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其实,我想说的不只是dota

一副什么都懂的样子2018-01-11 19:53:21

开篇废话

给大家讲个笑话,叫“牛佳星约我打dota”。

答辩那天晚上,牛佳星喝多了,非要拉着我包夜,我和他说,不了不了,明天早上还要起来做微信推送。他不干,非要拉着我去,不然就是不给他面子,我心想,打一晚上,第二天早上睡一觉再做,大概也来得及,于是答应他说,“行,舍命陪君子一把”。

结果他他妈的回了宿舍,趴下就再也没起来,还吐得一地都是。

毕业典礼那天,我们说好中午吃个便饭,再好好打一下午,毕竟再也凑不齐四个人坐在网吧里开黑了。结果他和天宇去看房子,从下午一点半,一直看到了四点,我和胖爷两个人打了两把,还是不见人。我和胖爷笑着骂他,“他约我们打dota,再他妈信他我们是狗。”

好在四点他和天宇还是赶来了,于是我们开了大学最后一把dota。



关于dota


第一次听说这个游戏,准确的说是这张地图,是初一上数学家教的时候,方禹和我提过,不过只记得有这么个名字,还不知道是什么,真正知道,要到初三的时候王书豪和张泽伟两个人成天讨论,我才大概知道这么个东西。

正式接触要到高中,不过只是打了三年的人机,最多也只是了解了几个英雄长什么样,有什么技能。唯一一把和人对打,大概是有一次心血来潮和严格两个人开了个中路solo,他小狗,我龙骑,把他摁在地上暴打。没办法,小狗solo天生少个技能,又碰上龙骑这么个自带护甲回血的肉逼,根本没得打。

一直到大一结束,我才在牛爷的带领下入了坑。

有一次有人在知乎上问:“dota对你来说有多重要?”

我开玩笑地回答,“女朋友没了还能再找,一盘好dota错过了就是真的错过了。”

一处肉山,两方阵营,三条兵线,四处野区,十个玩家,113个英雄,136件道具,千古无同局,版本更迭,一代版本一代神。我初入dota,小娜迦还自带暴击,人马的大招还稳定加60点力量,YYF还不是胖头鱼,徐志雷也还是宇宙第一C。而到了今天,如果让当时的玩家穿越过来,他们会觉得这是另外一个游戏。

偌大的战场,上演着一出出惊天动地的对决,也悄然埋葬了一批人的青春岁月。




再打最后一把


牛爷和天宇姗姗来迟,坐定之后,我笑着逼迫牛爷:“绝活拿出来,上你的拉比克啊。”也和天宇约好,“我不ban你的屠夫,你他妈也别ban老子的敌法。”

大家都说好,最后一把,我们上绝活,赢他妈的。

其实我的绝活不是敌法,我分最高的英雄是骷髅王,刃甲辉耀A杖,曾经连赢20局未尝一败,隐藏MMR也有3900分;我打的最熟练的印象是灰烬之灵,当年还没改版,我曾凭一己之力杀穿对面,拿下25/0/28 的数据,也曾在败军之际一人苦守高地30分钟,直至翻盘。

但我想玩敌法,一是最近玩的多,手还算热,二是在我心里还有神装1V9的梦想,一把狂战斧刷出一片天,blink到敌人面前,打开分身斧数刀切死。

就像每个少年心里那个盖世英雄的梦。

然而我忘了,现在不是从前,一个无解肥的carry,也敌不过对面五个好汉。我还以为可以凭借自己刷出一片天,神装降临拯救世界,可比赛早在我神装之前,就已经注定了结局。

对面一手点出幽鬼,也曾是我的绝活,我心里呵呵一笑,点出敌法,来吧,对刷,看看谁刷的快。

对面又接连点出龙骑、谜团、大牛、影魔,而我们这边则是牛爷的绝活拉比克,天宇的绝活屠夫,胖爷深思片刻,点出一手小牛。

“没中单”,我说。

剩下一个是个路人,我们和他说,拿影魔,没事,要不TA也行。

可惜路人并不太会,最后点出了一手大圣。

齐天大圣孙悟空,身如玄铁,火眼金睛,长生不老还有七十二变,可是在dota里,它只是一个四号位,金箍重棒再怎么强悍,丛林之舞再怎么灵活,也只是一个前期的gank和骚扰。

但无论如何,比赛开始了。

来到线上,我单对龙骑。龙骑,我再熟悉不过的英雄,我玩的第一个英雄就是他,虽然移速不高,非常笨重,可是龙族血统给了他前期极高的护甲和回复,他压不住一个有blink的敌法,可我也压不住削空了蓝还能没事占线的他。

于是只有基本功的较量了,正补、反补、控线、拉野。我算是正常发育,可是对面的龙骑也顺利地拿到了他的点金手。

上路,天宇和胖爷多次击杀幽鬼,中路大圣则被影魔压制。

我们一路五五开,一路小劣,一路大优。

比赛进行到中场,一直都是他们四个打架,我带线发育,毕竟,敌法这个英雄,二十分钟前没我。

敌法,强在机动性高,抬手好,所以刷的快,带线强,正面战场,说实话不是他的强项,30分钟左右经济碾压,打团拔塔才是正确玩法。遗憾的是,我始终未能和对面的龙骑拉开差距,虽然对面的人一直在死,可是中期的几波团战,龙骑都站了出来,成为了难以跨越的障碍。

随着时间的流逝,局势一步一步走向了它注定的结局。

幽鬼掏出了她的辉耀,降临的那一刻,如同披着金甲踩着祥云的盖世英雄,顷刻之间我们的后排就被杀了个片甲不留。谜团死了11次,但这挡不住他一个黑洞毁天灭地,死了多少次不重要,拉出一个好大,就能扭转局势。17BKB的龙骑,永远是不可战胜的存在,而大牛,一直没啥存在感的大牛,一个大招也能削去我们40%的血量。而影魔,他一直在秀。

连续的上高失败,被人反推,兵线带到高地前便再也难以推进一步,即使我不朽盾加身,也倒在了中路塔下。

打不过了,阵容选出来的那一刻就决定了这个结局,毕竟缺少一个中单大哥,输出不够。

我在水泉读秒,看着对面拆掉了我们的高地,我们的门牙,接着拆我们的遗迹。好在我还在读秒,至少不会被冲泉。

我们输掉了大学时代最后一把dota




也许……


通常来说,敌法、火猫这样的英雄都需要一件保命装,林肯、分身、或者是BKB。记不得具体哪个版本开始,敌法新增了A杖效果,极其厉害,然而龙骑一把白银之锋就能抹去我4200经济的一切收益。

BKB和林肯之间,我选择了林肯。

BKB算是个后手道具,我怕被先手开不出BKB秒了,如果是林肯,在闪出蓝光的那一刻我就可以跳走。

来吧,拼手速的时候到了。

但其实,并没有这样的机会。一直是正面接团,没有BKB,我没有能力上去刚正面。

机会就这样流走了。

有人在知乎上问,“如果把dota比作人身,有什么共同点?”

其中一个回答说到,“bkb很像公务员和教师,所有人都明白这玩意挺好,也不难出,但大家就是不爱做。屠龙少年们想的是飞鞋龙心蝴蝶大炮后踏着五彩祥云去接她”

可是没有BKB,空有龙心蝴蝶,又有何用?

三万敌法一秒躺,古人诚不欺我。

我后来会想,如果当时出个别的装备,会不会更好打?如果早点跟团打架,是不是可以更快杀人拔塔破路?如果当时没有怂,而是更果断、勇敢一些,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但这些都没有意义了。

 

贴吧里一场rep的分析里说:

“我们总是习惯后悔,往前走了碰到了钉子才知道后悔。

后来你说你那局影魔要是出了BKB就好了,你要是别往那个没视野的地方走就好了。

其实你自己知道,这都是些骗自己的话,有时候你就是该死,这一局你就是该输。

这都是命,输了就是输了。

The truth is what it is , not what you see.

 

dota,学会的最重要的道理,菜,就要认。

大概真的是菜。

>GG,WP.

>技不如人,甘拜下风。

 



你看那个敌法,他好像一条狗啊。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