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黑帮 第十八章 蛇鼠一家 之三 || 真实记录一个黑帮老大的爱恨情仇

峨眉文学2018-06-13 03:13:22

戳上面的蓝字关注我们哦!

    宋平说:十万是有点多,不过对你姐来说,也是九牛一毛。书记说:是啊,可是我姐不干啊。对她来说,钱是小事,可她把面子比钱看得还重。我都说过她两回了。宋平说:你给你姐说,是她的面子重要还是娃儿重要。如果刘副县长坚持,按照法律,那不判三年也是两年哦。胳膊拧不过大腿哟。书记说:行,我再给我姐说一下。
      

    两人说了一会没多久,何丽就来喊吃饭。又是一顿山吃海喝不表。吃完饭书记又吼去唱歌,唱歌时书记给何丽老公打电话,牛副局长赶过来坐了半个小时说还有事就撤退了。书记说:狗的牛胖娃肯定泡妹儿去了。旁边坐着的何丽说:管他的,只要不把病带回来就成。杨子说:那么大气?何丽说:枪在他身上,他要随时打靶你管得了?书记说:有道理,来,跳舞。说着拉着何丽跳舞去了。歌厅灯光不算太暗,书记搂着何丽先还正规,跳着跳着就把何丽贴紧了。何丽也不好太得罪书记,但也不好让书记吃豆腐,便尽量保持了些距离。

    

    这边坐在沙发上的宋平说:“罗平对何丽也是垂涎已久哦。杨子说:看得出来,但何丽不是那种人哟。宋平说:那是。何丽要是那种人,县委书记早就提拔她了。现在你们镇的副书记,姚燕,比何丽还晚一年上班,论资历论水平论背景都抵不过何丽,人家就把书记整高兴,一下就提成副书记。杨子说:你们咋个晓得?宋平说:就这点烂事还用保密?几个月前我老爹在家里头都还在骂世风日下,说在饭局上,为了给书记献媚,几个女的争先恐后不可开交,只差没跪舔了。杨子说:也还真是世风日下啊。宋平说:这些女的跟谁睡不是睡?睡一下就捞个副科级有啥子损失?腿一张,副科级,腿一张,副科级。哪里像我们,升个副科级像拼命一样。杨子说:鬼大爷喊你不是女的。你是女的你也可以腿一张,副科级,腿一张,副科级,哈哈。宋平说:锤子,老子还是幸庆是男的,老子也可以日。杨子说:你下属搞了几个?宋平说:没搞。杨子说:鬼才相信。宋平说:走,出去,和你说几句。
      

    杨子和宋平出了包间,走道里音乐声也很大,两人干脆下楼来到街边上。两人把烟点起。杨子问宋平:想好没有?宋平说:要不你就直接把录像带私下交给林局。林局早就想动王头了。杨子说:能行?宋平说:林局会单独找王头,只需把录像带给王头看,王头就会乖乖服从调整。服从调整他还会保住一官半职。如果这盘录像带送到纪委,他就会锒铛入狱。二者选其一,你觉得王头会选哪条路?杨子说:那是。林局既然早就想动王头,那所长谁去接任?

    

    宋平看了杨子一眼,说:你什么意思?杨子嘿嘿一笑,说:林佳倒是想去。宋平很是诧异:林佳?杨子说:咋个?宋平意味深长地说:狗的硬是有一腿嗦。杨子作势踢了宋平一脚:说话那么难听?宋平吐了口烟圈,说:你的意思还是林佳的意思?杨子说:有啥子区别?宋平说:区别大了。杨子说:林佳肯定想去,不过她没说过。我也没给她透过一个字。宋平说:那就是你的意思了嘛。杨子说是。

    

    宋平又点了支烟,说:估计难度不小。县城派出所是县公安局最大的一个派出所,所长是局党委委员,级别已经不低啊。杨子说:那王头相当于副局长级别哟。宋平说:从级别上说,现在派出所所长、局各个大队大队长都是副科级。但王头是局党委委员,人家是进了领导班子的,从权利上说,就不一样了。杨子说:那王头调整的话,谁会去顶王头?宋平说:多半是局工会主席。刘主席是林局一手提拨起来的铁杆,一直想去顶王头的位置,但王头一直不让位,所以就搁置起来了。杨子说:这样的话,岂不便宜了那个刘主席?宋平说:也不一定啊。杨子说:咋个说?

    

    宋平笑了笑,说:比如说我,如果林局点头,我还不是可以去。杨子说:你舍得刑警大队长?宋平说:能捞一个党委委员,刑警大队长又算啥?杨子说:也是哈。宋平说:现在干部任命有规定,必须在某一职务满三年才能提拨。我当大队长还不到一年,提副局长就得等,晓得不?如果我去顶了王头的位置,捞个党委委员,就相当于提前进了副局。我在所长位置待上一年半载,陈叔就可以把我平调到市局刑警支队当个副支队长,我就名正言顺地提前解决了副局长级别。到时可以直接平调回县上来当副局长。杨子说:那还不简单,让陈叔直接给林局打招呼不就解决了?宋平说:这个还没有给陈叔汇报呢。杨子说:以你和陈叔的关系你还不好说?宋平说:官场哪里像你我兄弟那么简单哟?杨子说:那你想一下。我们先上去吧。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李漩,诗人、作家。四川省夹江县人,1973年生,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已出版长篇武侠小说《蜀山风云》、诗集《想和你去看看海》。《黑帮》是其创作的第二部长篇小说。


                                       公    告

平台推荐至《星星》增刊过一审作者名单:

      

        木朵朵、琼   平、余元英、楚越狂子、浅    书、白春玲、李洪彬、弱    水、徐俊峰、胡有琪、语一、孙光利、李必健、李    治、廖淮光、半    山、罗莉琼、史迎凤、蓝色雨、关关雉鸠、夏   震、李月边、魏楚敖、刘又青、蔡晓芳、厉    雄、静逸荷心、冉杰、凌昆、慕雷、梁先琼、石建希。


        最终以过终审为准。


                                               《峨眉文学》

                                                 2017.12.10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