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一次泡23个女人,你知道我是怎么做到的吗?

小说智库2018-06-21 09:10:36


  俗话说:穷乡恶水出刁民;又说:寡妇门前是非多;


  在齐山市、下沟县、溪女村,住着一群刁民和数十个寡妇,村上隔三差五就会发生打架斗殴的事件,不是因为谁家种地多用了几立水,就是谁跟谁打麻将多输了两块钱。


  但最多的情况,却是因为谁家那谁勾搭了哪家寡妇,而那家寡妇又是谁家谁谁的相好……


  “嘿!小香姐,我最喜欢吃你豆腐了,你的豆腐白白嫩嫩的,天天吃都吃不够。”王君站在村头的豆腐摊前,左肩上扛着锄头,右手端着豆腐碗,看着秀气绝美的俏寡妇李文香,笑眯眯的说道。


  李文香被说得俏脸微红,她是溪女村最漂亮的女人,皮肤比新出炉的豆腐花还要娇嫩,仿佛捏上一把就可以挤了豆浆来。一张标准的瓜子脸上镶着一双乌黑的杏核眼,配着小巧而挺秀的瑶鼻、水润而精致的红唇,别提多迷人了。


  虽然也是个寡妇,但李文香却是全村青壮年加中老年心中的女神!


  王君这个20岁的小光棍,更对李文香迷得不要不要的,几乎天天早上跑到村头的豆腐摊来吃李文香的豆腐……是李文香卖的豆腐。


  见李文香红了脸,那抹羞答答的表情更让王君心动,“小香姐,你跟曲富贵结婚当晚,那家伙就挂了,有人说你是不祥的女人,可我才不信呢。你看你一直在村头摆豆腐摊,我天天早上来吃你的豆腐,正好吃了一年了,反而越吃越壮实。”


  这话说的明显不太顺耳,什么叫那家伙当晚就挂了啊?不过任谁都能听得出来,王君是向小寡妇李文香表白了。


  “王君!你……”李文香叫了声王君的名字,却欲言又止。


  王君这会脸也有点红了,毕竟第一次对女人表白,没什么经验,可他还是鼓起勇气说道:“小香姐,我是真喜欢你的,我可是咱们村里第一个念完初中的高材生,我放在古代,也算是‘猪’香门‘弟’,嘿嘿……你脸红的样子真好看。”


  噗嗤!


  李文香被这个猪香门弟给逗笑了,那叫书香门第好不好?


  那一抹突出其来的浅笑,好似突然盛开的玫瑰花,迷得王君差点把手里的豆腐碗给扔了。可随即,李文香的脸色就露出几分落寞。


  “可是,我是个寡妇!”李文香神色黯然的说道:“我们村也有规矩,寡妇要改嫁,必须赔婆家双倍彩礼钱,我……没那么多钱。”


  “这都是什么年代了,寡妇咋了?我就喜欢寡妇,我就喜欢你!不就是钱吗,我努力去赚,肯定把曲家的彩礼钱还上。”这回可是正儿八经的表白了,王君说出这番话时,脸色胀得通红,呼吸都变得急促了。


  “王君!”


  就在这时,一道愤怒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一个和王君年龄相仿的胖子从村头的胡同口冲了出来,指着王君吼道:“你特么居然敢勾引李寡妇,你找死吗?”


  来人是赵二宝,村长的二儿子,也是李文香的一个仰慕者。


  “王君,你快走吧,赵二宝脾气不好,会打你的。”李文香一见赵二宝出来了,立刻提醒王君赶紧走。


  可王君才不怕呢,还梗着脖子吼道:“赵二宝有啥了不起的,小香姐你现在是寡妇,我这也不叫勾搭。再说了,我就勾搭小香姐咋了?他赵二宝算哪根葱,我会怕他吗?也不照镜子看看他自己长成什么样!”


  啊噗!


  赵二宝气得差点吐血,他可是村长的二儿子啊!全村的刁民真没谁敢不给他面子!


  他大步冲过来,看样子是要跟王君动武。


  王君也不含糊,放下手里的豆腐碗,将锄头横在身前大吼道:“有种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呃!


  赵二宝那二百来斤胖大身子突然停了下来,脸上的肥肉气得啵啵直蹦。


  “行,王君,你等着,我今天不弄死你我就跟你姓。”赵二宝气得浑身直哆嗦,转身又往回跑。


  “怂货!长得跟头猪似的,也想跟我抢小香姐,真臭不要你那猪脸了!”王君得势不饶人,大声的骂道,还真有刁民风采。


  这时赵二宝已经重新跑进了胡同,但声音却传了回来,“行,小子,有种你别跑。”


  “靠!有种你出来跟老子单挑,打你这样的还不至于让我跑。就你还想打小香姐的主意,就是村东头的老张寡妇都未必看得上你。”王君大声回骂道。


  “诶!你小子咋说话呢?”正好这时一脸褶子的张寡妇也来村头买豆腐,听到王君这句话差点气吐血。


  王君这会一肚子怒气,也没理这位大龄寡妇。


  “哎呀!你们,你们,这该怎么办?”李文香大急,额头上渗出一层细密的香汗。


  汪汪汪……


  就在这时,胡同里传来了乱槽槽的狗叫声。


  王君循声望去,吓得三魂丢了两魄,三条像小牛犊子一样壮的大黑狗,以跑百米的速度朝他冲了过来。


  “尼玛!不就是吓唬你一下吗,有必要放狗?”王君吓得转身就跑。


  “赵二宝,快把狗收回去,别弄出人命了。”李文香也吓坏了,回头朝着胡同里喊道。


  可赵二宝根本不听,甚至都没有再露面,只有愤怒的声音传了出来,“小崽子,敢跟我斗,你个穷逼,老子弄死你你都得忍着。”


  这会王君的双腿就跟踩了风火轮一样,快速朝村外的山坡上跑去。


  身为资深刁民的王君,哪怕被狗追,嘴上也不老实,“去尼玛的!老子就跟你斗怎么的,你个死猪头。”


  “卧槽!王君,我保证你特么死定了!跑,我看你能不能比狗跑得快,你丫不被狗咬死也得把你累死。”


  “赵二宝,我求你了,把狗叫回去吧!”李文香急得眼泪围着眼圈打转,见赵二宝不回应她,又扭回头对王君大声喊道:“王君,你快跑啊,往山上跑!”


  赵二宝这时正趴在院门边往外看,见李文香还在关心王君,脸上再次浮现狰狞的表情,“小娘们,我看上了你你还想勾搭别人,没门!看我不弄残王君这穷逼!”


  “赵二宝你等着,敢特么放狗咬老子,以后老子不会放过你的。”王君一边跑一边骂,一边用锄头打狗,以免被这三条大黑狗咬到。


  赵二宝并没有追出来,依然趴着墙头在狞笑,“骂,你就骂吧,我看你还能刁多久!”


  溪女村外便是一片青山,一条小溪从山上流下,直接贯穿整个村子,村子里的人也都是吃着这条小溪的溪水长大的。因为从古至今,村里的女人都在这条小溪边洗衣,所以才有了溪女村的得名。


  王君被三条大黑狗追,沿着这条小溪向山上跑。


  本以为跑一会,这三条狗就不会追了,哪知道这三条黑狗就跟它们的主人一样刁,一副穿追不舍,非得从王君身上咬上几斤肉的架势。


欲知后续精彩内容,猛戳“阅读原文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