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解放战争那些事儿——(17)淮海大战~围歼黄百韬(下)

雉水论坛2018-01-11 19:40:03

第十七章 淮海大战——围歼黄百韬(下)

  对国军来说,此刻唯一的希望就是能顶到增援部队开来的那一刻。可是,增援部队他妈的在哪里呢?黄百韬爬到指挥所的屋顶,拿着望远镜一次次的望向远方,仍然是什么也看不到。前几天邱清泉就来电说援军推进迅速,就快要到了,可几天过去了,还是连人影都看不见。邱清泉,黄百韬一想到这个人就心生厌恶,此人傲慢自大,自恃黄埔嫡系,又留过洋,深得老头子的信任,平日里狂放不羁,出言无状。我黄百韬有今天是拿命去搏去拼回来的,他算什么?我拿青天白日勋章,他心里就不痛快,现在我遇难了,他岂肯真心来救!小人!


  共军的攻势越来越猛烈,国军的阵地被挤压的越来越狭窄,部队伤亡惨重,没有吃的,没有喝的,甚至弹药都快要消耗殆尽,难道我黄百韬就要葬身此地了吗?


  在黄百韬被包围的那一刻起,蒋介石就尽其所能调动部队进行增援。11月11日,徐州剿总正式下达命令,邱清泉李弥兵团自徐州沿陇海铁路南北地区东进,救援黄百韬。同时,蒋介石命黄维兵团向徐州开进,刘汝明兵团李延年兵团在蚌埠集结,沿津浦线北上。蒋介石把能调动的部队全部调动起来,国共之间的大决战渐趋激烈。


  这时候,毛泽东主张先打黄百韬这招棋,方显出高明之处。毛就是要以黄兵团为诱饵,诱使邱李兵团向东深入,予以包围,形成下一个歼灭目标,打侧击的那几个纵队就是用来切割包围邱李兵团用的。除了围攻黄百韬的华野五个纵队,其余各纵队负责在徐东地区阻援。中野抢占宿县,配合华野作战。打了黄百韬一部,整个中原战场这盘棋活了,剩下的事情就是考验双方将领的指挥能力,部队的作战能力了。


    11月12日,在杜聿明的亲自指挥下,邱清泉、李弥集中了5个军十二个师的兵力,配属坦克、火炮、飞机由陇海路南北两侧向碾庄推进。在立体攻势下,阻援的华野部队损失巨大。而包围圈中黄百韬的战力明显超出了粟裕的预期,久攻不下,这令粟裕感到紧张万分,一面拼命围攻,一面拼命阻援,华野的兵力战力也用到了极限。


    11月14日,增援的邱李兵团遇到了顽强的阻击,共军开始死守不退,全天伤亡数千,却只推进两公里,锐气大挫。开始时的乐观情绪一扫而空。邱清泉电告黄百韬:“弟部连日猛攻,匪顽抗异常,每山每寸均死守不退,甚盼兄向西出击,在曹八集会师”。身处包围圈中拼命死战的老黄看到这些话,心情估计很复杂,因为两人向来不睦,这个“邱疯子”恐怕对救自己兴趣并不大。


  邱清泉这个人有点疯气,说话行事狂放不羁,毫无顾忌,是国民党内一位争议人物。黄作风稳健,极有自制,两个人性格上就不对付。平日里就矛盾重重。豫东战役,黄被粟裕重重围困,是邱赶到替他解了围,黄百韬最后得了青天白日勋章,邱清泉空手而回,这更是加深了两人的嫌隙。


  这个时候,处于生死关头的黄百韬接到这样的电报,听到这样的说辞,他想不误会也难。可实际情况是,华野确实是拼了命在阻击邱李所部,而邱李援军到底有没有拼死推进,这就只有当事人自己心里清楚了。


  然而,共军方面的阻援战术,实在令杜聿明这个统帅时时生疑。除了在正面阻援外,对方还放了几个纵队在侧面打援,这就很奇怪了,共军在侧面放那么多部队干什么?唯一的解释就是想切割包围冒进的部队。所以杜聿明这时候并不敢贸然东进,他的兵力部署形成尖锥状,越往前,兵力越少,越往后尾巴越大,并不敢离开徐州太远。客观说,如果杜聿明手下的邱李兵团毫无顾忌,全力向前推进,以华野的力量迟早会被突破,这是硬实力。但是,杜聿明是有顾忌的。我有时候想,如果当时邱李兵团主力拼死向前推进,就算让华野切割包围了,这时候危险的不是邱李兵团而是华野。黄百韬一部华野吃起来就已经很困难了,如果加上邱李兵团这么庞大的一坨,华野的口袋就有全面崩溃的可能。可是,杜聿明太谨慎了。


  这么一种部署,彻底断送了黄百韬的希望。


  杜聿明在晚年接受采访时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大厦将倾,一木难支。”很多国民党将领对那场战役的惨败是不服气的,很多人都有“非战之罪”这样的观点。把这看做是失败者的辩解也好,还是客观事实也好,好像都不能令人信服的解释战场上的发生的奇迹。直到我看到采访一个原国民党老兵,他的一句话令我好像摸到了答案,他说:“我们死一个就少一个,他们死一个就补一个”。


  陈毅说“淮海战役的胜利是500万人民群众用独轮车推出来的!”国民党某将领说“山东尽是老八路!”还有这样的话:“国民党在山东抓了太多的壮丁,人民都向着共党。”我还知道,淮海战场创造了“即俘即补”的策略,刚刚俘虏的国民党士兵连衣服都没换就成了解放军,就拿起枪打起了国民党。战场如此,那些未“沦陷区”呢?国统区经济开始崩溃,从上到下的悲观失望情绪,无论高层还是士兵都认为“我们败了”。官太太们收拾金银细软开始寻找出路,蒋介石早就准备好了退路。


  我开始明白了“大厦将倾,一木难支”那种难言的悲凉。数字上无比强大的80万大军,只不过是战场上一个个悲观无助的个体,能保命就保命吧,保不住就拼了吧。于是我看到了事实:560万衣衫褴褛武器简陋但斗志昂扬怀着必胜信念的庞大群体,面对着不断减少的80万制服笔挺武器精良但人心惶惶无心恋战的军队。最后的结果,一点都不奇怪。


  杜聿明就是怀着这种悲凉的心情投入到淮海战场来的。11月8日,刚刚结束在葫芦岛指挥撤退的杜聿明返回南京,此时他身患多种疾病,淮海战场的局面已经非常危急。蒋介石立刻派他去徐州指挥作战,此时的他,作为一名职业军人,也就只能选择为校长尽忠,为党国尽力了。


  杜聿明,陕西米脂人,抗战时曾任第五军军长,率部参与桂南会战,获昆仑关大捷,从此扬名天下。解放战争时期,他奔波于辽沈和淮海两个战场,是蒋介石最信任的高级将领之一。当他拖着病体勉强飞到徐州,就知道由于刘峙一系列的错误决定,导致黄百韬兵团被围。如何救援黄,他曾提出另一种方案,可这个方案一提出来就被刘峙等人否决了。他的方案是先不要增援黄百韬,令他坚守,集中兵力向西咬住中野一部分打,中野一打,黄百韬的围不解自破。这个方案要求黄百韬兵团在碾庄坚守7到10天,由邱李兵团南下会合黄维兵团,击破中野后,再回师解黄百韬之围。有点“围魏救赵”的意思。


  这很可能造成集中绝对优势兵力,夹击中野的态势,一旦中野被围,华野则必须分兵来救。这样一来,双方的局面就倒过来了,变成了共军被围,国军阻援的态势。可是,当时没有人相信黄百韬能在碾庄坚守7至10天。但恰恰黄百韬在华野主力围攻之下在无险无守的平原上足足坚守了12天。


  淮海战场,国民党一直这样走看似稳妥的路子,最后走的局势越来越对自己不妙。而共党一直在走险招,因为不走险招根本无招可走。不少人纠缠在国共之间兵力这个问题上,而看不到国民党战略部署上的硬伤,可谓一叶障目。大兵团作战,横跨广大的战场,几十万人对几十万人,并不是混混在广场打架,谁人多谁就能取胜。战略部署才是要命之处。不少人纠结在这个问题上的意图很明显,共军人多,所以取胜不奇怪。这是一种无知的见解。慢不说共军兵力不占优,武器装备差得远,就算是共军人多,败仗有很多种,被击溃是败仗,被歼灭一部分也是败仗,但国民党怎么就输得那么惨?一败涂地,整兵团整兵团的歼灭,连有生力量都没有保存下来。这难道仅仅用一个“人少”的理由就可以解释过去的吗?


  杜聿明没有选择,只好按部就班的从正面把部队开过去增援。可华野夹到碗里的肉,岂能让你再抢回去。果不其然华野拼了老命把邱李兵团死死的顶在外围,杜聿明一时无可奈何,他还要防着共军侧面打援的几个纵队,所以并不敢玩命往前推。他不知道,粟裕早就开始玩命了,包围圈里的老黄拼命抵抗,死活打不下来,要是外围的老杜再开始玩命,华野危矣!此刻的华野武功已经施展到极限了,但他还要装作才使出八成功力的样子,让杜聿明谨慎再谨慎,千万不要冲动。


  最可怜的要数黄百韬了,他已经到了绝境。


1948年11月18日,淮海战役进行到第13天时,碾庄包围圈里黄百韬兵团第100、第44军被歼灭。19日,第8、第9、第6、第4纵队在特种兵支援下,四面围攻黄百韬兵团部所在地碾庄圩。


  共军的紧迫战术,逐个的摧毁了己方修建的碉堡工事,部队伤亡惨重。当然,他们死的人更多,但是他们好像无穷无尽,而且不知道死是何物?远远看去只见交通壕里不断往外丢土,弯弯曲曲的壕沟就像引爆自己的引线,只要挖到这里,“嘭”的一声巨响,一切都灰飞烟灭。部队已经从碾庄外围的几个村庄退回来了,现在就守在碾庄这个中心,幸好,碾庄外围有两道水壕,又修筑了工事,架设了机枪,共军一时也攻不进来。


  在指挥部那所破旧的屋子里,老黄听着外面隆隆的爆炸声,若有所思。他在回想着这一辈子的戎马生涯,他还想着自己的妻儿。

“司令,顾总长来电。”部下的声音打断了他。


  顾祝同亲自乘飞机飞临碾庄上空,用电台与黄百韬通话。顾总长是他的靠山,没有他的提携,也没有我黄百韬的今天。顾祝同在电波中喊道:弟已然尽力,必要时率部突围吧。仗打到现在,他老黄已经对援军没有希望了。突围?我要能突围我早就突围了。就算我自己逃得性命出去,我的十几万弟兄全没了,这样一副狼狈样子,送给那些小人看笑话吗?


  总统空投下来的亲笔信他看到了:此次徐蚌会战,是为我革命成败,国家存亡之最大关键,务希严令所部切实训导,同心同德,团结苦斗,期在必胜,完成重大使命。这些话我听过无数遍,可是我能遵循,国军里又有几个人能同心同德呢?必胜?哎,各安天命吧。士为知己者死,受总统大恩,我死战到底就是了。他对电台中的顾祝同平静的说:我总对得起总长,牺牲到底就是了。


  他不知道,此刻的邱李兵团已经推进到离他只有40里的大许家。


    11月19日,碾庄周边村落都已攻陷,粟裕下令发起总攻。华野九纵开始攻击碾庄外围的水壕,对面就是黄百韬起家的部队25军。但是攻击并不顺利,敌人仍在困兽犹斗,九纵伤亡惨重。九纵司令员聂凤智火了,都打到这个时候了,敌人还这么顽抗!这两道水壕成了黄固守顽抗的天然屏障,聂决定直接趟过去发动最后攻击。他安排几个人下河试试水深,只有一个战士趟到了对面,其他人都牺牲了。这就证明这个河是可以走过去的!总攻开始了,共军从交通壕里一起冲出来,一起下水,直接从河里冲了过去。对面机枪扫射,成批的人倒在河里再也没有爬起来,鲜血染红了整个河面。这个时候双方都已经杀红了眼,共军踩着同伴和敌人的尸体不断从河里冲过去冲过去,最后双方的尸体硬是把这几道水壕给填满了!九纵在整个碾庄战役中伤亡最多,总共伤亡了7000多人。


  碾庄圩,是华野用尸体填过去的!!


  大势已去,黄百韬带残部撤至大垸上,指挥第64军继续顽抗。11月21日,第4、第8、第9纵队对大、小垸上发起攻击。11月22日,黄百韬领着残余的部下突围,当跑到尤家湖附近的一片芦苇塘边,身边只有一个警卫员了。他拔枪命令警卫员不要管自己逃命去吧,随后拔枪自尽!


  蒋介石后来还专门找人潜入碾庄一带,找到黄百韬的尸体,辗转带回南京,为他举行国葬,追赠陆军上将军衔。


  关于黄百韬之死,有两种说法,共军称黄被击毙,国军称他是自杀。我更倾向于自杀一说。黄已了必死之心,想要求生,他可以早早投降。在部下损失殆尽,战无可战之时,拔枪自尽,不失一位军人的尊严。电影《大决战淮海战役》里也还原了那个情景,但是好像综合了一下,先中了流弹,再自杀。不管怎样,黄百韬死了,他死的很有军人的风骨,尽管他所效忠的人,所捍卫的政权,在我看来很不值得。但是人各有志,各为其主,作为一个军人,他赢得了我的尊敬和敬仰。


  战后无论是战斗总结还是个人回忆,都一致认为碾庄战况之惨烈为淮海战役之最,经这一战,华野就付出了伤亡接近5万人。


收到黄百韬兵团被全歼的消息后,粟裕一下子昏倒在地。

前文回放

解放战争的那些事儿——(12) 豫东战役


解放战争那些事儿——(13)勇克济南——点燃淮海大战导火索


解放战争那些事儿——(14)淮海大战,没有想到的巨大战争


解放战争那些事儿——(15)淮海大战~卧底 策反


解放战争那些事儿——(16)淮海大战~围歼黄百韬(上)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