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书香警营】“残酷美学”——读《活着》有感

南宁铁路公安处2018-04-15 21:59:24

作者简介

冼思宇,女,中共预备党员,田林站派出所见习民警。爱好阅读、羽毛球,擅长写作、古筝。

座右铭:功崇为志,业广为勤



残酷美学

田林所 冼思宇


罗曼·罗兰曾经说:“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认清生活的现实后,依然热爱它”。这并非一件易事,甚至可以说是令人纠结的。就好比让你去欣赏火山喷发那一瞬间的壮丽之美,去感受强大的破坏力背后,生命的奇迹。当我重读《活着》,书中充满矛盾的人性选择和生活经历让我感受到所谓的残酷之美,它告诉我们——生活有一千种方式给你带来绝望,但又在最绝望的角落,开出花来。


《活着》以二十世纪的中国为背景,围绕“福贵”这一人物为中心,展现了彼时的人们挣扎、奋斗的人性史诗。“福贵”的形象,似乎在无形中照应着中国的成长——曾经是衣食无忧的阔少,却因沉溺陋习而葬送了自己的家族,又在山穷水尽之时幡然悔悟。一个人的信念能够有多强大?从书中可以窥知一二。但我想,《活着》的价值不应该止于此,它不仅是一部人物励志史,更蕴含了作者对民族精神的礼赞。



出其不意的“悲剧”


第一次接触《活着》是由于室友的推荐,她形容此书为“没有最惨,只有更惨”,有人将其全文的中心思想总结为:我们如此顺从这个世界,世界却背叛了我们。以至于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认为余华是在“堆砌”苦难。这一种“反乌托邦”式的表达受到质疑已经不止一次,但事实上对于余华而言,表达故事本身比一切评价都重要。



关于悲剧最知名的论断,莫过于鲁迅先生的在《再论雷峰塔的倒掉中》谈到的:悲剧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那么《活着》无疑从文章情节和艺术效果上都是能够被称之为悲剧的。但《活着》总体上却表现出了“哀而不伤”的气质,也正因如此,才使福贵最终选择活着的这一结局显得顺理成章。

好的作家或许可以比喻为“渡江海而寂静无声”,路过他的作品时,你只感到了静;当你走进他的作品,才能看到如江海般的浩瀚,《活着》便是这样一部作品,我们应该看到每一个人物的悲剧命运的背后,所蕴含的生命的力量,这也是我想表达的,所谓的“残酷中的美学”,即使对你而言有价值的全都被毁灭,精神却可以重塑,让所有“已失去”以另一种方式永存。



关于“向死而生”


在我看来,中国人的生死观的区别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在对“归宿”的定义上。对于故事主人公而言,他的生死观是在一次次得到和失去中逐渐升华的,这一点从作者的笔触中可以感受到。从一开始目睹父亲的死,到当兵归来听闻母亲的过世,继而是女儿女婿、疼爱的小儿子、深爱的妻子,最后是相依为命的小外孙,小说中福贵的情绪从濒临崩溃到麻木,关于每一段场景的描写也从大段叙事到戛然而止。主人公在一次又一次目睹亲人的离世的过程中,意识到生命的脆弱和意外的无可避免,如果将这样的处理归结于死去的对象的重要程度,那么对于小说的理解确实显得过于苍白了。对于每一个人而言,对于苦痛的感知程度确实是与其经历有着必然关系的:目睹过太多的社会阴暗面的警察,难免会对周遭的一切保持较高的警惕性和怀疑;经历过无数生死瞬间的医生,难免会对患者家属的愤懑不甘表现出冷漠和淡然——但这并不意味着警察会因为社会的阴暗面而放弃对正义的价值追求、不意味着医者会因为经历太多生死而看清生命的尊严。


简而言之就是,当我们某一方面的经历或情感累积达到一定程度,我们或许就不会选择用明显的方式来宣泄了,所谓“情到浓时情转薄”,大抵如此。我们的生活就像书中描写得那样充满“纠结”,一方面我们很努力地去“生”,另一方面“死”却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也正因为如此,才反衬出“活着”的意义。

回归书本去看福贵最终的归宿,也印证了我所要表达的关于“残酷美学”的这一主题,从福贵千疮百孔的人生经历中我们能够感受到生命的真实存在,感受到生命的美好。

“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天地一逆旅,同悲万古尘”,或许就是在每一个归于寂静的夜里,福贵仰望星空时,内心的独白吧。



发人深省的“传承”


福贵的晚年,无妻无子无女无孙,茕茕孑立,身边作伴的仅有一头同样行将就木的老牛,“希望”一词与他似乎已经与他毫无瓜葛。但作者却以第一人称视角留下了这样一个耐人寻味的结尾:

老人和牛渐渐远去,我听到老人粗哑的令人感动的嗓音在远处传来,他的歌声在空旷的傍晚像风一样飘扬……我看到广阔的土地袒露着结实的胸膛,那是召唤的姿态,就像女人召唤着她们的儿女,土地召唤着黑夜来临。


一切的苦痛就如同日升日落一般平常,在老人粗哑的歌声里,“我”听到了翌日朝阳升起时,万物复苏的声音。

二十世纪的中国,在经历过战争的洗礼后,又遭受到来自自然环境、国际大环境的严峻考验,甚至一度陷入思想上的误区,在这其中挣扎求生的中国人,经历了数次的浮浮沉沉,或成为惊弓之鸟,自我画地为牢;或在最靠近岸边的那一刻奋力一跃,看到了破晓过后的壮丽朝阳;但更多的,是像福贵一样的,在动荡和不安中与时光和解,令苦难变成了另一种财富。

当苦难本身不足以概括生活的残酷,为了“活着”而活着就不再是一件轻易的事,在与命运做斗争的过程中,重要的不仅是最后的胜利,也是享受命运残酷之美的过程。毛主席曾说:与天斗,与地斗,其乐无穷。这样一句充满了乐观主义的壮语豪言,代表了数千年来华夏子女前赴后继、革故鼎新的精魂——这或许才是一个民族得以延续数千年的重要原因。



推荐书籍


《活着》是作家余华的代表作之一,讲诉了在大时代背景下,随着内战、三反五反,大跃进,文化大革命等社会变革,徐福贵的人生和家庭不断经受着苦难,到了最后所有亲人都先后离他而去,仅剩下年老的他和一头老牛相依为命。

余华因这部小说于2004年3月荣获法兰西文学和艺术骑士勋章。



征稿启事

为丰富本平台原创文艺作品的多样性,同时为广大民警提供一个展示才艺的机会,现南宁铁路公安处微信每周一期《书香警营》面向广大公安民警征稿。类型不限,文章、书法、绘画、诗歌、摄影皆可。要求:

1、一定是原创

2、内容积极向上

我们会根据原创性、实用性和时效性等方面进行审核,审核通过的作品会发布在本微信平台,优秀作品可代为投稿至各大媒体,欢迎来稿。

邮箱:nntlgacxjs@163.com

联系人:甘贤 13558115211


供稿:冼思宇

编辑:甘   贤

审核:俸启翔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