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黄河灵异档案》541-545

小狄真好电子影视2018-02-12 18:21:42

第0541章 第四柱的身世之秘

“真的要放他出来?”我故作凝重地看了看南宫妙晴。

    “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既然他是被鬼门第四柱给镇在了这里,那么我们就放他出来,让他去对付鬼门第四柱。”南宫妙晴毫不迟疑地点了点头。

    “那行,反正是找不到燕采宁,对我来说活着也意义不大,管他洪水滔天不滔天呢!”我也故意装着豁出去的样子点了点头,顺着南宫妙晴的意思说了一声,“妙晴你帮我照着(照明),我这就打开它!”

    我一边说一边将手里面的强光手电筒关掉后装进口袋里,然后双手握着齐眉棍走到了青铜巨棺的旁边。

    南宫妙晴用手电筒帮我照明,我用齐眉棍沿着棺材盖子两边的边缘缝隙斜着向上猛地戳了几下、撬了几下,终于让棺材盖子松动了。

    接下来我丢掉了手里面的齐眉棍,然后提起丹田真气聚于手臂之上,抠着棺材盖子的缝隙猛一发力,一下子就将很是沉重的棺材盖子掀到了一边落到了地上。

    伴随着棺材盖子落到地上发出的沉闷响声,我与南宫妙晴迅速闪身后退,站在距离青铜巨棺两三丈远的地方观望着。

    巨大的青铜棺材里面飘散出雾朦朦的白气,周围的温度好像也瞬间降低了几度一样。

    但是并没有什么东西从青铜巨棺里面出来。

    我与南宫妙晴相互瞧了瞧,都是有些茫然不解。

    就在这个时候,巨大的青铜棺里面突然传来了一个惊喜激动而又迫不及待的声音,请求我们放他出来--虽然他说的是古汉语听起来比较费力,但勉勉强强可以听懂里面的意思。

    “乾坤缚魔锁已经砍断,棺材盖子也帮你打开掀掉了,你还不能出来吗?”怔了一下,我有些不解地试探着问道。

    那个沧老的声音先是向我表示感谢,说是等他出来以后一定会重重地报答于我,并且让我不必害怕于他,最后才请求我近前帮忙。

    “除了乾坤缚魔锁、镌有龙章凤篆的棺材盖子以外,里面居然还有镇//压之物,看来囚在里面的果然是古妖大魔!妙晴你站这儿别动,我过去看看情况再说。”我故意压低嗓门儿冲着南宫妙晴说了一声。

    “嗯,你要小心点儿,如果真是无良无耻祸世大魔的话,不但不要放他出来,而且还要趁机把棺材盖子重新给他盖上去。”南宫妙晴点了点头小声回应道。

    “行,我明白了。”我答应了一声,右手拿着强光手电小心翼翼地朝青铜棺走了过去。

    青铜棺材里面的茫茫白气渐渐散去以后,我用强光手电往里面一照,发现棺材里面盖有一张金光灿灿的东西--就跟烧给亡人的金箔纸差不多,虽然在光泽方面没有金箔纸那么亮,但看上去明显厚了许多,而且上面也同样镌刻着密密麻麻的龙章凤篆蝌蚪文以及一些印章模样的东西。

    金箔纸的下面再次传来了那个老者的声音,说是只要我帮他揭掉那层镇//压于他的镇灵幡,他就可以出来报答于我了。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在这棺材里面啊?”我故意拿捏出有些紧张的腔调儿问他说,“如果我帮你揭开了这层镇灵幡,你出来以后确定不会害我们吗?”

    对方毫不犹豫地告诉我说,他是与伏羲女娲同时代的玄巳尊者,并不吃人害人,只是后来中了鬼门第四柱的阴险奸计才被囚禁在这里的;只要我放他出去,他一定会重重地报答于我的。

    “我不需要老人家您报答我什么,只要您能帮我找回我的那些同伴,晚辈就非常满足了,”我再次试探道,“老人家您能帮我找到他们吗?我们一块来的,但是现在我们走散了。”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好像为了显示他的法力神通一般,不但非常准确无误地说出了包括燕采宁在内的具体人数,而且还大致说出了他们的体貌特征和所带的东西--像老九的方天画戟和临江仙、杨馨儿的笛剑等等。

    这一下,不等我开口答应,南宫妙晴马上就很是激动地跑了过来,开始催促我赶快放玄巳尊者他老人家出来。

    “老人家您果然是法力通天,说得一点儿都不错。行,我相信老人家言而有信!”我一边说一边俯身伸手,慢慢地将那层金箔所做的镇灵幡给揭开扔到了地上。

    镌刻有密密麻麻龙章凤篆蝌蚪文的金箔镇灵幡一揭开,里面马上有个长发过脚的老者迅速跳了出来仰天大笑,继而伸出双手抓住那个巨大的青铜棺材猛地举了起来狠狠地摔到了远处的地上。

    只听一声巨响,那副我估计至少好几吨重的青铜巨棺竟然被老者给摔瘪摔变形了。

    等到摔坏青铜棺、踢飞了棺材盖子,并且三下五除二地撕烂了原本镇在他身上的金箔镇灵幡以后,那个长发盖脚的老者这才抬手将头发向后一绾,露出了他的真面目--除了一脸的沧桑和脱了大难的兴奋激动以外,那双闪着莹莹幽光的眼睛显得很是阴鸷狡诈、难以琢磨。

    “恭喜老人家得脱大难、重拾自由。”我与南宫妙晴急忙冲着对方抱拳拱了拱手。

    那个老者微微点了点头,咬牙切齿地说是他这次一定要亲手杀掉鬼门第四柱的燧人氏后裔。

    “鬼门第四柱是燧人氏的后代?”我与南宫妙晴相互瞧了瞧,都是感到非常的意外--在此之前我们仅仅知道鬼门第四柱乃是一个上古高灵,还从来没有人能够说他的身份身世。

    自称“玄巳尊者”的老者点了点头,一本正经地告诉我们说,燧人氏与华胥氏将巳圣老祖关到了黄河鬼门里面,他是因为前来想要拯救其祖出去才误中诡计陷阱被困在这里面的。

    “黄河鬼门里面关的是巳圣老祖?”我怔了一下有些疑惑地问道。

    玄巳尊者神色坦然地告诉我说,黄河鬼门是燧人氏与华胥氏昔年所设的秘牢,里面关的除了巳圣老祖以外,还有许许多多的上古高灵、先天大妖。

    “上古高灵和先天大妖?老人家能详细讲一下有关黄河鬼门的情况吗?我们许多人之所以不惜性命地冒险前来,就是想要打开黄河鬼门,瞧瞧里面的情况!”

    我很是好奇热切地看着玄巳尊者,“据说黄河鬼门里面是一方天帝不管、阎君不问,就连神仙也不能进去的方外之地,请问真是这样的吗?”

    或许是念及毕竟是我与南宫妙晴放他出来的吧,玄巳尊者点了点头好像陷入回忆一般闭目思索了片刻,这才神色郑重地告诉我们说,这个问题,要从混沌初开时说起。

    玄巳尊者告诉我和南宫妙晴说,混沌初开之时哪里会有两足人类?本来就是精怪魔妖的天下;后来华胥氏与燧人氏勾结外界的灵物生下伏羲与女娲开始繁衍人类;

    特别是到了伏羲与女娲的时代,更是开始变本加厉地逐杀作为初天之灵的精怪大妖之辈,道行稍浅的被他们追逐杀戮,就连支天之柱也是女娲将神鳌的腿给生生砍下来的,当时血流成河、泥石变红;

    至于像巳圣老祖那些道行高深、难以杀死的初天之灵,就被他们关在了黄河鬼门里面万世不出;

    而天帝阎君、诸天仙神只不过是后来得道之辈,所以他们当然不敢过问黄河鬼门里面的事情......

    “怪不得传说华胥氏在雷泽湖边因为踩了一个巨大的脚印,后来感应受孕、怀胎多年,生下了伏羲与女娲呢!”我点了点头,表示赞同玄巳尊者的介绍。

    而南宫妙晴则是赞同过后请他帮助我们找回燕采宁等人。

    玄巳尊者告诉我们说,他已经看到了整个事情的经过,鬼门第四柱使用诡计将我们分开,就是为了各个击破;好在(临江仙燕采宁杨馨儿)他们那些人火器太过猛烈,鬼门第四柱没有得逞。

    “那就好、那就好!还请老人家帮我俩找到他们为谢!”一听说燕采宁他们安然无恙,我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急忙请他出手相助。

    玄巳尊者点了点头,然后领着我和南宫妙晴朝入口处那个拱形门洞走了过去。

    在拱形甬道左侧大约十多米的地方,玄巳尊者抬掌用力一推,原本凸凹不平、毫无痕迹的石壁赫然出现了一个高约丈许、宽约两米左右的洞口。

    “怪不得一直听到不动静、找不到他们呢,原来问题出在这个地方!”我和南宫妙晴恍然大悟地相互瞧了瞧,然后不约而同地一边用强光手电朝里面晃着一边高声叫喊着。

    仅仅不过几秒钟的工夫,里面果然出现了二十多个光点儿在回应着我们--稍稍一看就知道同样是进口强光手电所发出的光柱。

    “采宁!立坤兄!哈哈,终于找到你们啦!”我在激动叫喊的同时已经暗暗在小心戒备着,在等待着这个玄巳尊者露出他的庐山真面目......


第0542章 反目为仇

随着那些光柱的越来越近,我终于看清楚了--来者果然正是临江仙他们,而冲在最前面的就是燕采宁与杨楠。

    “不是说好的进来瞧瞧情况最多两分钟就出去的嘛!采宁姐姐你让我和胡门主找得好辛苦好着急呀!”南宫妙晴拉住燕采宁的手上下打量了一番之后开始责怪道。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

    燕采宁略略瞧了我一眼,冲着南宫妙晴频频道歉承认错误,“我刚一进来就看到楠姐迎面匆匆而来,说是大伙儿在前面遇到对手、情况十分危急,要我跟她一块过去,所以我没有来得及跟你们说一声就去了;再后来又找不到出来的路......”

    杨楠在旁边插嘴说道:“这件事真的不能怪采宁,主要是对方幻化得太逼真而且把我们的情况掌握得太详细、太准确了;

    我们当初之所以没有听彥青兄弟的话原地不动,也是因为突然看到采宁妹妹匆匆回来,说是彥青兄弟与妙晴被困在了前面、情况十分危急,幸亏她有护体灵光才能勉强冲回来求救的;

    当时我和馨儿问了她好几个问题,她都是对答如流、毫无破绽,所以最后我们才被她给引到那里面去了......”

    我本来也想要责怪燕采宁几句的,但是听杨楠这样一说,再看了看白皙俏丽的燕采宁一脸的歉意和惭愧之色,我心里面猛地一软连忙安慰采宁说,算了,只要人没事儿就好。

    接下来我又一一瞧了瞧临江仙、杨馨儿、程爽、曹晓波、方水、余锐、甄爱民、冯星杰、王智乾等人,见他们虽然都是一脸的疲惫之色却并没有受伤,我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不过,我发现他们丢了不少双筒猎枪,就连军用便携式火焰喷射器也由当初进来时的三套变成了一套。

    “立坤兄,怎么回事儿啊,为什么少了那么多家伙?”我扭头看向了临江仙鄂立坤。

    “我们中了鬼门第四柱的调虎离山之计,没有了彥青兄弟你的摄神之术,那个家伙果然现身出来!”

    临江仙轻声给我解释说,“那个家伙确实道行极为深厚,不好对付,幸亏我们带有热兵器,只是后来双筒猎枪的子弹都打得差不多了,就连火焰喷射器的喷火油也耗得没有剩多少;

    没有了子弹的双筒枪和耗光了喷火油的火焰喷射器变成了累赘,所以他们几个干脆就扔掉了......”

    甄爱民也在旁边补充道:“彥青兄弟你是没见到啊,这次如果不是临江仙、杨馨儿、老九、杨楠以及后来赶到的燕采宁,我们这次还真是差点儿就阴阳相隔了!”

    “是啊,虽然后来我们不顾一切地用上了热兵器让那厮根本不敢现身近身,但我们没有穆天子当年所用的那种古镜,被困在里面找到了好久也找不到出路!”

    老五方水感叹道,“那里面不是一般的诡异怪阵,我怀疑都有可能是时空不一样的平行空间。幸亏兄弟你找到了这里打开了门径,否则的话我们肯定还得好长时间才能出来!”

    “我哪有这个本事啊,全是仰仗玄巳尊者他老人家,对了,这位是......”我扭了扭头,“咦,刚才还在这儿呢,他老人家去哪儿了?”

    南宫妙晴也是一脸惊讶地脱口而出:“刚刚就在这里,怎么一眨眼就不见啦?”

    “玄巳尊者?什么样的人?”燕采宁有些不解地看着我,“自从我们出来,就只有彥青你和妙晴妹妹站在这里呀,根本没有看到其他人。”

    “不会吧?立坤兄你刚才没有看到我左边那个老人吗?就是头发拖到地上的那个?”我怔了一下问临江仙说。

    “没有!从一出来我就只见兄弟你跟南宫姑娘在这儿!”临江仙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然后很是凝重地问我说,“玄巳尊者?是什么人?”

    “就是从青铜棺材里面放出来的那个老者,因为当时实在是找不到你们,我与妙晴一商量,就决定干脆放他出来......”

    我将具体经过毫无保留地简单给临江仙他们讲了一下,并且特意讲了一下有关黄河鬼门的情况。

    就在这个时候,黑漆漆的远处突然传来了玄巳尊者的声音,说我还算不错,总算还记得是他让我们找回了临江仙等人。

    几道雪光的光柱立即循声照去,玄巳尊者果然正在距离我们五六丈远近的地方面对着我们--虽然垂到地上的长发被他随便绾在了后面,但他那双泛着莹莹幽光的眼睛在手电光柱下显得更加诡异可怖。

    “哎呀,老人家您怎么不声不响地就走了啊,多谢老人家帮我找到立坤兄他们!”我赶快冲着远处的玄巳尊者拱了拱手。

    临江仙和程爽等人也赶快一块向他拱手道谢。

    让临江仙他们大感意外的是,那个玄巳尊者笑了笑,竟然说空口何以言谢啊,问我们如何个感谢法儿。

    “这个?老人家您想要些什么呢?如果想要金银之物的话,我可以带你去辰龙阵主的老巢,那里面有好多好多的金银珠宝、奇物异珍!”我一本正经地问他说。

    玄巳尊者再次笑了笑,表示他对那些冷冰冰的东西从来就不感任何兴趣。

    “对冷冰冰的东西不感兴趣?”程爽抢先回答说,“老人家您是想要火种吗?这个没问题啊,我们带有好几个打火机呢,一摁就能引火。”

    玄巳尊者摆了摆手,说他不要什么火种,只要让那几个温香软玉的女娃子全部留下来陪伴他就好,一是权当我们对他的感谢,二是他还会再次出手帮助我们解决掉鬼门第四柱,然后打开黄河鬼门。

    “这样不好吧?你都这么大年纪了,而且如果不是我和南宫妙晴把你从那青铜棺材里面放出来的话,你根本就没有办法出来!”我马上就装着很是恼火的样子回应道,“你这是恩将仇报啊你!”

    但那个自称“玄巳尊者”的老家伙说我与南宫妙晴只不过是救了他一个人而已,而他却是帮我们救了二十多个,所以他仅仅要求留下四个(燕采宁、南宫妙晴、杨楠和杨馨儿)女娃子,已经非常够意思了。

    “去你娘的腿吧!”我率先忍不住高声喝骂了起来,“当初听你讲什么燧人氏华胥氏勾结外灵把你们杀掉或者是关到黄河鬼门里面,我还觉得你们挺冤枉的;现在看来把你们这些精怪妖物全部杀得干干净净才是对的!”

    南宫妙晴也在旁边清脆冰冷地斥责道:“忘恩负义的无耻之徒,看来被关在黄河鬼门里面的那个巳圣老祖也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听我和南宫妙晴这样一说,玄巳尊者勃然大怒,说是这个世界原本就是他们妖族的地盘,我们这些两脚人都是该死的外来的东西,等到他杀掉鬼门第四柱以后打开黄河鬼门,巳圣老祖他们一旦出来就会把我们统统杀光......

    见玄巳尊者居然说是要把南宫妙晴她们四个统统留下来,脾气最为火爆的程爽高声骂道:“老东西你特么真是色胆包天,居然胆敢打南宫姑娘她们几个的主意,你本事你过来让九爷会会你!”

    玄巳尊者却是淡淡地笑了笑对我们说,看在我和南宫妙晴救他出来的面子上,所以他才高抬贵手的,否则的话他原本应该拿我们果腹充饥呢。

    “跟你这种无耻老匹夫没有什么好啰嗦的!”程爽将手里面的方天画戟一横,冲着临江仙招呼了一声,“走吧立坤兄,我们两个再联手一次,干脆宰了那个老畜牲!”

    “好吧!”临江仙答应了一声立即拔剑出鞘,与程爽一块凌空而去。

    有临江仙与程爽他们两个亲自出手,我们这些人也就一边用强光手电将周围照亮,一边睁大眼睛看着情况如何。

    玄巳尊者使用的是一条软鞭,虽然看上去攻防技法十分古怪厉害,但在临江仙与程爽他们两个的夹击之下明显处于下风。

    “好!立坤兄老九你们加把劲儿,直接宰了他算啦!”冯星杰率先叫了起来。

    其他人一看临江仙与程爽的优势越来越明显,也都是纷纷开始好好喝彩。

    仅仅不过二十多个回合的样子,玄巳尊者就完全落在了下风、露出了败相。

    “老东西真是能吹牛,我估计五十个回合之内他不是束手就擒就是脑袋落地,”曹晓波在旁边笑着点评说,“就这个水平还敢说是想要杀掉鬼门第四柱、打开黄河鬼门呢!在鬼门第四柱面前你肯定连十招都支撑不过去!”

    杨楠也是笑了笑淡淡地说道:“刚才我们七个联手对阵鬼门第四柱,两百个回合也难以取胜,像这个老匹夫么,我认为他如果与鬼门第四柱交手的话,五个回合极有可能就会丢命!”

    就在这个时候,明显败相已露的玄巳尊者不但没有转身逃跑或者是投降求饶,反而将嘴猛地一张,一股黑气刹那间就朝临江仙与程爽他们喷了过去...


第0543章 自相残杀

  好在临江仙与老九程爽的速度太快太快,在那股黑气刚刚一离开玄巳尊者的嘴巴,他们两个就已经迅速转身后撤并且冲着我们高声叫道:“快跑!”

    见临江仙的声音里面都充满了紧张不安,我心里面知道大事不妙,于是急忙厉声催促众人赶快退到燕采宁他们刚刚离开的石壁暗洞里面进行躲避。

    可惜的是已经晚了!

    我只感到眼前猛地一花,魂魄元神好像小小树苗遇到了十多级的狂风一般不由自主地剧烈摇摆了起来。

    而曹晓波、冯星杰、王智乾、王明旭、方水、甄爱民等等他们那些人也是仿佛喝得酩酊大醉一般趔趄挣扎了一下继而全部东倒西歪地栽倒在了地上。

    朦胧之中看到燕采宁、南宫妙晴、杨楠、杨馨儿她们几个犹如暴风中的海棠水仙一般娇弱无力地晃了晃纤细的身体也都是慢慢倒在了地上,我心里面刹那间由惊转怒。

    震怒之下我一提齐眉棍想要不顾一切地冲上去打杀那个玄巳尊者,却发现自己头晕眼花浑身无力,根本没有办法凌空而起。

    好在我召回了天地二魂以后已成阳神之体,所以我干脆弃了凡躯、神出天门想要用无拘无束的元神来接近玄巳尊者--我相信玄巳尊者所吐出的黑气毒雾最多伤及到人的神经系统,对于魂魄元神应该是没能作用的。

    让我深感意外的是,就算离开了身体的束缚,我一样感到三魂悠悠、七魄荡荡,再也没有往常那种千里之途须臾即至的感觉。

    在迅速使出摄神之术定住自己的魂魄元神不被迷离吹散以后,我终于可以勉强朝玄巳尊者扑了过去。

    而且我发现这个时候的临江仙也是第一次元神出窍而且身体毫光闪烁、隐隐似有铮铮梵音一般与我一块转身冲向了玄巳尊者。

    玄巳尊者瞪大眼晴冲着我和临江仙再次张嘴吹出了一口黑气,我立马就感到如坠冰窖一般冷嗖嗖的,而且头晕目眩得更加厉害。

    “不行!如果我也晕倒昏过去了,则采宁与妙晴她们必然会有危险!”

    一想到玄巳尊者那个老东西说他对金银那些冷冰冰的东西不感兴趣,而是想要什么温香软玉陪伴于他,我立即咬紧牙关拼命地朝他慢慢飘去,想要接近他三丈的距离以后用摄神之术控制于他......

    当玄巳尊者吹出第三口黑气仍旧不能让我和临江仙的元神彻底晕倒昏厥,他终于面露惊疑难信之色,稍稍一怔马上转身就朝石壁的暗洞里面逃了进去。

    见玄巳尊者终于逃之夭夭,我这才多少有些放松,慢慢转身回体归位然后站了起来。

    “这次真是好危险啊兄弟!”临江仙慢慢回到我身边以后轻声感叹道,言语之间充满了后怕。

    “那种黑气真是太厉害了,”我缓过气儿来以后摇了摇头,“老家伙吹出来的是什么毒啊,居然连魂魄元神都挡不住。”

    临江仙一本正经地告诉我说:“兄弟你有所不知,他所吹出来的应该是三昧毒风,能吹魂魄散、能刮鬼神惊!就算阳神之体也极难接近于他。”

    “三昧毒风?”我怔了一下,“是三昧神风吧?我记得《西游记》里面的说那个黄风怪吹的就是三昧神风,就连佛前金刚都近身不得、擒拿不住他呢!”

    “不,他吹的就是三昧毒风。看来那个玄巳尊者至少也得有五千年甚至上万年的修为道行了,极有可能真的是伏羲女娲那个时代的精怪之物!”

    临江仙摇了摇头给我解释说,“三昧神风已经是后来的事儿了,就像由巫到方再称之为道一样。”

    我与临江仙一边说一边挣扎着慢慢朝后走去。

    我轻轻扶起了燕采宁,临江仙也是率先抱起了杨馨儿。

    “兄弟别担心,他们应该没事儿的,”临江仙在旁边劝慰我说,“除了修为匪浅以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那个玄巳尊者忌惮你的摄神之术,所以他只是远远地吹出三昧毒风,并没有真的吹散魂魄元神,否则的话我们可真是要完了。”

    事情果然像临江仙所说的那样,过了几分钟的工夫,不仅燕采宁终于慢慢睁开了眼睛,而且南宫妙晴、杨楠、杨馨儿她们也都是很快就清醒了过来。

    让我哑然失笑的是,燕采宁、南宫妙晴她们女孩子清醒以后第一个动作是急忙检查自己的衣衫是否完好;而程爽、曹晓波他们那些人醒来以后则是急忙翻身去找兵器之物......

    等到众人全部清醒过来以后,我们一边原地休息恢复体力一边商量着。

    在临江仙的要求下,我将那个玄巳尊者的情况以及他所说的事情又详细讲了一遍。

    听我讲了几分钟以后,众人的表情显得都是非常的凝重。

    老五方水迟疑了一下率先开了口:“抛开那个玄巳尊者能吹三昧毒风不说,其实我最担心的是他所说的那些话--彥青兄弟你刚刚给我们介绍的情况,真是全部他说的吗?”

    “没错!我还是第一次听说鬼门第四柱的具体身世,在此之前谁能想到鬼门第四柱居然是燧人氏与华胥氏的后裔啊!”

    我点了点头转而说道,“但是我认为他这一招儿只不过是为了诛心而已,只不过是为了瓦解我们打开黄河鬼门的决心,毕竟‘玄巳尊者’也好、‘巳圣老祖’也罢,所谓的‘巳’就是十二生肖中的蛇!”

    “我也是这样想的,”南宫妙晴在旁边插嘴说道,“当初我之所以砍断青铜链放他出来,主要是考虑到青铜棺里面的精怪之物如果真是鬼门第四柱的敌人对手的话,他是不可能引诱我们来到这里的;

    既然引诱我们到了这个地方,应该就是想要借助我们的手放他出来,然后取信于我们,这才能够起到诛心的作用--既然想要取信于我们,自然是要帮助我们一下的;

    而且要想诛心瓦解我们,他一定会在尽可能多的人面前开口动手从而彻底打击我们的初衷夙愿......”

    临江仙也是点了点头表示赞同我和南宫妙晴的分析:“没错,十二生肖阵的前面几阵,是想要彻底消灭我们,这属于灭身;

    既然灭身行不通,后面的则是想要试图迷惑我们,想要让我们走火入魔,这属于迷神;

    而现在,应该是像彥青兄弟与南宫姑娘所说的那样,是属于诛心--既然杀不了我们也迷不了我们,就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解决问题,让我们自己打消初衷想法、放弃打开黄河鬼门。”

    “我赞同这个说法,事情的真相应该就是这个样子,毕竟巳蛇也属于十二生肖之中的一个......”燕采宁又感叹了一下,说是灭身迷神与诛心,真是十二生肖阵、阵阵皆不同。

    而杨楠则是神色凝重地提出了相反的意见:“不,我认为那个玄巳尊者说的极有可能是实际情况--至少混沌初开也好、天地方立也罢,最先出现的绝对不是人类!”

    余锐马上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来了个“妻唱夫随”:“没错,我认为楠楠说得对!就算是从进化论的角度来看,地球上最初出现的肯定不是人类;

    既然最初出现的不是人类而是颇有神通法力的妖族之物,那么燧人氏与华胥氏勾结外灵之后追杀囚禁妖族也是顺理成章的事儿,否则的话人类根本没有办法得以繁衍至今;

    换句话说,黄河鬼门里面关的极有可能就是巳圣老祖那些古妖大魔!”

    “这个,我觉得八弟说得有道理啊!”

    曹晓波迟疑了一下也表示赞同杨楠和余锐的观点:“既然黄河鬼门里面是一方天帝不管、阎君不问,神鬼不能进、妖仙不能入的另类世界,我认为真的应该就是像玄巳尊者所说的那样,里面关的全是天地初开时的上古高灵、古妖大魔;

    否则的话逻辑上说不通说不过去,也不可能这么长时间以来三清四帝、佛祖菩萨不过问--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黄河鬼门里面关的全是远比人类初祖、远比三清四帝佛祖菩萨还要早的高灵之辈!

    而这一点儿,与混沌初开之际最先出现的是妖族恰好也是相符的!”

    曹晓波丝丝入扣、合情合理又合乎逻辑的推理分析立马得到了甄爱民、王明旭、王智乾等人的认同。

    就在我们内部再次产生分歧的时候,刚才临江仙他们所出来的那个石壁暗洞里面突然传来了叫骂和厮杀的声音。

    “是鬼门第四柱和那个玄巳尊者自相残杀了起来!”曹晓波率先手提长刀站了起来,显得神色相当复杂。

    “他们两个怎么可能会自相残杀呢,除非事情的真相就是楠姐所说的那样!”南宫妙晴摇了摇头,“当然,演个双簧也是有可能的。”

    燕采宁则是眨了眨眼小声说道:“要不我们进去瞧瞧情况,如果他们是真的自相残杀,这说明楠姐分析得对,否则的话就是妙晴妹妹他们推测正确。”


第0544章 功罪即将见分晓

  “好!大家先别讨论了,进去瞧瞧情况再说!”我赶快冲着众人一挥手,率先冲了过去。

    燕采宁与南宫妙晴紧跟而至,其他人也纷纷提着兵器走了进来。

    进到开口在石壁的暗洞以后,里面的叫骂与厮杀声就更加清晰了。

    虽然从对方的喝骂声厮杀声来判他们两个断距离我们至少也得在百米开外,但那种能够令人三魂荡荡、七魄悠悠的冷风寒气还是让我感到极不舒服--很显然,玄巳尊者已经对鬼门第四柱使出了三昧毒风的杀手锏而且还很猛烈,好像拼尽全力了一样。

    “别走得太近以免误遭毒手!”为了避免发生危险,我立即小声喝叫提醒了一声。

    于是我们二十多个人就远远地观望着、倾听着前面的动静。

    临江仙在我旁边轻声对我说道:“我、杨馨儿、杨楠、程爽等七个人联手与鬼门第四柱大战了二百多个回合也占不了上风优势;

    而玄巳尊者的武技修为虽然勉强只是能够扛得住我与程爽的联手二十个回合而不死,但他那个能够口吐三昧毒风的异术非常厉害--我觉得他们两个要是真的拼命相敌,倒是差不多棋逢对手!”

    “但愿他们两个不是演双簧戏而是真的以命相拼吧,我们正好可以给他们两个来个坐山观虎斗、趴桥望水流!”我点了点头小声回应道......

    虽然离鬼门第四柱与玄巳尊者距离较远,但玄巳尊者的怒骂声却是入耳十分清晰--

    玄巳尊者在怒骂鬼门第四柱为虎作伥、罪该万死,不但囚禁了他巳圣老祖岁月无数,而且使用卑鄙的诡计把他镇在青铜棺中多少年。

    而鬼门第四柱则是斥责说,人神鬼仙已是三界之主,怎么可能会放那些吃人害人的古妖大魔出来......

    我凝神静听了一会儿,发现他们两个的厮杀声与喝骂声好像并不是在演什么双簧戏,而是当真像不共戴天的仇敌那样厮杀得很是激烈,喝骂怒斥得也绝对是各执一词恨不得一口吞了对方似的。

    仅仅不过七八分钟左右的工夫,远处突然传来玄巳尊者的一声惨叫,继而是鬼门第四柱斥责他死有余辜的声音。

    “卧草,那个玄巳尊者不会是真的被鬼门第四柱给杀死了吧?”程爽小声惊叫了起来。

    我与燕采宁、南宫妙晴相互瞧了瞧,都是一脸的茫然不解。

    “这怎么可能嘛!鬼门第四柱绝对不会当真杀了玄巳尊者的,说不定他这是想要吸引我们过去!”临江仙表示不相信玄巳尊者真的已经死去。

    但是让我们感到三魂荡荡、七魄悠悠的那种冷风寒气却是明显越来越弱、渐渐消散了。

    “连三昧毒风都没有了,难道玄巳尊者真的已经完蛋啦?”曹晓波的声音里面倒是流露出很是开心的意思。

    我稍一思忖立即喝令道:“乱枪开路,过去瞧瞧!”

    甄爱民他们还有双铜猎枪在手的十多个人马上朝着前面放了几枪,然后率先冲了过去。

    毕竟是杀敌一万自损三千,或许鬼门第四柱与玄巳尊者激战这么长时间也有受伤或者是非常忌惮我们的热兵器吧,他再次警告我们速速回去彻底放弃那个罪恶的想法以后,威严凛然的余音就越来越远、消失不见了......

    “天呐,玄巳尊者这个老流氓真的死啦!”冲在最前面的冯星杰率先很是惊喜地叫了出来。

    我急忙冲过去一看,发现在几道雪亮的光柱下,玄巳尊者果然是尸首分家、血流了一地。

    “来来来,让我瞧瞧是不是玄巳尊者那个王八蛋!”程爽一边往前挤一边叫嚷着,显得很是开心。

    尸首分家、死不瞑目的那个家伙已经没有了气息与魂魄之光,所以我也没有办法判断他到底是不是真的玄巳尊者。

    所以我稍一思忖立即看向了法锐道长和归元道姑,问他们说这是不是鬼门第四柱使出的一个障眼法或者是替代的东西。

    法锐道长和归元道姑以及遁影山人、南宫异等近前仔细瞧了一会儿,全部点头表示地上的死者绝对不是障眼法,而且死者的腹内还残留有那种能够吹散人的魂魄元神的三昧毒风。

    “法锐兄你的意思是说,鬼门第四柱真的已经杀了玄巳尊者?”曹晓波小心翼翼地再次确认道。

    “福生无量天尊,事实确实如此。”法锐道长一本正经地回答说。

    归元道姑、遁影山人、南宫异以及临江仙和杨馨儿也都表示死者就是刚才那个能够口喷三昧毒风的老者。

    这一下,杨楠、余锐、方水、曹晓波、王智乾等人不约而同地看向了我。

    虽然他们几个并没有开口说话,但我也明白他们的意思--既然鬼门第四柱当真杀了玄巳尊者,这说明鬼门第四柱与玄巳尊者不是同伙儿一路人;既然玄巳尊者忘恩贪色、凶残嗜杀,那么他试图想要从黄河鬼门里面救出来的巳圣老祖应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明白你们几个的意思,”我面色平静地点了点头,“但是,我仍旧坚信打开黄河鬼门是正确的、是正义的、是应该的和必须的!也是绝对不可能半途而废的!”

    “可是兄弟你也看到了啊,玄巳尊者与鬼门第四柱确实是互为死敌、以命相搏,而且现在他已经被鬼门第四柱给杀死在这里,”

    老五方水一脸真诚地对我说,“我知道,在出发前之前我们就已经认真慎重地讨论过这个问题了,也知道兄弟你全力主张打开黄河鬼门并且愿意承担万一失误所造成的所有责任;

    但是情况是在不断变化着的,以现在的情况来看,玄巳尊者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而且他说的情况也是合情合理合乎逻辑的--五哥我不怕死但实在是不想看到彥青兄弟你将来追悔莫及啊!”

    杨楠则是咬了咬嘴唇走到了我的面前:“我知道彥青兄弟你不忍让归航仙姑以及天禽地蜃和鬼影他们那些人白白死去;

    可是兄弟你再仔细想想,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我们这些人付出惨重代价打开黄河鬼门以后,发现里面囚禁的真的是像玄巳尊者所说的那样,全是一些法力无边却又憎恨人类的古妖大魔,到时候可真的是会带来滔天大祸的呀!”

    “我还是怀疑黄河鬼门就像那个潘多拉盒子一样,虽然看着神秘诱人,但里面隐藏的却是魔鬼与灾难,”老七曹晓波笑了笑,“就像老五所说的那样,怕死的话我们根本不会来这到这个地方,主要还是担心好心办坏事儿、到时候覆水难收。”

    “谢谢,我明白你们几位这是对我好,为了避免将来我铸成大错、后悔莫及。”我点了点头很是真诚地向杨楠以及方水、曹晓波他们几个表示感谢。

    道谢过后,我转而看向了燕采宁、南宫妙晴、临江仙与杨馨儿他们五个。

    怪不得包括烟祖谨在内都说要想打开黄河鬼门根本离不开我和燕采宁、南宫妙晴,而且离不开临江仙与杨馨儿的鼎力相助呢,我发现只有他们四个仍旧毫不迟疑、毫不动摇,仍旧十分果断地表示相信我、支持我。

    稍一思忖,我冲着众人神色平静地说道:“这里面时空有异,这里一天外面至少一两个月甚至半年,所以我们不能再继续慢慢讨论这个问题;

    但是我可以非常明确地告诉你们,玄巳尊者只是十二生肖阵中的一个,只是鬼门第四柱所设下的一颗非常巧妙的诛心棋子--最好的棋子就是让他根本不知道他是棋子,让他根本就不知道他的真正使命,就这么简单;

    所以相信我的就跟我继续上,直接去那道巍巍的黄河鬼门。万一有什么闪失罪过,就由我胡彥青一个人扛着!”

    杨楠、余锐、方水和曹晓波他们几个虽然很是耐心地提醒和劝说于我,但是在见我不为所动、毫不迟疑以后,倒也表示不离不弃、功罪共担。

    接下来临江仙他们几个告诉我说,他们二十多人在离开第一关之后已经扫清了七道关卡,再加上我与燕采宁、南宫妙晴所破的四阵,已经十一阵了。

    “如果这样说的话,那么鬼门第四柱所说的十二生肖阵就已经全部告破,”我抬手指了指尸首两处的玄巳尊者,“这个老东西应该就是巳蛇阵主,只不过是他不知道他只是一枚棋子罢了!”

    临江仙虎目一亮:“兄弟你是说,现在就可以去找鬼门第四柱一决雌雄定胜负了?”

    “不用那么麻烦,”我摆了摆手,“这么大的地方到哪儿找他去啊,刚才我已经远远看见了那道非常巍峨高大的黄河鬼门,我们只需要直接去那个地方,鬼门第四柱自然会主动现身!”

    “兄弟你已经见到黄河鬼门啦?”程爽马上就激动了起来,“这真是太好了!功败垂成在此一举!”

    “这面古镜应该能够显示出我刚才走过的路,可以带我们直接去找那道黄河鬼门!”

    我一边说一边从背包里面取出了那面古镜,“用法锐道长的话来说,我胡彥青上辈子是‘善果累累、罪孽深重却又功德无量、恶行滔天’;

    但是这辈子带领大家努力了这么长时间究竟是对是错、是功是罪,马上就见分晓!”


第0545章 玉殒香消

    听我这么一说,众人在激动兴奋之余也隐隐流露出深深的忧虑之色。

    我估计他们除了担心我胡彥青会成为惹来滔天大祸的千古罪人以外,应该也担心他们成为祸世的帮凶。

    在这最后一战的关键时刻,我明白绝对不能散了军心斗志,否则的话就会有功亏一篑的可能,就会让那个玄巳尊者起到了瓦解诛心的作用。

    所以我慢慢扫视了众人一圈,一反平常那种但凡大事都要征求众人意见的做法,再次极为冷静而果断地让大家不要心生疑虑,全力跟着我胡彥青去打开那道黄河鬼门就对了!

    “福生无量天尊,家有千口、主事一人,关键的时候,彥青兄弟胡门主的乾纲独断就是最大的担当!”法锐道长很是认真而欣慰地赞许了一声,并表明了他的坚定立场,“李法锐就算是身死道消也会支持胡门主到底的!”

    归元道姑、遁影山人、南宫异、耿忠义和汪素素也全都是神色庄重地表示坚定支持于我。

    有他们这几个老怪物级别的前辈如此一说,再加上临江仙、杨馨儿、燕采宁与南宫妙晴一如既往的毫不动摇,杨楠、余锐、方水、曹晓波、王明旭、王智乾等人也很快就放下了顾虑......

    接下来我们离开了石壁暗洞,走出了冥殿的甬道,按照穆天子当年所用古镜显示的痕迹方向,我们二十多个人就朝着黄河鬼门迅速前进。

    在路过天禽、地蜃和鬼影他们三个长眠的坟茔的时候,我顿住了脚步肃立了几分钟。

    “二哥、三哥、老六,离我们的目标只剩下这最后的一步了;如果功成以后能够活着出去的话,兄弟我一定替你们照顾好三位嫂夫人;否则,我很快就会过去陪你们的!”

    说完这些,我立即神色决绝地加快了速度......

    我们终于看到了远处那道仿佛天地相接、水天相连一般的光线。

    临江仙、杨楠和曹晓波他们立即开口问我,说黄河鬼门是不是就在那道光线的前面。

    我郑重地点了点头,表示正是如此。

    这一下,众人马上就兴奋了起来,前进的速度再次提高了一截儿......

    随着距离的越来越近,前面的光线也越来越亮,已经根本不必再用强光手电来照明了。

    又往前赶了大约一盏茶的工夫,众人一下子就激动了起来--因为前面果然隐隐约约地出现了一座巍巍的城门一样的宏伟建筑物,上面是霞光万道、瑞气千条,显得极为神秘神圣。

    “芥子藏乾坤、须弥若浮尘,天地之无穷奥妙真是难以想像啊!”临江仙一边走一边感叹了一声。

    “福生无量天尊,二九泥犁并非在黄泉之下,三十六重天又何须在白云之间,万万没有想到这里居然会有这等神宫圣殿......”归元道姑也是神色庄重地宣了声道号。

    而读书最多的八哥余锐则是大发感慨:“宏观来看,地球只不过是太阳系里面小小的一颗星辰;微观来瞧,滴水却是亿万生灵的乐土家园!怪不得原子里面都会藏有巨大的能量呢,没有想到这九曲之下竟然会另有乾坤......”

    “别感叹了,这还在黄河鬼门的外面,黄河鬼门的里面还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样的景像呢!”我抬了抬手提醒他们说,“希望就在眼前,鬼门第四柱肯定也不会远,大家还是小心戒备吧。”

    又往前走了一会儿工夫,就在那座巍巍城门渐渐变得清晰起来的时候,前面突然出现了一轮佛光!

    那轮佛光极为柔和明亮,却是让我感到心里面凛然一动,不由自由地升腾起崇敬之意,同时也立即顿住了脚步。

    不过,我虽然停下了脚步却是双手紧紧的握着齐眉棍,并且随时准备祭出摄神之术。

    但是作为毗婆尸佛祖座下弟子灵识化身的杨馨儿与作为定光如来座下弟子主身转世的临江仙他们两个,立即双手合什、神色肃穆地宣了声佛号。

    一向桀骜不驯、目空一切的老九程爽也是一反常态地显得很是恭敬谨慎。

    回头略略扫视了一下众人,我再次抬头打量着前面那轮巨大的佛光,发现佛光里面隐隐有位宝相庄严、一脸慈祥的天竺僧人。

    考虑到洛月神尼楚傲冰就是迦叶佛祖座下弟子的灵识化身,于是我咳嗽了一下清清嗓子,然后冲着前面大声问道:“请问一下,你就是迦叶佛祖的座下弟子,就是洛月神尼楚傲冰的主身吗?”

    佛光里面很快就传出一个好像电视剧《西游记》中那种经过音效处理过的佛祖如来的声音,表示我说的没错,洛月神尼楚傲冰只不过是他的一缕灵识入了轮回而已,他就是鬼门四柱的最后一柱--般叶觉者。

    “晚辈胡彥青在此有礼了!”见般叶觉者言语之间并没有半点儿倨傲轻慢之意,于是我也神色恭敬地冲着他拱了拱手,“既然如此,那么般叶觉者在晚辈们面前能够说句实话吗?”

    般叶觉者坦然作答,说是事情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今天不是他涅盘寂灭、成为过去,就是我们身死道消、万世不出,所以他没有什么不可以实言相告的。

    “那好,多谢般叶觉者!”

    见般叶觉者话里面也是作好了最后一战的准备,于是我也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冷静、先礼后兵,“晚辈想请教的是,那个玄巳尊者是十二生肖阵的阵主之一吗?他是不是一枚不知道自己是棋子的棋子?佛门不言诳语,还请般叶觉者能够以实相告为盼。”

    般叶觉者非常明确地回答说,没错,十二生肖阵、阵阵皆不同,玄巳尊者确实只不过是十二生肖阵的阵主之一,只不过他不自知而已。

    听般叶觉者这样一说,杨楠、方水、曹晓波、王明旭和王智乾他们几个顿时彻底释然了。

    我心里面也是一阵轻松,暗自庆幸我的决断是正确的,庆幸他们几个刚才虽然心有疑虑却也没有阵前倒戈、发生分/裂。

    不过,般叶觉者却是再次开口,说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他愿意再给我们最后一线的机会,现在转身回头还可以平安离开这里;否则的话苦海无边、后悔无路。

    最后,般叶觉者告诉我们说,杀掉玄巳尊者的只是他的法身而已,虽然他确实忌惮上古神术摄神十三阶,但我胡彥青需要进入三丈以内的距离才有可能左右到他;而他天目中所发出的佛光,让我根本就进入不到九丈以内。

    “我怀疑他说的是实际情况,”临江仙在我旁边小声说道,“当初在石壁暗洞里面与我们对阵的根本不是这个法相,而且我怀疑猎枪喷火器对他也不会有用的。”

    “最后一战了,我明白。”我点了点头,心里面既激动期盼又顾虑良多--我明白这一次我们肯定又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肯定又要有兄弟手足离我而去。

    甚至,包括燕采宁与南宫妙晴!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横下心来,我也同样冲着般叶觉者作出了最后的通牒警告,让他赶快闪开让路,否则的话就算我们身死道消、万世不出,他也必将涅盘寂灭、成为过去。

    在般叶觉者淡然而明确地拒绝以后,我立马大声喝叫道:“开火!”

    在这最后一战的生死关头,早有准备的众人马上就毫无保留地扣动了扳机--除了十多杆双筒猎枪响成一片之外,仅剩的一套火焰喷射器也射出了一道火龙。

    可惜的是正像临江仙所说的那样,别说火焰喷射器远远近不了身,就连几十声清脆的枪响也丝毫影响不了那轮佛光。

    佛光当中的般叶觉者更是安如泰山一般岿然不动。

    枪声一停,正当我手握齐眉棍准备率先上去会一会般叶觉者到底有多厉害的时候,耿忠义伸手就拦住了我:“身为主帅岂可轻动!恩师已经羽化归天,老夫耿某自当去打头阵!”

    法锐道长、归元道姑他们几个也纷纷劝阻,说我与燕采宁、南宫妙晴三个绝对不可轻动,以免功亏一篑。

    就在这个时候,汪素素却是拽了一下耿忠义,然后率先凌空而起,朝佛光中的般叶觉者扑了过去。

    原本明亮柔和的佛光刹那间光芒大盛,佛光中的般叶觉者只是轻轻抬手一压,汪素素就惨叫一声倒飞了过来。

    “素素!”耿忠义率先腾空抱接住了汪素素。

    我们也赶快围了上去瞧瞧情况,余锐更是非常麻利地打开了所带的医药箱。

    耿忠义怀里面的汪素素嘴边身上沾满了鲜血,原本很是好看的杏眼睁得大大的却是完全不再眨上一下。

    我心里面猛地一惊,知道汪素素应该是已经气绝身亡、香消玉殒了。

    法锐道长与归元道姑近前看了看汪素素,不约而同地稽首施礼、面现悲痛之色。

    “素素你醒醒,你可不要吓唬我啊......”耿忠义却是一边声音颤抖地叫着一边晃着怀里的汪素素。




没看够?

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小狄给你好看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