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用二十年,教一个“妈宝”成为男人

全民故事计划2018-07-10 22:21:34

九七年,母亲的工资每个月三百块。她给父亲买了一辆三千块的三轮车。


全民故事计划194个故事



母亲和父亲从相识到结婚,仅有半年时间。母亲最常说的一句话是:你爸,就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

 

我出生的那年,家里盖了一楼一底的房子。当时母亲在离家不远的厂里上班,父亲承包了医院里的澡堂。母亲日夜颠倒地工作,心底充满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日子也过得宽裕。

 

没成想,两年后,医院的澡堂不再承包给外人。父亲就此失业。

 

父亲失业后开始迷恋打麻将,三天两头不回家,直接吃住在麻将馆。

 

母亲每天下班后,抱着牙牙学语的我穿行在大街小巷,探访每一个麻将馆。她很聪明,知道在外面要给男人留面子。每当确定了父亲的位置后,她就把我放进去:欢欢,去叫你爸爸回家了。然后我就扯着小短腿哒哒地跑进去,拉住父亲的衣摆,一脸天真地说:爸爸,妈妈喊你回家了。父亲爽朗一笑,抱起我放在膝盖上,继续搓麻将。

 

父亲失业半年后,母亲决定让父亲找一份工作。那时候,县城里开始流行三轮车。父亲跟母亲说,我想跑三轮。母亲说,好。九七年,母亲的工资每个月三百块。她给父亲买了一辆三千块的三轮车。

 

从此以后,父亲成了“有车一族”。

 

那是一辆红色的三轮车,平日里用来拉客,闲暇时还能出去玩耍。车买回来不到两个月,出过几次意外。车门都没了,后来挂上了透明的厚橡胶,勉强算门。

 

某天,母亲在下班的路上看到父亲的车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女人。长发,浓妆,高跟鞋,两人嬉笑怒骂,打情骂俏。当天我被送到奶奶家,母亲一如既往的体面,知道不能当着孩子的面打架。

 

我再回到家时,母亲脸上有淤青,墙角里还留着破碎的碗筷。他们的离婚大战热热闹闹的持续了三个月,最终没离成。父亲像当初追求母亲一样,死缠烂打。他用拳头殴打母亲,打完以后再痛哭流涕地磕头道歉,甚至还威胁如果离婚就杀了外婆全家,最后抱着我去死。

 

母亲被父亲这不要命的招式吓到了,周围的人都前来相劝:

 

别离啊,他只是还小,男人心智成熟的都比较晚,等他懂事了就好了。

 

别离啊,你现在也二十七八了,又离了婚,以后还有谁要你。

 

别离啊,你一个女人,离了婚还带着个孩子,以后可怎么活。

 

离婚大战落下帷幕。母亲说,那年你才三岁,离了婚,就真的不知道怎么活了。

 

那时母亲在镇上的纺织厂里工作,每天上班十二个小时,全年无休。父亲则要轻松许多,他有母亲为他买的三轮车。想起来的时候就会到街上拉活。更多的时候,他会开着车去茶馆里打牌。

 

 

我读小学一年级时,学校要求每个学生都必须报一个兴趣班。那天我兴致冲冲地跑回家给母亲汇报了这个消息。

 

母亲摸着我的头,问我:“你想学画画吗?”我点头。那天我早早地上床睡觉,半夜上厕所时发现父母房间里的灯还开着,二人的争吵声断断续续的传出。想要迈过他们的房门,却听到一声清脆的耳光,争吵声戛然而止。我踱回了房间,躺在穿上身体止不住颤抖着。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家里的经济窘迫,我在心里喊了无数遍:我不想学画画了,只希望父母不要再吵架。

 

母亲在第二天还是塞给了我一笔钱,她的脸有些红肿,笑着看着我说:“你想学什么,妈都支持你。”那笔钱最后没有花掉,学校的兴趣班被人举报了,我曾经暗暗猜测,那个举报学校开兴趣班的人会不会是父亲。可父亲从来没有向我袒露这些。

 

随后的日子里,父亲接连不断地换了很多工作:卖刨冰、开货车、学汽修。

 

那个时候,摩托车流行起来,成了年轻人炫耀的工具。父亲央求母亲想要换辆车,理由是摩托车拉客更容易。于是母亲找舅舅借钱,给父亲买了一辆摩托车。

 

有了摩托车的父亲就像得到了新玩具的孩子,整日和一群无业游民混在一起。家对他来说成了一个类似客栈的地方。

 

二零零二年的新年,四处都是喜气洋洋。父亲已经很久没有回过家了。那天,天很冷,母亲给我穿上了新买的红棉袄,带我去找父亲。街上喜气洋洋,人流如织。路过超市的时候,我央求母亲,想要吃零食。母亲沉默了一会儿,带我走了进去,货柜上是满目琳琅的商品,我指着当时最流行的旺仔牛奶说:妈妈,我要这个。母亲拿起旺仔牛奶看了几眼,再瞟了一下上面的标价:宝宝,我们拿这个好不好?家里没钱了。

 

母亲拿起旺仔牛奶旁的哇哈哈,带着我去付了款。我们在一个偏僻的茶馆找到了父亲。他正在打麻将,输红了眼,看见母亲就要夺她的包。母亲和父亲在茶馆里打成一团,我在茶馆门外,吸着哇哈哈,不知所措。

 

除夕一过,母亲提着包外出打工。她打算南下,父亲则留在家里照顾我。三个月后,母亲在广州的纺织厂里找到合适的工作,探清了工作环境以后,让父亲也过去。从此,我在老家跟奶奶生活。我不喜欢奶奶,她总是埋怨母亲,在父母吵架的时候还在旁边煽风点火,一心不让父亲吃半点亏。

 

 

母亲和父亲在外打工七八年,跨越大半个中国。

 

后来,母亲病重的时候断断续续跟我说起他们在外地生活七年的事。

 

二零零五年前后,他们在杭州的纺织厂工作。那时二人在同一个厂里,住的是公司提供的员工宿舍。

 

杭州多暴雨,昼夜温差极大。母亲上夜班,每晚十二点下班。员工宿舍离工厂十几分钟的路程,要经过一片人烟稀少的郊区。父亲每晚都会在工厂门口等母亲下班。

 

那天下班时突遇暴雨。水过脚踝,父亲撑伞等母亲。父亲心疼母亲加班劳累,便弓腰背母亲。母亲撑伞,二人一起回家。一脚深一脚浅,踏在陌生的土地上。

 

最困难的时候,两个人分食一份冒儿头。劣质的猪肉,油腻难吃,但那是他们唯一能吃到的肉食。每到这个时候,父亲就把肉全部夹给母亲,然后自己一个人刨白饭。母亲要给他夹回去他总是说:我不喜欢吃肉,你又不是不知道。

 

母亲怀我的时候家庭条件十分不好。怀孕后的母亲变得嘴馋,想吃肉。但家里没钱,父亲也拉不下脸去借,于是就去家门后的小河里抓鱼。

 

抓了一下午,得了五六条小草鱼。父亲兴冲冲的回家杀鱼熬汤,一阵鼓捣后,小心翼翼的端给母亲。鱼很小,汤很少,连油星都没有,但香气四溢。母亲先把鱼汤递给父亲,父亲摇头:我不爱吃肉,你又不是不知道。

 

母亲毫不客气的将一碗鱼吃光了,连碎屑的鱼肉也没放过。吃完后父亲去洗碗,很久都没出来。母亲纳闷洗碗怎么要这么长的时间,于是去厨房偷看。母亲看到,一个一米七几的汉子,正端着妻子吃剩的鱼骨,小心翼翼地嘬着。那一瞬间,她泪流满面。

 

“你不知道,外面的人都很看好你爸。他们说你爸贤惠,又努力工作,还懂得心疼老婆,是个好男人。可是,他们不知道,我花了多少时间才教会他这些,他们不知道,我用了这条命才把他教会!”

 


二零一四年十月,母亲已经奄奄一息。肺积水淹没了她整个胸腔,每隔一个星期就必须去医院放水。整个人已经神志不清,生不如死。

 

清醒时她抓着父亲的手乞求:“你让我去死吧!求你了,给我喂口药让我去死吧!”父亲流泪拒绝。

 

我从大学匆匆赶回家,见母亲最后一面。打了吗啡的母亲情绪稳定了许多。守夜的时候,她的话尤其多:“我给你爸当了二十多年的妈,教会他怎么当丈夫,怎么当父亲。好不容易他成熟了懂事了,我却要死了。”

 

“我的这个病,就是你爸气出来的。以前在家的时候,他不懂事,不务正业,搞女人。后来出去了,他还是不懂事,吃不了苦,天天和我打架。你奶奶说什么他都信,回去就打我,打得我躲在厕所里报警……”

 

母亲将这二十几年的委屈倾泄而出:“我现在不恨他了。我生病这几年,他对我好。我看病他从没含糊过,卖房子、借钱,一句怨言都没有。”

 

“但是,我不会原谅他。我不会原谅一个曾经出轨背叛过我的人,就算死都不会原谅。”

 

二零一四年十月初七,母亲去世,享年四十三岁。

 

母亲生前交代过,拒绝传统的土葬,她要公墓。按照她的说法,就算死,她也不要和父亲埋在一起。

 


题图:源自网络



作者睿雨,动漫编剧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编辑 | 蒲末释

全民故事计划原创文章

如需转载请至后台询问

寻找每个有故事的人,发现打动人心的真实故事

投稿请寄 tougao@quanmingushi.com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