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老公每晚和我说晚安的方式,让我无法拒绝

两个孩子幸福妈妈2018-08-09 22:54:21

就在我细细感受他的体温时,他却绝情的扔下我下床。

他捡起地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有条不紊地穿回身上。

仿佛刚才在我身上一逞兽欲的男人,根本不是他。

“你这就走了?我身上还粘着你的东西,不给我清理了吗?”我十分不舒服的问道。

以往每次,他都会帮我清理完再走。

今天显得很急促。

“今天忙,你自己擦吧。”他背对着我,声音冷漠而磁性。

“那我们下次什么时候见?”我问。

“再约。”

他丢下了两个字,直接走出了总统套房。

房间里一下子变得静悄悄,我甚至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这个男人,不是我的男朋友,更不是老公,只是一个陌生男人。

两年前我情场职场皆失意,于是外出旅行,就在三亚一个酒店的酒吧跟他遇上了。

当时我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他接近我的时候,我只觉得眼前是一张帅得让我恨不得立马跟他上床的脸。

在酒精的麻痹下,荷尔蒙气息的强烈散发下,我无耻地跟他互撩,然后在对彼此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我们以成年人的方式滚到了酒店的床上,进行了一场人性最原始的交流。

柔和的光线,有力的双臂,我披散的长发和洁白的皮肤,在一波比一波汹涌的浪潮中跌荡起伏。

整个过程,美好而震撼。

原本只准备一夜情的我们,却发现彼此身体的契合度达到了完美。

他知道我在北京,于是互留了电话号码,他说他叫何年,我顺势告诉他我叫马月。

我们从一夜情发展成了长期炮友。

这一约就是两年,而且时间大都在周五或者周六的晚上。

我给我们的关系取了个名字,周末炮友。

第二天,我从酒店里醒来,立刻接到同事兼好友林向晚的电话,提醒我今天还有一个重要会议。

我风风火火的往公司赶去,可还是迟到了五分钟

当我进会议室门时,瞬间看到了坐在会议室最前面的那一位。

他一身正装,五官俊逸的让我合不拢腿,然后我整个人都傻愣了。

“我眼睛是不是出问题了?还是我的精神出现了幻觉?我怎么会看到何年?他怎么会出现在我们公司的会议室里?”我的内心在翻滚着,咆哮着。  

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坐到会议室里的,何年在讲什么我完全不知道。

林向晚在笔记本上写了一段字然后放到我眼前,上面写着:“新降大BOSS陆景年。”  

我脑子里全是轰鸣声。

陆景年?

特么何年又是谁?

可是眼前的这个新降BOSS长得跟何年一模一样,连说话的声音都一样,唯一不一样的是他看我的眼神很淡漠,脸上写着:咱俩不熟。

林向晚应该是察觉出来我的不对劲,又在笔记本上写着:“你认识他?”

好一会,我才在笔记本上面写了两个字:“炮友。”

林向晚看到那两个字,表情跟我一样的丰富多彩。

“姐们,你牛X大发了,下次约炮时让他射个三次五次,以后我在新通的日子就靠你罩着走了!”

我在上面果断的写了一个字:“滚!”

好几次,陆景年的气势以及谈吐让我心跳加速。

会议结束时,陆景年淡淡地说道:“迟到的那位,留下来!”

其他的同事都用同情的目光看着我,林向晚凑到我耳边小声说:“这个会议室的玻璃从外面是看不到里面的,使出你的杀手锏,扑上去,先虐死他再爽死他!”

我听到这话,用力的在林向晚的手臂上捏了一下。

“说说,为什么会迟到?”

我实话实说:“不好意思,电梯太挤没赶上。”

“这么说,你是踩点上班的人。”

我有些不爽地回:“偶尔。”

同时,我在心里嘀咕他,谁会像他一样变态上班就开会。

陆景年像是识破了我的内心一样:“这次会议是提前一周通知的,邮件是加五星的重要,你身为财务经理,就是这样的工作态度?”

听着这训斥的话,我无力反驳,但是心里却憋着一股怨气。

“我又不是故意的,昨天太累所以早上多睡了两分钟。”我说的也是实话,昨天晚上陆景年就跟疯了一样在我身上来回折腾了好几次,做到第四次时,我整个人都只差瘫痪了。

要不是他,我又怎么会迟到!

“你晚上做什么事情,不需要向我汇报,我要的只是你的结果。”陆景年冷着一张脸,居然连看都没有看我。

真他妈的!

脱了裤子就把我身体榨干,提了裤子就不认人!

我怒了!

一恕之下,我脱口而出:“陆景年,你装什么装,别以为你人模狗样的站在会议室里讲一通资产重组,我就不认识你是何年。”

陆景年抓过我的胸牌,冷声一笑,“许小如,你想怎样?”

我大脑一时短路,“什么怎么样?”

“公是公,私是私,你在工作上犯了错别想着靠私人关系来走通道,在我这里,咱俩还没熟到那一块。”

“你想多了,我只认识一个叫何年的禽兽。”我无耻的反讽回去。

陆景年一听到我骂他是禽兽,他一个反手就握着我的下巴。

“放开我,你弄痛我了!”我皱着眉低吼着。

陆景年没有要放开我的意思。

于是。

我果断的咬着他捏我下巴的右拇指。

哪知。

陆景年那个禽兽,无耻的把他的右拇指深进我的喉咙并来回滑动着,“我是这么禽兽的让你兴奋一次又一次的吗?”

瞬间。

我脸胀红一地。

“就你这点禽兽技术,还是省省吧!”我果断松开嘴唇。

然后快速地整理一下我的衣服,准备离开。

我刚转过身走两步,就听到了陆景年的声音:“站住!”

“陆总,如果是关于迟到这件事情,我想您要是有想法可以让行政部门列出一条新规定来重罚像我这种踩点上班的职员。”我咬着牙让自己云淡风轻。

陆景年直接无视他刚对我指出的关于迟到和工作态度的问题,说道:“许小如,离开新通吧。”

“因为迟到五分钟,你就要开除我?”我心里一腔怒火喷了出来:“我在新通兢兢业业干了四年,迟到总共也没有四次。”

“200万,离开新通!”

我听到这话,脑子又转不过弯了。

陆景年则继续说着:“我来这里,就是让新通在未来半年内上市,以你的级别分到的股票价值最多也就这个数,还得分几年才能拿到,我一次性补给你。”

是啊,这怎么看都是一比合理的买卖。

只是。

“为什么?”我问。

陆景年冷声说:“我不跟熟人或者有工作往来的人来往。”

“约炮说出来有那么难听吗?我的周末炮友先生!”我略带讽刺的嘲笑了一下。

陆景年的眉毛微微动了一下,但很快镇定。

“你是做财务的,这笔交易怎么算都是你赚。”

我又是一声冷笑,“这还是看在咱俩是炮友的份上才给我这个价,是吧。”

陆景年没有应话。

显然是这么想的。

“不好意思,我不是出来卖的。”我冷声回过去。

陆景年无耻地问了一句:“那你想要多少?”

一向内心强大的我,在这一刻,成功的被陆景年的话给羞辱到了。

看着他眼里的冷漠和蔑视,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就算输人也不能输阵。

深呼吸后。

我走近他,然后在他的脸上轻轻地拍了两下,冷笑道:“大家都是成年人,出来玩就是找个乐子而已,我许小如玩得起,从这一刻开始,这个世界上没有何年也没有马月,你做你的陆景年,我做我的许小如,咱俩不熟!”

午餐是跟林向晚一块在公司的食堂吃的。

“小如,你真的是发了!”林向晚冲着我笑的暧昧。

我用脚趾头都能想到林向晚的意思,“发什么发啊,说不定我明天就拿着包滚人了。”

林向晚却用着一种夸张的眼神看着我,“你知道陆景年是谁吗?”

我有些心不在焉的吃着餐盘里的菜,在想着陆景年要我离开新通是当真的还是吓唬我的?

“他是陆震的儿子,咱们的太子爷啊。”林向晚将她餐盘里的红烧狮子头放我餐盘里,“多吃点肉,无论如何你得使出你的浑身解数给套住他,我在新通的日子就靠你罩着走了。”

看着林向晚那一脸艳丽如花谄媚的样子,我就白了她一眼,“你趁早死了那条心,陆景年刚刚还拿着200万打发我走。”

“什么?想打发你走,他做梦呢?他凭什么,你工作这么认真努力,新通要上市可是有你的一份功劳,他怎么可以这么做呢!”林向晚一脸愤慨的讨伐着。

我正觉得她的话解气时。

林向晚又补了一刀:“如果非要这么做,得加钱!”

我含在嘴里的一口饭差点就喷了她一脸。

饭吃到一半时,我接到了王新明的电话。

大楼门外。

王新明穿着一件黑色的T和卡其色的休闲裤,手里捧着一大束的迷雾泡泡。

王新明是我的大学校友,从大一那年认识我便开始追求我,目前已经九年了,我拒绝过他无数次。

当然。

这九年中,他除了追我还另谈了五个女朋友,每次三个月左右,最长的一个也就半年,每次分完手对我说的话就一个意思:“我以为她可以代替你,可是结果发现我心里还是只有你。”

就这么来回折腾着,我跟王新明恋人没谈上倒成了朋友。

“路过花店看到店里有刚上市的迷雾泡泡,新鲜又漂亮,所以给你送一束过来。”

“花我可以收,但是你的人,我不收!”

王新明一点也不介意地笑道:“那下班后我接你去吃烤鱼。”

“不行,我晚上要加班赶一个项目,改天吧。”

“好,那哪天你有空?”

“再约吧。”

聊了几句我便捧着花回公司了。

好巧不巧,居然在走进电梯的时候碰到了陆景年。

还好巧不巧。

电梯里居然只有我们俩。

上午的不愉快让我的脸上继续写着四个字“我俩不熟”!

陆景年的余光看着我,以及我手上的花。

就在我俩眼光相对时,电梯突然发出一声哐当响,然后快速的下降。

我被吓得本能地大声叫了出来。

“啊……”

我手上的迷雾泡泡都散落在了电梯内。

陆景年虽然没有出声,但是神情却比我还难看。

“呼……呼……”

我好像听见陆景年有些沉重且怪异的声音,他看我的眼神也变了。

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一把将我扯进了他怀里,他把我抱得极紧,我气都喘不过来了。

我又惊又怒:“陆景年,快放开我!”

“别动,再动我就在这里办了你!”陆景年的声音突然变得很可怕。

我的身体本能的颤抖了一下,但不代表我就怕了。

“陆景年,你要敢办我,我就告你强奸!”我气极败坏地说道。

陆景年却紧紧地搂着我,在我的耳侧说道:“咱俩长达两年之久的约炮史,你拿什么去告?”

“无耻!”我用力的去推,却被他箍得死死的。

陆景年的声音沙哑而急躁:“如果你不想我一会失控,最好别再乱动。”

“威胁我?”

我正想着要反抗给他点颜色时,却突然发现陆景年的脸就那么的贴在我的脖子处没有再动。

他微凉的肌肤,鼻息处散发的青草的味道,让我有一瞬间失神。

“许小如,让我抱一会。”

这一次,陆景年的声音突然变得很温柔。

陆景年温柔的声音,有一种魔力,让我突然就忘记了反抗,然后任他那样的抱着我。

电梯在半刻钟之后就打开了。

电梯门开的那一刻,陆景年立马就松开了我,变脸变的极快。

我感觉自己受到了一次侮辱……

“喂!你给我站住!”我顾不得那些迷雾泡泡,立马追了出去。

陆景年停下了脚步,回过身,看着我,然后用着冰冷的声音说道:“鉴于你刚才配合的举动,我会考虑不辞退你。”

听到他这么不要脸的话,我冷笑着说:“下次要利用我先谈好条件,否则惹我不开心了,我就找个四面没有墙的房间把你关起来。”

我猜陆景年刚才在电梯里的表现应该是幽闭恐惧症的一种。

“威胁公司总裁,胆儿够肥。”他略带警告的眼神看着我。

我却笑着回了一句更狠的话,“你的床我都上过,这点威胁算什么!”

“许小如……”

“陆总,所以呢,下次见着我,别拿辞退说事,说点好听的,我一高兴没准就啥都好说。”

说完这话,我果断立马越过陆景年的身体,径直走到他的前面,背对着他说一句:“拜拜!”

至于陆景年此时是红脸还是黑脸,我才懒得去管。

在我这一刻的认识里,陆景年就是个无耻的流氓!

电梯一事,让我在心底里发誓,我总会找到机会捉弄他一次的。

过了几天的周六晚上,在朋友的号召下,我果断的放弃宅在家里,把自己打扮得妖娆而性感,在夜店跟着她们俩群魔乱舞一番。

跳到一半时,手机响了。

财务总监打来的。

“喂!秦总监,什么事?”

“许经理,麻烦你现在赶紧来公司一趟。”

“什么?”哪怕躲到了洗手间,喧闹声依旧不小。

“你现在赶紧来公司一趟!”

我听见秦总监说话的声音很大。

我看了一眼自己的着装,上身露脐装,下身虽然是半身长裙,可是两边的开叉接近大腿根部……

于是。

我立马说道:“我现在不方便,如果不急的话我明天去公司处理。”

“非常紧急,给你半个小时,你赶紧给我过来。”

半小时,换衣服是来不及了,给温馨和林向晚打了声招呼我便打车去了公司。

等我到公司时,却发现好几位重要高管坐在那。

最大的BOSS陆景年,表情高深莫测,将我从头扫到尾。

“原来许经理身材这么正点。”

我无暇去顾及这话是谁说出来的,可是心里却把陆景年骂了180遍,大周末的晚上搞这一招,有病啊!

秦总监咳嗽了两声,然后才说道:“许经理,关于收购的一些东西你来讲吧,资料都准备好了的。”

我挺了挺身,佯装若无其事地走到会议桌前面,然后开始说道:“关于我们收购洋远公司借壳上市一事,分两次增发新股,第一次增发募集资金三亿五千万,第二次增发预计募集资金五个亿……”

我嘴里边说着,目光扫视着会议桌上的人,注意到陆景年看我的眼神变了,变得炯炯有神,带有炽热的光芒。

他好像动了一下,眼神似乎又变了,那眼神我太熟悉了,他每次找我将我压在床上逞欢的时候就这眼神。

我心里咯噔一下,他的眼神让我的身体开始发热,好像那目光变得了手,在我的身体上上下下摸了个遍。

果然是禽兽,这样的公众场合,他居然对我视奸……

我只好凝定心神,继续讲完。

会议结束后,我不想回家也无心再跟林向晚她们回夜场玩,于是我干脆留在公司把剩下的一些事情处理完。

一小时后。

我办公室里突然多出一张脸,还是陆景年那张我不想见的脸。

看到他,我的语气不好:“你站在别人身后不出声,有病啊!”

陆景年双手抱胸,语气带着讥讽:“周末不约会,就混迹夜场,玩得够high!”

“陆大总裁,下班时间是我的自由,我爱去哪玩就去哪玩,我爱跟谁玩就跟谁玩。”

陆景年看着我的眼神,透着一股让人琢磨不透的深邃。

我被他看得有点不自在,想换个坐姿,却赫然发现,高开叉的裙子,将我的曲线暴露无遗,修长白皙的双腿在灯光下闪着无限的诱惑。

“许小如,你这是在勾引我吗?”陆景年的眼睛盯着我的腿。

我这双腿曾经在无数个夜晚夹在他的腿上腰上肩膀上……

“陆总,你想太多了,我还没那么饥不择食。”

我这话一说出来,陆景年的脸色就变了。

“许小如,我应该提醒你,在今晚之前,你饥不择食的次数可不少。要不要我帮你回忆一下,你是怎么在我的身下饥不择食的。”陆景年逼近我,身上的气息扑面而来,瞬间就撩动了我的身体。

“该死!”我在内心里骂了自己一句,这样的情况下我居然会被他给撩上,简直太不争气了。

我本能的将办公椅退后,与他保持着安全距离。

“陆景年,请注意下限!”

“我的‘下限’怎么样,你应该很清楚。”陆景年的眼神满是暧昧。

我这心里憋着气,忍不住地怒怼他,“你堂堂陆总,脸皮居然厚到这个地步,半夜出现在女员工办公桌旁边,还言辞暧昧,你信不信我告你性骚扰?”

“看来,许经理不只口活厉害,嘴皮子也厉害。”陆景年的眼神里透着一丝情欲的光亮。

我因为他的话,本能的脸红了起来。

就在我低头的那一刻,陆景年欺身过来,我伸手挡住,“你想干嘛?”

陆景年将我圈到他怀里,在我耳侧吐着气:“约炮!”

那低哑的两个字,像一剂春药瞬间点燃我的身体,躁热而敏感。

“你疯了,这是办公室!”我低吼着。

哪知,无耻的陆景年却道:“办公室里约炮,别有一番滋味。”

“变态!”我吐出两个字。

“夜深人静时,随时欢迎你骚扰变态。”说话他便开始撩拨我的身体。

我用力的想要挣开他,可是我越用力,他却将我箍得越紧……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