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水浒故事08]柴进门招天下客,林冲棒打洪教头

小宝说书2017-12-29 18:14:32

首先必须感谢您对小宝的关注和支持


首先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来听小宝说书,书接上文。薛霸举起水火棍就要拍死林冲,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松树背后,雷鸣一声,一条铁禅杖飞出来,架住水火棍,水火棍被打飞,薛霸手振的发麻。闪出一个胖大的和尚:“洒家在林子里听你多时!”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林冲的结拜兄弟——鲁智深。鲁智深轮起禅杖,要打死董超、薛霸,林冲连忙叫道:“师兄!不可下手!我有话说!非干他两个事,都是高太尉使陆虞候分付。这二位也是没有办法,你若打杀他两个,也是冤屈!”林冲为什么不让鲁智深动手杀人呢?他俩死的冤枉吗?不冤枉,董超冤还说的过去,薛霸是一点也不冤枉,中途杀人这事他是轻车熟路,这样的事情没少干。林冲恐怕是害怕鲁智深打死这二位断了自己的回头路。老鲁給林冲解了绳子,扶起林冲:兄弟,自从你受官司,俺无处救你。打听得你配沧州,洒家在开封府没见到你,只见有人请这两个撮鸟吃酒,酒家疑心,放心不下。恐这厮们路上害你,俺特地跟来。见这两个撮鸟带你进店里,酒家也在那店里歇。夜间听得那厮两个,装神弄鬼,用开水烫了你脚,那时俺便要杀这两个撮鸟,但是客店里人多,因此洒家先到这林子里来,等杀这两个撮鸟。”您注意到了吗?鲁智深知道两个官人烫林冲的脚,以鲁智深的脾气居然忍了,现在的智深已经收敛了很多,鲁智深要杀董超、薛霸,但是碍于林冲求情老鲁只好饶了这二人的性命。董薛二人死里得活,从耀武扬威的老虎变成了两条摇着尾巴讨饶的哈巴狗,林冲翻身农奴把歌唱,成了主子。

董薛二人扶着林冲继续赶路,不久四人来到一处小酒店休息吃饭,酒桌上两个公人就问了:“师父在那个寺里住持?”智深笑道:“你两个撮鸟,问俺住处做甚么?莫不去教高俅做甚么奈何洒家?别人怕他,俺不怕他!洒家若撞着那厮,教他吃三百禅杖!”鲁智深一点都不傻,人家问你住哪?是谁?鲁智深说了半天愣是没说重点,老子不怕,老子就是不说。所以有人问你是谁的时候,您记住根本不要接这个茬,直接吹上一通,老子是谁?老子天不怕地不怕,美国总统来了都得叫爷。

吃过饭后,林冲就问了:“师兄今到那里去?”鲁智深看看林冲这个倒霉样:“杀人须见血,救人须救彻,送佛送到西,洒家放你不下,直送兄弟到沧州。”董超薛霸两个听了,心中暗暗叫苦,我们杀不死林冲,回去怎么回话?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回去的事情回去再说,眼前保住命才是要紧的。

董超薛霸各坏鬼胎,一路上小心伺候林冲、智深,可是受了罪了,鲁智深什么脾气,一不开心就骂,再不开心就打,敢说一个不字打你满地找牙。说停就得停,说走必须走,董超、薛霸就成了两个使唤丫头,铺床叠被,打火做饭是样样都得做,您说不得借这个机会好好练练,回去要是失业了,直接转行做家政服务。

路上无事,四人走了十七八日,离沧州还有七十里路程,一路都有人家,再无僻静处。鲁智深确认董超薛霸不会再害林冲,在一处松林就要告别了:俺如今和你分手。异日再得相见。 没有鲁智深林冲早死了,不得好好感谢一番:“师兄回去,泰山处可说知。防护之恩,不死当以厚报!”原著中林冲可没有安排鲁智深去照顾自己的媳妇,一路上林冲也没提到媳妇一句话,林冲还真是心大。鲁智深又取出一二十两银子給林冲,再把三二两給两个公人:“你两个撮鸟,本该路上砍了你两个头,看兄弟面上,饶你两个鸟命。如今没多路了,休生歹心!”说完还不放心,轮起禅杖,只一下,打得松树有二寸深痕,齐齐折了,喝一声:“你两个撮鸟,但有歹心,教你头也与这树一般!”先给钱再给下马威,这就是手段。只见智深摆着手,拖了禅杖,潇洒的离去,就如他轻轻的来,不带走一片云彩,四处回荡着鲁智深爽朗的声音:“兄弟,保重!”

董超、薛霸,两个吓的都吐出舌头,半晌缩不进去:“好个莽和尚!一下打折了一株树!”林冲哈哈一笑:这个算什么,相国寺一株柳树,连根也拔的出来。鲁智深人家忽悠半天没说自己的住哪,转身一走,林冲就把鲁智深給埋了。虽然董薛二人已经怀疑老鲁是相国寺新来的生产队长,但是你林冲这不就是出卖朋友吗?人家救了你一命,你把人家的家庭住址给说了,好吧,咱们就当这是林冲一时顺嘴,没想这么多。



三人继续赶路,又来到一处酒店,鲁智深一走林冲又做回了农奴,被打回了原形,让董超、薛霸做了上首,这二位终于又找回了当爷的感觉,这个时候正是饭点,酒店里人也多,几个酒保手忙脚乱,就没顾上林冲这一桌。林冲等的不耐烦,敲着桌子:“你这店主人好欺客,见我是个犯人,便不来睬我!我又不是白吃你的!是甚道理?”店主人出来解释:“俺这村中有个大财主,姓柴,名进,此间称为柴大官人,江湖上都唤做小旋风。他是大周柴世宗子孙。自陈桥让位,太祖武德皇帝敕赐与他“誓书铁券“在家,无人敢欺负他。专一招集天下往来的好汉,三五十个养在家中。常常嘱付我们酒店里∶“如有流配的犯人,可叫他投我庄上来,我自资助他。”我如今卖酒肉給你吃得面皮红润,他道你自有盘缠,便不助你。我是好意。”您看柴进这人有钱没地方花,特别喜欢招呼犯人,您说他这是不是做,早晚得出事呀?

林冲在东京就常常听得军中人传说柴大官人名字,因此问了路,带着董超、薛霸投奔柴家庄,赶巧柴进出去打猎,人不在,林冲只好再回旧路,刚走了半里,只见远处一簇人马,中间捧着一位官人,骑一匹雪白卷毛马。此人生得龙眉凤目,齿皓朱纯,三牙掩口髭须,三十四五年纪,头戴一顶皂纱转角簇花巾,身穿一领紫绣花袍,腰系一条玲珑嵌宝玉环条,足穿一双金线抹绿皂朝靴,带一张弓,插一壶箭。一句话概括柴进一看就是个贵族,有钱,相当的有钱。

还没等林冲开口,柴进先说话了:这位带枷的是什么人?柴进一看到枷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洪荒之力了,不行我忍不住就想给他钱花,这么办,谁来救救我。林冲慌忙躬身:“小人是东京禁军教头,姓林,名冲。因为得罪高太尉,刺配沧州。闻得前面酒店说,这里有个招贤纳士好汉柴大官人,因此特来相投。”只见柴进滚鞍下马,飞奔前来:“柴进有失远迎!”就草地上便拜,要不是咱们对柴进有了一个大概的认识,不然还真以为他有病呢。

闲话少说,柴进把林冲带进了庄里,进了客厅,柴进得解释一下为什么对林冲那么好呀:“小可久闻教头大名,不期今日来踏贱地,足称平生渴仰之愿!”再看林冲:“微贱林冲,闻大人名传播海宇,谁人不敬!不想今日因得罪犯,流配来此,得识尊颜,宿生万幸!”两人是互相吹捧一番,牛人见牛人,牛皮如大炮,是恨不得把地球炸平,再造乾坤。

柴进对林冲那叫一个好,好吃好喝可劲的上,林冲和董超、薛霸也不客气,可劲的吃,不觉红日西沉,庄客来报:“教师来也。”这位教师姓洪,咱们就叫他洪教师,林冲听名字以为这是柴进的师父,急急躬身唱喏:“林冲谨参。”洪教师根本不理林冲这个茬,全当没看见,也不还礼。柴进給洪教师介绍林冲,林冲再拜,洪教师冷冷说道:“休拜,起来。”没错洪教师这就是最标准的拉仇恨,您说此时谁最生气,柴进。他把林冲捧的那么高,洪教师鄙视林冲,那就是不给柴进脸。

洪教师便问:“大官人今日为何厚礼管待配军?”

柴进说:“这位非比其他,乃是八十万禁军教头师父,如何轻慢!”柴进不开心了,我的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关你屁事呀。

洪教师也是好心,我是怕你上当,别不识好人心:“大官人只因好习枪棒,往往流配军人都来倚草附木,皆说∶“我是枪棒教头”,来庄上骗吃骗喝。大官人如何忒认真!”此时林冲什么反应呢?漠然不语,这是人家的家事,他还真插不上嘴。

柴进接着说:“凡人不可易相,休小觑他。”

洪教师一听就怒了,跳起身来:“我不信他!他敢和我比试比试,我便认他是真教头!”

柴进大笑:“也好,也好。林武师,你心下如何?”有热闹看真是太好了,打、打、打,必须打,看谁不要脸。

林冲说:“小人却是不敢。”洪教师心中暗想:“那人必是不会,心中先怯了。”越要来惹林冲使棒,有本事你来呀,这就是得寸进尺,没事找事。

柴进一来要看林冲本事,二者要林冲赢他,灭那厮嘴:架是一定要打的,但是咱先喝酒,等月亮出来,再开始。趁这个时候,柴进給林冲做思想工作:此位洪教头也到此不多时,此间又无对手,林武师休得要推辞。小可也正要看二位教头的本事。柴进看出来了林冲新来不敢动手,告诉林冲这位也是新来的,你别害怕。林冲一听就明白了,他不是柴进的老师,那我害怕个鸟。

不多时月亮出来,月光下二人开打,才四五合棒,林冲跳出圈外,叫一声“少歇,小人输了。”这还没打林冲这么就输了呢?“小人只多这具枷,因此权当输了。”林冲带着枷一直没摘呢,柴进让庄客取出十两银子給两个公人,开枷,有事我担着。董超、薛霸,见柴进人物轩昂,不敢惹他,再说落得人情,得了十两银子,还有热闹看,这不是好事吗?薛霸随即把林冲护身枷打开。

洪教头见林冲棒法胆怯,感觉自己要赢,自信心满满,巴不得马上就打,刚举起棒。只听柴进一嗓子:且住。咱们給游戏加点赌注,二十五两的大银子。谁赢了归谁。

洪教头看见银子当然劲头更足了,亮了门户:把火烧天势。林冲应对:拨草寻蛇势。洪教头喝一声:“来,来,来!”使棒从上往下就打,林冲望后一退。洪教头赶入一步,又一棒下来。林冲看他脚步己乱,把棒从地下一跳。洪教头措手不及,跳起来转身要躲没躲过去,正扫着洪教头小腿骨上,老洪撇了棒,被打翻在地。牛气哄哄的洪教头,一招就被打倒,真是丢了个大人。柴进和众人一齐大笑,老洪柴家庄是呆不下去了,没脸了呗,另寻出路咱们不提。



次日林冲辞别柴进带上枷赶奔沧州。柴进让庄客帮忙挑着行李,还说了:过几天我派人给你送棉衣。林冲安全到达沧州,董超、薛霸办了交接手续,回京交差。单说林冲被送到牢城营内,在单身房里听候安排。有犯人提醒林冲:“此间管营、差拨,都十分害人,只是要诈人钱物。若有人情钱物送与他,便觑的你好;若是无钱,将你撇在土牢里,求生不生,求死不死。若得了人情,入门便不打你一百杀威棒,只说有病,就不打了;若不得人情时,这一百棒打得个七死八活。”总之要想过的好,就得有钱,那么需要多少钱呢?众人说:管营五两银子,差拨也得五两银子。”说曹操曹操就到,差拨来了:“那个是新来的配军?”林冲见问,向前答应:“小人便是。”差拨不见他拿钱,立刻换了一副嘴脸,指着林冲就骂!”你个贼配军!见我如何不拜!我看你这贼配军满脸都是饿纹,一世也不发迹!打不死,拷不杀的顽囚!你这把贼骨头好歹落在我手里!教你粉骨碎身!一会就叫你知道厉害!”林冲等他骂完了,才取出五两银子,陪着笑脸:“差拨哥哥,这是小薄礼,不要嫌少哟。”差拨看看:“你教我送与管营和俺的都在里面?”很显然这是嫌少。林冲赶紧说:“这只是送与差拨哥哥的,另有十两银子,就烦差拨哥哥送与管营。”差拨见了,看着林冲立刻换了一副笑脸:“林教头,我也闻你的好名字。端的是个好男子!想是高太尉陷害你。虽然目下暂时受苦,久后必然发迹。据你的大名,这表人物,必不是等闲之人,久后必做大官!”拿了钱就有效果,刚才还是贼骨头,这回你必定做大官,所以别人怎么骂,咱们都不要当真,骂你的是没得好处,夸你的也未必真心。林冲笑道:“皆赖差拔照顾。”差拨拍着胸脯:“你只管放心。”林冲又拿出柴大官人的书信:“相烦老哥将这两封书送一下。”差拨一听柴大官人的名:“即有柴大官人的书,烦恼做甚?这一封书直一锭金子。待会管营来点你,要打一百杀威棒,你便说你一路有病,未曾痊可。我自来与你支吾,要瞒生人的眼目。”这都是明码标价的事,还以为谁不知道是的,所以形式主义害死人呢。差拨拿了银子和信走了。林冲叹口气:“有钱可以通神,“此语不差!端的有这般的好处!”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这就是林冲赤裸裸的教训。

本来10两银子給管营,但是差拨只给了5两,林冲这叫破坏市场价,这个钱不能給,给了一次,下回管营还要10两怎么办?官营肯定不知道这里面的事了,拿了银子看了柴进的信,那一定得好好照顾。装模作样的来到牢房点名林冲:“你是新到犯人,太祖武德皇帝留下旧制∶“新入配军须吃一百杀威棒“。左右!给我动起来!”

林冲装作咳嗽两声:“小人路感风寒,未曾痊可,告寄打。”管营很体贴的说:“这人果然有病,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等病好了再打。”之后安排林冲去看管天王堂,根据差拨所说,看管天王堂是营中第一样省气力的勾当,早晚只烧香扫地就行。你看别的囚徒,从早干到晚,尚不饶他,还有一等无人情的,拨他在土牢里,求生不生,求死不死!”林冲一听,又拿三二两银子与差拨:“烦望哥哥一发周全,开了项上枷更好。”有钱好办事,林冲开了枷,自此就在天王堂内住下,每日只是烧香扫地。那么问题来了之前看天王堂的人呢?还用说吗,被调走了呗,被林冲給挤走的。单纯有钱还不够,还得有权有背景。

不觉光阴荏苒,四五十日。管营,差拨,得了贿赂,日久情熟,由他自在,也不来拘管他,林冲自由自在。不久柴大官人又送冬衣和人事給他,满营囚徒也得林冲救济。现在想想为什么囚徒们要提醒林冲呀,人情有白送的吗?懂事的人不得还呀,这就叫广结善缘,总有回报。话说这一日,林冲出营散步,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叫他:“林教头,你怎么在这里?”有分教:林冲火烟堆里,争些断送馀生;风雪途中,几被伤残性命。毕竟来人是谁,且听下回分解。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