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佛(三)

李成贵翻译作品2018-08-09 15:31:05

              巫师

    我又能怎样,我的蝴蝶,我怎样才能打起精神来?

       如果我全身投入饭菜,我会增加体重,我不能走路,

       不能完成我巨大的责任—跳舞。

    如果我全身投入伟大的理想,我会像火焰一样旋转,在天空蔓延,

       像团团白云那样飘来荡去—可怜那颗将接受雷击!

    在饭菜和伟大的理想之间稳坐,

       敞开胸怀,敞开双腿,

    女人……我摸到她,

    这样,就这样,我的蝴蝶,什么,柠檬花,这是什么样的秘密?

       当我触摸她,我内部的神圣的重量和旋转混在一起。

    于是,我跳舞!                                       

              明月(笑)

    来吧,和我共舞,我的舞蹈大家!我洗过澡了,梳洗打扮过了,

       敞开了胸怀,

    我是女人!我也像你说的那样,坐在饭菜和伟大的理想之间,

       我敞开双腿—来呀,上来呀!

              巫师

   钓鳗鱼用章鱼,钓鲻鱼用忌士,雄墨斗鱼找雌墨斗鱼,每一种海洋或陆

   地生物都有用来捕捉它们的诱饵——每个男人都有神给他的女人,他也上      钩,原谅我,我的明月,我要去找我的旧情人李丽福

   我在那里咬钩!(慢慢走向李丽福的泥房子。转向乐师们)

   哎!乐师们,锣,鼓,唢呐,你们傻看什么?

    演出开始了,演奏起来吧!

   语言到达了天堂门口,但是,不能进入;

    奴斯拍打天堂大门,喊叫说,奴斯是伟大的官人,但是,门不开。

   音乐来了,她从门缝钻了进去!                          

    那些语言无法表达的,你们,乐师们,你们来说,用锣、鼓、唢呐!

    时辰到了,我可怕的呐喊要从土地里升起!

   但是,我还是到我的女人那里去,去找到勇气!

    (解开腰带,抚摸挂在胸前的黑胡子面具,钻进李丽福泥房子里。乐师们    演奏起凶猛的音乐,很长时间……突然,从大地深处传来蛇发出的咝咝声和    撕心裂肺的嚎叫:“我们完了!”音乐噶然而止。跳出四个妓女,甲、乙、    丙、丁,惊恐万状。)

              妓女甲

    你听到了吗?你听到了吗?咝咝!好像蛇……我们完了!

              妓女乙

    是的,是的,我听到了……我们完了!(倒在地上,捂住耳朵。)

             妓女丙

    你为什么发抖,樱花,我的姐姐?(突然,惊恐。)难道是……?                     妓女乙

    是的,是的,他们!是他们!我听到他们的声音……

       我们完了!

              妓女丁

    祖先?

              妓女乙

    是的,是的,祖先们……祖先们在土地下面呐喊!

    他们张开充满土的嘴,在呐喊!

              妓女丙

他们还要干什么?这些埋在地下深层的灵魂还没有吃饱吗?在所有男人们

为了吻付给我们的报酬中,我们可怜的女人,

    昼夜工作,把所得的—

    大米,蜂蜜,酒,都分给他们一份。

    而他们,这帮吃货,做什么了?站在门槛上,像乌鸦一样,呱呱叫!顾客们呢?

    整夜亲吻,不眠,咒骂?满是口水、汗水、掐捏、用烟头烧烫、感冒咳嗽、

       吐痰,肮脏,

    难道不像一堆垃圾吗?

    不,不!他们,这群老祖宗,躺在湿润的土地里,张开两片嘴唇,大声吼叫:

“哎,活着的,菜!哎,活着的,酒!”于是,可怜的我们给他们送去菜,斟满酒,吃个够,喝个够!                             

咳,够了!死人吃得太多了,把我们也吃了算啦,我们也就解脱了!让我

们也成为死人,也去吃活人!

             妓女乙

他们不饿,他们不渴,我柠檬花;你没有听到吗?他们怕!

      妓女甲

这样的夜晚,他们怕!在的庆典日子,一切欲望、饥饿、恐惧

    都轻飘而去,化为乌有,他们怕!

          妓女丙 (把耳朵贴在地上)

听……听啊……一群瞎老鼠过来了,吱吱乱叫……

       妓女甲 (也贴在地上倾听)

    不……不……这不是一群瞎老鼠……

也不是祖先……嗷,好像……(惊恐地跳起)水,水,水在地下流!

           妓女乙

你说是水……?我们完了!

       妓女丙

嗷,嗷,你说真是……?

       妓女乙

谁?谁?

          全体

扬子江!

(四个妓女惊恐地倒在地上。音乐充满恐惧。三个身穿黄色袈裟的小和尚出场。拜佛,献鲜花,小声叨念:“像桑蚕一样附在无花的大地枝上,吃桑叶——吃掉大地上全部桑叶——把桑叶全部吃光——最后把桑叶化作丝!”)

      妓女乙 (放声大哭)

    把所有的桑叶都吃了……都吃了……啊,有一条桑蚕在吃

    我心脏的叶片!

    ,我还没有准备好,我的肉体还没有化作精神,我

       饿,我痛,我爱,我还想亲吻,              

    你是知道我的秘密,

    把她从我身上赶走,我再不需要她了,你的恩赐!

    把她从我身上赶走,我再不需要她,

    这个解脱

         妓女甲

你怎么了,我的小樱花?为什么哭?

         妓女丙

让她哭吧,这样会好受些。对于我们这些可怜的女人,

    没有哭可怎么办!

她想起了自己的小康,鹿眼,所以哭。(跳到一个小房子附近,喊)

    李丽福!李丽福!

         妓女甲

你喊她做什么?我的明月,安静点吧!

         妓女丁

她知道很多驱邪术,让她来把魔鬼赶到空中去,让我们轻松些!

         妓女丙

驱邪术?她只知道一件事,把男人变成奴隶:“下命令吧!”其它什么         也不知道。

(从第一个小房子里传出笑声。妓女乙跳起来。)    

      妓女乙

谁和她在一起?在和谁调情?她的小房子在颤抖……李丽福!(转向妓     女丙)你笑什么,柠檬花?

          妓女丙

此刻她正在九重天上,怎么会听到你的喊叫!假如你现在进去,就

    会看到在她的床上有一个野兽,四条胳膊,四条腿,两个头,四十

    个爪……

          妓女丁

    和她的情人巫师在一起?

    别唠叨,安静!巫师今晚有仪式,要在这个广场充当神圣的欲望

       角色

    必须三天三夜不沾饭、不沾酒、不沾女人。让自己的奴斯凌空,升到

云层之上;从上面看众人像虫子一样在泥土里爬行。

       看着他们,可怜他们,让他们长出翅膀飞离!

                妓女丙

       我看到他了,我跟你说,我亲眼看到他了!酒足饭饱,散发公山羊

           味道……                                       

       他手执一个长长的蓝色尖尖的鱼竿,好像在垂钓精神。

                妓女甲

       你怎么认出是他?他可以变成年轻人,男子汉,老人,想变成什么就

           变成什么。在脖子上挂着三个面具,随意更换——没人知道哪

个是他的真面孔!

       哎,乐师们,把鼓敲得再响些!再响些,让他们分开!

       (城堡大门骤然打开,一个男人和一个青年跳出来,手执鞭子。音乐            停。)

       老康头,主人最忠实的第一奴仆!

                妓女丁                 

       还有他的儿子鹿眼!(扶住妓女乙,几乎跌倒)我的樱花……

                妓女乙(如饥似渴地看着小康

          脸色怎么这样暗淡!……瘦了……是,像一只母狮,舔舐你的面        孔,

           我的宝贝!……(青年弯腰下拜佛,无声向深渊祈祷)                    要把他从这里夺走,他! 啊,,让我也完成自己的轮回,

让我亲吻,让我吃饱,让我解脱—不要把他从我这里夺走!

(妓女乙冲向青年,但是,老康甩起鞭子,击打空气啪啪作响。妓女乙惊恐站住)

老康

           主人要安静!安静!他跪在祖先前,在祈祷。

       他洗浴已毕,打扮停当,插上巨大的羽毛,正在和祖先对话!

       乐师们,双手合十!女人们,闭上你们的嘴,安静!

       祝福像暴雨蚕食土地,浇软石头,开辟小溪,来了!

       白色头骨重新立起,耳朵重新长出,在倾听——你们住口,

           要听主人的说话。

        小康

耐心些,我的姐妹们,解脱来临……太阳正在下沉,原野上将升起一轮圆月。主人和百姓融为一体——

仪式就要开始!                                  

                  妓女乙

鹿眼,我的兄弟,转过眼,看看我。

我张开双手,给我慈悲!可怜可怜我,我的孩子,把你的嘴给我,让我解渴!

如果你让我饥渴地走向地狱,你将永远后悔,鹿眼。

我会再生,将是你的错,我会从一个身体到另一个身体,也将是你的错,我是为了寻找你,为了吻你,为了解脱!你不可怜我吗?加速我的解脱吧!

       小康

樱花,我的姐姐,垂下眼睛,闭上嘴,听:夜晚甜蜜,令人心醉,安静无声,仿佛是世界最后的夜晚——

           请你不要玷污她!

                  妓女乙

        鹿眼,如果这是世界最后的夜晚,扔掉你手中的鞭子,要它干什么?

       把你嘴抹上蜜,头发喷上香水,我敞开了胸怀,来吧!

        小康

啊,佛啊,伸出你的手,救救这个女人吧。她病了,病了,除了吻她什么都不想了,救救她吧! (低头,小声祈祷)          

何时肉体能脱离这张皮?

停止淹没我的哭泣?

何时土地能长出翅膀?

啊,佛啊,得以飞离?(转向妓女乙)

你,樱花,何时能够唱出那位身穿黄袈裟的

圣妓女维马拉唱过的歌曲妓女乙

当我老的时候。当我的牙齿脱落,当我的头发掉光,当我胸脯变瘪。现在我如狼似虎,要吃。我张开手:

我的小康,来吧,可怜可怜我!

           小康

我张开手,可怜可怜我吧!昨天我剃度了,跪在了脚下。明天我将进入修道院里,就像桑蚕——作茧自缚,培育翅膀。

不要阻碍我的解脱!

      老康

安静!安静!主人要安静。哎,小白牙的女人们,过来。我给你们每个人一块口香糖,清清你们的口,不要口里有异味!

不要喊叫!                             

(老康和小康进入城堡内。四个女人在各自的房前盘腿而坐)

       妓女甲

让我们盘腿而坐,让我们把眉毛画得更长一些,让我们把卷发散在耳朵以下……

猪脑子的男人们看了要发疯,会敞开他们的心扉,打开他们的钱包!

       妓女乙 发怒)

我不干!我不干!(弄乱头发,抓住胸前的花,抓土弄脏面妆)

我不干!

(音乐突然响起,充满恐怖。又从地下传来呼喊:“我们完了!”)

        全体妓女(惊恐地向佛像敞开怀)

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

(巫师出现在李丽福的门槛上,慢慢束紧要带,取下青年男子的面具,又呈现老人的面孔,看着哭嚎的妓女们,笑。)   

       巫师 (手指佛像)

你们要他救命?他?你们倒霉吧!

       妓女丁

你不要笑。你没有听到祖先在呐喊吗,没有听到他们在地下呐喊吗?

       巫师

堵上你们蜗牛样的耳朵,我的女士们,不要听!祖先不和女人们对话。

他们只和男人们对话!

       妓女乙

但是,我们女人也听到了他们的声音!

       巫师

你们唱吧,笑吧,晃动你们手镯,不要听到他们的声音。

男人们听和回答,如果女人们也开始回答,世界就要倒霉了!

你们是另一回事,是世界上的甜蜜的日工资!

李丽福,我对你们说,你们笑吧,拥抱男人们吧,不要听大地!

李丽福!

       李丽福 上,鞠躬)

下令吧!                                    

       巫师

李丽福,我亲爱的,给我洗脚。今晚有许多路要走。给我撒上香水,我要上去和灵魂对话。如果我有人汗味,他们不会靠近。

拿茶来让我喝,我要让奴斯清醒,要从头到脚张开网,有很多鱼,金鱼,鲨鱼,今晚会捕到很多!

   (李丽福鞠躬,走进房间。马上出来,端来茶,跪下,为他洗脚。)

李丽福,我喜欢你,因为你只知道一句话,最有力的话:“下令吧!”

女人不需要其它的。

       妓女乙

我弯腰,和尚,我拜你脑袋的影子;和尚,你知道你多么了解女人吗?

       巫师

啊,樱花,我的上世跟你们一样,也是俯首帖耳为男人服务的女人,

我也身背床垫,走乡串城,高叫:好吻!好吻!哎,军官们,商人们,船长们,农民们,工人们,师傅们,徒弟们!我卖吻——快来呀,捷足先登!                                     

好了,够了,你们准备吧;今晚你们将有许多客人;很多身体将陷入蜜中。

    妓女们散开,小声哼唱,点上红灯笼.

天黑了,我饿了;天黑了,我出去打猎。的话语,像雄狮,像犀牛,像蝎子,在森林中间漫游。(闻周围的空气,堵住鼻孔。)

 发霉,窒息,贪婪,臭肉……我嗅到了,智慧女神脚踏大地,肥胖的奶妈,两个硕大的乳房,充满墨汁……

一个婴儿,100岁,白眉毛,爬到她的胸脯上,吃奶。

上面吃奶,吮吸红的、黑的、蓝的和紫的墨汁,下面漏出奇形怪状的文字……

奶妈为他骄傲,不断给他更换尿布,他不断弄脏新尿布,

弄脏,弄脏,弄脏,于是他后面留下了人的编年史!

来了,来了,看,他就是文官,智慧女神的老婴儿!   

(文官气喘吁吁来了,腋下夹着一个巨大的记事册。

       文官 

我气喘吁吁爬上了这疯狂的广场!今晚在这里,敢跟神开玩笑的巫师要破坏法律,要灌醉需要之神,要重新把世界推向混沌;

他要启动可疑的疯狂,奇迹!

我这么多年这么多年地称量、管理和看守奴斯盒里的一切,而他要在瞬间把这一切都撒放出去!祖先们几千年用锤子,用石斧建造的一切,

他把一根长长的羽毛举在空中,把这一切全部摧毁!

他把云放在人类房屋的地基,他在人用于思考、衡量、算计的大脑里放上黄雀来代替思维。

但是,今晚,我再也不能忍受了!在这个宽广的疯狂广场

我把人类编年史带来并夹在腋下,

我要拼搏!                                  

       巫师

啊,欢迎我们充满智慧的文官,这位无所畏惧的,核桃船的船长。

你的舰队就是一个小核桃,还要到水面上去冒险!

你的上帝是耍皮影的,他手拿纸张和墨汁,坐在浪尖上,看着船进,看着船退,写上:

“都是我的!”

他听公鸡打鸣,羊群叫,蜜蜂唱,写上:

“都是我的!”

他饿得要死,渴得要死。坐下来写上:“面包”,于是饱了;写上:“酒”,于是醉了;写上:“女人”,于是生儿育女了!

千万次欢迎我们充满智慧的文官,他肩背圆圆的老葫芦!可怜的他病了,病了,长了一个巨大的疖子,你们看!

一个巨大的疖子在腋下!

      

这不是疖子,傻瓜,是人类编年史,你不要笑!我今天把它带到这里来,要向首领和百姓讲解,                           

我要把人类重新召集到这里来,你想让他们离开;我要剪断今晚你要为他们插上的翅膀,我要打开他们的眼界,让他们看到

人在大地上是怎样奋斗,怎样劳作,怎样取胜,怎样用脚,而不是翅膀在行走!(咳嗽,膝盖弯曲,向下倒去,)

    巫师 (扶他坐在地上,笑)

他没有强壮的双腿,没有强壮的肾脏,他的精囊成了空壳……唉,你们不要笑,他是智慧之神!

           文官

你不尊重人的辛劳吗?你不嘲笑就不能找到真理吗?你爬到人类的头脑上

像公鸡鸣叫!

           巫师

把舌头收起来吧,智慧,你裸露出来了;你的脑袋有七个孔,关上它们吧!

老头,我们来到了深渊边缘,跳吧!                  

           文官

你谈笑自如,端杯喝茶,你的手不发抖;好像你没有听见……

你听到吗?我们完了!

           巫师

我知道。

           文官

张,张,该死的将军……

           巫师

我知道,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

           文官

那你怎么还笑得出来?我的天哪,你从哪里得到的力量来演戏?

           巫师

老头儿,我装作不知道;我活着,吃,睡,亲吻,喝茶,好像什么也不知道;

这就是我的力量。

你要知道,我不能阻止扬子江下来;你知道,我不能改变我见到的世界——死亡,丑恶,羞耻,无聊;我不能,也不需要。

我什么也不能改变;只有一样,一样,够了!     

           文官

什么?

           巫师

看世界的一只眼!我改变眼睛,于是世界就改变——这就是伟大的秘密。

这就是我变的魔术。

           文官

你是大地上羽毛长见识短的公鸡——请原谅。但是,你问问我,我为了书写人类编年史,把眼睛都累出来了。

你看,你看,(翻动编年史)这里用红色大字写道:“每当扬子江泛滥,淹没众人,祖先便从坟墓里跳出来高喊:‘我们完了,我们完了!’并痛哭不止。”

你不要笑,集中精神,听:(翻动编年史)“在伟大的宋朝,皇帝……”这里丢掉一个字,皇帝……

“扬子江泛滥,冲垮大堤,吞没400个村庄和40个大……”这里的字被耗子咬掉,应该是“城市”,40个大城市。“当洪水退去,大地上留下了三尺厚的泥沙和骨头……”

你听见了吗,公鸡?泥沙和骨头!每逢读到这里,我的心就要碎了! 

           巫师

你不可耻吗,我的老智者,你怕了吗?你还没有理解人类的历史吗?你的心还没有变成石头吗?

           文官

石头?

           巫师

不是石头,石头会破碎;也不是铁,铁会生锈;是空气!

           文官

空气?

           巫师(笑)

你的心还是墨盒,拿起你的小刀,研磨墨汁,用新的墨汁装满你的心,写吧!

今晚是伟大的节日,我将放飞一个多彩的纸风筝,带铃铛,带灯笼,带一条飘带尾巴——我的奴斯!

老笔杆子,张开你的耳朵,听我要对你说什么,写,写吧,

然后,把你写好的东西折成一条船,放到河里(讥讽地),给未来的几代人送去信息!                                  

啊,假如水下的虫子会读,将在泥里和在河底闹出多大的笑话啊!

头脑简单的人就这样把灵魂装上,把灵魂做成一只小纸船,画上神作为船长——把它投向深渊!

           文官

笑吧,笑吧,无头脑的鸟!但是,我不像你那样拿着羽毛;我手擎一个天枰,我在衡量;衡量,找到了……

           巫师

你找到什么了?

           文官

我们的末日!

           巫师

一条小虫拿着天枰在衡量一切!但是,真正的智者不拿天枰,我的老笔杆子;不携带编年史,只带孔雀的羽毛来扇风!

不用思索,腋下也根本用不着出汗:我们的末日到了。

不要叫喊;看看笑佛,尽量效仿他;你知道他为什么笑吗?

           文官

不知道。

           巫师

我知道;我若是告诉你,你会吓得仰面朝天摔倒在地。他的笑超越智慧;超越疯狂;超越边界;属于另一个高地。          

如果你不能承受,就不要问。那些要把真理扒光,要看到这里赤裸裸的人,必定倒霉;眼睛要瞎。不是因为美丽,而是因为恐惧!

(远处传来如同水流淌的声音。)

           文官

听,听,河!涨水了,发怒了,如同野兽吼叫。我要逃跑!

           巫师

你要去哪里?所有道路都封闭了。来了,这个不速之客来了。你不能走,不能丢人。把笔伸到你的心里,沾上墨汁,写。现在是几月?

           文官

4月。

      巫师

几号?

           文官

4月23日

      巫师

写!不要在首页,老头儿,你还没有明白吗?这里,这里,最后一页,在结尾,写:                                

4月23日,在庆典这天,当老首领张,带着他有蓝色龙的军旗到来,

当月亮圆圆的时候,当天空打开和大地交媾,下雨,下雨,下了40天,40夜,

世界被淹没了!

勇敢些,老头儿,别怕,没什么……

没什么;是死亡。

           文官

可恶的鸟,吃人的鸟,收起你的翅膀,闭上你的嘴——人们来了。

可怜可怜他们吧,不要冲向他们!

  (百姓上,老人们走在前面,恐惧万分。后面跟着携带农具的农民。再后面是女人。妓女们跑到门口,招呼老人们。)

           妓女丙

哎,老头,我们这里有不死之水,(敞开胸怀)有两个清泉,来喝吧!

           妓女丁

来喝吧!你们头发会变黑,牙齿会坚硬起来!        

           妓女甲

他们听不见,老了;他们不渴,老了;他们的大脑在那里。

      巫师 (转向文官)   

写上!

    (文官坐下,听,写。老人们离开妓女,围住佛雕像,举起双手)

      老人们

啊,带着巨大的耳环,

海洋和陆地的无希望的代表,

你观察和扔下桑叶

喂食给小虫子般的人类,

 

救命啊!亡者在地里摇动;

大地裂缝,在深深的沟里

头盖骨出现,仿佛在

张嘴闭嘴!

 

啊,你有上千只手,

复仇的,饥饿的,愤怒的,

甜蜜的,希望的,安静的,

每只手都从星辰降下,

还有巨大的凶恶藐视之手。

在这神圣的傍晚可怜我们吧

把你的同情之手

伸向人的心灵!                           

(凶恶的士兵到来,扛着武器,愤怒地把武器扔到地上。)

           兵甲

啊,,请听听我们的抱怨,你把抱怨收去,扔进记忆里!

你看我在你脚下把心反过来,我洗它,我在河里反复洗它——

我不跟随张!扔掉武器,我不跟随老张的儿子!我不跟随那些

从白鬼那里给我们带来新神的人!

           兵乙

我要摧毁建起的工厂,学校和澡堂,我要烧毁铁路,电话,电报,汽车!我要回到巫师、算命先生和星相术士那里,

让他们卖给我空气。让我旅行,让他们告诉我在何处建房才能不被鬼魂推倒,让他们告诉我何处埋葬我的双亲才能使他们不能借尸还魂。

让他们告诉我怎样拥抱我的妻子才能不让鬼把种子播到她的子宫里。

           兵丙

啊,,是的,我们把张的武器扔在你的脚下,我们不想打仗了,我们呼喊:                                          

佛啊,伸出你的手,阻止扬子江!阻止扬子江,不让它淹没我们!

           巫师(小声,对文官)

不要把这些写上,算我求你,老头儿,不要记录这些,他们是人,小人物,让他们喊叫吧!

不要写,不要给黑暗的力量以借口,他们会说:“这样的灵魂,最好都被淹死,让世界干净些!”

           文官(恐惧地)

淹死?淹死?我们也要被淹死吗?(跳起来)孩子们!

           巫师(拉他坐下)

不要喊叫;智者是不能大喊大叫的;他懂得,最巨大的呐喊是沉默;沉默。

(待续)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