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老公把我推出阳台,说要换个地方,玩不一样的……

缘梦阅读2018-08-09 18:36:02

    “做掉!”

    医院的走廊里,怒不可遏的周以安一把将亲自鉴定的单子撕的粉碎,狠狠的揉成团砸在楚心桐的脸颊上!

    “我不!”

    楚心桐倔强的握着拳头,忍着眼泪抚摸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说:“医院搞错了!这是你的孩子……你为什么不信我?”

    “医院搞错?呵呵,楚心桐你以为医院的医生和你一样,连男人的床都分不清楚就直接往上爬么?”

    周以安讥讽的看着楚心桐的肚子,冷冷的说:“已经六个月了,引产应该很疼吧!”

    疼!

    这个字一下子牵动了楚心桐的神经,她的眼泪倾泻而出。

    “周以安,孩子已经会踢我的肚子了,我求你别伤害他,你信我一次,孩子是你的,真的是你的!”

    “信你,你配吗?”周以安冷漠的转过身,对手下淡淡的说了句:“扶好夫人去手术室。”

    ……

    就在楚心桐拼命挣扎,为了肚子里的孩子死也不肯进手术室的时候,一个长相俏丽,年轻温婉的女医生从对面走来。

    “以安,好久不见。”

    “苏晴,你回来了?怎么不提前告诉我,我去机场接你。”周以安紧绷的脸上终于出现一抹笑意。

    这是他最爱的女人,两年前因为楚心桐的关系一气之下离开自己,眼下终于肯回来,这让他喜出望外。

    “我早就告诉心桐了,怎么?心桐没告诉你吗?”

    苏晴转身看着被死死驾着的楚心桐,微微一笑:“楚心桐,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鉴定结果弄错了,苏晴,你在这家医院上班对吗?你帮帮我,这个结果肯定是错的。”

    楚心桐顾不上那么多了,好歹她和苏晴也曾是最好的闺蜜,人命关天她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苏晴的身上。

    “怎么会错呢,现在的亲自鉴定结果准确程度惊人!”

    苏晴微微勾起嘴角,走到楚心桐的面前,故作同情的说:“糟了,是不是上次同学聚会,你偏要去夜场……你也真是的,毕竟都是结过婚的人了。”

    楚心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近乎嘶吼的冲着苏晴骂道:“你血口喷人,这个时候你落井下石你还是不是人啊!你会害死我的孩子的!”

    “啪!”

    一记耳光打的楚心桐嘴角喷血!

    “楚心桐,你个贱.人!到今天你还敢欺负苏晴!”

    周以安额头的青筋都在跳动,当年若不是楚心桐的插足,他和苏晴怎么会分开?

    “别这样,以安!她马上就要做手术了,情绪激动对手术不利。”苏晴戴上消毒手套,装作顾全大局的样子。

    “情绪激动就绑起来,你们这些人是吃干饭的么?”周以安话音一落,手下急忙拖着楚心桐去了手术室,三下两下就按住她的手脚,死死的捆绑在了手术台上。

    “不要!不要伤害我的孩子!”楚心桐近乎疯掉,她凄惨的哭喊响彻整个医院。

    “够了!”周以安死死的盯着极不配合的楚心桐,唇齿间挤出一句:“一切都是你自找的。”

    “你也别生气了,手术我来做,你放心吧!”

    苏晴冲周以安暖暖的一笑,勾起他整个青春的美好回忆。

    “谢谢。”

    分别这么久,都因为楚心桐那个女人。

    如今能再相遇,他心中满满的都是期待。

    苏晴嫣然一笑,又淑女又撩人。

    她转身走进手术室,看着被绑在手术台上的楚心桐,眼中的寒意让实习的小护士不寒而栗。

    “你们都出去。这个手术我单独完成……”

    “可是宋姐,麻醉还没做。”小护士声音细小,被苏晴一个白眼吓得急急忙忙逃离了手术室。

    “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楚心桐的眼泪在眼中转动,不管怎么说,这是她最要好的姐妹啊!

    “这两年我们从没见过面,哪里来的聚会?苏晴,你诚心害我是不是?”

    冰冷的手术刀在楚心桐的双腿慢慢的蹭过。

    她用可怕的声音在楚心桐的耳边轻轻的说:“没错,我是故意的,而且我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

    “你无耻!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亲生骨肉!”

    楚心桐试图大声说话,让外面糊涂的丈夫全都听见。可此时此刻周以安早已经离去。

    “就是因为你怀孕了。所以我必须这么做!楚心桐,难道我要眼睁睁的看着你坐稳了宫太太的位置么?这个孩子,不能留。我必须一刀一刀的把她从你肚子里挖出来!”

    “不要,不要!”楚心桐死死的挣扎,绳子割破她白皙的手腕,血水模糊了一片。

    “凌迟好像是最痛苦的刑法,只可惜,你的孩子马上就要承受了,这都要怪你这个当妈妈的不好,你如果不抢别人的男朋友,就不会有今天。”

    “你会有报应的!你一定有会报应的!”

    楚心桐心痛到无法呼吸,她多想此刻周以安能出现在手术室的门口,还她一个公道,保孩子一条性命啊!

    可是眼前,却只有苏晴那张近乎扭曲的脸。

    “楚心桐,不怕告诉你,那张送你孩子去见阎王的亲子鉴定就是我做的!不但如此,我还免费给你找了个相好的。以后只要我愿意,他就会好好的讲述一下你们偷情的过程。楚心桐,你要守活寡了!周以安他到死的那天也不会再碰你!”

    “周以安,救我!救我和孩子!”

    楚心桐不顾一切大声呼喊,可等待她的却是苏晴冰凉的手术刀。

    引产的疼痛不亚于生孩子。

    在没有麻药的缓解下,楚心桐生生的感觉刀子在自己的肚子里一块一块的挖肉。那是她孩子的血和肉啊!

    “啊……啊……”她惨绝人寰的哭喊着,难以形容的痛让她此生都不会忘记。苏晴微笑着欣赏着楚心桐被折磨的样子,故意拖慢手术的进度。

    整整两个小时,楚心桐就那样在剧痛和绝望中,疼晕,醒来,再疼死过去!

    “睁开眼睛,看看你的孩子!”

    苏晴敲打楚心桐的头,把一小瓶血肉模糊的东西在她眼前晃了晃:“这就是你孩子的尸体。”

    “不。不。”楚心桐虚弱的想伸出手,却感觉小腹一阵巨疼。小护士冲进来,惊慌失措:“不好了,她的胎盘没下来……在那……”

    “慌什么!”

    苏晴把装着死婴的瓶子往窗台上一放,转身来到楚心桐的面前:“引产的胎盘都不会正常下来,只能,一块一块的钳出来了!”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那一天,楚欣桐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她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忍受着巨大的疼痛,躺在手术床上看着苏晴面带微笑,一刀一刀的夺去她了的孩子。

    眼泪顺着眼角无声的滑落,绳子在她白皙的手腕上深深地勒了进去。一切的一切,如果是一场梦该有多好。

    “苏晴,你就不怕遭报应吗?”两个小时的手术终于结束,苏晴将楚欣桐嘴上的纱布刚一解开,她就冷冷的问了一句。

    “报应?哈哈哈哈,你真的相信天底下有那种东西吗?”苏晴好笑的看着楚欣桐,“我告诉你,从你抢走我男人的那天开始,我就明白,这一生这一世,我苏晴是觊觎你楚欣桐的。”

    “混蛋,恶魔,你放开我,放开我,”楚欣桐不顾身体的疼痛奋力的挣扎着,她要和周以安说清楚一切,她要告诉周以安,苏晴是一只戴着面具的魔鬼。

    “动啊,挣扎呀,如果不怕流血过多而死,你尽管动好了,不过你的子宫刚刚受了伤,如果你不想以后都生不了孩子的话,你就继续用力吧。”苏晴冷笑着,拍了拍楚欣桐的脸颊,“楚欣桐,咱们慢慢玩。”

    一次手术,让楚欣桐的心蒙上了厚厚的阴影。无数个夜里,她从噩梦中醒来,只觉得眼前都是苏晴残暴的笑容。

    肚子里的孩子已经没有了,而手术台上那钻心刺骨的疼痛,却时时毫无征兆的席卷而来。

    “楚姑娘,事情已经发生了,但你好歹也要顾及一下自己的身体,这小月子,和正常生孩子没啥区别,你不能整天哭啊!”保姆张婶,看不得楚欣桐这样下去,她也是这个家里唯一愿意安慰欣桐的人。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他被凌迟了,”楚欣桐的声音有些颤抖,张婶儿拉着她的手,无奈的摇着头,“楚姑娘你还年轻,孩子没了,以后还可以再生,倒是你和先生的关系……”

    “先生?”楚欣桐想起那个叫周以安的男人,不觉浑身打了个冷战,从自己小月之后,他根本没有回过家。

    这一切都显得太过荒唐,也让欣桐绝望,按理来说,这个时候作为丈夫的周以安不该陪在她的身边吗?

    “张婶,去准备一些饭菜,苏小姐不喜欢吃油腻的东西,还有,每一道菜都不可以放糖。”周以安的声音突然响起,楚欣桐如梦惊醒,她不顾身子的虚弱,直接冲向了客厅。

    “以安,你终于肯回来了,你听我说我是冤枉的,我的孩子真的是你的,我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是……”

    “你给我闭嘴,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强词夺理,楚欣桐,如果不是苏晴给你做手术,你的子宫可能就保不住了,”一个月不见,周以安的脸上洋溢着阳光般温暖的笑意。

    他的身边站着苏晴,两人看上去男才女貌很是般配,当他看到喋喋不休和自己解释的楚欣桐时,却是厌烦至极。

    “你倒好,下了手术台的第一件事就是诬陷她杀了你的孩子,你是不是脑子有病,正常的流产,医生怎么就成了谋害?”

    “别说了以安,她失去孩子心情不好,好歹大家都是朋友,你别刺激她了。”苏晴装好人的样子让楚欣桐忍不住想笑。

    “苏晴,你别得意的太早,我告诉你,这事没完……”楚欣桐愤恨的看着苏晴,她不会放过她的。

    “啪”的一声,一个响亮的耳光落在了楚欣桐的脸上,周以安的一个巴掌,打的她一个踉跄,若不是张婶在一旁扶着,她势必要趴倒在地板上,摔的很惨。

    “周以安,你竟然打我?”楚欣桐捂着自己的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周以安!

    “一个月了,整整一个月我每天都在等你,你终于回来了,竟然……”她说不出话来,那种压抑的情绪,让周以安的眼中闪过一抹愧疚。

    他向前一步,刚想对楚欣桐伸出双手,苏晴却抢先一步,小跑到楚欣桐的面前蹲下身子温柔地说,“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如果我今天不来的话,你们或许就不会大动干戈了,来,我扶你起来!”

    明知道此时此刻楚欣桐最恨的就是苏晴,苏晴却装出了一副楚楚可怜,友善的嘴脸。

    楚欣桐冷冷的看着她,一字一句,“你给我滚,我家里不欢迎你。”

    周以安皱起了眉头,他紧握的拳头,看着不知所措的苏晴,转而看向楚欣桐厉声说道,“楚欣桐,我不允许你这样对我爱的女人。”

    楚欣桐被激怒了,明眸中闪动着晶莹的泪光,“你爱的女人,呵呵呵呵,那我算什么?周以安,你知道吗?就是这个女人夺走了你的亲生骨肉,是这个女人算计了我们的婚姻,算计了我们的爱情。”

    “为什么你不相信我?那个孩子,他真的是你的,你知道吗?我在手术台上,我非常清楚的感受到我们的孩子被一刀一刀的剔除去我的身体,苏晴才是罪魁祸首,”楚欣桐伸手指向苏晴,肩膀拼命的颤抖着。

    此时此刻,不管她说出的是什么,周以安听起来,都觉得除了苦涩,还是苦涩。

    “过去的事不要再说了,我不想和你计较,你也不要逼我,”他转过身去,不想让苏晴看到他自己眼中些许的难过。

    苏晴对于周以安这样的态度很是不满,连忙火上浇油,假仁假意的劝慰道,“欣桐,我知道你受了伤害,可我是医生,你怀了别人的孩子,再怎么说也是要流产的,你总不能给以安戴了绿帽子还让他给别人养野种吧。”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彻底的激起了周以安的怒气,他转过身,却碰上了楚欣桐倔强的眼神。

    “难道到现在,你还不觉得自己错了吗?”腹部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楚欣桐咬着嘴唇,面对周以安的质问,她没有回答。

    楚欣桐的脸色变得愈加苍白,身为妇科医生的苏晴自然明白,小月不足的女人这样重重地摔倒在地,后果不堪设想。

    她眼珠一转计上心来,转过身温柔地对周以安说,“不要一见面就吵架,以安,要不你先出去,我好好劝劝她。不管怎么说,那个孩子也是她身上的一块肉,受了刺激,我们应该理解。”

    苏晴的善解人意让周以安无话可说,他点了点头,转身朝外面走去。

    “以安,不要走,我痛。”楚欣桐捂着肚子,朝周以安爬去,双腿之间,那一条刺目惊心的殷红吓得张婶儿“哎呦”一声,“天呐!她流血了,楚姑娘,楚姑娘你没事吧?”

    “吵什么吵!”周以安一走,苏晴就变了脸色,她疾言厉色地对张婶儿说,“病患需要休息,我是医生出现这样的问题我会解决,何苦劳烦你家先生,快点去打一盆热水来,再拿一条热毛巾,记住水要烫一点。”

    “好,好,我马上就去,”张婶儿是个实在人,在她眼中苏晴是医生,必定能帮助楚姑娘度过难关。

    “别走,张婶儿别走,”一切的一切只有楚欣桐心知肚明,她伸出手,却没有拉住张婶儿急匆匆的背影。

    四目相对,苏晴“哈哈哈”的笑了起来,“没想到,等到一个月的时间,你又落到我的手里了,怎么样,子宫大出血的滋味很痛苦吧!”

    “苏晴,你一定会遭报应的,”楚欣桐苍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凄凉的笑意,这让苏晴的心中很不舒服,她死死的捏住楚欣桐的肩膀拼命的摇晃,恨不得让她立刻,支离破碎的从这个世界上彻底的消失!

    “笑啊,你继续笑啊!你的孩子死了,而你马上也要死了。”苏晴狂妄的笑着,从她的身上楚欣桐只看到了蛇蝎的影子。

    “楚欣桐,是周以安把你推倒在地,是他要了你的命,你不是爱他吗?但是你抢不过我,你死了之后,我就会和他结婚,成为这个家名正言顺的少奶奶!我们两个会恩恩爱爱白头到老,不过你放心,没到清明节,我会好心的提醒他去给你扫墓的,”苏晴的话刚落,张婶儿就端着一盆热气腾腾的开水,拿着一条毛巾跑了过来。

    “张婶儿,别走过来,”楚欣桐虚弱的喊着,旁边苏晴却淡淡一笑,接过毛巾对张婶说,“这些东西还不够呢,你再去一趟超市,买点儿三七粉回来!”

    张婶不知道三七粉可是利血的中药,医生这么吩咐了,她便去买了。

    张婶一番好意,急切地连连说,“好,我这就去。楚姑娘,你别怕你别怕啊,我马上就回来。”

    张婶儿一走,苏晴就把那条毛巾淹进了开水里。

    “你……你要做什么?”楚欣桐下意识艰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