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男子罹患癌症却不听医嘱,病情恶化后竟恼羞成怒挥刀砍医生!

上海法治报2018-03-25 17:39:05

来源 | 《上海法治报》

作者 | 严谨

编辑 | 王菁


他辗转就医本是为求一线生机,却又刚愎自用、无视医生的专业建议,自食恶果的他不知反省,反迁怒于白衣天使,在执念与愚昧的作祟下,他向无辜的医护人员举起柴刀,但这一切只是加速了他自己的毁灭进程……


好大夫行医突遭横祸

今年48岁的蔡大夫是个远近闻名的好大夫,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普外临床工作,对肠胃肿瘤、肛肠疾病的诊断与手术有较深造诣。身为上海市抗癌协会胃肠肿瘤专业委员会委员,他每年的平均手术量竟有一千例之多,主刀率在60%以上,被患者们形象地形容为本院“一把刀”。可贵的是,他不仅医术高超,更有一颗认真负责、为病人着想的仁心。


自2007年医院有电子记录以来,他已收到病患来信、锦旗等共计一百余次,在“好大夫在线”网站更是好评连连。然而,这一切都被定格在了2014年3月21日。

2014年3月21日10时30分许,蔡医生正在门诊二楼普外科坐堂专家门诊。问诊告一段落,他便埋头写起了病历。正在这时,他突然感到脑袋后面被什么东西极其用力地砸了一下,他反射性地伸手摸去,竟摸到满手血迹。

蔡医生忍着剧痛回头望去,只见一个手持柴刀状物体的身影出现在被血污模糊的视线里,那身影似曾相识,可还来不及辨认到底是谁在行凶,疯狂的砍砸便又落到了他身上。没几下,他就被砸倒在地,洁白的墙壁被喷溅上了腥红的颜色,他脑袋上的伤口更是血流如注。蔡医生在仓惶之际本能地以右手抓挡,却在下一刻听见了自己筋裂骨断的“咔嚓”声响。

蔡医生不知道的是,这一天,对方使用的竟是一柄长达三十公分的大柴刀,虽因年代久远已无锋口,但仅凭刀的自重和硬度也足以使人致命。

“杀人啦!救命啊!杀人啦!”

诊室里被这血腥场面吓傻了的病患终于回过神来,尖声惊叫着向外逃窜。趁着凶手一晃神的功夫,蔡医生奋力一挣,终于冲出诊室。

但凶手并没有就此罢休,他依旧手持凶器在蔡医生后面紧追不舍,并连续加害经过他身边的多名医护人员,直到被赶来的保安及民警制服。

这个光天化日下在医院公然行凶的人究竟是谁?他为什么要对妙手仁心的蔡医生痛下杀手?事情还得从头说起。

行凶老人命运坎坷

凶手名叫林成,现年近70岁的他于1946年出生在浙江一个美丽富饶的乡村,他的父亲靠着祖辈荫泽早早就已是富甲一方的乡绅,他原本应度过一个幸福快乐的童年。


然而,命运的打击却接踵而至。先是他的亲生母亲染上重病、撒手人寰,继而是土地改革的狂潮袭来,家里的地产被收归公有。在这期间,父亲续弦又娶了一任妻子,幸而继母是个好人家的闺女,为人诚恳善良,自己没有生育子嗣,就把林成当做了自己的亲生儿子抚养。可是,即便她再用心地教育林成,还是无法完全弥补生母逝去对林成造成的缺憾。

就这样,林成渐渐长大,日子却也一天天艰难起来。因为被“成分”问题连累,自小就没有小伙伴愿意和林成一起玩耍,在学校里他也总是被视为异类。像那个时代的许多孩子一样,林成对读书兴趣不大,勉强读到了小学三年级就没有继续读下去。

幼年丧母、家道中落的经历,外加成年后不足一米七的矮小身材,孕育了林成极端自卑又自尊的性格,平日里的他虽然为人还算谦和,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林成是个倔脾气,只要是他认定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头。

这以后,插队落户耗尽了他的青春,回来后又因为出身不好,找不到像样工作,也没有人愿意嫁给这样的他。就这样,拖拖拉拉到了38岁还没有成婚,林成成了远近闻名的老大难。

终于,有人大老远地给他张罗了一门亲事,对象名叫小颜,比林成小三岁,是上海马桥本地人,曾经有过一段美满的婚姻,但天有不测风云,丈夫突然间病故,留下二女一子,最大的15岁,最小的才12岁,四个人生活的重担全落在小颜一人肩头,生活甚是艰难。


所有人都不看好这段姻缘,毕竟林成是头婚,然而,林成本人却没有嫌弃小颜二婚,他不仅大度地接纳了三个孩子,还主动把收入都交到小颜手里由她支配。小颜感动得热泪盈眶,下定决心要和这个老实肯干的男人好好过日子,孩子们也很敬爱林成,主动喊他“爸爸”。

婚后,林成随小颜来到了上海,并把年老的养母也接来赡养,夫妻二人虽然没有再要孩子,但一家六口的日子倒也过得其乐融融。

时光荏苒,转眼便到了1997年,林成的养母已经过世,他和小颜也都年过半百,相继退休,幸而三个孩子都有了稳定的工作,又都很孝顺,日子眼看着是越过越好了,林成心里却生出了个疙瘩。


原来,自他与小颜结婚后,就一直居住在女方提供的房子里,起初这并没有什么不妥,毕竟一家人主要还是靠林成赚钱养活,然而,随着孩子们的自立与房屋的商品化,周围便有些人开始别有深意地称赞他“好福气”,找对了老婆,白得了房子,还有别人家的儿女养老送终。

林成自尊心极强,忍受不了这种“吃软饭”似的揶揄,提出要和妻子分开,自己再到外面做些小生意赚钱。离婚的决定让家里人大跌眼镜,毕竟,在小颜眼中,林成不抽烟、不喝酒、没有任何不良嗜好,是个十足的好男人。他和小颜也没有什么矛盾,虽是半路夫妻,但毕竟相濡以沫了十多年,最困难的日子都熬过来了,怎么说分就分呢?


然而,林成就是铁了心要离,并扬言不会惦记颜家房产,更不需要让三个子女养老,自己有能力做小买卖赚钱!小颜拗不过他,终于去领了离婚证。可考虑到林成在上海举目无亲,又无力置办房产,小颜还是让他继续住在家里,林成也不愿白住,每月按时给她一笔钱算作房租。

下肢水肿查出恶性肿瘤

2014年,林成年近古稀,2月初,他忽然发现自己的左腿出现了水肿。因为去年年底他刚做了左下肢静脉曲张的手术,所以开始时他并不以为意,只当是静脉曲张再次发作。然而,参与会诊的医生却发现,他的盆腔左侧内有一个较大的肿块,腿部的水肿正是被此压迫所致。院方怀疑是淋巴瘤,建议他做活体检验。林成当时就情绪激动,直嚷嚷着说不要看了!他执意要出院,前妻小颜没有办法,只好替他办理了出院手续。

回家后,经过小颜和子女百般劝说,林成总算同意做进一步检查。2014年3月3日,林成再次入院做活检,期间因无法承受心里压力曾有过数次跳楼行为,亏得前妻和主治医生一同将他拉回。一周后,结果揭晓,林成的预感应验了,他被确诊为淋巴结转移性神经内分泌癌,而且已经到了晚期。

这一消息犹如晴天霹雳,林成无法接受这一事实,他情绪激动地抓着医生的手要求将肿块全部切除掉。可由于他的病情比较特殊,肿瘤是沿着血管生长的,加之原发灶尚未查明,所以无法进行手术。对于主治医生苦口婆心的解释,林成不予理睬,只认为不能手术是医生水平有限。就这样,他把希望寄托到了本案的被害人——蔡医生的身上。

蔡医生当时是院普外科主任,也是为林成诊治的治疗小组组长。他与林成接触不多,仅在早上查房时和他就病情有所交流。林成从病友那里打听到蔡医生是医院里的“一把刀”,是治疗肠胃肿瘤方面的专家,心里顿时升起一丝希望。


他多次向主治医师提出,希望能请到蔡医生为他进行手术,然而,因为肿瘤的原发病灶始终没有确定,病情又比较严重,加之做这种大手术需要科室全体领导和其他几个楼层的外科医生一起开会讨论,不是一个人能决定的,故主治医师不敢贸然答应。

其实,医院对林成的病情相当重视,甚至特意请来肿瘤医院的内科主任为他会诊,专家意见也是建议他先进行化疗,然而林成却不肯接受这个方案。

在癌痛可怕的折磨和终日惶惶不安的双重作用之下,林成的病情越发严重,想法也愈发极端和扭曲。他整夜整夜无法入眠,心里对死亡的恐惧全都转化为对医生们的愤怒。他觉得自己被愚弄了,被伤害了,是个彻彻底底的可怜虫。他目前之所以时日无多,都是因为蔡医生和主治医师不给他治疗,存心不给他活路!既然你们如此狠心,那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林成的想法开始变得越来越极端。

劈砍无辜医生终获罪

2014年3月15日,林成无视院方再次安排肿瘤医院淋巴系统内分泌方面的专家前来会诊的方案,在未经医院允许的情况下,突然擅自离去,并于次日由前妻为其补办了出院手续。彼时蔡医生等人尚不知道,林成的心中其实已经酝酿了满满的杀意,当他再度出现在医院时,等待他们的将是一场腥风血雨。

3月21日事发当天,林成身着老式军大衣,将准备的作案凶器以暗红色环保布袋包裹,出发前往医院。

凶器是一把长达三十公分的大柴刀,由柄至尾端逐渐加宽,刀背、刀刃皆为钝口,却有半公分厚六公分宽,自重更是达到一公斤多。

10时30分许,他来到蔡医生位于二楼的专家诊疗室,其时医生正埋头书写病历。林成绕到他身后,隔着布袋握住柴刀一端,特意举起刀宽的那面朝着蔡医生的后脑勺用力劈砍下去。而后便发生了文章开头的那一幕情景。

案件发生后,经鉴定,几位遭袭的医护人员均不同程度地出现因外伤致左顶枕部头皮列裂创、伴头皮下血肿、皮肤软组织挫伤的情况。

其中,蔡医生最为严重,他因外伤致额部、左颞顶部及顶枕部头皮裂创和右手食指中节指骨粉碎性骨折、中指近节指骨骨折,目前其功能仅恢复三分之一,弯曲度只能达到三成。而他平时为病人动手术基本以右手持手术刀及手术器械为主,所以今后他能否继续做手术还是未知数,一切只能视右手恢复情况而定了。蔡医生多年苦读,精修医技,却毁于一旦,实在叫人扼腕叹息。

林成被刑事拘留后,因其情绪极不稳定,公安机关特意聘请安康医院医生至市监医院对他的精神状况进行诊断,证实其作案时未发现明显的精神病性症状,评定为完全刑事责任能力,具有受审能力后,将他逮捕。

而林成本人也由开始时的嚣张狂妄、破罐子破摔,到逐渐开始后怕。他在到案之初的两份笔录中声称,是因“医院不给我开刀,我很痛苦”,故而要砍死医生。可之后又辩称说“仅想报复他,让他痛,并不想砍死他”,“我只是想出口气,报复一下”,“我只针对他,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同时他还表示他击打蔡医生头部,不过是因为他当时正低头书写病历,顺手一击罢了,此前并未想过要击打什么部位。

对于他的种种辩解,闵行区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以专业角度认真仔细地审查本案后认为,从客观行为看,林成选择的凶器柴刀虽无锋口,但自重较重,有较大杀伤力;在悄然走到被害人身后,无任何警示情况下,趁其不备,连续打击被害人头后部,其行为本身就危及被害人生命;他击打两名护士时也均以敲打头部为目标,体现其整个犯罪行为有刻意追求他人死亡后果的意愿。

结合犯罪嫌疑人行凶打击的部位、次数、追寻被害人欲连续加害以及因追寻不及转而向其他人员行凶的整个过程,林成到案后两次供称自己是要杀死对方,更符合其当时的主观心态。

最终,犯罪嫌疑人林成因涉嫌故意杀人未遂被检察机关公诉,并获得应有的刑罚。

(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

◆ 上海法治报

法 治 力 量 共 同 传 递

微博| @上海法治

微信| Shfzb34160932

转载敬请注明来源


长按识别二维码 一键关注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