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她是一国公主,她一生经历过许多男人……

红书馆2018-02-12 19:16:24

  公主殿,烛火摇曳。

  念秋翘着嘴角,纤纤素手中捏着几张信笺。

  “公主,苏将军的这些信笺怕是您都能倒背如流了。”宫女墨池忍俊不禁的打趣她。

  念秋嗔她一眼,“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公主,时辰不早,您沐浴之后,早些歇息。”墨池吐了吐舌头。

  念秋小心翼翼的收好那些信笺,去了浴房。

  出征之前,桃花树下,苏胤执着她的手许下誓言,待凯旋归来,定许她共话桑麻。

  算算日子,他已离京七日,可她却觉得仿若七年。

  浴房之中,雾气袅袅,念秋轻轻吐出一口气,刚刚脱了外裳,地上赫然出现一道长长的影子。

  那不是墨池的影子,她的心突跳了一下。

  回眸,一张鬼面具映入眼帘。

  “墨……”

  刚刚喊出一个字,一道凌冽的掌风袭来,整个人便软倒在地。

  再次醒来,她感觉全身燥热无比,骨子里好似有蝼蚁在啃噬着,止不住嘤咛数声。

  下巴猛地被钳住,她瞪着一双迷离的眼眸看着男人。

  男人纤长的手指在她的颊边扫过。

  全身燥热得到纾解,可紧跟着体内又袭来一阵阵热浪。

  这是怎么了?

  念秋颦眉,虽想要远离,可身体却完全不受控制的主动贴近男人。

  男人面具下的嘴角轻轻一挑,凝着她的目光却有些复杂。下一瞬,手沿着她的颊边一点点的滑落到她的颈上。

  “嘶拉”一声,内衫被撕开,凉意令念秋浑然清醒,试图抬手去遮蔽,可下一瞬,当男人的手掌触到她的肌肤时,她所有的抵抗不再。

  不记得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是那被撕裂的痛依旧铭记于心。

  “公主,天亮了。”墨池欢快的声音传入耳中。

  念秋抱紧自己,甚是委屈的咬唇。

  清白被夺,可她不敢声张。

  墨池就要撩起帷幔,念秋拢紧被衾。

  “出去!”

  “公主,您可是不舒服,奴婢去传御医。”

  念秋眼底漫上一抹慌色,生怕御医会看出她的异样,若是被苏胤知道,她不敢想后果会怎样。

  “出去!”

  声音异常恼怒,隐隐还有些发抖。

  墨池怔了怔,垂首退下。

  泡在偌大的浴池之中,念秋一遍遍的搓着身上的那些痕迹,只觉得自己很脏。

  日子一天天过去,苏胤的信笺越来越少,她不由想会不会是苏胤知道她清白不再,心情越来越焦躁。

  外面突然传来纷杂的脚步声,依稀混杂着宫人们的惊呼声。

  念秋颦眉,“墨池,外面怎么了?”

  墨池白着一张脸,脚步匆匆的冲进来,“公主,苏将军带着八万铁骑攻入京城,皇宫已经被围了。”

  “怎么会?”念秋脸色骤然一变。

  苏胤此次奉命征讨西北蛮夷,怎么就会突然攻入京城?

  脚步匆匆的冲出公主殿的时候,空气之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气,皇宫之中到处都是纷纷四散逃命的宫人,身穿铁甲的士兵与御林军厮杀在一起。

  耳畔是阵阵厮杀声,脚下,鲜血染红了地砖,念秋就那么站在原地,看着这一切,仿若石化。

  “父皇……”

  念秋突然想起了老皇帝,面对这样的厮杀,他不可能会无动于衷。

  脚步匆匆向着咸阳宫跑去,当她赶到咸阳宫的时候,只见皇弟景延正牢牢抱着老皇帝的腿,小脸上一片泪痕。

  老皇帝手中握着尚方宝剑,眸中一片不舍。

  “父皇……”

  听到唤声,老皇帝缓缓的抬起头来,看着念秋的目光很是复杂。

  “秋儿,你要好好照顾延儿!”言罢,用力将景延推开,手中的剑用力在颈上一划。

  刀光的寒芒在眼中闪过,猩红的血喷了念秋一脸。

  “父皇!”

  念秋冲了上去,抱着双眸瞪得滚圆的老皇帝,用力去捂老皇帝脖颈上那长长的口子。

  血顺着指缝不断溢出,念秋泪水如同决堤。

  父皇不能死,父皇不会死!

  “皇姐……”景延完全被吓傻了,怯怯的看着念秋。

  “延儿不怕。”念秋将景延抱入怀中,全身都在颤抖。

  就在这时候,纷沓的脚步声传入耳中。

  “将军,狗贼已经自刎!”一个身穿铠甲的兵士冲一身戎装的苏胤说道。

  将军?!

  念秋眸子一瞠,全身所有的毛孔都在叫嚣着,苏胤,苏胤……

  苏胤的目光久久凝在念秋的背影上。

  念秋缓缓的转过身。

  出征半月,他依旧俊美如斯,可是,她却觉得他距离她那么遥远。

  不再是那个桃花树下许她共话桑麻的苏胤,而是,害她国破家亡,逼死父皇的凶手!

  恨,自眼中毫不掩饰的流泻而出。

  苏胤眼神淡漠的看着她,只是一瞬,手轻轻一摆,便有一个兵士上前准备要抢夺她怀中的景延。

  “皇姐……”景延哭嚎着,踢腾着,求救的看着念秋。

  “苏胤,你要干什么?”念秋愤怒的瞪着他。

  苏胤不答反问:“你觉得呢?”

  念秋咬唇,他一定要对延儿不利。

  踉跄着冲了上去,将景延护在身后,“苏胤,我不会,也不允许你伤害延儿一根汗毛!”

  苏胤皱了下眉,以前温润如玉的脸孔在此刻显得那么的清冷。

  “若是我执意如此呢?”他目光牢牢锁着她盈满愤怒的眼睛。

  “延儿还小,你已经夺了我景家天下,你的目的已经达到,我请你不要伤害延儿半分!”

  念秋知道,她不过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质女子,根本就不是他们这些人的对手,只要能够保住延儿的命,付出怎样的代价都可以!

  苏胤嘴角轻轻的一掀,似乎就在等着她这句话,那明灭不定的眸子让念秋心悸不已。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四目相对,不再是温柔缱绻,只有猜疑愤恨!

  许久,苏胤说道:“念秋,你可还记得我离京之时,在桃花树下,与你说过的话?”

  念秋怔忪了一瞬,不掩讥嘲的笑,“苏胤,那些谎话早已经被我抛却于脑后!”

  苏胤笑了,缓步向着她走近,“你忘了,我却没有忘,你既然与我有婚约,那么便是我苏胤的人,生生世世永远都不会改变!”

  念秋完全愣住,有些不解苏胤这话究竟什么意思。

  现在,他是她的仇人,难道他还想要她对他像以前那样满心爱恋?

  怔神之间,苏胤已经来到她的面前。

  对上他一双幽深的眼眸,她用力攥紧了双手。

  “如果想要我不伤害景延,就乖乖做我的女人!”

  苏胤的话仿佛数九的寒冬,将念秋顷刻间冻成了冰雕,她一瞬不瞬的看着他,只觉得他这话异常的可笑。

  可,为了景延,她只能极力压下那笑。

  苏胤挑起她的下巴,目光淡淡的在死不瞑目的老皇帝的脸上掠过,沉声道:“所有人退出去。”

  众人速度极快的退出去,咸阳宫中只剩下他们两人。

  苏胤的手轻轻的移到她的腰带间,手缓缓的扯开她的腰带。

  念秋咬着唇,怒视着他。

  “念秋,我回来了,你不高兴吗?”苏胤将她推倒在一旁的榻上,欺身压下。

  念秋眸中一片冷色,双手不断的收紧,指甲深掐入掌心的痛,依旧无法抵消心痛。

  苏胤对她根本就没有半分柔情,若是有,怎会当着父皇的面儿这般羞辱她?

  可是,延儿还在他的手中……

  从没有一刻,念秋觉得时间是这般的漫长。

  “你不是完璧之身?”苏胤突然抓住她的手臂,眸中阴云迅速漫上。

  念秋就好像被当场揭开了伤疤,全身止不住哆嗦了一下,那一夜屈辱让她异常羞愤。

  “守宫砂呢?”苏胤寒声逼问,握着她手腕的手青筋虬结。

  念秋一句话不说。

  “来人……”

  苏胤耐性尽失,完全不顾念秋此时不着寸缕。

  听着那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念秋颤声道:“我求你,放过我跟延儿,我们以后定会青灯古佛,永不踏入京城半步!”

  苏胤许久都没有出声,念秋心焦如焚。

  “退下!”

  眼见着那沉重的殿门即将被推开,苏胤沉声道。

  念秋舒了口气。

  下一瞬,下巴上突然一紧,苏胤逼视着她,“究竟是谁?”

  念秋颦眉,“不知道。”

  “怎会不知?”

  声音幽冷,眼神愤怒。

  念秋视线渐渐变得模糊,她声音哽咽的问:“苏胤,你待我可曾有过一分真?”

  她如何都不相信,三年爱恋,无数表达相思的诗词歌赋,所有的一切都是假的,不过镜花水月!

  苏胤眉头一拢,就那么直直的盯着她。

  她的唇一点点的被咬白,脸色也惨白如纸,可目光却越来越冷。

  他的沉默已经给了她答案,她突然就笑了,那笑异常凄美,苏胤的心竟然不受控制的收紧了几分。

  “苏胤,即便你登基为皇,依旧名不正言不顺!”念秋的一颗心用力激荡着,完全没有考虑后果。

  苏胤轻嗤一声,“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你错了,我很想看到你被天下百姓诟病时是怎样的恼羞成怒!就算你登基之后再如何的勤政爱民,也终究无法抵消你所做的恶事!”

  念秋依旧笑容绝美,虽然此时,她异常狼狈,可周身却有让人难以移开眼眸的光华流转。

  “景念秋,你可知道,这江山原本姓苏?”

  念秋愣了下,“你什么意思?”

  “是你们景家夺了我苏家的天下,现在,我不过是重新拿回原本就属于苏家的东西而已!”苏胤毫不怜惜的甩开她。

  念秋失力,跌在榻上。

  “告诉我那个人究竟是谁,我可以答应放景延离开!”苏胤负手身后,目光直直的盯着她。

  念秋思绪快速转动,良久后,说道:“那人戴着一副鬼面具,我不知道他是谁。”

  这话堪堪落下,苏胤眼底快速闪过一抹凌寒。

  “景念秋即日起贬为奴籍!终生不得离开皇宫半步!”

  “是!”殿外,有人沉声应道。

  念秋愕然瞪大眼睛,“你刚刚说过,只要我说出那个人,你就会放我跟延儿离开的!”

  苏胤嘴角轻轻一掀,“你听错了,我明明说的是放景延离开!”

  念秋紧了紧拳头,眼底一缕痛楚,一丝哀色。

  “将军,所有妃嫔已经悉数被赶到延禧宫。”殿外,有人通禀。

  苏胤凝眉沉吟了一瞬,目光缓缓移到念秋的脸上。

  “为了景延,你最好不要做什么蠢事,好好待在我的身边做一个下等奴,让狗贼看看昔日最疼惜的女儿是如何苟延残喘的活着的!”

  念秋笑了,“苏胤,我祝你文成武德,千秋万载!”

  很快,苏胤便将所有妃嫔贬做布衣百姓,悉数搬去京城外的别院,名为照拂,实则还是怕念秋寻机联系这些人娘家的势力,倘若手中掌控着这些人的命,那些人的娘家必然不敢轻举妄动。

  原本还血流成河的皇宫眨眼之间便恢复了原来的样貌,老皇帝的尸身被草草处理,甚至连一块像样的墓碑都没有。

  苏胤对外宣称老皇帝带着唯一的皇子景延出逃,尚不知去向。

  同时,在他登基之前还颁布一道圣旨,要手下的兵士去搜查鬼面具。

  搜查的结果让所有人都很是惊讶,在丞相之子陆逊的房中搜到了鬼面具。

  当苏胤拿着鬼面具出现在念秋的面前时,念秋懵住,手一点点的收紧,眸中满是恨意。

  她恨苏胤,也恨这鬼面具的主人!

  “这鬼面具是属于谁的?”她情绪异常激动。

  “大胆,一个下等奴,怎么配用如此语气跟皇上说话?”原本见了她的面儿便满脸谄媚的太监此刻眉眼凌厉的呵斥她。

  念秋目光淡淡的看向那太监,眸中多了一丝凌厉,那太监呼吸一滞。

  苏胤道:“闭嘴!”

  那原本还嚣张跋扈的太监身子一颤,神色慌乱的跪下,不住的掌嘴。

  “朕问你,当晚可是这张鬼面具?”苏胤将那张鬼面具丢在念秋的面前。

  念秋缓缓的捡起,用力的收紧双手,“到底是谁?”

  “陆逊!”苏胤薄唇缓缓开启。

  念秋一阵天旋地转,怎么可能?

  表哥待她一直礼遇有加,怎么可能会做出那么恶劣过分的事情?

  “来人,传朕旨意,陆丞相之子陆逊有失德行,出言污蔑朕,立即押入大牢,择日问斩!陆丞相罢免丞相之职,三日之内,离开京城!”

  “不可能是表哥!”念秋心口一阵阵闷疼袭上。

  “刚刚明明是你亲口承认,而这鬼面具又是在陆逊的房中搜到的,莫不是你主动勾引陆逊?”

  一股凉意,从心底涌出,片刻蔓延到四肢百骸。

  念秋面色瞬间灰白,“我没有。”

  “念秋,你要注意自己的身份!”苏胤皱眉,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念秋的心用力收缩了一下,无论她是否承认勾引,陆逊和外祖一家都是难逃重罚!

  如今,景家王朝已然不在,他是高高在上即将登基的新皇,而她……不过最低贱的下等奴。

  她颦眉,缓缓的跪下。

  “咚”的一声,双膝落地之时,她觉得失去的不仅仅是自己的颜面,也包括景家的尊荣。

  可现在,她不得不跪,不得不求这个害了她国破家亡的仇人!

  只因,手握生杀之权的是他!

  “奴……婢恳请皇上可以明察!”念秋说的很缓慢,一字一顿,当这话说完,她全身的力气好像都被抽空,双手掌心早已经一片血色。

  苏胤眯了下眼睛,那脸上一片冰霜密布。

  这么多年,他都想要看到景家的人跪在自己的面前,可是不知为何,看着念秋,他的心中没有一丝一毫的畅快!

  甚至,心还有些闷闷的。

  念秋抬眸,见苏胤眉头紧锁,眸色复杂,又匍匐在地,重新说了一遍,“奴婢恳请皇上可以明察!”

  这一次,她说的很快。

  苏胤浑身气息骤然降低至冰点,他就那么一瞬不瞬的盯着念秋,“你若真心想跪求,那么便滚去外面,若是能够跪上一天一夜,朕就答应你免了陆逊的死罪!”

  念秋一脸愕然,心下却涌上一丝欣喜。

  不就是跪吗?

  可以!

  只要可以保住外祖一家!

  她缓缓的站起,一步一步走出去。

  目送她的背影,苏胤心中的那股莫名的火气越烧越旺。

  念秋缓缓的跪下,面上没有半分波澜,阳光洒落在她的身上,可是她却感受不到半分暖意。

  双膝渐渐变得酸麻,小腿也麻疼的厉害,可渐渐的,她感觉不到任何的一点儿痛。

  她在那儿跪了多久,苏胤在殿中就看了她多久,负在身后的手越收越紧,甚至扳指硌在掌心,他也感觉不到丝毫痛意。

  晴好的天突然漫上朵朵乌云,似乎随时会下一场雨。

  当雨丝落下,念秋颦眉,仰头看了眼天,嘴角浮上一丝淡笑,连老天都不再垂怜她了吗?

  苏胤原本以为她定然会起身,可是他想错了。

  看着大雨将她浇透,他眉头几乎拧成了一团,缓缓的收回视线,大步离开。

  刚刚掌嘴的太监忙撑着伞大步跟上。

  念秋面色灰白,紧紧咬着唇瓣,她感觉身上很冷,撑在地上的双手不停的颤抖着。

  “公主,您快些起来吧。”

  头上多了一把伞,不断浇在头上的雨滴顷刻止歇,墨池关切焦急的声音涌入耳中,令她冰冷的心稍稍感觉到了一丝丝的暖意。

  “墨池,如今你我都是奴,我不想连累你!”她声音虚弱的说道。

  墨池满目怜惜,泪水扑簌簌的滚落,“皇上他铁了心想要整治陆丞相一家,您这般根本就于事无补!”

  念秋抿唇,“他会说到做到,因为他是即将登基的新皇。”

  墨池知道劝不动她,叹息一声,转身离开。

  雨,越下越大,至始至终,没有停过。

  苏胤一直在御书房跟众位朝臣商议要事,可是那些朝臣说了什么,他一句都没有听进去。只是双眸久久凝着窗外的瓢泼大雨,脑海之中不禁浮上他大步离开时,念秋跪在雨中的样子。

  手不由自主的攥紧,骨节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一众朝臣互相对视一眼,皆猜不透他的心思。

  “皇上,百废待兴,最重要的还是皇后的人选。”新任丞相胡兴小心翼翼的开口。

  久久都没有得到苏胤的应声,胡兴面上有些惴惴,小声的又唤了一声,“皇上?”

  苏胤霍然站起,大步走到殿门,想了想又顿下脚步。

  一众朝臣皆大气不敢出,唯怕会惹怒了龙颜。

  苏胤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心绪烦乱无比,声音沉沉道:“继续。”

  胡兴忙瞅准时机再次提及皇后人选。

  苏胤皱眉看着胡兴,这次可以推翻景家王朝,幸有胡兴出谋划策。胡兴有一女,名曰胡蝶儿,奉为掌中至宝。

  他自然知道胡兴此时提及此事的目的,眸光幽深了些许,那周身的威势让胡兴倍觉压抑。

  良久,就在胡兴后背被汗水濡湿之时,苏胤缓缓开口,“朕以为丞相之女蕙质兰心,乃是皇后的不二人选。”

  胡兴松了口气,赶忙跪下,“皇上,小女才疏学浅,只怕当不起‘皇后’二字。”

  苏胤面色如常,心下却是轻嗤一声,口不对心!

  然,此时,他还需要这些人的助力。

  “好了,朕心意已决,至于四妃以及其他嫔妃人选,改日再议。朕有些乏了,都跪安吧。”苏胤摆了下手,眉头几乎拧成了疙瘩。

  待众人都退下后,苏胤对身边太监道:“朕要自己走走,不用跟着了。”

  太监愣了下,苏胤却已然走出极远。

  远远的站在廊下看着大雨之中的念秋,苏胤的手指一根根的狠狠收紧,一双瞳眸比这阴雨的天气还要阴森可怖。

  念秋此时听不到,看不到,身子不断的晃着,眼前一黑,直接栽倒在水洼之中。

  苏胤的心狠狠的揪痛在一起,完全不假思索的冲进了雨幕之中。

  将念秋打横抱起,冲进了殿中,“来人,传御医!”

  念秋所在的宫殿人烟稀少,刚刚他又不许人跟着,虽喊了数声,却依旧无人应声,更无人前来。

  苏胤心中怒火滔天,这些躲懒的宫人!

  脚步匆匆的抱着念秋回了御书房,明黄的龙袍紧紧贴在身上,仍有水滴沿着发丝滴落。

  最近各个宫殿都在整理收拾,他每日要处理的事情又很多,所以就暂时歇在御书房里。

  太监见他抱着全身湿透,脸色惨白如纸的念秋,脸色一骇。

  苏胤眼波沉沉的横扫过去,太监被那悲怆担忧的目光震得浑身一抖,“奴才这就去传御医。”

  他不断的给念秋输送内力,搓着念秋的手脸,可是念秋依旧浑身冰冷。

  “念秋,朕不许你死,你若是死了,朕一定要陆家一门还有景延给你陪葬!”苏胤语气急促,眼中尽是慌乱。

  迷迷糊糊之中,念秋依稀听到了有人提及外祖,提及景延,眉头皱紧,激动的摇头,干裂的唇瓣缓缓的开启,溢出一声,“不!”

  苏胤心下涌上一股狂喜,适逢御医赶来。

  看着眼前这一幕,御医心中轻轻叹息一声,诊脉之后,御医又是重重一叹。

  苏胤心中一痛,脸色沉了下来,“如何?”

  “遭逢大难,万念俱灰,公……她没有求生的意识,只怕是药石无……”

  那个“医”字尚在口中,御医的颈上被一只大手紧紧扼住……

  对上苏胤那一双猩红的眼眸,御医全身抖如筛糠。

  “若是救不活她,朕要你陪葬!”


↓↓↓ 点击"阅读原文" 【查看后续内容】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