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奇异果】尤恺杰环71公众号短篇小说系列之柯西收敛

at环柒壹2018-07-10 10:39:56

尤恺杰环71公众号短篇小说系列

之柯西收敛


躲开毒品贩子的追捕后,我发觉我遇到了更大的麻烦。

空气异常地湿热,不时传来蚊虫嗡嗡声。在巴西西南部,亚马逊的热带雨林里面,我躲在一棵枯朽却依然直立的老树干后面。听着毒品贩子边咒骂着边走远的脚步声,我想着下次还是带个火箭筒来会好一些。我屏息着不敢动,四下打量周围情况。突然间,却看到一个人影就在不远处,我顿时心中一惊,手里的防狼喷雾差点就要使出。仔细一瞧,才看清是一个人穿着黑色皮大衣,裹着围巾,在条小溪边下来回走动。

我眨眨眼,又看了第二遍。

这个长着一头灰色头发,鹰钩鼻的男人正在溪前渡步。瞧他样子像是白人,身子挺高,大概高导的高度。穿了双极其不和谐的粉红色雨靴。他手里刷着手机,嘴里念念有词。一转头,他看见了我。

我的防狼喷雾没忍住。

一阵呛辣之后,那个人用清水帮被防狼喷雾喷到的我清洗了双眼。等我恢复过来,他已经把我身上所有的武器收走了。在极其和谐的气氛下,我们双方简单地交换了个人信息。他叫柯西,是一名法国的语言学家,在巴黎市政府工作,由于他对亚马逊原住民的语言特别感兴趣,因此卷走了公款逃亡到了这里展开研究。我惊讶地发现他所寻找的原住民部落,正是我追寻已久的原住民美女部落。既然目标一致,利益不相关,在很短时间内,我们双方达成了共识,决定一起去寻找原住民部落。

我拿出一张古老的地图,这是我多方打听,跟紫荆园前电话亭的老板的妹妹的朋友买来的十八世纪葡萄牙探险家留下的一张地图。根据地图记载,在这个地区一条叫做“马里布里斯哈哈”的河流源头,生活着一个原始部落。由于这条河流里面的某种神秘d区元素含量过高,因此这个原始部落里面几乎没有男人,而女人都长得特别漂亮。那里的男人过着像国王一样的生活。于是,经过多方考证,我相信这个原始部落到今天依然存在。于是经过毒品贩子的领地来到了原始森林的深处。

“看来你的消息没错,”柯西说道。“根据我所查到的资料,这里的原住民流传着一首歌曲:

‘看那流淌的河水,

那个没有男人的部落,

就在这条河的远处,

不断不断地走,

经过77个昼夜地走,

再经过77个昼夜地走,

也离那个部落

还差好远好远,

当河流慢慢变窄,

就离那个部落越来越近,

可是呀,

几百年了,

依然没有勇士曾经到过那里呀’”

我心道:“谁写的歌呀好烂。”

柯西说:“经过我的调查,我们旁边这条河就是他们口中的圣河马里布里斯哈哈河。而我一开始从河流下游上来的时候,河流宽得能让轮船行驶,我越往前面走,它变得越来越细,现在只有大概一米来宽。”

“如果我没计算错误,它应该会越来越细,到它不见的时候,就应该就是河流的源头。咱们要找的部落,就在河的源头。”

柯西从下游到这里用了三天,我略略估计了一会儿,看这条河从那么宽变得那么细,我想应该再走几天就能到了。

我刚要出发,柯西拦住了我。

柯西说道:“我到这里的时候停了下来。因为我发现,我们可能永远找不到那个地方。”

“为什么?”我一边挣扎一边问道。

柯西拿起了一根棒子,“因为根据古诗歌里面说的,河水越变越细但是持续不断。假如你可以看见河水还在流动,那么就代表前面还有河水。”

“所以呢?”我拿起了自拍杆,一招“神龙出水”向柯西下盘攻去。柯西不躲反迎,一招犀利的扫荡腿从我右侧击来,我防守不及,只得弃了柯西拿自拍杆往回一挡。“啪”的一声,自拍杆顶住了柯西的腿。

“假设你现在到了河的源头,往前进一点点你就看不到河流了。可是,现在你望向河边。因为你在河的源头,依然是河的一部分。那么肯定有河水流过。”柯西口中说话,手上招式丝毫不减,一招“黑底穿云”直捅中路。我急忙躲闪,谁料到柯西中途变招,棒子直往我头打来。千钧一发,我右腿击向他手腕。柯西躲闪不及,棒子被我一脚踢飞。我正侥幸,谁知柯西左腿突然飞起击我下盘。我躲闪不及,腹中受重重一击。

“有河水流过,代表前面肯定还有比这更细的河水。于是,你还得往前走。一直往前推下去。因此,你永远都到不了河的源头。”柯西不用棒子直接一拳“行云流水”直攻右侧,我腹中疼痛,又受他重重一拳,只得倒下。

哀号声中,柯西继续说道:“比这里更远,再更远,再再更远,却依然还是到不了,因为肯定有比再再更远更远的地方。同样的,河再细,还是有更细的水流在前面。”

我问道:“可是,如果河流已经够细了,那不是就不用管了吗?”

柯西摇头道:“不行,因为你不知道河流会变成怎么样。它可能突然变粗,也可能变得更细。无论如何,这都不是河的源头。你是找不到那个原始部落的!”

我按摩腹部,心想:柯西够狠的。“那么,你打算怎么办呢?”

柯西愣住了,过了一会儿才叹了口气。
“其实我也不知道,因此我才在这里渡步,希望能想出些什么。”

我翻了翻白眼,“那么你为什么不干脆沿着河边走一走呢?原住民的诗歌本来就不是真的嘛,只是比喻而已。”

柯西听了我这话,突然身子一顿,脸上显出异样神采,仿佛想到了什么东西。他边走边喃喃自语道:“诗歌……语言……文字……对呀,我怎么没想到……”

看到柯西进入自动模式,我也不去理他,只是艰难地慢慢站起来,开始收拾东西,趁他不注意,先偷偷溜了。

我沿着河流一路往上,走了三天三夜。确实如柯西所说,河流越变越细,但是始终没有尽头。我有时以为河流已经断了,再找找总发现还在,只是变得更细不容易发现罢了,我心里开始暗自纳闷这条河变得那么细还算是河流吗?只是每次我下去把水壶放在河中,虽然要等很久,但总能畜满水,就是说明河水依然在流。

当我快要放弃的时候,听到柯西说:“怎么样?走不动了吧?”

我一惊,抬头看去,只见柯西笑脸盈盈,站在我面前。远处,一辆直升飞机飞过。

“好家伙……”我心里念头一转,问道:“你怎么找到我的呀?”

柯西说:“我没找到你,只是刚好来到这个地方,碰见了你。”

我疑惑不解:“你怎么找到这个地方来的呀?你不是还在烦恼河流不断吗?”

柯西面色开始泛红,神情激动了起来:“是的!当天多亏你提点,我才知道了问题出现在哪里。一切的问题都是语言!”

我傻了,“这家伙在说啥?”

柯西拥抱了我,“我在你走之后,就一直想着原住民的诗歌是不是正确的。后来我发现,如果用原住民的语言,这确实是不正确的。因为无穷远的无穷远,无穷细的无穷细,根本没有人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一个含糊不清的概念,多远算无穷远?多细算无穷细?”柯西亲吻了我的脸颊,“因此根本没有人知道这个地方到底在哪里。因为叙述的语言根本用错了!”

我一拳把柯西揍飞。

柯西哀号着说:“所以我找到了一种新的语言,新的语言可以帮助我找到原住民部落。”

我恶狠狠地问道:“什么语言?”

柯西说道:“我发明了一个新的语言,叫‘哎哟喂’-‘卡哇伊’语言。我界定,只要‘哎哟喂’是这么长,那么我的直升机‘卡哇伊’就能带我到一个地方,在这里,河流的宽度不超过‘哎哟喂’。我就称这里是河流的源头。”

我心道:“你的语言有什么关系呀?还不是直升机……”

柯西叫道:“不一样!”(我吓了一跳)

“有了这个语言之后,我就不用再害怕源头的事情了。我只要有了‘哎哟喂’,那么‘哎哟喂’宽度的那个地方就是我要找的地方。因为‘哎哟喂’是一个任意的长度,所以我可以让‘哎哟喂’要多短有多短。无论如何,我的‘卡哇伊’都能带我来到这个地方。”

“因此,任何人要找到原始部落,只要给出原始部落的‘哎哟喂’是多少,任何人都能找到‘卡哇伊’让自己来到这个地方。不需要再沿着河无穷尽的走下去了。”

我忽然醒悟,“那么说,你已经找到了原始部落?”

柯西向我敞开了双臂,“我的朋友,正是如此。在你前方那排树林后,就是这个隐藏了数个世纪的原始部落。我们一起进去吧!”

满怀着期待,我和柯西一同走向了那排树林……(全文完)




环柒壹


记录我们的奇异时光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