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新诗百年珍藏版丨陈衍强代表作20首(附四大书模)

英雄与美人2018-02-21 10:17:20

陈衍强最受大家喜欢的20首诗歌

(后面附诗人和诗评家语录)

   陈衍强:生于云南彝良一个叫位卓的山村,中国烟枪体散打诗人,在《人民文学》《诗刊》《中国作家》《大家》等多家报刊发表过作品,有诗被译成英、日、韩等文字在《世界诗人》《21世纪的中国诗歌》等国内外杂志发表或收入多种权威选本,出版诗集《英雄美人》《我的乡村》《乡村书》《花房姑娘》。曾获云南省文学艺术创作一等奖、中国诗歌•突围年度诗人奖、云南《百家》文学奖、边疆文学大奖诗歌奖等多种奖项以及昭通首届十大杰出青年、昭通市第二届名家等荣誉称号。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供职于彝良县文联。

 

亲爱的

我和你脱掉身外之物

就只剩下那么一点想法

——陈衍强


家居峡谷


家居峡谷的人

打开门也看不远

山就是路 水就是桥

太阳是一只旧电筒

刚从他们的头上晃过

就不亮了

 

他们在这种地方过日子

闷了 唱山歌也不管用

因为歌声还没有拐弯

又被悬崖弹回来

他们只能把属于他们的日子

一天一天地持续下去

砍柴烧火 挑水煮饭

哪怕头上掉下房子大的石头

也不搬家

只要河边的青草上

还有一件没有晒干的花衣裳

这里就还有爱情和幻想

 

家居峡谷的人

使出一生的力气

也无法把峡谷逼退半步

使天空再宽一巴掌

看一回完整的月亮

他们在这种地方过日子

从儿子过到父亲

从姑娘过到媳妇

感觉不出任何压抑

1995.12.17


再写母亲

 

每次她从老远的乡下来县城

都要给我背点洋芋    南瓜    海椒

其实这些东西

我花10块钱    就可在街上买1

不是我嫌它们太乡土和廉价

我是心疼她那么大年纪

好不容易种出24种以上的植物

我真的不忍心母亲佝偻的身子

进城看儿子还要加重负担

我也知道     除了这些

她再也拿不出别的慈爱

所以     它们比黄金还珍贵

看见它们     我就看见她的命

一个洋芋     一个南瓜    一个海椒

都是她用命种出来的

只要粮食和蔬菜还新鲜着

我的母亲     就活着

并且在山坡上累着

2007.08.01

 

向狗致敬


我的父母养了一条狗

白天拴在门前的梨树下

夜晚牵进屋

尽管它小时候没见过我

但我偶尔会回趟老家

次数多了就认得我

知道不是外人

看见我顶多叫一下就不再吭声

它现在虽然老了

仍在看家

与我的父母相依为命

我最近回老家看父母

看见它向我点头我就想流泪

因为我远离父母

内心荒芜

是它在冷清得如坟地的山村

陪伴我年迈的父母

仿佛我的投错娘胎的亲兄弟

2012.05.07


母亲的微信

她的朋友圈是父亲
晒的是太阳
删除的是杂草
拉黑的是15瓦的灯泡
分享的是手动养的肥猪
她始终用锄头点赞庄稼地
她太老了
随时都可能把我屏蔽
她在的群
年轻人过完年就退了
里面只剩一条刚链接的水泥路
聊天的
是放牛的老人和上学的小孩
她在的群
叫彝良县角奎镇位卓村
2017.10.01

 

再写悬棺

 

在我的故乡滇东北

有很多悬棺

装着一千多年前的尸骨

我只要抬起头

就可以看见

尽管悬棺

像养蜂人的蜂箱

安放在悬崖

我以前仍自作聪明

学一些诗人

用悬棺抒情

现在读来太假

因为悬棺

就是悬崖上的棺材

说直接点

就是僰人的

先人板板

2004.08.01

 

火车提速


他把小保姆抱上床时

老婆还在外省旅游

谁知与小保姆还没缠绵完

老婆已经打开房间的门

2007.05.01


郑小琼在洗澡


那天晚上我想摆龙门阵

就给郑小琼打电话

顺便问寄给她的书收到没得

这个写诗的打工妹

在东莞的小灵通里头

用很巴适的四川话回答

是陈大哥嗦

我在洗澡

等一哈儿再打过来哈

由于天气硬是冷惨喽

她正光胴胴的

我忙说要得要得

然后挂机

然后说啷个冷的天气洗澡

洗个铲铲

2006.01.08


农村现状


有力气的男人外出找钱去了

才长大的姑娘被劳务输出了

连长得一般的寡妇

也进城给人擦皮鞋了

老得掉牙齿的老家

只剩下年迈的父母

带着上小学二年级的孙辈

白天在去年的土地上

掰包谷

夜晚守着三间瓦房

和两声狗叫

2006.02.16

 

打工妹回乡


有的带着现金

有的带着活期存折或卡

有的带着夹杂方言尾巴的普通话

有的带着《知音》和《江门文艺》

有的带着话费余额只剩3.7元的手机

有的带着美过的容

有的带着牛仔裤绷紧的下半身

有的带着洗头的手势

有的带着一发不可收拾的毒瘾

有的带着难言之隐的炎症

有的带着办农家乐的想法

有的带着嫁矿老板的迫切心情

有的带着广东黄脸婆的老公

有的带着不知谁才是亲爹的小杂种

有的什么都没有带

2007.05.09

 

二月二

 

89岁的父亲

从位卓坐微型车到县城剃头

尽管这天是龙抬头

父亲也属龙

但早就弯腰驼背

在任何人面前都抬不起头

他在黄昏返回老家

位卓的山村空寂如一座孤岛

我那长得像宋美龄的母亲

守着我的父亲的光头

像老美女守着蒋..

我突然想起我小时候

父亲像国.军打共.军一样打我

就算打断骨头也连着筋

现在我真的泪流满面

2017.02.27


谁不说咱家乡好

 

看了5分钟的云南一天

除了刻意美化和标的时间码虚假

居然没有昭通

比如一个农妇在小草坝挖天麻

一群老外在大山包翼装飞行

一对情侣沿着五尺道走过豆沙关

可惜这样的画面被咔嚓

难道昭通挨着四川和贵州

就不是云南的儿

假设没有昭通

云南就称不上乌蒙磅礴

云南就称不上金沙水拍

云南就没有蜀王杜宇

大理就收不到朝廷圣旨

云南就空缺民国主席

云南就不是卢汉起义

云南就没有60军共赴国难

罗炳辉就不算云南的军事家

姜亮夫就不算云南的国学大师

云南就少了两个鲁奖

甚至有一个叫朱德的元帅

不冒充昭通人就考不进陆军讲武堂

因此云南一天剪掉的不是昭通

剪掉的是

锁钥南滇和咽喉西蜀

2017.02.14

 

这是7月20号的昆明

一夜暴雨
把广福路改成翠湖路
把建设大街改成建水大道
把茭菱小区改成泥泞小区
把雷平阳改成太平洋
今天上班
出门就是滇池
出门就是鼓浪屿
出门就是威尼斯
最好的交通公具
不是轿车
不是摩托
不是共享单车
是船
是游艇
是直升机
今天的昆明人
水得很
水深得很
有潜水的
有搅浑水的
有趟浑水的
有在水一方的
有在河之洲的
今天上街
不是诗人都是湿人
不想识透都要湿透
不想失身都要湿身
不抓落实都抓落湿
今天从北站到南站
适合漂泊
适合流浪
适合随大流
适合裘千仞
适合唱荷塘月色
适合朗诵
莫道昆明池水浅
观鱼胜过富春江
今天买房
都是海景房
今天买菜
都是水产品
今天购物
都是水货
今天结算
都是流水帐
今天约会
都是漂洋过海来看你
今天的隧道
是下水道
今天的文化宫
是龙宫
今天的快递
是物流
今天的城管
是水军
今天的海绵城市
是硅胶和暗礁
其实何止今天
昆明从不缺水
它的杂志就叫《滇池》
它的机场就叫长水
2017.07.20


请客收礼调研报告

 

现在的一些人

想钱想疯了

除了正常的婚丧嫁娶

也巧立名目收礼

请得亲朋好友

叫苦连天

比如

小人满月要请客

大人做寿要请客

母猪配种要请客

修坟立碑要请客

离婚再婚要请客

娃儿考取挖掘机学校要请客

把沙发从一楼搬到二楼要请客

做了绝育手术要请客

感冒了去卫生所输完液要请客

甚至打架进看守所呆了几天出来

也要请客

2015.04.21


中考诗


儿子领回成绩通知书

我问总分多少

他说360

我一听这数字就生气

挖苦他他还笑

我是这样挖苦的

“怪不得你天天玩游戏

连考试都给老子

考出个杀毒软件“

2014.07.11


败笔

我当年在位卓小学
教过的一个学生
以前喊我老师
后来喊我陈老师
再后来喊我陈师
再再后来喊我老陈
再再再后来喊我陈衍强
再再再再后来
喊我烂狗日的
2017.09.10
 

金瓶梅


好汉提着人头穿州过府

在嫂子梦不到的水边落草

美人打开临街的窗子

痴望北宋的秋天

一个探头探脑的男人

左脚官府 右脚民间

双手把握世风

天天沉湎于酒 倾向颜色

 

箫声吹亮清河县的灯火

守身如玉的美人

关起门为谁裁剪衣裳

死于《水浒》的男人正私藏妻妾

日寻花朵 夜问柳枝

顺便搭起楼梯

把丫环的睡眠偷过院墙

 

美人 生命中的火焰

来不及后悔就宽衣解带

一夜之间 女人的战争

全部开成流水上的花朵

怀抱药罐的男人

依然用花生米下酒

血染的门户 带毒的香气

只有用血才洗得干净

 

拼命填词的人

抓住一个妇人的姓氏

让她复活 让她惹事生非

而西门庆和武松

今天还在打马走过我们的内心

1998.11.29

 

好汉武松


水底的月光 把你落寞的身影

照到当年的山岗

道路像一首随便写下的诗

从一个县城直抵江湖

你放弃的花朵 在枯枝上打开

成为永远的伤口

 

你身披昨夜的大雪

混在那些自以为是的人中间

用酒杀人 用马灯

点燃往事中的故乡

直到雨中的小街

在你的拳脚上消失

 

皇帝刚刚投降

落叶就覆盖了醉醺醺的秋天

大地上只剩下未消灭的仇敌

在牙齿上恨你

只有一个生活在别处的女子

梦见你从风雪中

打马归来

 

美人遍地 英雄绝迹

乱世中惟一的好汉

用热血将刀剑烧成灰烬

困兽返回水边 放下漂泊的心灵

孤独如一根哨棒

好汉 你走过的房子还是酒馆

你遭遇的猫

还是一只石头上的小老虎

1998.10.22



择水而居的村姑

一个季节就长成

害羞的小家碧玉

田是她扬花的闺房

拖泥带水的草裙

在她温柔细致的腰上

吹拂风调雨顺的民间

当罐浆的秧歌

扭过农耕时代的阡陌

稻谷就是她黄金的嫁妆

谁用婚姻的镰刀

娶她回家

她就为谁守身如玉

成为一个人的基本口粮

只有在饥饿的日子

她才无法阻止

有人为她梦中碾米

顺便去粗取精

脱去紧身的壳

捧着她雪白的身子

用反复朗诵的自来水

淘出纯洁的精灵和芬芳

将生米煮成熟饭

2015.01.15


 

我已经习惯了春和秋

季节突变    气候翻脸

温暖在默默背叛

赶路的人    已经半途而废

冬天从天而降    严寒

正大面积铺开大地

风在剥茧抽丝    伤筋动骨

月光洗亮的县城

鸟语消失    花香熄灭

词语结冰    火焰舔痛水的骨头

冷在诗歌的伤口上磨刀

伤心的人

透过冬天的镜子

看到季节的残忍和冷酷

大雪透明的谣言铺天盖地

干净得让人怀疑初衷

纯洁被脚印伤害

每一个地址都是陷阱

一个人喝酒是冷

一个人热血燃烧是冷

一个人围着带电的炉火读书是冷

一个人用欢乐覆盖愧疚是冷

一个人抱着自己的影子痛哭是冷

一个人睡去和醒来是冷

一个人的灵魂被冻伤是冷

一个人想提刀赶回宋朝

了断爱恨情仇

两手空空

还是冷

2014.12.20


一份讲稿

 

尊敬的各位领导    各位来宾    朋友们

在春江水暖    桃红柳绿的季节

全省鸡毛蒜皮工作会议

在我市隆重召开了

我谨代表全市5123723

并以我个人的名义

向亲自跑来的同志们表示热烈的欢迎

顺便向给我倒茶水的女服务员

表示口头的感谢

 

关于鸡毛蒜皮工作

我市领导重视    措施扎实

早在去年上半年就成立了领导组

而且组长就是我

领导组下设办公室成员

分别由养鸡的    种蒜的组成

为确保年产130万斤鸡毛    138万斤蒜皮

我市层层签订责任书

对工作不主动的     一毛不拔的

捡到鸡毛当令箭的

任务完成得鸡飞蛋打的

从农业局长开始

一票否决

 

由于奖惩扯着鸡毛鸡骨头痛

加之我经常带人下去检查指导

多次从鸡蛋里挑骨头

哪怕是鸡零狗碎的小事

我都亲自过问

终于    我市总算超额实现了

前所未有的梦想

特别是鸡毛    据说到今天下午

总产量已达2126523

 

下面    我着重讲三点

 

一是养鸡带动了其它产业

全市现有鸡公车6852598

鸡毛店6812303

卖鸡纵菌的少妇6599831

鸡婆从54人发展到5445023

二是养鸡更新了观念

到目前鸡鸣狗盗的人数已减少110

鸡犬升天的家属下降了315

天天都想喝鸡尾酒的有1390870

得鸡瘟的有133

全市每1000人中

只有999人的脚上长鸡眼

三是精神文明建设上了新台阶

我亲自带头停止使用脏话

凡左一句鸡×右一句妈×的

年终不能参加考核    不能评先进

而且3年之内不准吃鸡杂

不准学黄鼠狼给鸡拜年

于是    说脏话的领导

由原来的55人减少到现在的54

说脏话的一般干部

过去有2008   现在只有8

 

最后    我再强调一下

我市在鸡毛蒜皮方面取得的成绩

与上级的关心和下面的努力

是分不开的

因此大家脸上不要起鸡皮疙瘩

最后    我还想补充几句

这次会议吃的虽然是乌骨鸡和大蒜

但宾馆里没有多少漂亮的鸡

这是我市招待不周的细节

请同志们多多谅解

预祝会议圆满成功

我的话暂时讲到这里

谢谢大家

2000.07.15


众诗人和评论家说陈衍强的诗


陈衍强的创作一直有着自己独特的方位感和滔滔不绝的延续性,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不管在文字里还是在生活中,他都可以日行千里、夜行八百。他对诗歌的热爱、对生活的关切,都证明他可以天天在诗歌里早出晚归,随时也会在生活中动手动脚——他和他的诗歌对现实生活的及时参与,是中国当代诗歌与中国社会回避不了的一种碰撞,关键是——如果有人认为不需要,他也撞上来了,而且迟早会撞他个满怀。

——李亚伟(成都)

陈衍强是能够写出中国云南版《安娜·卡列尼娜》的胚子,他和很多诗人一样,置汉语千秋伟业于不顾,散养性情,光阴横渡,巍峨人生,专事散步;牵肠挂肚在家园父老,指点江山落儿女情长;该同志有知识故意不知识分子,该诗人有文化自选坐化自身;上床上班上台上朝一个心态,有钱没钱有名没名一副神态;诗无巨细他只取一瓢独饮,花红柳绿他盲目视若己出;他比他的诗接地气,他的诗比他接人类;他借云南高地,把自己站成了一股热热乎乎的男地气,每天影响着云南彝良一带文学天气。

——郭力家(长春)

唉,陈衍强,这位开初以诗行动于高原上的好人,后来和徐洪刚一同更加响亮的好人,见到他的文字,我就没了寂寞和忧愁,他总是出其不意地讲着些道理,他总是正儿八经地开着玩笑、调侃着时间,很想再见到他,听他唱歌或者独白。

——雷平阳(昆明)

陈衍强试图在正在发生的生活现场寻求现代诗的某种顽强特征,以供飞速的时代与仓促的人类仍然可以指认:存在、人性、诗意。无疑,他做到了。我认为,他已成为了当代不可或缺、不可替代的具有中国人文特质的诗人。

    ——刘川(沈阳)

彝良因为有陈衍强,就有了诗歌的万千山水,多少年来,虽然相隔着无限距离,我的心却经常在诗人的故乡行走,陈衍强是我喜欢的诗人,他的诗歌就像那片神奇的神址,质朴而流动着时间和现实的关系。要了解美丽的彝良,只须读衍强的诗歌。

    ——海男(昆明)

读你的诗,令人快乐!我当引为“同志”,如今这样玩的人不多,中国诗的“主流”在一条不知所终的黑路上走着,让他们走下去吧!

    ——伊沙(西安)

    诗人陈衍强的“烟枪体”已经在诗坛独树一帜,在他极接地气的吐纳之上,飘扬出一面面智性幽默的诗篇。

    ——轩辕轼轲(山东)

作为诗人和诗人的朋友,多年来我一直见证了陈衍强的诗写,这本来对一个诗人来说值不得多提一笔,但诗歌毕竟不是什么终身标志,诗人不写诗了,或是写不出诗了,就别拿自己还当一个诗人沾沾自喜,所以像他这样一直在写,一直还有作品出来的人,才有理由被认为是一个当下诗人的。

    ——贾薇(昆明)

其实,早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我就注意到了陈衍强这个名字了,当年的先锋诗歌刊物《诗歌报》曾在头版头条发表过他的大作并在封二刊过他的照片。事实上,那时候陈衍强的诗歌创作已经很有成就了,但是中国的鸟诗坛对他一直处于屏蔽状态。只是他当年的诗歌面貌与现在大相径庭———也许是我的记忆和判断有误。
    ——北陵王(山东)

云南昭通籍的诗人陈衍强也值得留意,他可能是中国口语诗中被严重低估的一位诗人。他的诗歌虽然泥沙俱下,但在口语诗的民间性、口语化上,他甚至走得比许多著名的口语诗人还要彻底决绝。

——雷杰龙(昆明)
    有情怀才显才华,有含量的情怀,有能量的才,陈衍强的《我的乡村》,让我确定管他叫陈有才!

——余毒(长沙)

陈衍强的诗,融入了地方方言特色,特别是近几年的诗尤为明显,自由抒写,机灵活泼,幽默风趣,渐入佳景。

——秦风(成都)

陈衍强的诗歌有方言的味道,一些平常的词语,被他在特定的诗意空间里用出独特的感觉。其人如诗,活泼、幽默、机智。而我总觉得,这快意的语言之下,还潜浮着对世界的判断,它们使诗歌有了凌厉与尖锐的一面。

    ——杨碧薇(北京)

陈衍强不靠祖宗,不靠洋亲戚,不靠兄弟朋友,一个人在母亲教会他的地道汉语里嬉笑怒骂,没有故意做作出来的好勇斗狠的恶劣姿态,豪言壮语中蕴藏着柔情万千,非常可贵。男人们读他的诗,感觉这是一条汉子,女子们读他的诗,感觉这是个懂得温情的好男人。什么叫本事?什么叫天生我才?这就是。

    ——乌蒙(重庆)

    只有坚持是唯一的信念。谨录杨炼诗句与衍强诗友共勉。

    ——柯平(浙江)

陈衍强的写作状态可以看作“中国县城写作状态”的代表。这个男人他不故作高深,他不装腔作势,他不欺负女人,他不好色,他不是混蛋男人,他就是“诗人陈衍强”。他肯定没有多少钱,但生活得肯定不错,老婆孩子肯定以他为荣。他的诗是对生活最经典的看法,但又不够“正经”,他具有恰当的“批判精神”与“反讽精神”。

   ——李成恩(北京)

陈衍强的诗歌是云南的特产,这是一派,他开阔幽默,清贫却乐天,脚踩着牛屎,头罩着光环,读他的诗你想结交他,和他作朋友和他喝酒,好的诗人就是这样,他把你引入生活,引入惊喜和探究,引入想象和快乐,引入女人和酒,当然了,往往到头来我们什么也没能做。

   ——李勃(昆明)

陈衍强的诗一方面总是散发出泥土的腥味,仿佛是土里自己长出来的,但另一方面,在表达个人乡土经验与日常生活的美学时,他又显得极不正经,几乎是以一种玩世不恭、调侃的方式来关注社会底层,当面对历史与现实语境中那个无所不在且高高在上的庞然大物时,他的写作体现出一种乡村二流子的风度,表面上看来好象是无心无肺的,实则骨干里充满了悲悯、愤怒和反抗。他表达了一种地道的中国式的黑色幽默。

   ——朱霄华(昆明)

陈衍强的诗歌写作进行过多种探索,最终走向风格特异的口语表达。他的诗,风趣、幽默、好读,让人忍俊不禁,却又会从中分泌出难以言说的疼痛。诗人陈衍强,今日诗坛的“白居易”,总想用浅显的表达,传递生活的沉重、无奈与伤痛。

    ——胡性能(昆明)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名符其实的“乡土诗人”。陈衍强对他生活的土地有着刻骨铭心的感怀。他的诗触摸到了乡村生命的原色。无赖,自嘲,悲悯,构成了陈衍强“乡土诗歌”的特点。陈衍强是一个有“劲道”的诗人。他的写作的局限是对“乡村记忆”的“执迷不悟”。

    ——胡彦 (昆明)

熟人不好讲话,要对一个青春期就认识的人做出点评,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几年前我去彝良,跟陈衍强吃了一顿饭,他不是请客的人,我也不是主宾,一杯彝良特别的天麻酒喝下去,我们拱手;他送我他的诗集,我保留至今。

   ——倪涛(昆明)

陈衍强的乡村叙事,是云南故乡常见的写作母题,他用一种简洁的口语写真实的土地、乡村、农民;写爱恨、生死、疼痛,他的乡村是写实的,粗粝温暖,杂乱热闹,有时甚至是难以面对的丑陋、无赖与绝望。他的口语诗带着鲜明的地方特色,在诗歌形态方面的实验性探索拓展了表达的可能性。

    ——钱映紫(昆明)

老陈写诗几十年,而今那捋捋连连口水话的诗句中,点点滴滴的心情与物象,都自然地相互玩味、相互启发。他的口水话中,万类游泳嬉戏,活生生自成世界——而这个世界让我们忽然心动。是亦修为。

    ——韩旭(昆明)

陈衍强成功地用宋词的旋律去歌唱当下的生活。他笔下的人和事都异常亲切,并笼罩着一层老道的光泽。有人称他为“当代白居易”,此话有道理。

    ——朱晓阳(昆明)

我敢说,如果陈衍强把他的才华都用在“刀刃”上,多年的诗歌创作,他应该早已是不争自成的“真大师”。这个彝良汉子,写口语诗歌,爱调侃、诙谐和幽默,所有能让人开怀一笑的本事他几乎全数俱备,并施之于诗歌,所以,他的写作“源于生活,低于人民”,所以他“经常穿便衣,把枪藏在背后”,在那些出奇不意的铺陈中,让你感觉即使血泪也可以“调笑”,这之后,你感觉到的是诗歌的“抚慰作用”与“亲和力”,感觉到做一个汉语诗人,其珠圆玉润又掘地三尺的上下契合。说到底,再怎么把“艺术”、“不朽”、“一流”、“先锋”挂在嘴上的人,也要凭真本事吃饭,陈衍强早料到这一手,所以他承认自己只是个“穿西装的农民”,写“远离书斋”和“不求上进”的诗歌。

    ——君儿(天津)

    陈衍强的作品人情味浓,随意、幽默,有现实的体温,我喜欢读。

    ——赵丽华(河北)

陈衍强的诗歌不拘一格,取材广泛,穿行在历史与现实之间,在幽默调侃之中展现出一种浓郁的后现代风格,“带着疼痛”,“坐上记忆的马车”,“寻找传说中的天使”,诗歌的情绪在一种冷抒情的口语中达到了生活的韵味。同时在语感的选择上也带着明显的地域色彩。

    ——王干(北京)

 

陈衍强出版的第一本诗集《英雄美人》,书模陈萧宇(大理)

陈衍强出版的第二本诗集《我的乡村》,书模谭薇薇(重庆)

陈衍强出版的第三本诗集《乡村书》,书模阿娇(广州)

陈衍强出版的第四本诗集《花房姑娘》,书模邹彤(昆明)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