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只有结婚,女人才会把自己的身心交给爱的人吗?

红袖免费阅读2018-02-12 20:11:24


我出生于一九九四年。


三线城市。


我出生的季节是冬季,天很冷。


母亲生下我后脐带一直没剪断,胎盘也一直带在她身上。


直到几天后,有人发现她身上汩汩恶臭味,掀开她的脏大衣之后,才发现怀内有个呼吸困难的女孩。


那个女孩就是我。我叫因子。


当年的报纸纪录了我的出生,但是也仅仅是吸引人眼球的出生。


再好一点的报道,充其量只是我在医院里待了七天,医院慷慨免除一切费用。后续报道也只有一次,是记录我傻娘如何在哺乳期里喂食我饼干和不应该那个时期吃的硬干粮。


傻娘对我是没有概念的,她只当我是只小狗小猫一般养活。


所以,我四岁多时还不会说话是很正常的。没人教我说话。


四岁半的时候,傻娘死了。


我印象之中对她的死亡已经淡忘了很多很多。只记得是个夏天,空气烦热。很晚的时候,有个醉汉来到了桥下。


那个男人经常来。


他又一次趴在我娘身上,我娘跟他抱在一起,我本能的跑过去。他一巴掌打在我脸上,我就记不清后面的事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我娘就死了。


长大后,我曾特意查了当年的报纸。她的死只在一个特别特别小的当地报刊的页面上找到——流浪女怀孕六月后离奇死亡。


没有人会查到我的生父,一如没有人能查到那个杀害我母亲的强奸犯。


而后,我被送到了救助站。


我特别清楚的记得那一幕,很多的人围着我,问我叫什么名字。


我不会说话,但是我通过他们的表情能知道他们是想让我说话。


“因子”


我发出了这两个字的声音。


他们便以为那是我的名字。而只有我自己知道因子是什么意思。


那时候我傻娘整天嘴里念叨的就是:“臣子、臣子……”


臣子在我们当地是个俗语,指的就是男人下面那东西。


我听的多,记住了。但是说不好,只说出了“因子”。


因为我不会说话,眼神恍惚,怕人。他们以为我遗传了我妈的傻病,又叫我“傻因子”。


当年的救助站只是徒有其表而已,并没有多少人真正的看住你。所以,逃跑对于我来说就很简单了。


逃出来,不必担心自己会吃不饱。因为傻娘虽然没教会我说话,可是她教会了我如何饿不死。


想想也很是奇怪,那时候什么都吃,也不见生病。倒是现在,吃的好了,反而经常生病。


我“活动”的范围很窄,大半年之后,慢慢的那一片的人都认识了我。他们问我叫什么名字,我依然重复着:“因子、因子。”


很多小孩总喜欢追着我打,那是他们的乐趣。看我哇哇大哭着跑远时,他们就笑的特别灿烂。


但是,有一位老大妈对我特别好,很细心的观察着我,整天的给我送东西吃。但我依然排斥生人。她家住楼房,便在楼前给我搭了个小棚子,但我不敢去。


她很懂得我的心思,所以没事就往里放些干粮,那样我饿的时候就知道去吃。


慢慢的我不那么怕她了。她会笑着摸我的头,我也很喜欢她的手。我对她越来越有些依赖,那种对年长女性母亲般的依赖。


就那么长到六岁半的时候,有一天她说:“因子,我带你去洗个澡好不好?”


那时候我虽然听人说话没有障碍,但依旧是不敢张口说话。


她见我默认,就带我去洗了人生中第二次澡。


她给我买了新衣服,买了洋娃娃,把我打扮的很漂亮。然后,带着我去见了一个男人。


我忘了她跟那个男人说了什么,只记得我抱着洋娃娃回头的时候,她满脸笑容的数着一张张的钱。那时候我见过钱,但没见过她手里那么多钱……


那时候,我还傻傻的以为她还会回来接我,每天抱着洋娃娃等她;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卖了。


买走我的男人叫王涛。是一个四十岁的男人。


他没有工作,但是手上总有闲钱。


一开始的时候,我总是会跑,他就追。我以为他会像那些小孩子一样追上我打我,可是他没有那么做。


他追上我之后就抱着我。周围很多人都问我是谁,他就说我是他女儿。


一开始,很多人都不信。但是慢慢的很多人都信了。


因为,我毕竟是个孩子,我好哄。哄好了我,我就不吵不闹不说话,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他让我当着外人的时候叫他爸爸。我叫了几次。可是在家里,如果我叫爸爸,他就会很生气的堵住我的嘴!


那时候,他总是会给我买各种各样的好吃的来哄我。


我贪婪的吃着他给我买的东西,觉得这个人真好。我喜欢洗澡,那时候他会将水弄的热热的,将我洗的白白的。


他曾经给我在那个时期照过几张相片,我留着一张。可以说,那时候的我是最胖的时候。


可我也有不听话的时候,也会哭闹。他便心烦了。


那时候被他搂惯了,还会吵着让他搂着睡。可是,他却总是将我晾在一边,然后拿着手机跟人家打电话。嘴上笑的特别开心得意。


不久之后,这个家里便多了一个女人和男孩。


那个男孩跟我差不多大,但是他妈妈看上去特别年轻,比王涛小很多。


那个女人跟王涛总是黏在一起,没事的时候也会搂在一起。说说笑笑,喊喊叫叫的,从来不知背着我跟那个小男孩。


那个女人让我喊跟我一般大的人叫哥哥,我才知道原来他比我大一岁,只是我的个头比他高些。


我话很少,哥哥的话更少。四个人住在一个屋檐下,一块过起日子来。


两个冷漠的孩子相处时其实要比两个调皮的孩子要融洽很多。我跟哥哥慢慢的彼此熟悉后,虽然各自的话不多,但是总是有一种默契。


他比我懂事,知道的也比我多。王涛跟他妈同房时总会发出一些怪叫。


那时候哥哥就搂着我,轻轻的给我捂住耳朵,然后静静的看着我,我也懵懂的看着他。感觉他对我真好。


他叫魏昊轩。那是我去上学时才知道的。我一年级,他三年级。


同学中有眼尖的,知道我是曾经的流浪女就大声笑骂我:“傻因子!傻因子!”


我忘记那些年魏昊轩为我打了多少架。但他从来不介意我的曾经,也从来不问。


我坐在最后一排,眼睛散光看不清黑板,却又不敢跟老师说……


所以成绩差的连老师都以为我是真的傻。


那时候有魏昊轩保护我,日子也安稳的过着。


但是,一切都在我四年级的时候改变了。


那之前的日子里,王涛就与魏昊轩的妈妈经常吵架。王涛骂她骗了他,四年了都没生出个孩子来!


由此为借口,打骂她。但魏昊轩是护着自己妈妈的,可是他妈不领情的咒骂魏昊轩滚远点。说魏昊轩长的越来越像他那个畜生父亲。


但魏昊轩依然护着他妈,结果被王涛打的遍体鳞伤。他妈就蹲在墙角痛哭!一声声的骂老天爷不睁眼。


那日子持续了一年半,家里每天都吵闹的厉害!但是,王涛始终没说过要赶走他们娘俩。


直到我上了四年级,十一岁的时候。他忽然大骂着要赶他们走。


原因是十一岁那年,我来例假了。


我永远忘不了他看见我裤子红了时眼中那让人颤栗的笑意,仿佛自己辛苦培育多年的花儿终于开了一般的兴奋。抑制不住的兴奋。


那种意味深长的目光,我至今记忆犹新。


欲知后续精彩内容,猛戳“阅读原文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