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日课:人生如果是一场球赛,下半场你要如何逆转而不被淘汰?

电子商务法律参考2018-06-02 02:38:14



1 “不死的“中国人正在面对什么样的危机?

在意大利人中有个传闻,说中国人都是“不死的”。因为他们在意大利所看到的华人、华侨都年轻、勤奋而富有活力,却神秘地从未看到中国人老去和死亡。

这当然是一种基于偏见的怪诞传闻。不过的确,在欧美、日本、台湾地区,还时常能在各行各业,尤其是服务业中,看到白发老人的身影;而国内的就业者却普遍相当年轻:秘书极少会是中老年女性,职场精英也往往未满四十就已身负重任,百万富豪也在整体上比西方社会年轻得多。

但是,这些职场中的白领,老了以后都去哪里了?

这在原来的确只是一个笑谈,因为国内的大部分白领都尚未变得足够老。鉴于外资企业大举进入中国是在1992年以后,而创造了许多就业机会的新科技或前沿领域,也是此后才不断涌现出来。

可以说,这些已堪为“老前辈”的第一代白领,也不过刚刚开始面临中年危机。

而,现在的80、90后,在经历职场的上半场后,也终将面对自己的下半场人生。如何让自己的下半场依旧精彩?


2 “中年危机”为何向中国人袭来?

在原先的年代,中国人大概是无须多考虑“下半场”的事的。因为那时在面对“抑制、减速、开阔的中年”时,大多数人无非是安稳地度过余生,不会再想着折腾出一个什么不同的活法来了。

美国生物学家乔治·夏勒1984年发现:“我在中国遇到的生物学家,大多年满五十岁就在心理上宣告退休,一心一意保护既得的地位,避免被年轻人夺走,尽量不引人注目,等着领退休金。”

在更早的时候,人均寿命这一点本身就免去了人们多去思虑这个问题。

这点上,社会学家潘光旦在数十年前说过一番富有远见的话:

“医学的发达与工业机械化,是近代文明进步的两大柱石。但从劳动界老人的角度看,它们却是一副夹棍,把老人们夹在中间。一边,医学把他们的寿命延长了20岁;又一边,到了40岁光景,工业已经硬把他们当作老者,要他们退休。”

现代人之所以身陷中年危机的窘境,说白了大概正是如此。毕竟,现代社会的根本特征之一,就是知识更新的速度大大加快。老人们甚至不得不向儿孙们学习如何体验最新的科技——这些知识对所有人而言都是最新的,仅此就足以冲击年长者的权威及其经验的价值。年龄和经验不再意味着资质,有时反而成了瓶颈和累赘。

即便老员工和新人学得一样快,从企业成本控制的无情逻辑来看也未必是合算的,因为如果两者能完成同样的工作,支付给新人的薪资显然可以低得多。

大部分工作并无多少门槛,据社会学家赖特·米尔斯在《白领》一书中所说的:“一般的估计是,大约80%的工作人员的工作,可以在三个月内学会。”

在淘汰机制上,信奉效率和成本控制的外企与民企,要比那些不那么遵循市场规律的单位残酷得多,而不可避免的事实是:越到高层,职位也越是有限,不是每个人都能不断提升自我,跻身高层。

因而在外企中,不时会有一些到中年无法提升的人被温和地辞退,原因只是他们的工作可以由更年轻、薪资要求更低的人完成。

强制年长员工退休的现象在市场化最彻底、知识技能更新速度快的美国,并非偶然。其情况之广泛与严重,导致美国国会在1967年不得不制定《禁止雇佣年龄歧视法》,禁止企业因年龄而强制员工退休,规定企业须提前3-6个月通知员工解雇消息,以便给他们充足的应对时间。


3 我们都要重新找到自己的“正业”

在一个高喊“创新”和“灵活”的时代,没有人是真正不可替代的,想“安安稳稳一直干到退休”基本上是不太切实际的梦想,不适于一个快速变动的市场。

除非像一些人梦想的那样,实现财务自由之后,在40岁,甚至35岁就提前退休。然而“退休”也并不就意味着可以“全职地玩”,一个人毕竟总还是要找事来做。

就此而言,在人到中年之际,除了那些能在职场上不断向前平顺发展的人之外,无论是创业还是退休,事实上都意味着要重新开始。

这无论如何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即便有离开本职的勇气和心理准备,但一个人在全身心投入某一行十几、二十年后,往往会发现自己除了这,不会干别的——在某种程度上,大概就像退役的中国奥运选手。


去年一次老同事聚会,各自说起近况,有人谈到自己在做本职之余,还投资做了一个儿童游泳池项目,谦称自己“不务正业”。座中一位笑了笑说:“我看这才是你的正业,你的本职倒是副业。应该说,我们都在找自己的正业。”

这虽是戏言,却是实话。对“人生下半场”的规划,说到底确实就是一个人在成熟地认清自己的能力、爱好和困境之后,更务实地找到一个适合自己的活法。

有时,这意味着利用自己积累起来的经验去开创新事业,如我早年的一个美国老板,以其二十多年在华经验,为那些想进入中国的公司提供咨询服务;

另一些时候,则意味着毅然放弃原有的经验积累和生活方式,顺从自己觉醒的内心,比如我另一位曾经的老板,42岁退休后,回香港攻读心理学去了;

而最具挑战的,则是在一个新的领域创业,开创另一种可能。


4 人们的“退休”观念在改变

在那种与长期、稳固、紧密的社会关系为特征的体制下,退休往往意味着在单位保障之下,安享稳定闲适的生活,那是一种“不必为生计奔忙”的安逸理想。

而在现代社会,对许多人而言,公司其实是比家庭更能让他获得存在感的社会网络。很多人会为了退休后不能去工作单位,而感到沮丧。

丘吉尔的朋友就曾说,“温斯顿不能闲下来,一闲下来就陷入颓丧。退休之后,他那副德性,你是知道的。怎么说呢,他告诉我,他每天都祷告,只求一死”。

这一心理的结果是:即便只是为了心理健康,一个人也必须在闲下来之后找到适合自己做的事。这也就是说,“退休”也得变成另一种意义上的“工作”,成为一个人重新开始的人生契机。如果不是这样,那你就有麻烦了。

这其实是一种积极的改变。如果主动而自觉地认识到这一点,或许也有不少人发现,比起自己年轻时的白手起家,如今除了精神活力之外,其他方面也未必就更艰难。后半生毕竟是,人生继童年之后又一段自由的时光。

“中年危机”在此意义上倒不如说是强制改变的突发事件,如果你不是那么消极地应对它,或许发现这一处境也未必就“尴尬”。


5 人生下半场,做真实的自我

与那种较为僵化的传统社会不同,现代社会允许人从头来过,就好像允许你在一生中尝试几辈子的活法。

如果说以前一个人在中年之后就必须更多地“扮演”自己的社会角色——丈夫、父亲,乃至“活着的祖宗”,压抑真实的自我,那么现在则鼓励你不断去做真实的自己,去找到适合你的新领域和新活法,无论多迟开始都可以。

就此而言,人生的下半场或许以“尴尬”开局,但它其实对所有人来说,都是“解放”。


本文作者 维舟


精英思维日课

ID:swzl888

长按二维码关注

 

功能介绍:我们总是在惯性中生活,在成规中思考,并在无助的结果中自责。 精英思维日课,带你反思自己被局限的生活,为充满渴望而又焦虑的你,提供真正有价值的新知。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