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连载之二|馀映潮:命运的转折起于这里

新作文杂志社2018-05-15 10:33:36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2018年杂志开始征订啦!您可前往所在地邮局订阅。邮发代号——

《中学作文教学研究》:22 - 74

《新作文·初中版》:22 -124

《新作文·高中版》:22 -63

(其他订阅方式见文末

余映潮,全国著名特级教师。全国中语会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全国中语会名师教研中心主任。教育部“国培计划”首批培训专家之一。河北师大“余映潮工作室”主持人。湖北省荆州市教科院中学语文教研员,知名中小语文课堂教学艺术研究专家、中小学语文教师培训专家、中考语文命题研究专家、《中学语文教学》《语文教学通讯》等多家杂志的专栏作者。被誉为“中青年语文教师课堂教学艺术研究的领军人物”。著述丰富,已发表各类教学文章1500余篇。创建了全新的“板块式、主问题、诗意手法”阅读教学艺术体系,精彩的课堂教学受到各地中小学语文教师的普遍欢迎。

命运的转折起于这里

——余映潮教育人生故事之二

我当年下放的地方监利县的王家湾,有一所村办的“王家小学”。它像一个小小的四合院,低矮的校门,教师办公室面对公路,两侧各有三间教室,教室的另一方面对广袤的农田。


空闲的时候,知青们会到王家小学里来,与老师们说说话,打打球。而我的命运,却转折于这个地方。


1971年,5月里的一天早上,我和农民们在离村子很远的水田里插秧。


不知什么时候,生产队长带着一位学生站在了田埂上。队长告诉我,王家小学的校长请我到学校去一下。从水田里上来,赤着脚,带着满腿的泥巴,跟着那位学生,我来到了王家小学。校长姓李,年纪有点大了,他曾经是新四军的战士,李先念的部下。他问我,能不能帮着代几天语文课。


我说可以啊。


他给了我一本书,说让我给四年级的学生上一节《国际歌》,还问我要不要备课。我说不用;带着满腿的泥巴走进了教室。这是我一生中的第一节语文课。

下课了,学生们像燕子一样飞向了校长的办公室,校长在门口笑呵呵地问他们:“这个新老师怎么样?”


孩子们竟然说:“这个老师好,他说的是广播声音!”


于是我就继续代课了,同学们开始称呼我为“余老师”,而我生活的那个小队的学生一时难以改过来,仍然称我“小余哥”。


新的学期开始,经过王家小学与大队、小队的协商,我仍旧留在小学里教书,我当上了民办老师了;可以不下水田、不背几十斤的水桶给棉苗喷药、不用担起沉重的新谷从船头拼命一步跨到岸上、不去开沟挖渠、不用上堤防洪了……然而好景不长,由于民办老师也是让人羡慕的工作,有人看中了;我就被安排去教“跑学”。这事极辛苦,是本地人不喜欢做的事。教“跑学”,就是不再在学校里教学,而是每天走遍这个大队的每一个小队,到农户家中,集中小队里没有能够上学的适龄儿童,给他们上课。这是典型的复式教学,从启蒙到小学五年级,各种层次的孩子都有。


跑路,教学,风里雨里,跨沟趟河,穿林过桥。但我极认真地做着这件事,迎着晨光,披着暮色,乐此不疲。我提着一把胡琴,带着一只哨子,背着一个书袋,进行我的教学旅行。到了一个地方,哨子吹起来,胡琴拉起来,孩子们聚拢来,教学就开始了。休息的时候,我就教孩子们唱歌。我的教学,力争让这样的学生也全面发展。农民们很欢迎我,在我的“农家教室”里,常常有前来观看的大人,他们都笑眯眯的,有的干脆坐在“教室”的长凳上抽有着长长烟管的旱烟。


有意思的是,有一次在区里组织的小学五年级的语文考试中,我教的学生中竟然有一个得了第一名。于是我的名声大振。在暑假学习班上,区教育组长居然将全体民办老师作为“学生”,让我给他们上了一节“示范课”。


这样的教学,一直坚持到1973年11月。12月份,我就被区教育组推荐到监利师范读书去了。


……


下放之后的几年,生活非常辛苦,就像我在《一直向前走》中所写的那样: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在那窄窄的田间小路上奋力前行,走过春的泥泞,夏的炙烤,秋的风霜,冬的漫长,每跨出一步都会感觉到痛苦;在又一段很长的时间里,我提着胡琴,背着书袋,串村走乡,沿途设点教“跑学”,每天的生活就是在奔波中感受劳累……


生活告诉我,在一步一挪的坚持着的苦捱之中,也许会有援助之手不经意中扶了你一把,也许会有稍微宽阔一点、平展一点的道路出现在你的面前。


相关链接点击下方蓝字:

连载|余映潮:知识青年到农村去

       《中学作文教学研究》属中国文章学研究会会刊,全国“三新”作文教学研究会会刊,中国写作学会中小学写作教学专业委员会会刊,是一本探索作文教学理论创新、展示作文教学新锐实践的专业期刊,是一份专职服务于中学语文教师的刊物。如果您有好的作文见解或者课堂实践,欢迎您来稿交流。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