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流走的青春(第一章 4)

席乐幽2018-08-13 21:24:29

上一篇:流走的青春(第一章 3)


在乌兰上学,每个周末学校都会有班车送我们回家,平时我妈也总是到学校看我给我带些好吃的,所以,在乌兰的那段时间我并没有感到孤单而想家。

其实在乌兰的日子过的还算是舒坦,只是差强人意的成绩让我有些愧疚。我爸妈对我一直都是鼓励的态度,成绩不好了鼓励,成绩好依然继续鼓励,他们不太会因为成绩不好而责怪我,正是他们这样宽容的态度反而让我觉得只要成绩不好,内心就会有些愧疚。

我之所以能够跟高箖成为同桌就是拜我糟糕的成绩所赐。

因为一次糟糕透顶的考试成绩,老师在排座位的时候特意“很照顾”地将我这个差学生跟高箖这样一个好学生安排在了一起。目的很简单,让好学生带一带差学生。

其实,刚到乌兰的时候我成绩还算可以,虽说不上优异,起码也能在班里排个中上等。但是,那一次考试真是考的很不好,比上次考试下降了太多名次,几乎要在班里倒数了,主要是英语太拖后退了。

小学那会儿高箖成绩一直很好,我一直觉得她优异的成绩是源于她的“冰雪聪明”。她看起来就是那种聪明的小孩,眼睛大大的很有灵光;脑袋小小的,额头有些宽阔一看就很精的样子;衣服总是干干净净的;头发总是扎着干净利索又有些俏皮的马尾辫。总之,看到她就会让人觉得这是一个聪明的孩子。

刚同桌的时候我还特意向她做了一下自我介绍,因为我生怕自己太不显眼,她根本就注意不到班里还有我这么个再普通不过的同学。

“高箖你好,我叫左峟,左是上下左右的左,峟是山字头……”我边说边用两个胳膊比划着左右,面向她却又不好意思直视她。

还没等我把话说完她就笑嘻嘻的插话道:“峟是山字头,下边是个有没有的没。”她哈哈大笑,“哦,不对不对,是有没有的有。”

我在第一节课自我介绍的时候就是这么说的,当时就是紧张得把“有没有的‘有’说成了有没有的‘没’”。

我惊讶得睁大眼睛问道:“你怎么知道?”

其实,我想问“你怎么还记得我第一节课的自我介绍?”但是没有问出口,这么问好像她特别在意我似的,这样会显得很尴尬。

我含糊的问了句“你怎么知道?”好像是在问你怎么知道当时我是这样自我介绍的,又好像是在问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我怎么就不能知道。”她巧妙地避开了我的问题。

说完之后我们相视哈哈大笑,好像是为了化解刚才的尴尬。虽然我们是同班同学,但是同桌之前几乎没怎么说过话,现在好像突然熟络了起来。

跟高箖同桌之后她确实有帮到我,更确切说是帮上不少,尤其是在英语上。

我们英语老师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上英语课根本没有教过我们音标而是直接教我们读单词背单词。她说,“哪个小孩学说话的时候是先学怎么读拼音的。”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刚开始还好,我还能跟得上她的步伐,还能勉强背得住那些简单的单词,后来慢慢就开始越来越吃力了,因为连单词怎么读都不会,更别说背了。

高箖教了我一个“绝招”。“你可以把单词发音用汉字或者拼音写出来嘛!”,她说着就在练习本上写了个“hello”,“这个你就标上‘哈喽’,”她边说边又写“how,你就标上‘浩’,good,‘固的’”。

我突然有一种恍然大悟醍醐灌顶的感觉,怪不得别人能背得住单词,我连怎么念都不会。她真心是个很负责的好同桌,跟她在一起确实能感觉到自己英语成绩在提升。她很善于讲解知识,无论是数学还是英语,她都能够用我可以听得懂的方式讲解。她就好像是上天派下来拯救我的……天使一样。

我们同桌的每一天都过的很开心,无论学的好坏,起码学习也不再是一种负担。同桌的那段时间,她给我最大的印象就是爱笑,很爱笑,好像时时刻刻都面带着笑容。

我问她:“你怎么每天都这么开心呢?”

她说:“开心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为什么要不开心呢,你说是不是。”她依然是面带笑容。她那么小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如何乐观面对生活了,也或许她并不知道什么是乐观,但她知道开心总比不开心好。

有时候我会突然很羡慕她,长得招人喜欢,学习成绩好,还那么会说话。

同桌的时候,我们课间总是喜欢打打闹闹说说笑笑的,把孩子的那份天真发挥得淋漓尽致。可是那件事之后,我们之间却变得莫名的沉默起来,再也不好意思跟对方打打闹闹,甚至不敢看对方的眼睛。我们就好像是犯了很严重错误的孩子一样,我们是孩子,可是我们都没有错。

小时候就是这么纯真,跟你在一起开心就会喜欢你,喜欢你有错吗?

然而,我们之间的沉默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后来我走了,离开了乌兰,离开了她。

(喜欢的小伙伴随手点个赞评论一下吧!《流走的青春》持续连载中~)


↓↓↓随缘点赞,都是爱的鼓励!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