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读资治通鉴五一-汉文帝(二)家族闹剧 释之升迁

春源视界2018-06-13 01:54:50

读资治通鉴五一-文帝(二)

汉文帝前元三年,公元前177年。这一年刘恒的生活主要可以概括为:

周丞相返国、灌丞相上位、城阳王去世、淮南王骄纵、右贤王入犯、刘兴居叛乱、张释之秉公。

十二月,仍然有很多侯爵滞留在长安不归封国,刘恒于是下令丞相周勃以身作则,返回绛县。随后任命灌婴为丞相,灌婴所担任的太尉岗位撤销,从此丞相也直接统御军队。四月城阳王刘章去世。

刘长是刘邦临幸女婿张敖敬献的赵美女所生的儿子。贯高谋刺刘邦未遂,美女也成为理论上可能的刺客被关入大牢,囚禁在河内,即今河南武陟县。赵美女的弟弟赵兼请求辟阳侯审食其向吕后说情宽恕,不料吕雉却妒火中烧,没有伸出援手。赵美女生下儿子后羞愤自杀。监狱官员不敢隐瞒,呈送婴儿,刘邦后悔关押美女,给孩子起名刘长并交吕雉抚养。刘长逐渐长大,与吕雉亲近,而怨恨审食其。刘恒继位之时,刘邦在世的儿子只有刘恒与刘长,刘长以皇帝的至亲自居,称呼刘恒“大哥”,目无法纪,常常为患,只是刘恒不忍惩罚他。其孔武有力,能扛金鼎。本年其来到长安朝觐刘恒,并陪同刘恒射猎。稍后,他拜访审食其,以袖中铁锤击杀之,并命随从魏敬砍下人头,自己到未央宫自首请罪,刘恒念在他孝敬母亲的份上,赦免其罪。薄太后和太子刘启对刘长不免畏惧。而刘长回到淮南国后越发嚣张放肆,出门采用出警入跸的仪式,大有僭越之嫌。袁盎一直是刘恒的耳边风,此次也没有放过警告机会,只是刘恒无动于衷。


五月匈奴右贤王进驻黄河河套地区,攻击上郡一带内附汉朝的部落。刘恒亲自巡狩到了甘泉,命令灌婴反击匈奴。并且长安守备的弓箭部队认真布防。右贤王看无机可乘,撤出塞外。刘恒自高奴转进太原,接见并赏赐代国旧部,下令免除晋阳、中都百姓三年赋税。

刘居兴和刘章、刘襄是同胞兄弟,父亲是刘邦的庶出的长子刘肥,而刘襄又是庶长孙。此前,刘襄和刘章先后死了。本来刘襄、刘章和刘居兴在诛杀诸吕的过程中功劳还是很大的,刘章和刘兴居更是参与了迎接刘恒登基。可是当刘恒听说二位当初有内应刘襄称帝的打算时,心里产生了微妙的不快,然后就从刘襄的齐国割土分封刘章和刘兴居为城阳王和济北王。所以刘兴居一直心怀不满。此时当刘恒前往太原,刘兴居起兵叛乱。刘恒命令灌婴带马步兵八万五千人回长安处置,任命棘蒲侯柴武任大将军率十万人迎战,柴武曾经斩杀韩王信。另命祁侯缯贺为将军,进驻并控制要地荥阳。七月,刘恒返回长安,命令济北国官员人民自行诛杀叛逆、或率军或举城反正的,赦免并恢复官职,直接叛逃刘兴居或投奔中央的,赦免。八月,刘兴居众叛亲离,自杀。

在这个事件当中,我们可以看出,人要豁达大度其实也满不容易的。刘襄是刘邦的长孙,按说如果当上皇帝也说得过去,诛杀诸吕之后,刘襄也是重要的种子选手之一。所以当形势并不明朗之际,刘章、刘兴居暗中联络自己的胞兄也不为过,毕竟当时齐国的军力还值得托付,还有就是不容易被暗中出卖。而当形势一旦明朗,刘章、刘兴居兄弟并没有再在桌子底下乱踢脚,而刘兴居还未刘恒清理了后少帝刘弘出宫。所有这些,都说明二人更是把清楚诸吕、振兴刘氏作为要务,而并不完全聚焦在拥戴刘襄上面。可是假使刘恒可以不计此嫌,他身边的咬耳根的人一定不想错过机会,像袁盎这样的人,专门提醒皇帝注意这个人的神态那个人的心理,等到小报告加上声情并茂的分析一来,刘恒故意打压二刘也就来了。可是,再加打压,也是封王。人世间的事情,没有十全十美,也没有绝对公平,不满意有时候其实没有什么大用,反而会影响生活的品质。刘章当然是去世了,没有什么行动的表达,刘兴居竟然趁着皇帝离京叛乱那就是大大的想不开。天下逐渐稳定,人心也日益安定,刘恒又是诸大臣公推形成的结果,做事一向主流,符合一个好皇帝的标准,他能容忍交横跋扈的刘长,就说明宗族观念还是很强,又没有追究刘兴居所谓居心到底的动作,起兵叛乱岂不是发疯吗?当然,对于刘兴居这个人,我个人认为比刘章的品质要差。刘章酒席斩吕,我觉得有大丈夫气魄,然后未央宫杀吕产、控制谒者招降,更是比周勃还勇于当机立断。而刘兴居大事之际没有出现,在刘弘墙倒众人推的历史关头充当狐假虎威的急先锋,既有献媚之态,也有投机成分,与历朝历代那种讨巧表现的人士没有二致。不论如何,刘兴居的叛乱就如湿柴点火,只在历史上留下一抹黑烟。


功名利禄,凡夫俗子免不了斤斤计较,总要有个底线才对。南阳人张释之,担任骑郎也就是骑兵禁卫官十年没有升迁,于是准备辞职回家。这个我们可以理解,符合事业心的范畴。刘兴居的作为倒是属于野心的概念。这时候袁盎向刘恒举荐了张释之,提拔为谒者仆射,谒者是礼宾官,仆射则是主管。某日,刘恒在御花园询问管理员禽兽和饲养方面是多个问题,管理员回答不出。虎圈管理员在旁一一回答。刘恒提议提拔虎圈管理员为御花园总管,也就是上林令。本来这个事情到此可以称为佳话。可惜张释之以周勃、张相如等人忠厚为例,来论证刘恒因为虎圈管理员牙尖齿利而升迁会导致天下人都会竞相追求言辞功夫,导致刘恒取消了擢升命令。这真是让人大倒胃口。这个虎圈管理员平时留心业务,关键时刻也没有准备,一一作答,所答皆所问,也没有听说添油加醋,谄媚拍马。这是业务范畴评价的问题,怎么转为性情范畴和多言善辩上面了呢?按照张释之的分析,那个御花园的官员反而是因为忠厚所以言语不好,而不是整天浑浑噩噩?即使多言善辩,也不全是坏人,不然很多谋士和外交人才岂不一棍子打死?即使张释之本人,在从御花园返回的途中接受刘恒皇帝有关秦朝灭亡道理的垂询也是滔滔不绝,又如何评价?遇到国家大事,连灌婴的将领贾山也能上书大论,遇到皇帝问询钱粮陈平也要解释需要问具体主管,所有这些可都是能言或者善辩?当年郦食其以酒徒身份面见刘邦,立刻得到刘邦重用,此时好好一个人才,却被瞬间偷换概念废除升迁,还被诋毁名誉,无怪乎有人怀疑那个御花园管理员是皇家亲戚,张释之看人下菜碟,暗伸援手,刘恒却顺手推舟,成就了这番糗事。可是,当张释之陪同刘恒乘车口若悬河回答问题的过程结束以后,他在抵达皇宫的时候,已经升职为公车令,这可真是天大的讽刺。

公车领掌管宫门迎送,张释之稍后弹劾太子刘启与梁王刘揖的车子直闯司马门,犯有大不敬之罪。薄太后干预之下,皇帝赦免二人。刘恒再升张释之为中大夫。不久,又升为中郎将。中郎将掌管皇家警卫。张释之惹得薄太后不太高兴,然而刘恒为何欢喜?道理非常简单,宫廷大门如果纵容达官显贵任意胡来,那可是将皇帝的威严和安全置之度外,是拿皇帝的利益与人交换,而张释之能够坚持原则,刘恒感到放心,所以才将警卫工作全权托付。张释之在大的原则问题上还是敢于坚持独到见解,比如当刘恒谈及棺椁墓室的坚固问题,张释之认为如果墓中埋藏珍宝,即使铜墙铁壁也会被偷盗。刘恒认为有理。后来张释之有担任廷尉,有人在中渭桥惊动御驾,张释之按律判罚,而没有因为可能危及皇帝安全加罪。有人偷盗刘邦祭庙大门的玉环,张释之只判偷盗人斩首而没有按照刘恒的意见灭族,当刘恒质问,张释之回答“我是按律判罚,如果随意更张,因为他偷盗祭庙的玉环就诛杀全族,万一有糊涂人挖了长陵上一抔土,陛下又将选择什么更重的刑罚呢?”刘恒都批准原判。

张释之在这些事情上值得称赞。可是我们明明记得刘恒在前元元年废除了连坐法令,如何在今年还谈及灭族之罚?假使廷尉不是张释之,破坏法治的杀人游戏不是又要开始?即使斩首之刑,也非今日可以想象,偷盗之罪,竟然以性命相抵,那么刺杀和提议谋反的贯高和蒯彻可是更大的盗贼,谋害国主性命的都可以宽宥,偷盗高祖庙上玉环就要血溅法场。虽然可以理解以儆效尤,还是对这种制度毛骨悚然。刘恒一片孝心也可以理解,但是如果他能在追赃之后教育放人,千古之下,可能给中华文明留下可歌的温暖榜样。刘恒之宽容,也有死角,小民之性命,就是不值一钱。


世界上很多事物都具有两面性,对祖宗的纪念是好的,比如祭奠炎黄帝陵至今还是凝聚海内外华人华侨的国家礼仪,反之台湾独立分子去孙中山弃蒋介石其实就是要割裂历史血缘。然而凡事过犹不及,如果每个祖宗都建一个庙,乃至后来有人还发明生祠这种拍马屁的东西,就不够文明了,也难于长久。当然啦,绝对的公平永远没有,普通人到处埋葬是个令人头疼的问题,可是如果现在有哪个名人即使是证明是西门庆或武大郎吧,埋葬在自己地盘上,也会引发游人的持续围观。

总之还好,当皇帝暴怒的时候,有个明白人在旁边坚持一下原则,可以避免发生暴力事件。皇帝能够听进去大臣的意见,这已经是非常不错的皇帝,文景之治的基础也大半缘由在此。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