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此人洗雪了大唐王朝唯一一次耻辱,但却没多少人知道他

Y街18号2018-06-25 15:00:01

我们都知道,安史之乱是大唐王朝由盛转衰的转折点。公元755年(唐玄宗天宝十四年),安史之乱爆发,唐政府匆忙把河西、陇右等地的精兵调走以平定战乱。其实这帮兵也是乌合之众,潼关的40万大军被安禄山指挥的几万胡军的杀得片甲不留。吐蕃也乘势大举攻唐,劫掠州县,残害当地汉人。

756年(唐代宗至德元年)以后,吐蕃占领了陕西凤翔以西,分州以北的十余州,先后占有廓州、岷州、秦州、渭州、洮州等地。公元763年(唐代宗广德元年),吐蕃尽陷兰(甘肃皋兰)、河(甘肃临夏)、廓(青海贵德)、鄯(青海西宁)、临(甘肃临洮)、岷(甘肃岷县)、秦(甘肃天水)、成(甘肃成县)、渭(甘肃陇西)等陇右之地,安西、北庭、河西与中原隔断,吐蕃沿祁连山北上,公元764年(广德二年)后,吐蕃又先后占领凉州(今甘肃武威市)、甘州(甘肃张掖)、沙州(甘肃敦煌)、肃(甘肃酒泉)、瓜(甘肃安西)等地,至此陇西、河西全部成为吐蕃人的天下。吐蕃趁乱夺去了唐朝河西及湟善等五十郡,六镇,十四军,近百万的唐人子孙皆为吐蕃奴才。

唐朝著名诗人张籍的《横吹曲辞·陇头》描写了当时凉州(今甘肃武威市)陷落时的惨状:

“陇头已断人不行,胡骑夜入凉州城。汉家处处格斗死,一朝尽没陇西地。驱我边人胡中去,散放牛羊食禾黍。去年中国养子孙,今著毡裘学胡语。谁能更使李轻车,收取凉州属汉家?”

当时吐蕃处在奴隶社会,其经济文化等方面都很原始落后。吐蕃人在陇西、河西等地强制实行吐蕃化政策。这些不幸成为亡国奴的唐人子孙要被迫改穿胡服、学说蕃语、并赭面纹身,吐蕃人对唐人的吐蕃化是去唐化,是从历史传统、民族习惯、语言文字等等方面吐蕃化,这种政策是强行推广的其目的就是把唐人变成吐蕃人。汉族剃发易服的历史是从唐朝中期就开始了。

唐朝统治者无力收复沦陷吐蕃的领土与民众,只有力求讲和。在吐蕃强大的军力压迫与威慑下,唐朝统治者是从心里惧怕吐蕃了。783年唐政府被迫与吐蕃签订了《唐蕃清水盟约》。唐朝竟以“国家务息边人,外(弃)其故地,弃利蹈义”为理由,承认吐蕃所占领唐朝的州县为吐蕃领土,并表示坚守盟。盟约规定:“唐地泾州右尽弹筝峡,陇州左极清水,凤州西尽同谷,剑南尽西山、大渡水,吐蕃守镇兰、渭、原、会,西临洮,东成州,抵剑南西磨些诸蛮、大渡水之西南”。从此以后,陇南文、武、成、迭、宕、岷各州郡县俱废全部成为吐蕃的领土。

公元786年(唐德宗贞元二年),唐润州节度使韩洸上疏请伐吐蕃收复河湟,此时真是收复河山的大好时机,据入蕃使崔翰密查,吐蕃驻河陇兵马只有五万九千人,马八万六千匹,可战兵仅三万人,余皆老弱。吐蕃兵力如此薄弱,但唐朝此时的统治者只想苟且偷安,却不想也不敢收复失去的故土。

然而中华不乏血气的子孙,大中四年(850)张议潮乘吐蕃内乱,领导沙州各族人民起义,“唐人皆应之”,吐蕃守将惊惧逃走。张议潮接管州事后,奉表通告唐朝,并乘胜发兵,略定周围瓜、伊、西、甘、肃、兰、鄯、河、岷、廓等十州之地。大中五年春,唐朝封张议潮为沙州防御使。同年冬,献河西十一州图集,唐置归义军于沙州,任命张议潮为归义军节度使。咸通二年(861)张议潮又收复凉州,辖境愈广。沙州政权一直存在到北宋景祐二年(1035),为西夏所并。

张议潮不仅洗雪了唐朝的耻辱,也洗雪了唐人的耻辱,因为河湟之耻是大唐开国至灭亡唯一的一次外辱。然而张议潮并没有被后世史官大书特书,甚至张议潮在史册里的知名度不如一个伶人,可能是他从另一面证明了统治者的无能的原因吧!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