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为了拯救妹妹,我只能接受那个男人的“交易”...

看书馆2018-05-15 10:29:06

书名《腹婚》

钱是个好东西

我和妹妹是跟着妈妈一起改嫁的,起初继父对我们还可以。后来生意赔本,他开始酗酒,好吃懒做,对我们又打又骂,打那之后就再没有管过我们了。
  在我十九岁的时候,上大学二年级,暑期工结束,我回家看望妹妹和妈妈,却发现妹妹被继父玷污,并且不止一次。我哭着要带妹妹离开,可妈妈包庇,甚至还说我们不能反抗不然会被人嘲笑她是破烂货没人要的便宜货。
  妹妹还小,我不能叫她忍受双重的伤害,最终决定带着妹妹揣着仅有的一点钱离家出走。
  在逃离的途中,遇到了同校的学长,他带着我去了他的家,认识在他家的煮饭阿姨。阿姨待我们很好,得知我们的遭遇后暗中介绍了一个人,便是要我给她生孩子。
  起初我还是很排斥,后来盘算,休学一年,生了孩子,我就可以拿到很多钱,可以带着妹妹永远的逃离出去,想想还是很划算。
  不过,我当时没有立刻的答应,毕竟生孩子不是小事,我要考虑的很多。谁想到,继父整天打电话骚扰我们,威胁妈妈,我看着妹妹惊吓的样子,我知道,我必须要做些什么了。
  我想过要报警,可妈妈却整天在电话里面哀求,告诉我们她是如何如何不容易,告诉我们不能忘本,当年她一个人拉扯我们两个,是陆家人收留了我们,难道就因为这一件事不认家里人了?!
  我当时被气坏了,一怒之下挂了电话,就同意了阿姨给我介绍的代孕。
  但是去之前,我将妹妹安顿在了学校附近的出租屋内,嘱咐她不要乱走才安心出门。
  一直以来,我只通过电话与一个叫张嫣的女人联系,确认再三,我还是来与她见面了。
  见到她的第一感觉,她长得真好看,与我在电视山看到的那些明星一样光鲜亮丽。
  见面之后没有说过多的话,她先出示了自己的身份证确认自己不是骗子,于是在我允许的情况下带着我先了医院做检查。
  检查很繁琐,我请了一天的假特意跟她一起来。医院的大夫似乎跟她很熟悉,见到我也笑笑不说话。检查结束,她叫我回家等着,等结果出来再决定以后的事情。
  我就这样惴惴不安的等待了三天。
  第三天的早上,张嫣打来电话叫我过去,说谈价钱的事情。
  因为是周末,我早早的起来就过去了。
  约定的地方是市里的一处别墅,她说这是她的家。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是她和她老公巨大的结婚照,正对着门贴在墙壁上,像商场里面的那些明星海报,说不出来的恩爱夫妻。不过我没有仔细瞧,很快的将目光移开,跟着她走了进去。
  张嫣很热情,一直笑着,招呼我坐下。
  坐在她跟前,我还是有些拘谨。
  再一次见面,她依旧像第一次见面那样将我打量,似乎很满意的笑着点头,那双好看的眼睛忽闪忽闪的叫人觉得异常的亲切,“模样倒是好,还年轻。检查结果出来了,我拿给你瞧瞧。”说着,她将兜里的检查结果从包里拿了出来,递给我看,说,“你很健康,各项都合格。但是……”话语一顿,又瞧着我,迟疑着说,“我还有一个要求。”
  我看着她的脸色有些担心,在心底反问自己,难道她要反悔了吗?
  “张姐,有什么问题吗?我们说好的了,没问题就签协议之后开始着手准备,我已经与我的辅导员说好了要过段时间休学的。”
  张嫣笑笑,翻开了检查结果的时候指了指上面的一项,对我说,“你很年轻,很容易怀上,像你这么年轻的小姑娘大夫说,不出一个月就能怀有身孕。时间紧迫,我想要孩子,你也想要钱,何必浪费时间在别的事情上,那些繁琐的促排针和检查能免责免……”
  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意思,虽然没经历过男女之事,更对那些医学的东西完全不懂,可我最近在网上查阅了不少的资料,做试管必须要做促排和相关的检查,这期间需要三个月的时间做准备,为什么说一个月就可以?
  张嫣笑着,烈焰红唇下露出一排白牙齿,她看着我担忧的样子安慰我,“别担心,我会加钱。”
  “加钱……”
  “不错,我会加钱。”
  我木纳的点点头,似懂非懂。
  她瞧着我,笑着说,“我会要求你住在我家,预先预付你三分之一的酬劳,并且在你怀上之前不需要休学。”
  我懵懂的看着她,想了一下,问道,“张姐会给我多少钱?”
  “呵呵,原先我们说的价钱是三万,这一次我给你再加三万。”
  六万……
  好多的钱啊,足够我给妹妹安排一个很好的学校,更可以带着我妈妈逃离那个家庭,甚至可以交够我直到研究生之前的所有学费,真多啊!

答应了

可是,哪有这么容易的事情?我觉得我倒霉了十九年,这十九年除却我考上了所还不错大学之后我真的没有好运气过,我小心翼翼的问她,“张姐是什么意思?”
  她说,“我需要你与我的老公同床。”
  “哄……”我的脑袋瞬间就炸开了,果然天下没有便宜事。
  六万,我要与一个陌生的男人同床,直到生下他的孩子。
  张姐瞧着我,打量着我脸上的震惊,伸手递过来一杯咖啡,继续说,“你可以考虑,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去准备。”
  一个星期,一个星期?
  可是现在我的身上就只有三十块钱和一张两百元的校园饭卡,我没有多余的钱给我的妹妹交付房租,更没有钱坐车回家带着我的妈妈离开那个家。
  我……
  钱啊,钱啊。
  足足有六万,足够我做很多事情,那是我打工期间的十几倍的数目,我要赚很多年才能得到。
  为了钱,我不得不答应,当即一点头,“张姐,我同意,不过我也有要求。”
  张嫣愣了一下,看了我一会儿说,“说说看。”
  我低着头,偷偷的打量了一番这个豪华的洋房别墅。装修的富丽堂皇,犹如一所宫殿,面前的餐具亦是耀人眼目,再看着女人的首饰,那只金光闪闪的金镯子就一定价格不菲,还有她脸上涂抹的化妆品也足够我交上一年的房租,六万对于这样的家来说实在不算什么,可对我就是救命的钱。
  我深吸一口气,有些颤抖的说,“我需要张姐的一些证件的复印件,钱的话,我今天就想拿到预付。”
  尽管我已经缺钱缺到发疯,可我不傻,网上的骗子那么多,骗子宫的人更多。我与张嫣是网上联系着,了解得不到,我现在不光要出卖对我的子宫,我还要出卖的身子,我不得不小心再小心。
  对她我依旧一无所知,一切的背景都是她单方面自己所说,我担忧自己会被骗,如今又听说要与一个陌生男人同床,万一有什么疾病我这辈子就完了。
  尽管,我现在很缺钱,也不能盲目同意。
  张嫣楞楞的看着我,想了一会儿点头说,“好,不过你需要的检查报告那些东西还要等几天,你该知道检查的话结果不会这么快出来的。钱倒是没有问题,你给我一个账号,我会在下一次见到你的时候直接转给你总额的三分之一”
  我重重点头,心里的石头落地了,钱终于有着落了,我狠狠的松口了气。
  在别墅里,张嫣又带着我四处转了转。
  别墅是三层的杨洋楼,附近都是富人区,就光是车子摆在别墅外面就有三辆,楼下一个熟饭的阿姨做好了饭菜叫我吃,张姐没有说什么,我拒绝了之后拿着体检的报告匆匆的走了。
  可还没到学校,就接到了妈妈打来的电话。
  我无奈的将电话接起,电话那头传来了妈妈有气无力的询问,“展心,你带着展颜不回来了吗?你爸爸在到处找你们,他说要去你的学校闹啊!展心啊,回来吧,回来看看。”
  我的怒火一下子窜了上来,可对着电话那头的妈妈又发不出火气来,无奈嘱咐了几句不要招惹继父。挂了电话,我攥着手里仅有的三十块钱,买了一些方便面去了妹妹租住的那间破败的小屋。
  妹妹最近一直也在找工作,可才十五岁的她谁会要呢。我坐在昏暗的小屋子里,等了一个下午都不见她回来,我猜她又去外面去哪里玩了。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是该出去走走。
  出门前,看着桌子上放着那些廉价的化妆品,不禁又想起了张嫣的精致的妆容,无奈的放下了方便面出来了。
  三天!
  等待无疑是备受煎熬的,我浑浑噩噩的在学校混了三天,终于等到了张姐的电话,她叫我在学校门口等她,她亲自来接我。
  车子来的时候是一辆豪华的轿车,站在车子前我有些不知道如何开门,张姐却很体贴的开了车门叫我上去。
  我愣了一会儿,迟疑着坐了上去……

你想好了

在车子上,张姐将她老公的体检报告给了我,还有一些是她们家的证件以及身份复印件,上面标注了只用作证明所用,我一一看过,将这些东西收在了书包里。
  之后张姐一直安心的开着车,我则坐在车子后座位上,摇下车窗子发呆的看着外面。
  路上的时候,张姐在车子上与我说了一些她老公的生活习惯,我似乎一点都没有听进去。要与一个陌生男人睡在一起,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做到,这一路都是忐忑不安的。
  可该来的总是要来,当我们下了车子,走到别墅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看着在灯光照耀之下的别墅,我局促的站在门口,踩着有些脏的白布鞋,不敢移动分毫。
  张姐上前拉我,一路领着我上了最顶层的三楼,打开了窗子,交给了我一些换洗的衣物,最后还放好了洗澡水,再之后说了些什么我全都听不到了。
  我只能感觉到自己疯狂的心跳声,在胸腔之内不断的震颤,似乎要跳出来一样。
  呆愣了许久我才磨蹭的去洗澡,担心碰坏了什么东西赔不起,我拿着沐浴乳坐在浴盆里小心翼翼的清洗着。
  卧室的灯光有些昏暗,带着几分霓虹灯下的那种暧昧。
  洗澡后,我匆匆的穿上早准备好的睡意,睡意很光滑,穿在身上有些凉意,罩在我单薄的睡衣上,我甚至能看到内衣里面的皮肤。
  我飞速的爬上了床,盖好了被子,等待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觉得自己迷迷糊糊的睡了又清醒的时候身边坐了一个人过来,我猛然间醒了,偷偷的打量着来人,是照片上的那个男人,他似乎喝了酒,身上有些沉重的酒气。
  他侧身坐在我的身边,手里夹着一根香烟,忽明忽暗的火光之下照耀着他那张无比好看的脸。
  男人叫什么我不记得了,我的脑子里只有他照片上抱着张姐的那张笑脸,现在的他没有在笑,微微上翘着唇角,低头想着什么。
  我犹如一只被晒干了的咸鱼,将身子绷直,死死的缩在被子里。
  这个时候屋内很安静,我想我应该做点什么……
  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上前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他的手很热,像火一样,我惊的缩了回来。
  他似乎也愣住了,回头瞧了我一眼,将烟掐灭,按在了烟灰缸里面。他挪了挪身子,“啪”的一声开了灯,屋内的灯光太刺眼,我惊的将被子拉高,只露出一张紧闭的双眼,适应了光线之后我睁大眼继续偷偷的打量着他。
  我知道我不该这样,我更知道我要主动,要与他发生关系才是我来这里的目的,可我实在不知道如何做,我甚至都没有交过男朋友,最亲近的男人也是我那个经常打我们的继父和我班上的男同学了。
  面对着这样一个男人,我慌了手脚。
  男人站起身来,我感觉到了松软的床突然一轻,他高大的身子站在我跟前,低头瞧着我,低声说,“我喝了酒。”
  我点点头,清了清嗓子,问他,“不,不休息吗?”竟然发现,我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他的面色很平静,但是因为饮酒之后的眼中带着几分迷离,瞧了我一会儿又拿出了兜里的香烟,可是没有抽,只说,“你多大了?”
  我梗着脖子低声回道,“十,十九了。我,我在上学,我,我成年了。”
  他惊讶的低呼了声,嘀咕着,“太小了。”沉默了一会儿他说,“你休息吧,我去洗个澡,你可以在这里睡。”
  我急了,抱着被子坐了起来,呆呆的望着他,张了张嘴,挽留和疑问都被那扇关紧的房门挡了回来。我像一个傻子一样痴痴的瞧着那间浴室的房门里面的人影,听着哗啦啦的水声,心跳的飞快,一种强大的力量趋势我下了床。
  我想进去,可是浴室的房门上了锁,我推了好几次都没推开。估计是他听到了我推门的动静,里面的喷头的声音停止了,传来了开锁的声音,我后撤两步紧张的瞧着他慢慢的走出来。
  “我,我们开始吧!”
  他愣了一下,一面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面瞧着我,最后将毛巾扔在了旁边的凳子上,坐在了床上,可还是背对着我说,“你想好了?”

我需要钱

我重重点头,“我想好了,我,我需要钱。先生,我们开始吧!”
  他没有说什么,深吸一口气。
  我看着他的背影,迈着有些不稳的步子走到他跟前,看着那张淡红的唇畔,想着要如何亲下去的时候他突然拉住了我,我的身子一歪就被他抱住压在了身下,热辣而又带着酒气的吻落下,我生涩而又僵硬的迎合着。
  我感觉到我的口腔里面充斥着这个男人的味道,带着几分探究和索取。当他飞快的脱掉我的睡意的时候一股热浪袭来。他的身上都好像着了火,我就是一块被火融化的冰块。他的动作有些生冷,好像在完成一件任务,我生涩的迎合着,脑袋面一片空白。
  突然,他有了很大的动作,我微微起身,我好奇的打量着他,陡然间,我感觉一阵撕裂的疼痛传来。
  我惊愕的惨叫出来,“啊……”
  他突然停下来动作,那双带着无比冷意和疏离的双眼之中有了很重的波澜。过了片刻,他又将身子贴近,紧紧的抱着我,低声在我的耳边说,“放松,会很疼!”
  我咬着嘴唇,不想叫自己因为这份疼痛带来的挣扎搅乱了这样的开始。
  我紧紧的抱着他,感受着热浪袭来的波动,不知道这样的疼痛过了多久,渐渐的疼痛终于转为一丝酥麻,我藏在他的臂弯下,紧咬着自己的手臂,可因为律动带来的那厮低吟还是不由自主的哼了出来。他开始更加大力的索取着,当最后猛烈的火蛇缠绕全身,暖融散开,似乎一切都结束了。
  他伏在我的身上没有立刻起身,抱着我说着,“别怕!”
  声音魅骨,惊的我浑身不住的颤抖。
  起身的时候,他披上了睡袍,走进浴室。
  我听得哗啦啦的水声,躺在床上仰头瞧着屋顶上的那只昏暗的灯,感受着身体上的热辣和双腿疼的疼痛不住的全身打颤。
  不多会儿,他走了出来,说道,“去洗洗吧,水已经放好了,你睡在这里就好。”
  我重重的点头,支起身瞧着他。
  他在出门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回头对我说,“你叫陆展心吧?”
  我楞楞的点头,他看着我说道,“我叫叶非凡。”
  叶非凡,是了,他叫叶非凡,今年三十岁,是一家公司的董事长,年轻有为,与张嫣是大学同学,共同创业。
  在车上的时候张嫣似乎说了这些,我竟然才想起来。
  他将房门关上,我好像也松了一口气。
  进去冲了个凉出来,我躺在床上竟然一夜没睡,脑子里昏昏沉沉的,整宿都会想到刚才的事情,每一个动作,没一个眼神都在我的脑子里跳动。
  我知道我没有办法回头了,不过只要拿到钱,我已经不在乎第一次交给了谁。甚至开始在心底盘算了这笔收入如何的支配。妈妈那里的费用,妹妹的生活,我的学费,一切的一切都迎刃而解。
  我想了一遍又一遍。
  快到早上的时候我竟然睡着了,一直睡到了中午。醒过来的时候煮饭的阿姨过来敲门,问我吃些什么,我有些发怔的看着她,很久才想起来我在哪里,坐起来的时候竟然感觉身上犹如被汽车碾压过一样的疼痛,脑子发胀,眼睛也有些睁不开。
  煮饭阿姨很和蔼,看我的样子主动拿了湿毛巾给我敷脸,我觉得好些了才勉强下床,顿时热辣的疼痛传来,双腿酸软,险些没有站稳的跌坐在地上。
  这个时候张嫣走了进来,眼神有些不对劲,不似之前的那样温和,但是她依旧温和问我吃些什么,我只是摇头,因为我实在没有胃口。
  下楼的时候,张姐走在我身后,我感觉到一双毒辣的眼睛在盯着我看,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坐在饭厅的椅子上,我有些局促,低着头安静的喝着煮饭阿姨给我的稀粥。
  张嫣这个时候说,“这身衣服不适合你,我再给你准备一些。”
  我重重点头,没有说话。
  她又说,“今天我替你给学校请了假,你不用去学校了,正好今天是周五,周末也休息,三天都在这里吧,需要什么就开口说。”
  我依旧没有吭声,默默点头。
  张嫣端着咖啡站在我跟前看了我许久,眼睛里的毒辣越来越厚,我如坐针毡,浑身难受。

由于篇幅有限,精彩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全文继续阅读

官方客服QQ群:532203272


往期精彩

把女人逼成这样,男人你就该滚了...

      今夜她终归要将欠下的债如此还清...

太可怕了,画中的九位美女每晚都找我做羞羞的事...


喜欢它就点赞或是分享给朋友吧,这是对书童君最大的鼓励!


点击“阅读原文”精彩继续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