门去找段允安,恰好这个时候段允安就从里面出来。

第3章 白莲花初恋


“段——”韩珺瑶刚想要开口说过来拿资料的事情,却被段允安一记冰冷的目光扫过去。

段允安越过韩珺瑶.来到李欣茹跟前,满脸温柔地把李欣茹拦腰抱起来,抱到公司大厅的凳子上坐下,这才刚一放下,李欣茹就抱着段允安哭了起来,抽泣道:“允安,韩小姐……她不是故意的,是我自己不小心,你别怪她,你们怎么也有四年的夫妻感情。”

韩珺瑶:“……”

站在一边竟然都不知道要怎么挪动脚步。

而段允安就好像没注意到旁边还有一个人一般,低头,一脸紧张地给李欣茹揉着脚踝,“怎么样?还行吧?”

“有点疼。”李欣茹的脚是真崴了!现在脚踝处肿的特别大,压根动弹不了。

趁着段允安给自己按摩的时候,李欣茹望向韩珺瑶,嘴角扬起一抹胜利的弧度,耀武扬威的意思很明显.

韩珺瑶被气得咬牙切齿,“段允安,我来取一些资料。”

“闭嘴!”段允安呵斥道,这边还在给李欣茹揉着脚,紧张的紧。

尽管段允安的动作很小心,很轻,却还是听见“嘶”的一声闷哼,“允安,你轻点。”

“段允安,我来拿——”

“闭嘴!"把李欣茹放好之后,段允安起身,走到韩珺瑶跟前,目光森冷,“道歉!”

“人不是我撞得!跟我没有关系!”韩珺瑶固执道,本来就没有做过的事情,她没有必要承认,“是她自己撞上来的!”

闻言,段允安的表情更冷了,就好像是把人扔进冰窖里一般。

韩珺瑶不禁拢了拢外套,斜眼瞟了一眼一脸得意的李欣茹。

段允安怒,话也不想多说,依旧还是那两个字,“道歉!”

“允安,没事儿,韩小姐不是还有事儿找你吗?别耽搁人家正事儿,我不疼,我明天就好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李欣茹在说话的时候动了一下,整个人一下就从凳子上摔下来……

“欣茹!”段允安一声惊呼地冲过去,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李欣茹就先开口,“允安,你就不要怪韩小姐,我回来让你们离婚,我都已经很内疚,再说我真的是自己不小心。”

李欣茹捂住脚踝,紧咬着嘴唇,看上去好像很疼的模样。

韩珺瑶给气的啊,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蹬蹬蹬几步走过去,居高临下地看着李欣茹,“什么不要怪我,本来就是你自己撞上来的!我根本就额没有碰到你一下,是你自己在我跟前摔下去,现在又在这里装白莲花,给谁看?段允安吗?”

她最受不了的 ,就是被人误会,没有就是没有!

这李欣茹在这里搞得自己跟圣母玛利亚是几个意思?

白莲花!

“韩小姐,你怎么这么说话呢?”李欣茹一脸可怜兮兮的模样,让人心疼。

韩珺瑶正想要回话,只见段允安回过头,森冷的目光扫过去,怒道:“韩珺瑶,你怎么回事儿!傻吗?欣茹是个善良的女孩子,脚都那样了,还要帮你说话,你道个歉,怎么了!我怎么都没有看出来,你竟然是一个这么心狠手辣的女人!”

她傻?她心狠手辣?

在一起四年,这个男人就是这样看自己的?

不错,很不错。

韩珺瑶抬头,紧闭双眼,好几秒钟之后,才睁开眼睛,目光闪烁,眸如星子,一开口,声音竟然有些哽咽,“恩,段允安,我心狠手辣,我傻,就是我撞得!怎么了!我开心可以了吧!”

扔下这句话,韩珺瑶转身上车,飞驰离开。

仅仅是几秒钟的时间,韩珺瑶也绷不住情绪,趴在方向盘上嗷嗷大哭。

“段允安,你个王八蛋,你个混蛋!”

第4章 欲加之罪


这边。

段允安见李欣茹的脚肿的越来越大,弯下身子把李欣茹抱上车,放在后座上,开车往医院的方向去。

“允安,不要怪韩小姐,她只是心情不好才会……你们毕竟四年的感情,不要离了婚,还搞成这样。”李欣茹说话的声音很温柔,好像所有的错都是她一般。

段允安没有说话,却在心里面更加讨厌韩珺瑶,他没有想到韩珺瑶竟然会是那样的女人。

看见段允安眉头紧锁的模样的,李欣茹的嘴角勾起一抹胜利的弧度。

去医院检查,医生说没有什么大问题,最近几天尽量用毛巾敷敷,少走路,然后还开了一些消炎的药,叮嘱一些 注意事项。

李欣茹是被抱着从医院出来的,男的俊,女的美,这样的一幕引来好多人的驻足观看。

“允安,四年不见,我好想你。”李欣茹声音就好像小猫一般温柔,亲昵地勾着段允安的脖子,脸部轻放在脖颈处,呼吸浅浅。

段允安呼吸一紧。

温柔地看了一眼李欣茹,把她放在车上,开车去到盛世别墅。

段允安 把她抱下来,李欣茹看见这偌大的别墅,琥珀色的眼眸中闪过一抹阴冷。

她这次回来就是为了想要成功夺回段家少奶奶的位置的。

抱走李欣茹走进别墅,刚一开门就看见韩珺瑶拎着行李箱从二楼下来,听见两人回来,韩珺瑶连头都没抬,继续拎着自己的行李箱。

段允安看着她,表情又冷了,“没看见人吗?招呼都不知道打一个!”

闻言,韩珺瑶手上的动作停滞了一下,不过仅仅是那么几秒钟的时间,她又继续自己的动作。

“韩珺瑶!”这三个字段允安 几乎是咬着舌头 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出来的,“做错事不道歉,还耀武扬威地干什么!”

韩珺瑶咬牙,抬眸,“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允安,别说了,韩小姐心里也不好受,医生不也说我这伤没什么事儿吗?”李欣茹体贴道,那样子真的是要多温柔就有多温柔。

李欣茹越是这样,段允安就更加讨厌韩珺瑶,“搬着你的东西快走,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允安,你别这样,韩小姐自己会走的。”

韩珺瑶越听越恶心,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破口大骂,“李欣茹,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算盘,你放心,我离婚了,就不会缠着他,你也没有必要给我上演白莲花的戏码,还搞得自己跟圣母玛利亚一样,恶心的很。”

这话一出,这情绪就好像是被发泄出来一般,噼里啪啦又说了一大堆,“李欣茹,你崴脚的事情怎么回事,你自己知道,不要搞得全世界好像都欺负你一样!”

要说这李欣茹真适合去好莱坞,这才多长的时间,眼泪又在眼眶打转,为了到达可怜兮兮的效果,李欣茹还故意死死咬着下嘴唇,努力让自己不哭出来,哽咽道:“韩小姐,我没有,真的是你撞得我,我怕允安生气,才把所有的罪责往我自己身上推的。”

这种女人,韩珺瑶都懒得说,拉着 行李箱越过两人,头也不回。

这个地方,她这辈子都不愿意再踏进来一步。

别墅的门被关上,段允安抱着李欣茹上楼,放在床上,然后转身去卫生间拧了热毛巾出来,,敷在李欣茹的脚踝处,力度合适地用手按摩着,“今晚看看,要明天还肿成这样,就再去一趟医院。”

“恩,允安,没事儿的,就这么一点小伤。”李欣茹拢了拢被子,在段允安的帮助下躺下去,“允安,你睡旁边,陪我陪我好不好?

段允安僵硬了那么几秒钟,却依然还是坐在李欣茹跟前,大手把李欣茹搂在怀中。

李欣茹跟小猫咪一样,挤在段允安的怀抱里,拱了好几下,还学着小猫咪的模样叫了几声,喵喵喵。

“别闹,好好休息吧。”段允安有点心不在焉,心中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浮现出那个女人离开时候的表情。

那样的表情是那么决绝,那般苍凉。

段允安感觉自己的心中很不是滋味儿,回想起这四年来的相处,他总觉得韩珺瑶不是那样的人。

莫非是……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