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原创惊悚小说《丁家洋楼》第六章

追梦经典传媒2018-03-13 06:01:32

 


            第六章


陈宇带民工挖坑之前,按陈叔叔的建议丁燕和母亲一起去了闺蜜杨红家。杨红住了一大套房子,老公出国了,让丁燕去陪陪她。丁燕正好有机会带着妈妈一起去,免得妈妈看见小院挖出什么东西。杨红说起来也很高兴,她说丁妈妈是个让人心疼,招人喜欢的老年人。

挖坑挖出了死人,陈宇打了110

公安局来人现场彔了像,把尸骨分类分层的装了箱,对挖坑的民工说了句"没你俩嘛事,这人死了好几十年了"

刘老师也赶来了,又怕担责任,问警察这人起码死了多少年了?

公安的人们没人理她,收拾好了就都走了。

几天后陈宇来到丁燕闺蜜家中看望丁妈妈,大家一起闲聊,他很快的把话题转到丁家洋楼往事上来。

丁宜虽有轻微的健忘症,但对往事却记的很清楚。

丁宜说小楼的事都是父亲讲给她的。父亲算是三代单传所以亲戚不多,母亲死的很早,娘家人多年不来往,所以也没有其他人向她讲小楼的往事了。

丁宜讲述:大理道早先叫新加坡路,七七事变(1937)那年她祖父人称丁善人的,从一外国人手里买的这小楼,当时一正房两偏室,想着多有子孙来着。可结果到1945年日本投降,丁家还只是丁宜父亲单打独斗一根苗。

1948年丁宜父亲大学毕业,娶了丁宜母亲,并不在小楼居住。解放后公私合营是把小楼当闲房交了公。丁宜是解放后生的,尽管小楼里的人一拨儿一拨儿的换人。还是一直把小楼里的人当邻居,她小时候没少到小楼里去玩,里面的人们大都知道她是丁家后人,大都对她挺亲切,也有点异样的眼神。

说到这陈宇问了一句"文革中的事还记得么?"

"当然记得,咱们是文革后期才去的农村上山下乡么。"

"造反派打砸抢的时候你还记得?"

"记得,那时小楼是一中学的造反派司令部,整天打人骂人,哭声不断。"

"印象最深的具体事还记得么。"

"记得有一个男生是保皇派被打的混身是血,捆在楼旁通道边,他向我要水喝,我悄悄的喂给他了,他说永远不忘我的,他那眼神我现在还记得呐。"

前一天陈宇通过关系从公安局那打听到,坑里的尸骨死于文革时期,死时还只是一名十四五岁的男孩子。


本文纯属作者虚构,丁家洋楼子虚乌有,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