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佛典故事】善事太子

海涛讲堂2018-03-13 03:47:59

很久很久以前,南瞻部洲有一个国王,名叫勒那跋弥,意为“宝铠”。他统治的国家物产丰富,疆土辽阔,手下有五百个小国王,分别治理各地。在后宫,他还有五百个嫔妃侍女。

  美中不足的是,他虽已年过半百,但膝下犹虚。

  宝铠王不断向日月天地、山海河川等众神祇祈祷,希望诸神能赐给自己一个儿子。但好多年过去了,仍未应验,国王为此十分苦恼,心想:“直到如今,我都没有一个儿子,万一哪天我不幸去世,没有人来接我的王位,天下一定会大乱。我手下这五百个小国王,本来就互不服气,万一我死了,他们一定会争斗起来,以强凌弱,滥杀无辜。这样,国家就会遭殃,人民也会遭殃!”想到这里,他更是忧虑,不知如何才好。

  有一位天神知道了国王的忧虑,便托梦给他说:“在城外的森林中,住着两位隐修的仙人。其中一位仙人,身带金色,聪明机智,品德高尚,没有任何人比得上他。你如果想要儿子,可以去请求他,他一定会答应你的要求,投胎到你家。”

  国王从梦中惊醒,细想天神的话,十分高兴,马上命令备马驾车,带着几个侍从,来到城外森林中,找到那位隐修的仙人。宝铠王向仙人说明来意,苦苦哀求说:“因为国家无人继承,使我夙夜不安,担心百姓不能安居乐业。”

  仙人见宝铠王情真意切,不忍心拒绝,便答应了。

  一起隐修的另一位仙人,看到这种情况便对国王说:“我也投胎到你家去。”

  宝铠王听后更加喜悦,便辞别两位仙人,返回宫内。

  其后不久,金色仙人就逝世了。

  就在金色仙人逝世的同时,宝铠王的正妻苏摩夫人也怀孕了。大凡聪明的女人,都能知道自己所怀的,是男孩还是女孩。苏摩夫人告诉国王:“我所怀的这个孩子,一定是个聪明能干的男孩。”

  国王及王宫上下听到这消息,都兴奋极了。

  宝铠王下令:“王宫上下,都要悉心服侍苏摩夫人,食精衣软,供给一切所需,务必让苏摩夫人称心如意,舒适自在。”

  还特意叮嘱左右:“要注意保护苏摩夫人的安全,不能让她到任何可能有危险的地方去。”

  时光荏苒,倏忽十月期满,苏摩夫人果真生下一个男孩。

  只见他相貌端正、额宽耳方,身带紫金色,头发绀青,同时具备许多伟人的特征。

  宝铠王及王宫上下、大臣将军,无不以手加额,同声庆贺。宝铠王马上下令,把国内最好的相师请来为太子看相。

  相师从头到脚,仔细观察太子的各种伟人特征之后,眉开眼笑地对国王说:“这个孩子的命相之好,世上少有。他的聪明、福泽与品德,无人可比。”

  国王一听,更加喜悦,便请相师替太子命名。

  相师问:“苏摩夫人怀这孩子之后,有什么特别的变化吗?”

  国王说:“这孩子的母亲,过去很容易起嫉妒,看见别人犯什么过错,便觉得很得意;看见别人有什么优点,心里就不高兴;还经常挑拨是非。但自从怀了这孩子之后,性情脾气大变,变得非常仁慈、矜愚爱智、怜老惜贫,我也正为此事感到奇怪。”

  相师听了,不住地点头,称赞说:“善哉!那就是这个孩子的优良品德,反映在他母亲身上啊!”于是为太子命名迦良那迦梨,意为“善事”。

  宝铠王的另一位妃子弗巴夫人也怀孕了,第二位隐修仙人就投胎在她腹中。  十月期满,她也生下一个男孩,相貌形态,与普通的婴儿差不多,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宝铠王又把相师请来看相。

  相师仔仔细细地看了几遍,说:“这个孩子只是个普通人,他的福泽、品德、才能都属一般。”

  宝铠王又让相师为孩子起名字。

  相师问:“那么这孩子的母亲一怀孕时,可有什么特异的变化?”

  宝铠王说:“他的母亲一向忠厚老实,仁慈和顺,喜欢宣扬别人的优点,但自从怀这个孩子,性情就由好变坏,看见别人比自己强就处处挑剔惹事。”

  相师说,“那也是因为这孩子的品行,转移到他母亲身上,所以才会这样啊!”于是为这个孩子命名叫作波婆伽梨,意为“恶事”。

  宝铠王把满腔希望放在善事太子身上,无论善事想要怎样,都尽量满足他。

  他下令为善事修建三时殿:冬天住温殿,温暖如春;春秋居中殿,不凉不热;夏天就住凉殿,爽快宜人;还安排许多宫女,为太子唱歌、跳舞、服侍起居。

  善事渐渐长大,宝铠王又聘请不少硕学鸿儒当教师。善事聪慧异常,无论什么东西,一学就会,对十八部讲述各种知识、技能的经典,不但完全掌握内容,而且倒背如流。

  有一次,善事要求宝铠王准许他到宫外游览。

  宝铠王答应了,他下令立即将全城的大街小巷都修治平整,打扫干净。

  到了那一天,善事骑着一头大白象,大白象身上披着用金银雕饰的鞍鞯及五彩的锦缎,前后由无数旗甲鲜明的将士、侍从簇拥着,出宫去游玩。

  百姓们听说太子出游,都扶老携幼地前来观看。道路两旁人山人海,连路旁的楼阁上,也挤满了想一睹太子风采的百姓。看到善事太子相貌威严,人间罕有,百姓们都赞叹不已,人人都说太子的神态相貌,简直与“大梵天王”没两样。

  忽然,善事看见在人群中,有一群乞丐。他们个个瘦骨嶙峋,衣衫褴褛,左手拿着破碗,右手提着破棍,正向路人苦苦求乞。善事忙问:“他们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

  侍从回答:“这些人,有的幼失父母,无人抚养;有的鳏寡无靠,无所依恃;有的身患疾病,无法劳作。他们身无分文,为衣食所迫,只好向人求乞度日。”善事听了,默默地低下头来,觉得很难过。

  向前走没多远,看到一些屠夫正在宰羊杀猪,操刀卖肉,太子忙问:“你们为什么要做这种杀生的事呢?”

  屠夫们回答:“太子!并不是我们喜欢杀生,但我们的祖辈,都靠这行职业谋生,如果不干这种活,我们就没法生活下去。”

  善事听了,长叹一声,转身又向前去。前面是一块田地,一群农夫正在耕地,只见一群蛤蟆,在田地里蹦蹦跳跳。善事走近一看,原来农夫耕地时,不少原来蛰藏在土中的虫子,都被翻到地面上,这些蛤蟆正在扑食虫子。善事正在为小虫的命运悲叹,只见又窜过来几条蛇,四处追食正在扑食小虫的蛤蟆。蛤蟆们吓得四处逃散,那逃得慢的,便让蛇给吞食了。蛇蠕着撑得鼓鼓的身躯,正要回洞,忽然又飞来几只五彩斑斓的孔雀。孔雀一见到蛇,便猛然扑上去,爪抓喙啄,刚才还不可一世的蛇,一会儿便一命呜呼,成了孔雀的食物。

  太子问农夫:“你们耕地干什么?”

  农夫恭恭敬敬地回答:“这是我们的职业。我们耕完地后就播种,然后才能收获谷物,才有饭吃,才能给国王缴纳租税。”

  善事摇摇头,说:“人为了填饱肚子,竟这样不惜杀生,这样辛苦劳累!”

  再向前走,只见一群猎人正弯弓搭箭,蹑手蹑脚地走向一群鸟,准备放箭;又看见不远处张着几张网,有的网里还有落网的野兽。它们正又吼又叫,连蹦带跳的,想要挣扎逃出。

  善事忙叫住猎人,问道:“你们想干什么?”

  猎人们说:“我们全凭捕鸟捉兽,养活家小、糊口度日。”

  听了这话,善事挥挥手,什么也没说就转身走了。

  更前面是一条河,只见一些鱼夫正在张网捕鱼。那些被捕住的鱼,有的正在河岸边乱蹦乱跳,不少鱼已鳍折鳞伤,奄奄一息。

  善事问道:“难道你们非打鱼不可吗?”

  渔夫们回答道:“这是我们的谋生职业,我们正是靠这些鱼来供衣食啊!”

  善事仰天长叹:“真可怜啊!人们为了衣食生活,竟如此残杀生灵,这会造多大的孽啊!”

  回到王宫之后,善事念念不忘出去游览时的所见所闻,一心想改变这种状况,便来到宝铠王处,说道:“父王!我有一个愿望,希望您能满足我。”

  国王对善事向来是有求必应,便说:“儿啊,你说吧!无论你有什么要求,我都可以答应你。”

  善事说:“我这次出宫游览,看到百姓们为了衣食,不惜杀生造孽,心里觉得很难受,想帮助他们。希望父王允许我将您库藏的财物,布施给他们,解决他们的困难。”


  由于宝铠王太喜爱儿子了,不愿扫他的兴,就答应此一请求。

  善事立即令人发布告示:

  “善事太子即将大放布施,凡是贫苦穷困、无法生活的,都可以来领取,无论是想要金银财宝,还是想要衣服饮食,都可以满足愿望。”

  善事命人打开宝铠王的仓库,拿出各种宝物,堆放在各城门及市中心,听凭人们所需,一一给予布施。

  各国的沙门、婆罗门,以及贫穷孤老、伤残生病的人,听到这消息后,都老弱相扶、强弱相护地纷纷来到这里。凡是需要衣服的,善事就给他衣服;凡是需要饮食的,善事就给他饮食;凡是想要金银财宝的,善事就给他金银财宝,务使个个满意,人人欢喜。”

  消息越传越远,全南瞻部洲的穷人,都纷纷前来乞求布施。

  管仓库的大臣眼看宝铠王仓库中的财物,已经布施三分之二出去了,而四方来乞求的人,还络绎不绝,他有些不安,就去禀告宝铠王说:“大王统率着五百小国,各小国经常派遣使节前来,每次都必须赐颁财物。现在太子已将大王仓库中的财物,布施了三分之二,请大王慎重考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以免将来后悔莫及。”

  国王回答说:“我这个儿子脾气拗得很,他现在一心一意想布施,很难让他改变心意。如果禁止他这样做,他就会忧伤烦恼,那怎么行呢?还是让他按自己的心愿,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你们不要阻挠他。”

  这样又过了几天,善事把宝铠王仓库中剩下的财物,又布施出去三分之二。

  管仓库大臣急了,再次来找国王,禀告说:“仓库中剩下的那些财物,这几天又布施出支三分之二,剩下的一些,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布施了,要留下来颁赐使臣。请大王认真考虑,不要以后责怪我办事不忠。”

  宝铠王觉得十分为难,低头沉吟了半晌,对管库大臣说:“我对这个儿子的喜爱,是世上任何事都无法比拟的,我实在不忍心做出任何拂逆他心愿的事。这样吧!以后他如果再来索求财物,你就设法事先躲开,看他实在要得急了,你就给一点。这样一次给、一次不给,就可以再拖延些日子,让我有时间慢慢地想个好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管库大臣回去之后,就照着国王的吩咐,每当得知善事太子要来索财物时,就借故到其他地方去。

  善事来索财物,有时能拿到,有时却拿不到,不再像以前那样随心所欲。时间一久,善事也感觉到有点不大对劲,他想:“管库大臣哪来这么大的胆量,敢怠慢我?这一定是父王让他这样做的。说起来,当儿子的也确实不应该把父母收藏的财物全部用光。现在仓库中所剩的财物,也没有多少了,即使将这些财物全部布施出去,也解救不了这么多穷人的困难。

  我最好能想出什么办法,可以取得许多财物,继续布施,使天下没有穷苦人。”

  于是善事就向人们打听:“在这个世界上,究竟干什么事才可以发大财?才可以使自己的财富多到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有个人告诉他:“如果能吃大苦、耐大劳,当商人贩运货物,就可以发大财。”

  另一个人说:“如果能不怕风吹、不怕日晒,多买土地,广播五谷,就可以发大财。”

  再一个人说:“如果能多养六畜,按时繁殖,注意管护,也可以发大财。”

  又有一个人说:“你们说的这些都行不通,只有不怕牺牲,出海泛舟,去求得如意宝珠,这才能得到数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富。”

  善事听了大家的议论,心想:“无论是经商种地,还是饲养牲畜,都不适合我,再说那样做也赚不了多少钱。只有入海到龙宫求宝,才最合我的心意。我应该努力去做这件事。”

  善事计议成熟之后,便来到王宫对父亲说:“我打算入海寻求珍宝,带回来布施给百姓,这样就不怕把库藏用空了。希望双亲允许我前去!”

  宝铠王与苏摩夫人听善事这么一讲,十分吃惊,连忙说:“你为什么要入海呢?如果是为了布施,那我们一定尽量满足你,我们可以把库藏内还剩下的财富全部交给你去布施。为什么为了这一点小事,而想出入海这个念头呢?听说海上风浪很大,有黑风、有罗刹鬼,恶浪滔天,回波溺人,还有像大山那样的摩竭鱼兴风作浪。因此,入海是非常危险的,往往是百人下海,难得有一人可以活着回来。你怎么可以置自己于这么危险的境地中呢?你如果下海,我和你母亲都会为你而寝食不安,王公大臣,乃至黎民百姓,也都会悬念担心。

  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别再提这件事!”

  但善事,一心想要救济穷人的困难,所以无论国王怎么阻挡,也不动摇决心,哪怕牺牲生命,也一定要把这件事办成。他见国王不同意自己入海,便伏身趴在国王面前,说:“只希望父亲可怜我,满足我的愿望。如果您不答应,那我就趴在这里,不吃不喝,永不起来。”

  国王、苏摩夫人及宫内宫外的人们,见太子誓死不起,都来劝他,要他起身。

  但无论谁来劝他,他只有一句话:“不让我入海,我就死在这里。”

  他一动也不动地趴着,任谁也拉不动他。一天、两天、三天、四天、五天、六天,善事不吃不喝,就那么趴着,眼看已气息奄奄、生命垂危。

  国王与苏摩夫人商量说:“善事不吃不喝已经六天了,眼看生命垂危,再拖一天的话,就非死不可了。这孩子从小脾气执拗,想要怎样,就非怎样不可,一点也不肯听别人劝的。如果我们同意他入海,或许老天爷看在他心地善良的份上,会保佑他活着回来。现在别无他法,只有答应他了。听天由命吧!”商议妥当,他们来到善事身边,各拉着他一只手,哭着说:“孩子啊!快起来吃饭,我们同意你入海就是了。”


  太子见父母同意了,挣扎着爬起来,安慰父母说:“你们不要伤心!我虽然入海,不久后一定会回来的,你们不要担心,要多多保重。”

  国王与夫人见太子不再绝食,连忙叫人端来精美的饮食,同时派人贴出告示:“善事太子准备入海寻宝,愿意跟他一起去的,可速做准备。”

  有五百个商人都表示愿与太子一起入海。该国有一个盲老人,曾多次为海船当向导。

  善事听说有这么个人,便亲自来到他家,嘘寒问暖,请求他说:“希望您能与我一起出海。您经验丰富,熟悉路径,一定能带领我们趋利避害,到达目的地。”

  盲老人说:“我的年纪大了,眼睛又看不见,虽然很愿意陪太子出海,无奈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再说国王与夫人视太子如掌上明珠,一时一刻都离不开,如果知道我带领您入海,一定会怪罪我的。”

  太子见盲老人害怕国王怪罪,便回到宫中对父亲说:“有一个盲老人,通晓入海的途径,曾多次出海,希望父王下个命令,让他与我一起出海。”

  国王无奈,亲自来到盲老人家,对他说:“我这个孩子已铁了心,无论如何都要出海,怎么劝都不听,我实在没办法,只好让他去了。他自小锦衣玉食,没吃过苦,听说您曾多次出海,对海洋上的一切都很熟悉,还希望您辛苦点,陪他走一趟。”

  听国王这么说,盲老人不再推辞,便说:“只恨我太老了,眼睛又看不见,恐怕出不了多少力。但大王既已下令,我一定遵从。”

  于是,国王、太子与盲老人一起商定出发的日子。

  回到宫中,国王问左右大臣及全宫上下:“你们有谁愿意陪太子一起出海?

  如果有谁真正爱我,那他一定会在这件事上为我分忧。”

  恶事听了这话,走上前对父亲说:“父王!我愿意与哥哥一起入海。”

  国王一听,非常高兴,心想:“兄弟两个一起去,如果碰到什么危险困难,相互照顾起来,一定比外人强。”就答应了。

  到了预定出发的那天,国王、苏摩夫人、大臣及全城百姓,都来送行。大家把善事太子等人送到大路口,洒泪告别。

  善事带领同伴们出发,不过几日,就到了海边。善事拿出三千金币,置办了船只、粮食和各式各样的日用品,万事俱备,只等季风刮起来,就可以出海了。

  过了些日子,果然刮起季风。善事用七条大粗缆绳,把船系在码头上,摇起金铃,召集全体成员,对大家说:“大家听着,海里风波险恶,有恶龙、魔鬼、狂风巨浪、摩竭大鱼,还有数不清的艰难险阻。过去入海求宝的人,大都有去无还,趁现在船还没开,凡是心里对这一次出海还有所疑虑的,都可以下船。只有那些坚定不移,不怕牺牲,不怕抛弃父母妻子的人,才可与我一起入海。当然,如果我们这次出海成功,安全到达有珍宝的岛屿,安全返回,那大家就发财了,所得的财富可使子孙七代都吃用不尽。”说完,便砍断一条缆绳。

  就这样,每天宣告一次,就砍断一根缆绳。直到第七天,第七根缆绳被砍断,善事便命令张起风帆,大船像箭一样地向大海深处驶去。

  一路风平浪静,大船很顺利地来到一个小岛上,只见满岛都是各式各样的珍珠宝石,大家欣喜如狂。


  善事非常聪明,无所不知、无所不晓,通晓各种有关珍宝的知识。他教大家什么样的珍宝最好、最有价值,什么样的珍宝是其次的,让每个人挑拣中意的珍宝。善事还反复告诫大家:“拣取珍宝,要多少适中,拣取得太多,大船载不了,船载得太重容易翻船;而拣得太少也可惜,好不容易冒险出一趟海,只拣一点太不值得了。”安排好之后,善事告别大家,另外驾一艘小船,与盲老人一起出发。

  善事与盲老人驾的小船穿过许多暗礁,冲破许多巨浪,又走了好几天。

  盲老人说:“太子,船到这儿,前方应有一座白色的山,您看见了吗?”

  太子说:“看见了,确有一座白色的山。”

  盲老人说:“这是一座银山。”

  两人继续前进,又过了好几天。

  盲老人说:“前方应有一座青色的山,您看见了吗?”

  太子说:“看见了,确有一座青色的山。”

  盲老人说:“这是青琉璃山。”

  两人再次前进,又过了好几天。

  盲老人说:“前方应有一座黄色的山,您看见了吗?”

  太子说:“看见了,确有一座黄色的山。”

  盲老人说:“这是一座金山。”

  两人来到金山下,坐在海边的金沙上。由于年龄太大,加上长途航行、风吹雨打的,盲老人的身体极度衰弱。盲老人对太子说:“我不行了,看样子是要死在这儿了。下面的路,只有您自己走了,让我把路径教给您。您顺着这条路走过去,翻山越岭,过河爬坡,一直走到尽头,会看到一座城池。这座城池非常美妙,城墙上镶着各种珍宝。您到了城门以后,如果城门是关着的,可以拿起放在城门边的金刚杵,轻轻地撞几下门,门就会打开。进城之后,会有五百个仙女迎接您,她们个个漂亮非凡,会送给您各样宝珠。其中有一个最美丽的仙女,她拿的宝珠是青色的,那就是著名的‘旃陀摩尼’。在拿旃陀摩尼珠之前,您什么东西也不能接受,一定要先把旃陀摩尼珠拿到手,把它放好、藏好,然后,您想要的其他东西才可以任意接受。还有一点,从进城到出城,您绝对不可以讲一句话,出一点声音,否则就会大祸临头。我不行了,我死了之后,希望念在我陪您到这儿的份上,为我举行丧礼,并把我埋在这些金沙中。”说完,盲老人头一侧,死去了。

  善事不由得痛哭起来,他遵照盲老人的遗言,为他举行了丧礼,并把他埋在海边的金沙里。然后,他沿着盲老人指出的那条路,奋力前进。

  前面果然有一座城池,城门紧闭着。善事照盲老人的教导,取过门边放着的金刚杵,轻轻地敲了几下门,门开了。五百名美丽的仙女,手持各种宝珠,欢迎太子入城,并把这些宝珠送给他。

  太子看站在最前面的那位仙女最漂亮,手中拿着一颗青色的宝珠,正是那颗旃陀摩尼珠;他照着盲老人的指示,先收下旃陀摩尼珠,把它紧紧地绑在衣角,又接受其他宝珠,然后出城,踏上返回的道路。

  再说善事太子走后,恶事太子与众人在珍宝岛采宝。

  恶事对大家说:“来一趟多不容易啊!大家能多拿就尽量多拿,财总是发得越大越好。”

  大家听了他的话,都拚命地采集各种珍宝,把一条船装得满满的,实在装不下了才罢手。

  恶事想:“父王最喜欢善事,以后肯定让善事继承王位。这次善事采宝成功,他的声望就更高了,我何不趁这个机会,把他扔到大海中呢?他凭那只小船,肯定回不了国。”于是对大家说:“善事太子与盲老人一去无音讯,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万一过了季风期,我们大家都回不了国。干脆我们先走吧!少两个人,我们还能多装些财宝。善事与盲老人自己有船,也能回去的。”

  采宝的众人已采到宝,都想早点返国,听说还能多装点珍宝,更是高兴。于是大家又采集了一些财宝,装上船,扬起帆回国了。

  善事驾船回到了珍宝岛,已经一个人影也没有,他大吃一惊,知道大家已经起程回国了,十分着急,便连忙上船赶路。船行了几天,远远地看见海面上有个人,抓着一块木板半沉半浮。善事把船靠过去一看,水中的人竟是恶事。

  原来恶事他们的船装得太满了,驶出几天后,碰上大风暴,一个浪头压过来,大船就沉海了。船上的人纷纷落水,恶事慌忙中抓住一块木板,总算没给淹死。

  恶事看见善事,大声喊道:“哥哥!哥哥!快点救命!千万别把我扔下。”

  善事忙把恶事拉上船来,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恶事哭哭啼啼地说:“那些人不听你的命令,把船装得满满的就要回国,我怎么劝阻都不听。船到半途,让风浪打沉了,这些人下落不明,大概都淹死了。”又说:“我们告别了父母入海寻宝,本来还想着能满载而归,没想到却碰上这些事,现在两手空空,怎么好意思回去呢?真是太丢人了。”

  善事为人非常善良忠厚,看见弟弟这么伤心,便说:“你不要难过,我已经得到了旃陀摩尼珠。只要得到了这颗宝珠,我们就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财富。”

  恶事很是吃惊,忙说:“快给我看看。”

  善事解开裹着的衣角,拿出宝珠。

  恶事看得眼红,恨不得一把抢过来,心想:“父王本来就喜爱哥哥,这次我们一起入海,他得到了旃陀摩尼宝珠,我却两手空空,什么也没有。以后父王会更不喜欢我,我的日子就更难过了,怎么办呢?只有想办法杀了善事、夺过宝珠。

  回去就说善事死了,反正这事没有人知道。这样我不但能发大财,还能得到父亲的宠爱,以后就能继位当国王。”转念又想:“现在还在海里,我杀了他,万一有风浪,一人难挡。等上岸再说吧!”

  过没几天,小船靠了岸。兄弟两人下了船,踏上回国的路程。一路上,恶事一直想着怎样才能夺过宝珠,杀了善事。

  有一天,他对善事说:“哥哥!越走人烟越多。我们带着这么一颗宝珠,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可就后悔莫及了。从今以后,休息的时候,我们两人轮流值班。”

  善事一听,很高兴地答应了。当天晚上,善事让弟弟先睡,自己坐在旁边守着。

  恶事睡了一会儿,殷勤地对善事说:“哥哥!该你睡了,我来值班。”

  善事放心地躺下。因为实在太劳累了,他一会儿就睡熟了。

  恶事见善事已经睡着,便偷偷走到旁边的树林中。树林里有一种树,长着长长的尖刺,十分锐利。恶事掰了两根各有一尺多长的尖刺,蹑着脚步走到善事身旁,朝着善事的两只眼睛狠狠地扎了下去,又一把抢过旃陀摩尼宝珠。

  善事正在睡梦中,突然双眼一阵剧痛,又感到有人抢宝珠,便大声喊起来:“恶事!恶事!快来啊!这儿有贼。”可是任凭他一再叫喊,都没有人答应,因为恶事早就跑远了。

  森林中的树神亲眼目睹了这一切,他现身告诉善事:“您不要再喊了!这儿没有贼,贼人就是恶事,是他刺瞎了您的眼睛,抢走了您的宝珠。”

  善事听说是恶事做的坏事,非常吃惊,也非常伤心,可是这时他一点办法也没有。眼睛剧烈地疼痛,鲜血直流,他挣扎着爬呀!爬呀!好不容易爬到一块草地上,晕了过去。

  清晨,一个牧牛人赶着五百头牛,到这块草地上来放牧。

  一头牛发现了昏迷不醒的善事,很可怜他,便停下来用舌头轻轻地给他舐去血迹。

  其他牛只也都围拢过来。

  牧牛人看牛群聚作一堆,很奇怪,过来一看,发现善事躺在地上,又看见他双眼扎着长刺,鲜血直流,非常可怜,他连忙拔掉树刺,抱他回自己的住处。牧牛人用酥油敷在善事的伤口上,给他拿来喝的东西,细心地照料他。

  善事的伤慢慢地好了,但两只眼睛却再也看不见任何东西。

  有一天,善事问:“您有多少财产?是靠什么为生的?”

  牧牛人回答:“我没有什么财产,我靠给国王放牛、挤奶、卖酥油、奶酪为生。”

  善事想:“这家主人家境并不富裕,每天辛勤工作,才能略得温饱。我怎么能整天在这儿白吃白喝呢?现在我的伤也好了,可以自己行动,应该想办法自谋生路才对。”善事便对牧牛人说:“承蒙您救了我,这些日子又为我治疗伤口、给我吃喝,您的恩情,我终生难忘。我已经可以行动了,想到城里去要饭,这样也可以养活我自己。”

  牧牛人听善事说想自己进城去要饭,很奇怪,心想:“一定是家中什么人讨厌善事吃白饭,讲了不好听的话,让善事听见了。”忙把家中大小都叫来,问道:“你们是不是做了什么失礼的事,使得客人不能安心地在我家住下去,要离开我们?”

  家里人都说:“我们都把客人当作兄弟一样对待,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走。”

  牧牛人便对善事说:“我们全家都希望您继续住在我家,您别出去要饭了。”

  善事见他确实是诚心诚意的,也不好意思坚持要走,便又住了些日子。但善事心中总是十分过意不去,觉得自己给对方添了麻烦。有一天,他又对牧牛人说:“我住在这儿,您全家都对我很好,供给我一切东西,非常亲切热情,但我不能一直依赖您,还是想进城自谋生活,请您派个人送我进城吧!”

  牧牛人见善事态度非常坚决,担心若不听从,会惹善事生气,只好答应了。  他准备了一些吃的、穿的,打成包袱,亲自送善事进城。

  善事说:“您如果可怜我,请给我买一张琴。”

  牧牛人便给他买了一张琴,再三叮嘱之后,才告别回家。

  善事以前受过良好的教育,琴旗书画,无所不通。从此,他每天在街头巷尾弹琴求乞。他弹的曲调极其优美,唱的歌也娓娓动听,声音清雅。

  城里的人们非常喜欢听他弹琴唱歌,每次来都给他带来不少食物,吃也吃不完。

  城里其他乞丐都来依附他,靠他弹琴而得到食物。

  这个城市隶属“梨师跋国”,国王就住在城里。国王有座大果园,种着许多果树。每年果子成熟时,总有许多鹦鹉飞来偷食,看果园的人,赶也赶不及,总有不少果子被鹦鹉啄坏。有一天,看守果园的人给国王送水果去。

  国王看见很多好水果都有鹦鹉啄食过的痕迹,十分生气,要治果园看守人的罪。

  看守人吓坏了,跪在地上恳求说:“实在是因为缺乏人手,忙不过来,所以让鹦鹉啄坏了果子。但求国王饶恕我这一次,我回去之后我马上寻找佣人,认真看守,再也不让鹦鹉啄坏果子。”

  国王听了之后,便饶了这个看守人。看守人从王宫走出来,赶紧到处寻找佣人,正好碰到善事在路边卖唱,他看善事挺忠厚老实的,便问道:“你能帮助我看管果园吗?如果你答应,我可以给你衣食工钱。”

  善事说:“我是个瞎子,怎么能看管果园呢?”

  看守人说:“这倒是没关系,你如果愿意看管果园,我有办法。我可以在果树枝头挂上许多细绳,再拴上一些铃铛。你就抓住绳头,只要听到有鹦鹉飞来,就抓住绳子一晃,那铃铛响了,鹦鹉也就吓跑了。”

  善事听了很高兴,说:“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能够做。”于是善事做起了看守果园的工作。

  再说恶事一个人回到国内。

  宝铠王见他独自回家,十分惊讶,忙问善事的消息。

  恶事装出一副悲伤的样子,说:“我们运气不好,装了太多财宝,船载不动,被风浪打翻了。哥哥、其他商人,还有满船的财宝,都被海水淹了。我抓住木板,拚命挣扎,才保住一条命。”

  国王与苏摩夫人听到这些话,犹如霹雳当头,顿时昏倒在地上。

  旁边的侍臣连忙用冷水把他们浇醒。

  国王与夫人号啕大哭,全宫上下以及大臣们,个个伤心万分。

  国王与夫人一边哭,一边骂恶事:“善事被海水溺死,你为什么不救他?他死了,你一个人有什么脸回来?你为什么不一起死掉?”

  全国百姓听到善事遇难的消息,回想起善事在世时,对百姓的体贴关怀,没有不伤心痛哭的。全国上下一片哀声,人人都像死了父母似的难受。

  善事当年养着一只大雁,他非常喜爱这只大雁,给它盖雁窝,天天亲自喂它。

  宝铠王回宫看到这只大雁,心中十分难受,抱着大雁的脖子哭着说:“善事十分喜欢你,现在他让大海淹死,再也回不来了。你去找一找,看看他的尸体在什么地方,回来告诉我。”说着,写了一封信绑在大雁的脖子上,解开绳索。

  大雁腾空而起,在天上转了几圈,向远方飞去。这只大雁四面八方地到处寻觅善事的下落。有一天,它正好飞到梨师跋国,听到国王的果园中有人在弹琴唱歌,认出正是善事的声音,连忙降落下来,声声鸣叫,喜不自胜。

  善事一听,知道是自己最喜爱的那只大雁,连忙把大雁抱在怀里。他从大雁脖子上,解下宝铠王的书信,可是自己眼睛已瞎,也不知信中写的到底是什么。他找来纸和笔,给父亲写了一封信,把自己离家后的经历,一一写明,说明自己现在什么地方,重新系在大雁脖子上。

  大雁拍拍翅膀,冲上蓝天,向宝铠王国都飞去。

  梨师跋王有一个女儿,长得端庄艳丽,世上少有。国王非常喜爱她,无论什么事,都不愿违背她的心愿。

  有一天,公主要到果园游玩,国王同意了。公主在果园中转来转去,一下就看到善事。只见善事头发蓬乱,满面污垢,两眼失明,衣服破烂,正坐在树丛间,心里十分同情他,便与善事交谈起来。在谈话的过程中,公主发现这个人满腹学问,很不一般,不禁对他产生了好感。

  吃饭的时候到了,梨师跋王派人叫公主回去吃饭。

  公主说:“让他们把饭送到果园来吧!我想在果园中吃饭。”

  仆人们就把饭菜送到果园中。

  公主对善事说:“我们一起吃吧!”

  善事回答:“我是一个乞丐,您是公主,我们怎么能一起吃饭呢?如果让国王知道了,他一定会惩罚我的。”

  公主却说:“你要是不肯吃,那我也不吃。”公主再三劝说,善事只好答应。

  从此以后,公主经常到果园来找善事,两人弹琴唱歌,吟诗游玩,渐渐产生了爱意。

  公主派人告诉国王:“我爱上了这个看园子的,想与他结婚。除他之外,无论什么样的王孙公子,我都不爱。希望父亲能满足我的心愿。”

  梨师跋王听来人这么说,十分生气。可是,公主从小娇生惯养,说一不二,梨师跋王不忍心违逆公主的意愿,心想:“真是前世作孽,生了这么个不孝顺的女儿!以前,宝铠王曾为他的大儿子善事太子聘求我的女儿,后来善事太子入海求宝,至今没有消息。她现在不愿意嫁给善事太子,却要嫁给一个乞丐,真是丢人现眼,我哪有脸见人呢?”虽然不愿意,他还是把这个乞丐接进王宫来,让他与女儿成亲。只是因为不喜欢这个女婿,所以始终没与他见面,也没有公开宣布这件事。

  善事与公主夫妻恩爱,生活得十分幸福。过了些日子,有几天公主有事,每天早晨就出去,直到晚上才回来。

  善事觉得奇怪,也有点生气,就对公主说:“你我已结为夫妇,你怎么天天早出晚归,是不是有二心了?”

  公主听出善事怀疑自己,分辩说:“我对你始终如一,毫无二心。”

  善事说:“这有谁可以作证呢?”

  公主发誓说:“老天爷可以证明,我绝对没有撒谎。这样吧!请老天爷做证,如果我的话句句为真,就让你的一只眼睛马上恢复光明。”

  公主的话声刚落,善事太子的一只眼睛马上恢复光明,能看到东西了。夫妻俩高兴极了。

  公主问善事:“你从来没有对我讲过你的身世,难道对我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请告诉我,你是哪个国家的人?父母住哪里?”

  善事说:“你听说过宝铠王吗?”

  公主说:“听说过啊!”

  善事说:“他就是我的父亲!你听说过他有个太子,名叫善事吗?”

  公主说:“听说过啊!”

  善事说:“那就是我啊!”

  公主吃惊地问:“你既然是善事太子,怎么会落到这种地步?”

  善事就把自己怎么入海求宝,怎么遭到恶事暗算的事,一五一十地讲给公主听。

  公主听了以后,深深地叹息道:“没想到你吃了这么多苦,没想到世界上还有恶事这样的坏人。”

  公主又问:“恶事这样暗算你,真是可恶至极!以后你如果抓住他,打算怎么处治?”

  善事说:“算了!我们毕竟是同父所生的兄弟,他虽然这样对待我,我还是决定宽恕他。”

  公主说:“我才不相信呢!他这样害你,你不恨他,还要宽恕他?”

  善事见公主不信,便发誓说:“老天爷在上,如果我刚才讲的全是真心话,就让我的另一只眼睛果然也恢复光明。”

  话声刚落,他的另一只眼睛也恢复光明。

  公主见善事两眼平复,炯炯有神,神情比以前更清秀、更威武,高兴得不得了,连忙跑到梨师跋王那儿,说:“父王!

  你认识宝铠王的儿子善事太子吗?”

  梨师跋王说:“我认识啊!怎么啦?”

  公主说:“您想见他吗?”

  梨师跋王说:“想见啊!他入海采宝,回来了吗?现在在哪儿?”

  公主叫道:“他就是我的丈夫啊!”

  梨师跋王不禁笑了起来:“你大概是神经错乱了吧!善事太子多么威武,而你的丈夫却是个要饭的瞎子,怎么能说他是善事太子呢!”

  公主说:“您不信,就亲自去看看嘛!”

  国王跟随公主来到善事太子处,仔细一看,果然是善事,不禁大吃一惊,浑身冒冷汗,连忙伏在善事面前,忏悔道:“我以前一点也不知道您就是善事太子,多有得罪,还请求太子宽恕!”原来梨师跋王正是宝铠王手下的五百个小国王之一。

  于是,梨师跋王秘密地把善事太子送到国界上,然后在国内发布公告:“善事太子入海采宝,已经回来了。”

  自与群臣一起到边界迎接。大家把善事迎回国都,大设宴席欢宴宾客,并当众宣布把公主嫁给善事太子为妻。

  梨师跋王又挑选了良辰吉日,把公主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为他们夫妻举办婚礼。

  再说大雁飞回宝铠王王宫,宝铠王看到善事太子的亲笔信,才知道善事还活在人间,并且知道了事情的整个经过,国王与夫人又高兴、又伤心、又生气。高兴是的,善事还活着;伤心是的,善事吃了这么多苦;生气的是,恶事竟然这么狼心狗肺,残害自己的亲哥哥。

  消息传出,宫廷内外都为善事健在而庆幸,没有人不切齿痛恨恶事的。

  宝铠王下令把恶事抓起来,关进监狱,又下了一道命令给梨师跋王:“太子在你的国家中吃尽辛苦,沦为乞丐,你为什么一声不吭,不向我报告?接到命令后,马上备车派人,亲自送太子回宫。如不服从命令,我将亲自前来问罪。”

  使者星夜把命令送给梨师跋王。

  梨师跋王接到命令,连忙给宝铠王写了一封回信说:“太子在本国受了种种委曲,实因我当时不知道真实情况,还请大王恕罪!现在太子的眼疾已经平复,我更将小女许配太子为妻。不日我将亲自送太子回宫,并当面赔罪。”

  善事对梨师跋王说:“那个牧牛人对我有恩,我很想念他,想和他见见面。

  希望您派人把他请来。”

  梨师跋王即刻派人把牧牛人请到王宫。

  善事说:“当年我眼睛被刺,全靠这个人给我治疗,供给我吃、供给我穿。

  他对我这么好,就如同我的父母,希望国王能报答他。”

  梨师跋王听说这个牧牛人,曾如此帮助善事,非常高兴,立刻赏给牧牛人许多珍贵的衣服、象、马、车、田地房屋、金银财宝、奴仆佣人,还把他放牧的那些牛也全部送给他。

  放牛人喜出望外,从此摆脱贫穷的生活。

  梨师跋王下令牵来五百头大象,用金银珍宝、各种绸缎装饰,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又赶造五百辆车子,也装饰完毕;又命令选五百个小伙子,做为太子的随从;选五百个美丽的姑娘,专门服侍公主。然后梨师跋王亲自率领群臣骑马乘车,护送前往。一路上鼓乐喧天,许多艺人围绕在队伍左右,又唱歌、又跳舞,大家都为太子终于安全回国而欢天喜地,拍手称庆。

  宝铠王接到梨师跋王的回信,知道善事的眼睛已经康复,又娶了梨师跋王的公主为妻,夫妻双双回国,就甭提有多高兴了,连忙下令召齐所有的王公、大臣,驾起车马,出发去迎接太子。

  两支欢天喜地的队伍,在半路上碰面了。善事远远地看见父母的车队,连忙下车,跑到父母面前,用头去碰父母的脚,给他们行礼。他的双亲也走下车来,大家拥抱在一起,悲喜交加,一时无言。

  旁边的王公大臣们,看到这个场面,个个为之感动。

  大略叙谈之后,大家又登上车辆回城。大队人马一路上敲锣鸣鼓、唱歌跳舞,兴高采烈地一直来到城门口。

  到了城门口,善事问父亲:“恶事弟弟现在什么地方?怎么没看见他?”

  宝铠王说:“这个十恶不赦的家伙,我再也不想见到他,已经把他关到牢里。”

  善事说:“快把他放出来吧!”

  宝铠王说:“他犯了这么大的罪,我正要处治他呢,怎么能放出来?”

  善事说:“放了他吧!如果您不马上放了他,我就不进城。”

  宝铠王拗不过儿子,只好下令把恶事放了。

  恶事来到父亲与哥哥面前,满面羞惭,跪下认罪。

  善事把他扶起来,安慰他,教他要改过自新。

  全城的百姓看到善事对残害他的恶事这么宽大,表现出如此坦荡的胸怀与仁慈的精神,都非常佩服。

  善事回到宫中,对恶事仍像以前那样仁慈可亲。他问恶事道:“你拿走的那颗旃陀摩尼宝珠呢?”

  恶事期期艾艾地说:“我把它藏在路边的土堆里。”

  善事说:“你赶快把它取回来。”

  恶事连忙跑到茂宝珠的地方,可是无论他怎么翻找,就是找不到。无奈,只好回到宫中报告说:“找不到宝珠。”

  善事大吃一惊,问道:“怎么会找不到呢?你好好回忆一下,到底藏在哪儿了?”

  恶事说:“我的确是藏在那儿的。”

  善事说:“你领我去,我们一起再好好找一下。”

  两人来到藏宝珠的地方,善事朝土堆随便一翻,一下就找到那颗光华四射的宝珠。

  两人又回到宫中,善事拿出五百颗宝珠,赠送给五百个小国王,每人一颗;又拿着旃陀摩尼珠说:“如果你真是一颗如意宝珠的话,请把我父母的座位,变成七宝之座,上面还要有七宝的蓬盖。”

  话音刚落,宝座、宝盖应声出现。

  太子又对宝珠说:“请让我父母的库藏,以及这些国王、大臣的库藏,都装满珍宝财物。”说罢,捧着宝珠向东、南、西、北四方揖拜。

  果然,所有的仓库都装满了财宝。

  太子又向诸臣说:“请你们向所有百姓宣布,七天之后,善事太子要让天上降下无数七宝及各种财物。”

  到了那天,太子香汤沐浴,竖立起一面大旗。他把宝珠顶在头上,穿着新衣,手执香炉向四方礼拜,口中说道:“如果你真是如意宝珠,请让天上降下百姓们所需要的一切。”

  祈愿刚毕,四方云雾掩至,然后一阵清风袭来,云散雾开,一切污秽肮脏的东西一扫而空,接着天上降下毛毛细雨,压下了地上的尘土,然后开始降下各种美味的食物,接着是五谷,然后是衣服,最后降下七宝,到处都积满一层厚厚的七宝。

  全国人民高兴极了,个个称颂不已,把各种珍宝看得像砖头瓦片一样,毫不稀罕。

  太子宣布道:“你们已经得到供生活所需的一切东西,什么也不缺乏了。如果你们感激老天所给予你们的这些恩情,希望大家从今以后,注意行善积德。”

  全南瞻部洲的人民,感念善事太子无量的布施,都用心勉励自己,听从太子的教导,从此个个行善积德,不干坏事,死了以后,都投生到天上。


喜欢今天的文章

点击右上角 分享 出去喔~


更多佛教歌曲、佛教视频、佛教相关

可长按二维码关注

海涛讲堂


(ID:haitaojiangtang)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