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温普林 时代里的一杆老枪

RBN2018-01-18 10:08:51


温普林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这句歌词出自BEYOND的歌曲《海阔天空》,它也是温普林艺术生涯的最好写照。



《包扎长城》  1988  ©温普林中国前卫艺术档案


   乌托邦与八零年代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是中国转型期的初始阶段,它考验着人们的胆识与魄力。无论是靠着机遇改变命运的知识分子,还是期望自力更生翻身的农民,都对这个年代有着极其特殊的感情。那时的人们在传统与开放中徘徊,对未来产生了别样的感知。


搞艺术在那个年代似乎成为了不务正业的代名词,艺术青年们在浪潮中时而迷茫,时而寻找着自己。当时就读中央美术学院史论专业的温普林是一个活跃分子,经常组织各种先锋艺术活动,行为艺术、舞台剧等均有涉足,令他很快结识了一批志同道合的朋友,并且享誉各大艺术院校。那时,乌托邦情怀深深影响着艺术院校的大学生们,彼此之间探讨的是艺术实践与探索,关注的是艺术的未来,那是一个完全透明没有市场化的艺术圈,艺术交流的纯粹性也恰恰积淀了新时代艺术创作的根基。



艺术家肖鲁与温普林


翻阅旧照,温普林除了高颜值之外,思想独具深远,所触之地皆引发艺术高潮。温普林在那个年代如一杆锃亮的冲锋枪,一声枪响,号令八方。全国各地很多人慕名而来,一时风头无两,甚至难以望其项背。正因如此,他成为了那个时代最有魅力的艺术发起者、记录者,为那个时代留下了最好的证明。其先锋性与前瞻性在当下看来,都是珍贵的艺术史的文献资料,如他所言“我恰好在场”。


谈理想、谈哲学、谈艺术是那个年代艺术青年最好的表达方式,但他们始终缺乏真正的兴奋与鼓舞,行为艺术恰好令这些人找到了最好的释放机会。温普林之于行为艺术的发端是相辅相成的关系,一切并非刻意,而是与时代平行,自然发散出来的态度。无论是质疑拷问,还是对未来的想象,都是人类情绪最好的反馈。



肖鲁  《对话》  1989   ©温普林中国前卫艺术档案


八十年代最后一年的大年三十,随着中国美术馆“现代艺术大展”的肖鲁的两声枪响,正式将展览推向了高潮,却引发了更多争议,导致被迫封馆,这是主办单位始料未及的事件。这个展览成为了中国当代艺术的重要转捩点之一,艺术家们再也不是乌合之众,他们有权利表达自己的情绪和态度。温普林定义的“七宗罪”的艺术家包括:第一宗,“吊丧” 大同大张、朱雁光、任小颖(WR小组);第二宗 “大生意” 吴山专;第三宗 “浪子” 王浪;第四宗 “洗脚”李山;第五宗 “等待” 张念;第六宗 “致日神的?” 王德仁;第七宗 “对话” 肖鲁。这些展览上的“不速之客”成功地变成了“捣蛋分子”,在温普林制作的纪录片《七宗罪》中,这些全部被一一记录,当时的盛况尽收于镜头之下。我想,这应是对八零年代最好的致敬与回顾。



”威尼斯归来“  1993   ©温普林中国前卫艺术档案


   变幻的九零年代


如果说八零年代是为了理想的话,进入九零年代,“下海”成为了这个时代最好的代名词。温普林在文章中如是说:“九零年代是亢奋与焦虑交织的。到处都有金矿待采,暴富的机会和坑人的陷阱真伪难辨。‘硬’道理释放了国人空前的欲望,有如潘多拉的匣子被打开。下海的巨浪击打着知识阶层最后的尊严,城市在爆裂,信仰已缺失,义和团的情绪重在民间扩散。”


面临着新的时代,艺术家们迎来了新的语境与聚焦。对于转型期的思辨与瞻望,艺术家们开始了新一轮的创作,行为艺术的前卫表达更是接连引发国际艺术界的关注。“‘东村’艺术家张洹精准地表达了何为‘忍无可忍却又不得不忍’的身心极限。之后,东村的艺术家们从相濡以沫直到相忘于江湖,完美演绎了‘从行动到表演’的全程。”温普林在《九十年代,从行动到表演》如是撰文。



“温普林中国前卫艺术档案之八〇九〇年代”展览开幕式现场


随着社会的变革,艺术家被边缘化存在,他们开始走进城乡结合部。在其中,恣意享受艺术带给他们的快感,同时也体会着生存的艰难。更加多元化的思考角度与愈发国际化的语境,使得中国前卫艺术在九零年代获得更多的关注。艺术家们处在时代洪流中,无论是孤独抑或强大,却有种沧海一粟的宿命感。在与时代拉锯的精神突围过程中,大部分艺术家在挣扎中与多重情绪交织当中徘徊。以致于将表演并入艺术创作之中,围绕着各种理论和学术性展开自我铺陈。“大同大张说:艺术是故意的,毫无真诚可言。其实从前也有过即便是故意的但也很真诚的孩童般天真的游戏时期,那时看艺术家一本正经地干着一件件不可思议的荒诞勾当却会深受感动和震撼。有时明知是一个裁缝小组在煞有介事地赶制一套新装,也仍会被他们的真情投入所打动。成人游戏则不然了,艺术与拯救无关,与精神指涉无关。思想兑变为招术,做爱变成了做秀,作品变成了产品,观念变成了表演。”温普林对于九零年代行为艺术的解读最为独到且一针见血。


温普林将前卫艺术的所有重要场面置入纪录片《中国行动》中,这应是对江湖兄弟们最好的记录。改片呈现了上世纪八零年代和九零年代的中国当代艺术,是温普林历时若干年,以北京为中心,辐射全国,跟踪拍摄的最为全面的反映中国当代艺术进程的纪录影片。影片真实详尽地记录了行为艺术在中国的发生、变化及其对当代艺术的冲击,同时展现了艺术家在探索全新的艺术表达方式的同时所进行的对于自身的反思。其中,大量珍贵的画面已经成为中国当代艺术史上的经典瞬间。对于充满激情与矛盾的八零、九零现代,《中国行动》是一次集中记录及呈现。而随着最为重要的行为艺术家大同大张在千禧年之夜选择了自我解脱,或许,那个乌托邦时代已经过去。



“温普林中国前卫艺术档案之八〇九〇年代”展览开幕式现场


   下山


十年前,我第一次见到温普林是在黑桥艺术区的一个展览上,当时艺术家李山也在。温普林顽童般的笑容与诙谐的语言交织在一起令现场笑语连连,这与当时那些艺术展览的模式完全不一样,轻松自然,没有赘述理念,只是做了质朴的陈述与轻松的开场。


十年后,“温普林中国前卫艺术档案之八零、九零年代”在北京红砖美术馆开幕,这是对于温普林的一次全新解读,展览利用时间线的方式很好地展现了温普林前卫艺术的脉络与历史。温普林重剪版的《中国行动》,增加了很多新的素材,为九零年代做了一次更好地说明。另一部纪录片《七宗罪》的重映,再次回顾了“现代艺术大展”的“捣蛋”瞬间。这次“下山”,对于温普林而言,不是证明与回顾,而是与时代的一次握手和聚会。



“温普林中国前卫艺术档案之八〇九〇年代”展览开幕式现场


我曾经试图与温普林做一次对话,但最后发现这可能不是最好的方式。因为他不喜欢一本正经地跟人讲学术、讲故事,在他的世界里这些早已淡然。否则,他早就拿着微信散播价值观去了,又何必终日隐居于山上乐作农夫,弃用手机呢?


当年那场著名的“包扎长城”活动,被称作中国的“伍德斯托克”,各路艺术豪杰齐聚长城,盛况空前。此次活动,更是促成了唐朝乐队、黑豹乐队的成立,可谓横跨艺术、音乐、表演等众多领域的一次豪华混搭。如果温普林从那时开始钟情名利场的话,或许他今天早就登上了《百家讲坛》了吧。这个老头儿就是什么都不在意,甚至觉得无所谓。


即将以来一甲子的温普林“隐于山野”已有十余年,其间,参与的展览并不多,这次的“温普林中国前卫艺术档案之八零、九零年代”愈发弥足珍贵,它不只是一场展览,而是这杆弹无虚发的老枪,最有力的一次正中靶心。





温普林中国前卫艺术档案之八〇九〇年代


策展人:闫士杰

艺术总监:臧红花

执行策展人:夏彦国

策展助理:Thomas Mouna,孙天艺,孙文杰

主办:红砖美术馆

联合主办:温普林中国前卫艺术档案

展览时间:2016年11月05日至2017年03月05日

开幕时间:2016年11月05日(周六)16:00

展览地点:北京市朝阳区顺白路红砖美术馆

电话:+86 10 8457 3838

邮箱:pr@redbrickartmuseum.org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