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福建叶氏·札记】读叶朝荣《芝堂遗草》札记(二)

福建葉氏2018-02-12 19:43:07

 


 


 

之三:为“仕学”点赞

朱赓(时任明内阁首辅)以“儒为醇儒,吏为循吏”八字二句对朝荣的为学、为官作了精辟入里的崇高评价。此评价在《福清县志·人物·前修》中记为:大司徒谢杰称曰:“学为醇儒,士为循吏。”

笔者读到《芝》“卷二”的《“仕学轩”记》,不仅有了引为同感的共知共觉,而且由然而生吁请当今与日后诸为官者都来为朝荣的“仕学”点赞的心动意动。于是作《札记》(三)

初步梳理,笔者以为在一篇仅348字的短文中,朝荣之“仕学观”阐述了至少如下四个基本主张。

 

一是,学优而仕,更应“仕优而学”。

朝荣认为,如果“学优而仕”“固矣”——是永恒的道理;那么,“仕优而学”,更应“固矣”!他以饮食“譬之”,指出:凡“素饱充荣”的,即是“学优而仕”;而那些“随饥而食,随食而饱”的,乃“仕而学者”。又指出:“仕不待学而充荣者”,则无异于“废食”。还指出:“仕者果必待优而无急于学乎?”——“非也!”认为,当了官,如果真想“仕优”,则没有不抓紧真学真修!

 

二是,学未优而仕,仕后尤应“肆力于学”。

朝荣说自己“久于学而未优”但入了仕(“恩贡”而入),属“仕而学者”之类。认为“仕不优而不暇学,则饥而馁者,将以不遑食而遂己乎?”他“诿之”,假如自以为“仕优”了,才来个“后学”,则可能“将无日而优”(没有一天仕优),“亦将无日而学”(没有一天真学)。

所以,他坚决主张“仕后学”,尤其是“学未优而仕者”——“故学优而仕者,不可以不学;学未优而仕,与仕之未优者,尤不可以不学。”

 

  其三,“仕学”务“诚养”。

朝荣认为:“一不诚则百美莫赎。”“攻苦督学,专务穷理”,都应是“归于诚”、“绩学真修”;“治则设诚致”。诚于真,真于勤(攻苦),勤于思,思于穷理,穷理于养心。又认为凡学应“明理养心”,“以涵养本源为主”。他自己每每“环而读之,读而思之,油然若有得焉,心亦有养。” 还认为凡学应有目标(有“裕蓄之图”),学应有计划(有“目前之计”),否则“其不馁以弊者无几也。”

 

其四,“仕学”当“力行”。

朝荣深刻指出“圣贤述作无非日用,往昔遗事悉皆我师。是以无求而不得,亦随试而辄辄效”。读书穷理,心有所养;养必为出,“出而措之,则沛然矣。”“行之不事粉饰”。而且应“绩学厉行”、“力行为先”;“力行”于“治乱兴衰”;“力行”于“日行以善事约己利民为主”。

除本《“仕学轩”记》外,笔者看到朝荣在《芝》中许多诗文都展现了其“仕学观”之卓见,亦为其“仕学观”之要义;特辑录以利统揽综观。

 

要明白“黄金之用可尽,黄卷之用无穷”;六籍原无一字空;知礼乐义三传;后学皆孔孟以来相传要旨;诗书世泽绵;诗书奕世馨;文章照古今;忧国托新诗。

 

——要做到“潜心理学”,凡议论务切心身所为,文必根极理要;学臻斯理、根理致;“学贵反本,儒必有真。”理由心会,道以行成;读书妙入肯綮,凡经史百家言靡不精究,措之文辞雅博沉蔚,风调温柔,体裁清懿,见之知有养焉;愿言事业长,劬书无休息。渐通玄妙理,窥彼贤圣域。

 

——要坚持“善以敦风教廉”;思大用以光先德;讲诵经史,妙入肯綮;文行浑然一致;以诗书教子;教以淑来学、正士心;读书史不耽文釆,潜玩默领务措躬行

 

——要懂得“常慨俗学纷离浮靡,反之心身同气,互相启发,洞见本原,务以身之所行为学,以学之所得为言。学不多言只在躬”;做到“文行为儒痒”;言论风旨有儒者气象。

 

笔者认为,朝荣其时(1576年65岁)刚入仕(“判江州”),次年即将书楼取名“仕学轩”,并以《“仕学轩”记》文阐明“仕后学”主张,公开申述“此《仕学轩》所以作也。”不仅对自己“学未优而仕”十分清楚,而且对“仕优”之要求与目标、对“仕后学”之“大志”与“托志”特别清醒;不仅不敢一丝虚荣、“充荣”与偷闲,而且“心无别累”,“纵横”“环读”。都令人深感其卓尔不群且超凡脱俗之难能可贵;于当年以及于现今都极具其不凡之指点价值与借鉴意义。

笔者还认为,朝荣不仅主张“仕学”(“仕后学”)而且身体力行,无愧于“仕学垂范”之典型。

朝荣自二妻劝学(“劝学”成其人生不朽的转折点、铭心刻骨的动力源,并在家族里、官场上成为口口赞颂之一大“佳传”;其《芝》中之《忆二妻》诗句便是独特的情感抒发:“劝学曩时成古训,嗣音死后作佳传。缘疏百岁情何极,褒德恒怀下九天。”)后,在“仕学路上”矢志前行,“毕世读书,实学实力”(朱《序》);不仅极具勤学苦读的高度自觉,而且肆意发挥专务穷理的秉性天赋。他自己也说:“余时而应务,时而听政,旁午纷葛,亦云烦矣。然心无别累,而常闲少有间焉。入坐于轩,左有史,右有经,纵横百氏诸子。”

长子向高从小“随读”朝荣身边,每有贴近贴心感受,在《刻述》中(其时刘、朱称向高“少宰先生”)就记先公有“五当”:

“通判公生平无他嗜好,独酷好读书。其于书,真饥以当食,寒以当衣,欎以当舒,劳以当息,疾以当医药。”“当其执卷,吾伊冥心契往,固不知泰山之崩于前,沧海桑田之变于侧也。” 

 

还有“三必”:“读必尽卷,卷必成诵,诵必如流,不者不更帙。自六经而下,尤笃于儒。先家言、郑氏之笺、孔氏之疏、司马氏之通鉴、考亭氏之大全纲目,濓、洛、关、闽氏之性理,几枕籍其中,字句不遗。” 

“其于文,则独好眉山,以为能发其胸中之欲言,不为棘唇刺吻之语,故其所撰述自博士业,以至古文辞皆明白洞朗,无少障碍见世以轧茁。”“文以明理且以达意。” 

“绩学真修,议论必依于宋儒,概诸行已业官,皭然无愧此”。

“为学之大都;学在六经,尤深于诗……

刘曰(为《芝》作《序》时任“赐进士出身、朝议大夫、南京国子监

祭酒、前掌南京翰林院记注起居、东宫讲官”)、朱国祯(1600年作《序》

时为“南京国子监司业”)都在《序》中对朝荣矢志并躬行“仕学”赞誉有加。特辑录如下若干共赏。

——刘子曰“余读桂山先生集,盖有感于经术之尤存也。” 

——先生文数十篇,大概宏深疏越,有源有委有情有事有则,其造端置辞不为蹈袭前人之弊,诗格耐减钱刘,乃其托志旷远超超乎。(刘《序》)

——绩学厉行,白首不渝,则卫武之轨焉;孝友敦笃,表正内外,则太丘之风焉;清洁守官,在处尸祝,则桐乡之遗焉。

——其学问以涵养本原为主,其政事以日行善事约己利民为主,而不求知于人。

——自力诵读,历宦时称长者……积德匪易,垂荫实难。

——口为文章,舂容尔雅,质而不俚,瘦而不浮。诗歌沨沨,有情有实。寄趣于吟风弄月,借题于云阁玉峰,纯不见有纤靡滔荡荡之习嗒焉,伤拙闇然,日章极之。(对此,向高也说“今明理而理反晦,达意而意反塞,以此修辞,岂作者之本指耶?”“作者”即朝荣)

——少宰如长江万里滚滚朝宗于大海;先生则岷流初合,汇而下瞿塘滟滪之滩。少宰如二曜经天,调四时五行之序;先生则曙星初朗,曳起东方之白。(朱《序》)

朱庚在《墓志铭》中记朝荣任江州别驾“洁己恤民”,称其振聋发聩一语“苟利吾民何辞于越俎”;署彭泽县“强力于政”,“洁廉惠爱,声闻吴楚之间”;知养利州守至“养利已不能斯须去公,公亦不能恝然养利焉。”并详记“关之学”之事。其对朝荣“仕学”也赞颂不已;谨录几则:

——生有异质,负大志,比长益肆力于学,于书无不窥也,而尤深于诗。自其饩学宫,为诸生高等,名声大噪。远近执经请业者,屦满户外。公总风雅之眇论而衷裁之,闻者虚往实归,浅深各得所愿。

——公生平无他嗜,唯嗜读书呻吟而已。其治则设诚致,而行之不事粉饰,故儒为醇儒,吏为循吏。

——(知养利)择地建三乡校,群子弟其中,躬为论说纲常大义,又移学宫于近地,条具科指,时时进奖而督励之。于是士翕然向方,蛮夷君长亦望风慕羡欸!关之学如市,骎骎变椎结而端委之矣。

——铭曰:谓公儒也,蹇迹其所成,毋宁曰不显;谓公仕也,晩暨其所施,毋宁曰不远。

《福清县志。叶朝荣》辞条记述:朝荣生平攻苦督学,专务穷理,以力行为先,而要归于诚,曰:“一不诚则百美莫赎矣。”朝荣“暇则与诸生讲说经术,迪以纲常。至蛮夷君长,皆款关受学。州俗一新,埒中土。”(朝荣)凡四书五经及性理《纲鉴》,点诵如流,至老无一字遗忘。自言:“吾说诗不在文字,于治乱兴衰之故。灿若指掌,即一经而五诗奥义俱在其中。苟有用我,举此可行。”

此外,明何乔远在其《闽书》中记述:(朝荣)“生平淡薄勤苦,惟读书穷理为务,《四书》、《五经》及《理性纲鉴》默诵如流,至老无一字遗忘。尤精说诗,不在文字,于治乱兴衰之故,灿若抱掌,《五经》奥义具在其中,苟有用我,举此可行也。”兵部尚书吴文华(连江人)称朝荣“真古人”。

《中国文学大辞典》朝荣辞条记:“明诗文家、学者……诗文明白坦易,大抵偶然涉笔,非著意而为,著有《芝堂遗草》、《诗经存固》。生平事迹见明朱赓《朱文懿文集》卷九所作墓志铭。”

《四库大辞典》朝荣辞条记:“朝荣诗文均明白坦易,时有清新之作。然因大抵偶然涉笔,而非刻意欲成一家。故诗文之诗名不显,是集收入《四库全书。存目》。”

《经学辞典》列朝荣为“经学家”。《汉英中国文学词典》收朝荣名。

 

2016、3、31拟稿,4、6脱稿,4、12补充,4、15修改)

 

    文/叶立俊

            

弘扬氏文化,展示氏风采

 

编辑:树福 

投稿:氏委员会邮箱fjsyswyh@126.com 

     树福邮箱:982036775@qq.com 

 

关注“福建叶氏”公众号方式

1、搜索微信号:fjys99 加入关注;

2、点击下图二维码,长按会出现“识别二维码”,点进入关注。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