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也来说说野战那些事儿.年幼慎入,颠复三观!

都市大医生2018-01-11 06:34:27

野战,想想都让人从心底到皮肤止不住战栗。

口干舌燥的紧张

野兽一般的渴望

风声鹤唳的警醒

还有淡淡的焦躁和……恐惧。

然而,再复杂的情绪也挡不住如箭在弦,欲罢不能。

只是,这种事情也太惨烈了些。

比如公元前260年,白起和赵括在长平的那次相遇。

四十万赵国轻骑横亘平原,坐下战马不安地打着响鼻。因为对面,静默如山的黑色洪流是横扫天下的秦国轻兵。

太史公说,当时白起只带了两万五千轻兵,兵力悬殊接近20:1。

然而人多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赵括他爹说过:“狭路相逢勇者胜。”

于是乎,一朝天昏风雨恶,炮火雷飞箭星落。谁雌谁雄顷刻分,流尸漂血洋水浑。

结局大家都知道,四十万赵人填进了那个至今难以想象究竟挖了多大的坑里。


李白是个懂野战的,所以他写下了这样的诗句:

野战格斗死,败马号鸣向天悲。

鸟鸠啄人肠,衔飞上挂枯树枝。

古往今来,如此案例数不胜数。比如五十多年后的巨鹿,野战之王项羽同样挖了一个大坑,这次,埋的是秦人。


又比如

周瑜曹操大战赤壁,一举奠定三国;

谢晋苻坚大战淝水,流传草木皆兵;

杨家将血染金沙滩,千古忠良传奇;

尹志平大战小龙女,读者魂断神伤;

尹志平大战小龙女……


好了,那些看到标题就开始脱裤子的,就是说你呢,不用往上提了。咱确实要说说另外一种野战。

这种野战的历史并不比上面提到的短,不过古人文雅,不称之为战,而说野合。

《史记·孔子世家》记载:“纥与颜氏女野合而生孔子”。事发公元前551年,比长平之战还早了300年。

孔老夫子啊,千年文圣啊。

虽然不少学者替夫子双亲辩护,说此野合非彼野合,只是说他们当时还没去民政局,属于无证驾驶而已。

可仔细了解了解那时候的风气,还是觉得彼野合比较靠谱。

比如《诗经》里这首《野有蔓草》

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婉兮清扬。邂逅相遇,与子偕臧。

这还是头回见面儿呢,就携手依偎,共赴那如茵草坪耍子去了……

如果说《诗经》是文学作品,涉嫌作者意淫,那么《周礼·地官·媒氏》可是礼法,当时具有法律效力,里面是这么说的:“中春之月,令会男女。于是时也,奔者不禁。”

说到这儿,你大概会以为沈阳地铁里那两位,还有青岛公交上那两位大有古风。

大错特错,古人虽奔放,总还知道选个没人的地儿,顺带还讲究芳草萋萋的环境和月上柳梢头的意境。让他们当着一圈儿几十号人的面儿,恐怕也是会行动无能的。

即便奔放如康熙大帝,即便周围只是一群太监,即便是完事儿了能喊出:“宝日啊,你可是强暴了朕。”这种雷语。(见《康熙大帝》44集)

人家当时还不忘滚到荒草深处,围起一圈的黄绸。


毕竟这种事儿,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就好,非要弄得人尽皆知,还得担心会不会在正史野书里记上一笔,若干年后仍然被人拿出来研(xiao)究(qian),未免扫了兴致,误了情趣。

最后,其实某品牌试衣间里的两位,真的挺冤。本已尽情战了一场,也悄悄瞒过了一帘之隔的芸芸众生,微红着脸挑开布帘,对视一眼携手离去。或者成为一辈子的回忆,或者还能时常旧地重游……

可为什么他就偏偏拿起了手机?

唉,万恶的手机依赖症!


都市报道扩大版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