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太上感应篇》图说——善恶之报如影随形

祥和传统文化中心2018-04-18 19:05:21


【原文】

  注:此申明上文自召之旨。盖善恶感应,毫发不爽,如人做一切善事,初无心于得福也,而善报自至。人做一恶事,初无心于得祸也,而恶报自至。犹形之于影,跬步相随。世人不察,谓某人善而得祸,某人恶而得福,遂起疑议之端。殊不知有报之本身者,有报之子孙者。形影之喻,乃言之必然,非概谓其速也。即影之肖形,亦有远近之殊,影远则大,影近则小。善恶之报,岂独不然?速则报轻,迟则报重。或恶业多则先受恶报,或善业多则先受善报,或善心退转则因福而得祸,或恶念改悔则又因祸而得福。人能常将“果报”二字省察于中,自然祸灭福生矣。

   善报

作善从来天降祥,无穷美报自难量。

于公治狱兰陵茂,窦氏施仁桂蕊芳。

事业兴隆家道盛,悠游岁月寿元长。

试说康峻行阴骘,五福全膺百世昌。


  案:康峻字重山,为人慷慨,虽处贫困,时存济人利物之心。一日,往维扬,舟抵高邮湖,暮有老人至舟,谓峻曰:“尔存好心,已感动上帝,明日即行佳运矣。吾有银一两,送子作本,可得二十盒也。”峻辞不受,老人坚留而去。峻虽不明“二十盒”之旨,因老人之言大有玄机。次日将银付舟子买湖中菱藕,而维扬果卖银二两,此后贩卖俱得加倍,获利无算,数年遂成巨富。始悟老人所云“二十盒”者,乃二十次对盒利息也。于是焚香告天,大出资财,

  广行阴骘:一、收买粮食,减价半粜,任人自量。二、荒年施粥,老疾妇女给照票,日领升米。三、设义塾,积书万卷,延名儒生,招来四方英俊就学,厚其膏火。四、设普济堂,远近有疾贫民,每人给房一间,床一张,席一领,延名医住其中,挨房诊视,道地药材,量给饮食资补,病愈给其人盘费回家。五、代完贫户钱粮。六、亲戚邻里有男三十未娶,女二十未嫁者,给资婚配。七、施棺木掩骼埋骨。八、立育婴堂,雇乳母收养遗弃婴孩。九、朔望赈狱囚,每人给米三升,钱三十文,馒首四枚。十、厚给贫穷无子寡妇,收养无依废疾年老之人。其余一切善事靡不踊跃力行。后途遇前赠金老人,峻邀至家拜谢,老人笑谓曰:“尔贫时存济人利物之心,吾故赠尔资本,喜尔得利之后,广行阴骘,上帝嘉悦,获报无穷,尚勉旃哉!”峻果享寿一百四岁,无疾而终,七子十余孙皆登显位,世世簪缨。

  附:浙江钱塘朱嘉猷,业鹾,好善。林少穆先生(林则徐)观察浙江时,朱乞楷写《感应篇》及《阴骘文》两篇,勒石印施,迨逾万纸。获帖者宝其楷法之工,朝夕临写,遂得渐明经意,补助身心,一时书者施者,皆膺福报。朱之子世杰,出宰安徽,林公后官两湖总制。(《听琴仙馆笔记》)

  右军耽遇写黄庭,观察新传《感应经》。想象含毫无限意,不同山水记兰亭。(徐太史诗)

  恶报

一生作恶千万条,毒手伤人胜怪枭。

持刃将身脔割尽,剉烧舂磨尚轻饶。


  案:张和为差役,心恶毒,绰号张献忠,谓其杀人无厌,俨如流贼也。常坐酒肆茶馆听旁人说话,以小折记之,生端诈害。若不遂意,或嘱盗诬扳,或命案牵累,不破其家不止。有一寡妇与幼女度日,和百计谋奸,强娶为妾,并淫其女。又疑妇有外情,绑缚四肢,用面杖捅其私,立死,复卖其女为娼。一富家临溪畔,适上流有尸浮下,和冒认尸亲,诬指富户谋杀,监禁狱中,诈银数百两,贿嘱禁卒毙富户于狱。其子赴上控告,和嘱盗于山僻无人之处,将其子推落崖岸而死,致富户一门俱绝。一幼尼颇有姿色,和夜夜借宿强奸之。尼不能拒,焚香诉佛自缢,师畏势不敢报官。一某典史与和相交甚厚,每有词状,和俱代为说合,过付钱物均分。某任满积有千金,挈家回籍。和率无赖假云远送,至中途抢夺一空。某因平时往来俱有笔据,且微员不应有千金,不敢声张,负屈投河,妻孥流落。一古寺有铜观音,和诡云请归供养,截为数段,卖银入己。

  一日和诞辰,亲友毕集,正饮酒间,和忽掷杯瞋目大呼曰:“冤对来矣!”晕绝于地。稍时,作寡妇声,曰:“你强占我母女,又将我惨杀,理该抵命。”和应曰:“该抵。”跃起取厨刀自割其势。又作富户父子声曰:“尔谋我家财,又伤我命,理该抵命。”和应曰:“该抵。”用刀割其耳,挖其两目。又作幼尼之声曰:“我出家修行,被尔强奸自缢,我奉观音菩萨法旨,要尔抵命。”和连声曰:“该抵。”用刀截其鼻,断其左手五指。又作典史声曰:“我与尔相交,只说尔是好人。谁知尔包藏不良之心,害我身死家亡,今日相逢,叫尔一一现报。”和自用刀先剁四肢,次屠肠,次刎断其首,抛掷零落,惨过碎剐而死。未一年,家被火焚,妻女不能自存,报亦极矣。

  附:秦桧墓在建康,成化乙巳秋被盗发,获金银器具巨万。盗被执赴部鞫,末减其罪,盖后世犹恨桧之恶也。司寇余姚滑浩,大理姑苏蔡西圃昂作诗快之曰:“权奸构陷孤忠残,二帝中原不复还。恨无英主即显戮,至今遗臭江皋间。当时殉葬多奇宝,玉簟金绳恣工巧。荒榛无主野人耕,狐兔为群石羊倒。一朝被发无全躯,若假盗手行天诛。呜呼浙土鄂王墓,松柏森森天壤俱。”(《觉世篇注证》)

  秀水屠户潘麟,肆恶横行。一日死而复苏,呼妻子告曰:“吾死至地狱见阎君,阎君言善恶之报,毫厘不爽。死者受罪,生者不知,良由阴阳道隔,无从晓谕,以故受者方苦,作者愈炽,深可悲悯。今潘麟罪恶多端,着令暂回阳间,假此一人而警万众。”遂操刀自割其阴,自剖其腹,自斫手足而死。远近宣传,观者万余。

【译文】

  注:这一节是说明上文自召的原意,善恶感应,不差分毫,如同人做了一件善事,起初没有想到会有善报,但善报自然会来;做了一件恶事,起初也没想到恶报到来,但恶报自然会来。如同形与影,影子一步也不离形。世间的人不善于观察,却说那个人行善却遇了祸,那个人作恶却得了福,因此心生疑义,怀疑善恶报应。这是因为他们不知道,有的报应在本身所作,有的报应在子孙后代。比喻形与影是说报应是必然的,并不是说所有报应都是迅速的。一般说来,早报较轻,迟报从重。或者是恶孽多的先受恶报,善事多的先受善报。或者是先善后恶的先得善报,后再得祸报;或者先作恶后改为行善,就先得恶报,后得善报,是因祸得福。人如果能把报应二字反复思考,择善而从,自然就会避免恶报,得到善报。

 善报

  案:康峻,字重山,为人慷慨好善,虽然极为贫困,也时刻存有济人利物之心。有一天,他去扬州,船行到高邮湖,天晚了。有一老人来到船上,告诉康峻说:“你心存善念,已经感动了上帝,明天你就会遇到好运,我有银子一两送给你作本钱,你会得到二十盒的钱。”康峻推辞不接受,老人坚持把钱留下。康峻虽不明白二十盒钱的用意,但他知道老人的话大有来头。

  第二天,康峻把老人给的钱交给船夫去买湖中莲藕,到扬州果然卖得银子二两。从此贩卖都得到翻倍利润,几年间成了大富翁,这才领悟到老人所说的二十盒是二十次翻倍利息。于是烧香谢天,大出货财,广行阴德。第一,收买粮食,减价一半卖给穷人,听任别人自己过秤。第二,到了荒年就舍饭施粥给难民,老人、妇女和病人发给票证,每天可用票领到一升米。第三,开设义学,积存书籍万卷,招请出名的学者任教,招收四方英俊少年免费上学,供应食宿。第四,设立普济堂,远近有贫民或病人来,每人给一间房,一张床,一领席子,招聘名医一个一个给诊视医病,用上等药材,供给饮食补养身体,病人痊愈后赠给盘缠回家。第五,代贫穷户交纳官收钱粮税。第六,亲戚邻居家有男子三十岁娶不上媳妇,女二十岁嫁不出去,送给钱财帮助婚配。第七,施舍棺材,掩埋荒野尸骨。第八,创立育婴堂,雇乳母喂养被遗弃的婴儿。第九,每月的初一和十五日到监狱探望犯人,每个犯人给米三升,钱三十文,四个馒头。第十,从厚施给贫穷无子的寡妇,收养无依靠的残疾老人。所有一切善事他都积极实行。后来,他途中又遇到那位给他一两银子的老人,把老人请到家中拜谢。老人笑着说:“你贫穷时有济人利物的善心,因为这个原因我才赠给你本钱,可喜的是你发财以后积德行善。上帝喜悦,善报无穷,希望你继续努力。”康峻活了一百零四岁,无病而逝。七个儿子十几个孙子都官高位显,后代人才辈出,世世都有做官之人。

  附:浙江钱塘县朱嘉猷,从事盐业,喜好行善。林则徐先生在浙江任观察时,朱先生请求用楷书书写《感应篇》和《阴骘文》两篇经文,刻石刊印,广为施送,多达万张。获得书帖的人,珍视林则徐先生端正的书法,每天临摹,因而逐渐熟悉明了经文的意义,书写者和施印者,都得到功德。朱先生的儿子朱世杰,后来出任安徽巡抚,林则徐先生后来官至湖广总督。

  徐太史诗曰:右军耽遇写黄庭,观察新传感应经。想象含毫无限意,不同山水记兰亭。

恶报

  案:张和在衙门做差役,品性恶毒,外号“张献忠”,因为他杀人无数,同流贼张献忠一样。他经常坐到酒店茶馆,听旁边的人讲话,用小本记录下来,以此无端生事,敲诈别人。如果被敲诈的人不顺从他,便被诬陷为盗贼,或者被牵连到命案里,反正是不家破人亡不算完。有一寡妇和女儿相依为命,张和千方百计将其谋奸,强行娶寡妇作妾,又奸污她的女儿。又怀疑寡妇有外情,把她的手脚捆绑起来,用擀面杖捅入其下体,致其死亡。又把寡妇的女儿卖到妓院里。一个富户家在河边居住,正好上游漂下来一具浮尸,张和冒认尸体是他的亲属,诬陷富户谋杀,将其关到监狱里,敲诈银子数百两,买通狱卒将富户害死在狱中。富户的儿子向上控告,张和托强盗在深山僻静无人之处,将其子推到悬崖下摔死,致使富户一门家破人亡。一个小尼姑长得颇为好看,张和夜夜借宿,将他强行奸污,尼姑不能拒绝,烧香向佛祖哭诉,上吊而死。尼姑的师父畏惧张和的势力,不敢报官。一位典史和张和交情很好,每有讼案,张和都从中周旋渔利,得到钱物,二人均分。典史任职期满后,积蓄有千两银子,带着家眷回老家,张和带领一帮无赖,假说是送行,到半路上将典史的钱抢劫一空。典史由于平时的金钱往来都留下帐目,而且小小官吏不应得到千两银子,所以不敢声张。越想越憋屈,投河而死,老婆孩子流落失散。一古寺中,有铜制观音像,张和假说请到家中供养,把铜像截为好几段,卖了钱装到自己口袋。

  一天,张和过生日,亲戚朋友来了很多。正在喝酒的时候,张和忽然把杯子摔在地上,睁大眼大叫道:“冤家来了!”晕倒在地上。过了一会,变成寡妇的声音说:“你强占我们母女二人,又把我残忍杀害,应该抵命。”张和应声说道:“该抵。”跳起来取来菜刀自己把自己的生殖器割掉。有变作富户父子的声音说:“你图谋我家财,又害我性命,应该抵命。”张和应声说:“该抵。”用刀自己割掉耳朵,挖掉双眼。又变作小尼姑的声音说:“我出家修行,被你强奸,自杀而死,我奉观世音菩萨法旨,要你抵命。”张和连声说:“该抵。”用刀割掉鼻子,又把左手五根手指剁掉。又变作典史的声音说:“我和你交朋友,只当你是好人,谁知你包藏祸心,害我家破人亡,今天相遇,叫你一一现报!”张和自己用刀先剁掉四肢,又割破肚子,然后割掉头颅,身体四散零落,凄惨而死,比凌迟处死还要惨。没过一年,其家被火烧干净,妻子儿女活不下去,报应真是到了极点了。

  附:秦桧墓在建康(故城在今江苏南京),成化乙巳年秋天被盗墓贼盗掘,获金银器具,价值巨万。盗墓贼被抓,送交刑部审讯,最后减了罪行,因为后人仍然痛恨秦桧的罪恶啊。刑部官员余姚人滑浩,大理寺官员苏州人蔡昂,作了一首诗,读之大快人心。诗说:“权奸构陷孤忠残,二帝中原不复还。恨无英主即显戮,至今遗臭江皋间。当时殉葬多奇宝,玉簟金绳恣工巧。荒榛无主野人耕,狐兔为群石羊倒。一朝被发无全躯,若假盗手行天诛。呜呼浙土鄂王墓,松柏森森天壤俱。”

  秀水一屠户,名叫潘麟,横行霸道,作恶多端。有一天死了又活过来,把老婆孩子叫来说:“我死后,到了地狱见到阎王,阎王说善恶报应,分毫不差,死了的人受罪,活人并不知道。因为阴阳两隔,无从告知世间人。所以作恶的人正在地狱受苦,而阳间的人却还在作恶,真是可悲又可怜啊,今有潘麟作恶多端,着令其暂时回到阳间,借此一人警示大众。”然后拿起刀自己割掉生殖器,剖开肚子,砍掉手脚而死。远近传播此事,来看的有一万多人。



您的每一次转发.即是爱与光的传递!

欢迎大家添加【祥和传统文化中心】 官方微信账号:xianghe721。每天学习传统文化,落实圣贤教育,传承民族命脉



【祥和传统文化中心注重分享,所发布的文字及图片除部分原创外,其余均摘自网络、其他公众账号等平台。其版权归原作者及网站等平台所有,对原文作者深表敬意。如有版权异义及其他任何问题敬请及时告之,我们会立即删除或做其他妥善处理。另外本平台的一切原创内容无需授权,欢迎转载。】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