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女人38岁嫁了6次,没有一个老公能活过3年,这是为什么?

青春夜读会2018-02-12 19:18:55


傍晚时分,江瑶伴着余晖走入图书馆的二楼,即便室内很暖,但室外刚步入秋天的A市已有些凉意。


可能是因为天色渐晚,图书馆的人稀稀落落散布在各个角落,江瑶挪动着步子走向经济金融区。


突然,映入眼帘的的是一幅可以称之为唯美的画卷,一个男人安静的趴在桌子上,傍晚的阳光没有了中午的耀眼却为眼前的男人镀上层金色的光晕。


江瑶轻轻地走近,生怕自己的一个不小心便将眼前美好的画面打乱,她弯下腰仔细的观察着男人的脸庞,余晖透过窗户洒在少年的脸上,使得江瑶清晰地看到男人脸上柔软的茸毛。


他的睫毛好长,江瑶心想。


眼前男人的脸部线条柔和优美,白皙的皮肤,英挺的鼻梁,薄厚适中的红唇及浑然天成的气质凸显出他的卓尔不凡,乌黑又整齐的眉毛使他看起来漂亮却不显得女气,阳光下的他看起来像一位误入凡尘的天神。


江瑶端起挂在胸前的相机,聚焦,美丽的画面瞬间定格。但美中不足的是,江瑶忽略了此刻光线的黯淡,闪光灯耀眼的闪烁惊醒了沉睡的美男子。


男人睁开眼睛,琥珀色的眼球伴着朦胧的睡意显得慵懒,看到江瑶的瞬间,眼神被冰冷的雾气笼罩。


 “对不起,我相机好像出问题了,它怎么自己就拍了呢?”


听到眼前女人毫不羞涩的推卸责任,男人只是微微皱了眉头,转身打算离开。


觉察到男人的意图,江瑶冲到男人的面前,笑容灿烂地说:“我是金融系的江瑶,我们交个朋友怎么样?”


男人冷冷地瞥了她一眼,就打算转身离去。


“那你告诉我你的名字怎么样?”


江瑶不甘心的敞开胳膊拦住他,活像山寨里的女土匪。


“闪开。”宫尧辰语气里是不尽的冰冷与疏离。


“你告诉我名字我就让你走。”


江瑶是下定决心要撒泼耍赖了,无论怎样他的名字,她要定了。


可这个男人下一步的动作,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


他面无表情的像江瑶靠去,微微低着头,眼睛看着江瑶的红唇,嘴角邪魅的笑着,手一用力把就将江瑶娇弱的身躯推倒在地,接着满脸不耐烦的大步离去。


“哇,我的屁股。”


江瑶迟疑的反应过来,屁股被冰冷僵硬的地板硌的钻心的疼,可恶,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竟然连眼睛都不眨的打女人。


可就这么轻易放弃,还是她江瑶吗!


江瑶立刻从地上爬起来,不管不顾地追了上去。


她使出浑身解数朝男人赶去,终于在很少有人到的树林里赶上了他。


不远处男人西装笔挺,阳光透过绿色的叶子在地上散落一片斑驳,她望着男人白皙的没有丝毫毛孔的脸颊,心紊乱地跳动。


男人的睫毛很长,浓密而卷曲,在眼睑上洒落一片阴翳,他五官深邃,如同刀刻,琥珀色的眸子里仿佛隐藏着薄凉的冰湖,深不见底。


她停住脚步,大脑空白,一时之间忘记了追出来的目的。


男人跺着步子朝她走来,每一步都带着冷意,江瑶只觉得四周的温度降了下来,原来一个人的气场真的可以影响天气!


“你.....你想做.....什么?”


江瑶一步步地后退,眉目如黛的小脸偏了下去,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她暗自有些后悔,这次她觉得自己有点羊入虎口的感觉,他脸上如同修罗般的表情,更是把她吓得一阵惊愕,她是不是惹错人了?


“唔.....”


江瑶正对这没来由的一吻整个人都呆住时,刺痛夹杂着血腥味,涌进口腔,他竟然咬自己的嘴唇,还流了血。


男人深若寒潭的眸子一凝,他竟然真的吻了她!


江瑶生气了,她是垂涎他的美色,不过她可没那么饥渴,这男人不仅夺走了她的初吻,竟然还咬她,她抬起手臂就想扇这男人一巴掌,可手臂刚扬起就被他抓住。


手腕被攥的发疼,他的力道,似乎是想把她的手腕捏碎。


“放开我!”江瑶瞪着他,可奈何男女体力悬殊,她丝毫撼动他不得。


“丑女人。”


他瞳仁薄凉,绯薄的唇瓣冷漠扬起。


他生就淡漠的五官更是让江瑶觉得屈辱,他不仅夺走她的初吻,还骂她!


一辆加长版林肯快速停在他们眼前,英挺的中年人一脸严肃地从车上下来,恭敬地走到男子面前鞠躬,“少爷,请上车。”


合上车门后,管家意味深长的看了江瑶一眼,江瑶浑身一僵,这是什么意思,真当她是病毒综合体吗,那个男人是地道的恶魔好不好。


看着车离去的背影,江瑶摸了摸发胀的嘴唇,心跳动的异常,她摇着脑袋,江瑶别犯贱!


“管家,你迟到了五分钟。”


车内的宫尧辰摇晃着酒杯,火红的液体衬的他脸庞格外妖冶惊艳。


“少爷对不起,听从您的处置。”


“这个月工资全扣了。”


“好的,谢谢少爷,少爷,一个月前校长联系我,让您为商学院的学生做一场报告,您是不是要考虑一下,因为老爷夫人曾经毕竟是这里的学生。”


管家头上冒着冷汗,虽然少爷是他看着长大的,可现在的脾气越来越让人琢磨不定了。


“好呀,就安排在明天。”


宫尧辰仰头将红酒一饮而尽,邪魅的唇角挂着一丝轻笑。


“喂,雪儿你笑什么笑,还能好好的做朋友吗?”


江瑶轻轻地在米雪头上拍了一下,她嘴都肿成这样了,她竟然还能笑得出来。


“瑶儿,你现在越来越有出息了,追着男人跑就算了,然后却偷鸡不成蚀把米,嘴唇被亲成了这样,你果真在用生命来搞笑。”


米雪说着就再也忍不住的哈哈大笑,泪水都出来了。


“下次我再看到他,我一定要他偿还回来,我江瑶,不吃哑巴亏!”


“你还想见人家呀,你这估计一吻倾心。”


“放屁!”


说完江瑶蒙头大睡,她想见他,只是为了报仇,报一吻之仇。


偌大的报告厅被人群包围的水泄不通,江瑶跟米雪坐在座位上,抱怨着,“这无聊的纯属成功人士自卖自夸的报告怎么有那么多人来听,空气浑浊的快要把我憋坏了,最可恨的是不让带手机,进门还需要安检。”


“对呀,我看到其他学院的好多人都来了,明明是金融类的报告,他们听得懂吗?不过能见到宫家那位商业鬼才的真容,挤破头人们都想进来吧。”


“是吧,好无聊呀,那位报告人估计有什么特殊的癖好,有病的人讲究的都多。”


米雪白了她一眼,江瑶的歪理总是那么多。


顶着几根头发的校长拿着话筒,站在演讲台上,一脸激动地做着报告人的介绍。


“金吉帝集团已是百年企业,它起源于欧洲,在四十多年前开始多元化发展并顺利并购垄断了中国药业且在国际上有重要影响的的慕氏生物制药集团,近些年通过宫家继承人令人闻风丧胆的商业手段使得金吉帝集团在科技、珠宝、服饰、地产、餐饮、旅游等多种领域取得卓越的成就,金吉帝集团不但在欧洲、中国、美国有不可撼动的地位,即便在全球它也是首屈一指的商业帝国,今天我们迎来了金吉帝帝国神话的创造人宫尧辰先生,现在让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欢迎他即将呈现给我们影响亚洲乃至世界的报告!”


江瑶对于校长那表情浮夸、口水四射介绍,浑身长起鸡皮疙瘩,那男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身着深蓝色西装的宫尧辰举止优雅自信地出现在人们视线的时候,整个报告厅内响起了,“啊!”的尖叫,这声音持续到宫尧辰开口才停止。


江瑶一脸呆愣的看着台前如同天神般的男人,裁剪合适的西装修饰着这男人黄金比例般的身材,吹弹可破的肌肤烘托着五官的明媚耀眼,最可恶的是他那明明一本正经的汇报怎么那么像花言巧语蛊惑着人们的心。


江瑶终于见识到,什么叫听声音就会怀孕,这男人绝对是故意的,不然长得惨绝人寰就算了,声音怎么可能这么有磁性,装,真会装,那么恶劣的人,竟然装的温文尔雅。


“瑶儿,这男人太帅了,我都快把持不住了。”


米雪用力拉着江瑶的袖子,口水飞流直下三千尺。


“就是这个渣男,就是他,你别被他道貌岸然的模样骗了,他骨子里就是恶魔的化身。”


“瑶儿,你初吻都被他夺了,那就一举把他拿下,我做你坚强的后盾。”


“我才不喜欢他,那么自大。”


江瑶正用尖刀般锋利的眼神望着他,竟然看见他对她一挑眉,嘴角噙着坏笑,等着吧,待会我就揭穿你的真面目,她江瑶,不是好欺负的。


宫尧辰报告完毕,轮到学生提问问题,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江瑶就站起身来朝台上走去,眼神像是要把宫尧辰戳出个窟窿。


校长对着江瑶说,“同学,你没必要到台上了。”


接着就是满报告厅的哄堂大笑,江瑶夺过话筒,掷地有声地问,“宫先生在赚钱方面很有学问,那会不会因为钱多就忽略了做人呢?”


“做人是赚钱的重要部分,人好钱自然就多了。”


“宫先生现在是在承认自己很会做人吗?”


“我不是很会,那是天生具备的能力,这位同学如果想像我学习的话,那就不必了,因为不是所有人都能学会的。”


宫尧辰慢慢靠近江瑶,他垂下头,嘴角轻笑,观众席上的人听了,顿时响起一阵剧烈的掌声,那么霸道又自信的男人,她们喜欢。


江瑶怒了,什么不是所有人都能学会的,她很笨吗,脑袋不够数吗?!


“总有一种方式我能学会。”


江瑶充满报复的笑了,紧接着用力拉住宫尧辰的衣领,将他的身体更加贴近自己,接着闭着眼睛吻了上去,江瑶本想以牙还牙的咬他,谁知他竟然圈住自己的腰,忘我的吻了下去,一时之间,江瑶只觉得自己天旋地转而自己的身体浑身酸软,无力地瘫倒在他怀里。


她真的太笨了。


欲知后续精彩内容,猛戳“阅读原文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