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澳洲行——没有一片云彩可让你带走

鼎夫2018-02-12 21:29:43


透过像啤酒瓶底似的近视镜片,在徐志摩看来,眼前的林徽因是那么美丽优雅。

他燃上一支中华,烟雾缭绕中轻舒长袖,云朵似在身边起舞。

“亲爱的,《再别康桥》为你而作,真不是我老徐卖瓜自夸,您听听,多么抒情浪漫、多么动人心弦,上下几百年,无论是纯情修洁的少女还是烟熏火燎的太妹,都将为之倾倒。”

他脉脉含情地看着林徽因,铿锵有力地吟道: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他的呻吟戛然而止,因为他突然发现“他的描述与事实不符。”

悉尼的天空是这样的蓝,蓝的透明,蓝的深遂,蓝的神秘,蓝的让人妒忌,蓝的让人心疼。

徐志摩先生,根本不是出于您的怜悯,不舍带走一片云彩,而是真的没有一丁点儿云彩可以让您带走。

清晨,推开百叶窗,真烦人,没有一点儿变化,依然是“蓝格莹莹的天。”

花园,草坪,泳池,茉莉花墙,无须刻意,无须寻觅,她就在那里,她悄然无声慷慨的全身心的拥抱着你。

一缕清洌沁人心脾,一掬甘泉直落丹田。

一只披着彩羽的雉鸡在翠草间踱步,近在咫尺,忽视你的存在,完全不设防。

我在它身后打量着它一跩一跩的肥臀,估摸这家伙起码有七、八斤重,32公分的汤锅肯定燉不下。

身后是两只雉鸡和一只不知名的大鹦鹉

眼下,像我这种贪吃的厚脸皮的老饕真的不是太多。

奉劝你仅仅是猛咽口水过过干瘾也就算了,千万不要付诸行动,因为成本太高,因为此地法律严酷!

一旦被正义之士举报,证据确凿,轻则驱逐出境,重则就要蹲笆篱子了。

还是安分守己地享用这免费的超级氧吧吧!

北京表弟说:“我家少爷到悉尼后,再没碰过激素喷雾器,他的哮喘神奇的消失了,仅凭这一点,这一趟来得就值!”

北京雾霾的威力究竟有多恐怖,请看以下表述:

一,北京今儿又重度雾霾,一记者街头采访:“大妈你觉得雾霾给你的生活带来了什么影响?”

“这影响可大了,首先你得看清楚,我是你大爷!”

二,有个人到北京,问我:“你们北京人凭什么那么牛?”

我默默地深吸了一口气,笑着看了看他。

他不服,硬要学我。

也深吸了一口气。

享年26岁。

“爷爷,雾霾的霾字好奇异吔,有人说这个字的来历是有一只羸弱的小狸猫在蒙蒙细雨中,蹑手蹑脚地滑步奔走,好可爱呀!那么雾霾是什么东西啊?”

邻家小妹瞪着那双像天空一样蓝的眼睛问道。

看来这个12岁的小丫头知道的事情不少,我不能轻率地用几句话来搪塞她。

她没有见过雾霾,因为悉尼从来就没有雾霾。

“你洗过桑拿浴吗?”

“洗过,可我不太喜欢,又热又闷。"

“这就对了,这就有点儿像在雾霾中的感觉,至于味道么……”

“还有味道?我好想尝尝!”

如何贴切的形容雾霾的味道确实有一定难度。

我想起一个故事:在古波斯帝国,一大臣出使印度回国述职,说到有一种神奇的芒果如何美味,但路途遥远无法带回来呈献陛下,波斯国王被撩拨得心痒难捱,急得直想撞墙。

大臣急中生智,命人取来蜂蜜涂在胡须上,让国王去吮吸胡须,让他体验到了吃芒果的快感。

我何不效仿此法自制“雾霾”。

雾霾味道辛辣,令人的角膜、喉头干涩,让人有“倒气”的感觉,窒息的痛苦,“飘飘欲仙。”

催人泪下的辣根是首选,黑胡椒、孜然、咖喱、千岛酱、迷迭香、最后浇上一勺王致和的臭豆腐汁儿,大功告成!

“哟!北京雾霾的味道好怪吔,我喜欢!”

小丫头将“北京雾霾”像抹黄油似的涂满了面包,一小口一小口的品尝。

我感到似乎做错了什么,误导了可爱的南半球下一代。

遗憾的是“雾霾”的制作过程全凭随心所欲,没有留下任何影像资料。

它的诞生之日便是它的失传之时,它只留存于我心中。

我愿做“雾霾”的代言人。

我伫立在地球仪旁,思考良久。

这颗重达60万亿吨的星球,像陀螺似的超音速自转(自转速度465/秒,音速为340/秒),另以疯狂的速度绕着太阳公转(29.79公里/秒)。

希望她老人家神经系统比较健康,常年有个好心情,淡定的转下去,既不要太快,也不可太慢,就这样刚刚好。

一旦亢奋加速或压抑刹车,对一切生命来说都将是灭顶之灾,整个世界将陷入一片死寂。

那么问题来了,这颗大球转的如此飞快,那点雾霾怎么会甩它不掉?

“尾气”这个词最早指的是汽车排放的废气,现在可以大大延伸了,工农业、人、牲畜,宠物等等都在肆无忌惮的排放尾气。

尾气应该是雾霾生成的主要原因。

世界总人口70多亿,地处北半球的亚洲占了40多亿,人多力量大,尾气自然多,雾霾的生成厥功至伟!

星球间的离心力、向心力、引力以及说不清道不明的其他所有的力,形成了一个动态平衡。

当地球的自洁能力已不能抵御雾霾的持续生成时,雾霾就像流浪狗身上的跳蚤,矢志不渝的与我们同在!

唯一能够短暂打破平衡的因素是地球的季风。

在北半球,季风的生成是由于海陆热力差异引起冬季亚洲大陆形成蒙古-西伯利亚高压,太平洋上是阿留申低压,风从西伯利亚吹向太平洋,又受北半球地转偏向力的影响,北风偏转成西北风。

夏季亚洲大陆形成低压,太平洋上形成夏威夷高压,风从海洋吹向陆地,受北半球地转偏向力的影响,南风偏转成为东南风。

是不是有点儿玄,同时还有点儿绕,这是我从“百度”上扒下来的,连我自己也都不太明白呢!

没关系的,需要我们再一次无条件的深信砖家。

当强劲的西北风吹起时,雾霾会向东南方向移动,日韩会惊呼:哎哟妈呀思密达!北京雾霾来也,快点儿扯乎意马斯!

但是“南风不吃北风的气”,没过三五天,雾霾忽忽悠悠的又回来了。

所以,澳大利亚永远也没福气享受到雾霾带来的乐趣。

悉尼大学主楼

悉尼大学校训:繁星纵变,智慧永恒。你知道吗?悉尼大学师生先后创造了无线网络WIFI,心脏起搏器,B超扫描器,飞机黑匣子等世界级发明。主楼有54个钟组成的排钟,每周日定时演奏。


赵师傅是广东台山人,45岁,移民澳洲已20年,现开有一家小旅游公司。

7月23号一大早,他已在大门口恭候多时,他今天是司机兼导游,目的地是100公里外的蓝山国家公园。

赵师傅热情健谈,一直在介绍沿途景色,城堡式的悉尼大学;宏伟的悉尼奥运会主会场;美丽的鲁拉小镇,都留出充裕时间让我们游览拍照。

途径一个小公園,有点儿像国内高速公路上的服务区,有卫生间,咖啡店,小超市,有免费使用的烧烤炉。

有直饮水,水质不错,甜甜的,没有氯气味儿,奇怪的是为何无人带着大塑料桶来灌回家去用。

在这里,从未发生过类似在一座山间为了灌山泉水把一个爷爷挤得滚下山去的新闻。


悉尼随处可见的直饮水


枫林餐厅是蓝山风景区唯一的中餐厅,赵师傅轻车熟路,带我们入内落座。

服务员个个衣帽整洁、和蔼可亲,令人舒服。

枫林餐厅


赵师傅与我们一起同桌就餐,而不是像国内似的,被餐厅老板请到雅座,七个碗八个碟的单独伺候。

在这里,我平生第一次吃到了

酥炸软皮蟹。

梭蟹鲜美,尤其是莱州的梭子蟹,因其背甲隆起三个疣瘤,故名三疣梭子蟹,螯足之肉呈丝状而带甜味,蟹黄色艳浓香,食之别有一番风味,因而久负盛名,居海鲜之首。

我是个急性子,喜欢吃蟹但缺乏耐心,常是吃一半扔一半。

这次在枫林餐厅吃到了无须剥壳的蟹子。

外酥里嫩,一大口咬下去,汁浓肉香,真是味蕾的狂欢、人生的享受!

诸位去莱州,一定要吃正宗的三疣梭子蟹。

去蓝山,一定要去枫林餐厅点上一道酥炸软皮蟹。

400多年前,我的江阴乡亲先贤大旅行家徐霞客就说过:

大丈夫当朝游碧海而暮苍梧;

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

黄山的四绝:奇松、怪石、云海、温泉在此处自不必细说。澳洲蓝山虽然无法与中国黄山相提并论,但其神秘的蓝色氤氲却是世间独有。

悉尼奥运会主会场


蓝山国家公园境内生长着大片的有着“澳洲国树”之称的尤加利树--桉树,尤加利树是澳洲珍贵的无尾熊--考拉的唯一食品。

大片桉树林所挥发的桉油微滴在阳光的耀映下呈现出迷人的淡蓝色薄雾。

当您步入风景如画的原始森林时,整个空气散发着尤加利树的清香,给您一种返扑归真的世外桃源的美好感受。

忽听一片惊呼,众人抬头仰望,不知什么时候蓝空上飘过来罕见的两片白云,酷似两条追逐嬉戏的鲸鱼。


像是被一只巨手驱策,鲸鱼们越游越远,消失在天际。

天空恢复了宁静。

万里碧空如洗,寒浸十分明月,帘卷玉波流。

谁把天空洗濯得如此明净,唯有上帝!

上帝先生,大洋洲的天空已经十分清澈,您是否不必再锦上添花?

劳您大驾,轻移莲步,来保定府瞅一瞅,此地雾霾商机朝气蓬勃,防毒面具与空气净化器卖的热火朝天。



保定欢迎您


仿徐志摩诗曰:

您悄悄的走了,

正如您悄悄的来,

只需您轻轻挥动衣袖,

雾霾会依依不舍的拜拜。

保定人淳朴好客,当然也不会让您白来,吃不了可以兜着走:

慧泽园的一口香,

蒙古包的烤全羊,

东风桥的驴肉火烧,

别忘了抹点儿甜面酱!

上帝,加油!

上帝距我们高远,他的独生子——耶稣倒是更为亲民,爷儿俩都乐意为世人做点儿什么。

请听一个小女孩在对耶稣说:

每天晚上当我在小床上祈祷,

想着那个从天上往下看的人,

我们在地上生活中所有的痛苦,

每一滴落下的眼泪都会升到天上,

你告诉我,怎么可以指望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做这么多的事情。

我想,只要有爱就可以做很多事情。

譬如:安慰一下耶稣。

加油,耶稣!你不要担心。

如果从天上看这个世界不美好,

有了你的爱就可以梦想,

在这下面,

就可以拥有一点天堂。

加油,耶稣!

纯真的童音穿越苍穹直抵天庭。

注一:软壳蟹是梭蟹在脱皮后形成的,有季节性。

注二:《万里碧空如洗…》摘自宋·张元干《水调歌头·今夕定何夕》。

注三:蓝山一日游,9座中巴包车费500澳元,另付小费20澳元,赵师傅很开心。

注四:为什么盛情邀约上帝先生去保定而不是北京,丝毫没有怠慢之意,因为最新的雾霾打榜名次,保定这匹黑马已悄悄窜到了北京前面,另一个次要原因,北京的吊炉烧饼确实不如保定的驴肉火烧地道。

注五:文章结尾处是本人的7岁孙女20161130日用意大利语学唱的“加油,耶稣!”。


2017年926日於龙江公馆

 

 


谢谢大家的鼓励与支持


欢迎转发朋友圈与更多喜欢听故事的人分享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

部分图片来自于网络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