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一见如故,生万千欢喜心

柴米油盐诗酒茶2018-04-15 10:46:07


ALL BY:毕丽萍
IN NANJING


张嘉佳在《让我留在你身边》里说,你总会去到那些地方,雪山洁白,湖泊干净,全世界都在对你唱情歌。

等待是世间最奇妙的感觉。而这座城,我好像,等了太久太久。


走过很多地方,看过很多名胜。却唯独这片山水,相看两不厌。路过的都是风景,驻足的才是人生。

山不比北方的巍峨,水不比滇南的澄澈。可他有他的远山如黛,他有他的秀水盈盈,目之所及,都仿佛一幅缓慢铺陈开来的写意水墨画,那些微风里的虫鸣鸟叫啊,是一首首绮丽的小诗。


有些书适合一口气读完,有些书需要慢慢咀嚼。

而看起来需要细嚼慢咽的闲散之作——叶兆言先生的《南京人》,我却一口气读完了。

读书的最大乐趣就是给自己一段时间,和自己喜欢的事物相处,而写出这些文字的人,虽无缘结实,却被我们在心底里当成聊得来的老朋友。

叶兆言先生的这本书把南京的人事、风物娓娓道来,那种真诚就仿佛他就在你面前,和你家长里短,围炉谈话。他博学而智慧,严谨而随和。身上的中庸儒雅的文人气质,来源于祖父叶圣陶,父亲叶至诚,也来源于几年南大的氛围熏陶,但根本是拜南京这座城市所赐。“它既有传统,又不固守陋习;既有文化,又不酸腐;既迎新,又不厌旧。”

南京由于历史和自然地理原因,向来是处于大众评议的风口浪尖。他“被比较”了一次又一次,和上海比国际化,和苏南比繁华,和成都比巴适。然而,在这一次次被动的比较之中,这个六朝金粉、江南重镇却一次次落败。而他自己却并不觉得尴尬:“多大的事”。

叶兆言先生在一次次实诚地道出南京人的懒散之后,也没有抨击和诟病,“多大的事”


不管怎样,我喜欢着叶先生的喜欢。

人们都说,少不入川,老不出蜀。因此对于天府之国巴蜀之地,我虽心向往之,却有一丝忌惮,哪怕我已远渡重洋,饱览异域风情,我也不敢轻易涉足。它就像是一个飘渺的梦境,而这个梦境里,我渴望一只温暖的手、一个可靠的肩膀和臂弯,年华里眉眼如丝温声细语,和我一起,行走车水马龙,坐看风起云落。

比起那个不忍闯入和打破的似远非远的梦境,南京是一座温暖真切的存在。亡国之殇,战争之痛,它却愈加坚强豁达,他给每一位游子随时歇憩的温床,也给每一个路过的人故乡。而我,自2016年11月初第一次涉足南京,便告诉自己:这座城市,我非来不可。

关于这座城,我还没有太多的故事,却一见倾心,久处不厌。

愿你也能,绕树三匝,寻枝可依。

END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