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明代长颈鹿 |耶苏

源美术馆2018-02-12 21:45:53

丁酉年十月廿三|2017.12.10

龙眼小说编号LY001

明代长颈鹿

小说/GIF动画 © 耶苏

创作时间:2015

编辑:“龙眼小说计划”编辑部






话说明朝正德年间,世风日下,政局沉闷。纵观大明王朝,活得最精彩的人非皇帝朱厚照莫属。明武宗朱厚照常年不理朝政,国家大权被宦官刘瑾笑纳。皇帝自己则流连于声色犬马,时不时就要出巡钓鱼,划拳嫖赌,倒也似个神仙。


当时朝廷的言官,也就是那些个给皇帝大人提意见的发言官们,绝大多数投靠了刘瑾,剩下几个有骨气的,一并让这奸臣投进了东厂的墨缸里,活活变成了酱鸭。朝廷上下,人人自危。在这凶险的政治气氛下,女权运动悄然兴起。后宫那些平时无所事事的妃子和宫女,自发成立言官分队,不时地吹枕边风劝诫皇帝大人不要再任用奸佞小人混乱朝纲,教育皇上要深刻学习各位先皇的英明神武,励精图治。这下可好,女权运动的结果是,皇帝从此决定:找女人的事从此一律出宫解决,再不回后宫。而那些参与女权运动的巾帼英雄们,最终全被刘瑾如法炮制,投进了东厂的墨缸。


不久之后,身处京城的皇帝朱厚照无所事事,在皇宫里闷闷不乐。刘瑾看出了天子的心思,进言道:“陛下一直管理朝政,日理万机,难免枯燥。不如趁此时秋高气爽,下南方一游,养心健身,体恤民情,也算件功德无量的事。”朱厚照听了非常高兴,一下子就精神抖擞起来,连忙吩咐刘瑾去安排。


说时迟那时快,皇家旅游团一路驰骋,效率极高。三个月内游遍河北河南,山西山东,江苏浙江,直达福建泉州。一路上好玩的好吃的好看的都尝了个遍,皇帝朱厚照还不满足,想来点刺激的,于是决定渡海去看几个岛屿。明代有着中国历史上最好的船队,郑和下西洋用的就是千尺巨船,但朱厚照偏偏就是个爱冒险的主子,他要搞漂流。这下可苦了跟着他来的那帮大臣与士兵,就连一向诡计多端的刘瑾也傻了眼,自己是来陪皇上玩的,可不是来陪皇上玩命的呀。


话说回来,皇帝的命令可不是儿戏。刘瑾不愧是当朝第一管家,第二天就在泉州府的海岸边找到几个当地渔民。花了点银子,让他们连日赶制木筏,还兼职做导游。第三日一早,朱厚照兴冲冲地跳上木筏,与四五个渔民一起向东海进发,刘瑾与其他大臣、侍卫乘坐大型海船随后。


九月的东南沿海依然很热,海风呼啸,阳光刺目。朱厚照的木筏起伏于海岸边的悬崖峭壁下,万里海疆中,颠簸冲击,有惊无险。在台湾岛短暂停留一周后,皇帝继续向太平洋纵深挺进。不久,朱皇帝遇到几个小岛屿,听渔民说此地有极其细窄的水道,于是下令木筏深入。眼看着皇帝大人如此勇猛,刘瑾只得是命令大船放下小艇,全部大臣乘坐小艇尾随保驾。这些岛屿之间的水道相对于福建沿岸,水流愈发湍急,常常出现突然的拐弯和漩涡。乘坐木筏的朱厚照玩得天昏地不暗,全身湿个透,几次落海依旧兴致不减。


白天很快就过去了,随着不断深入,这条水道逐渐变得风平浪静,水道边有斜坡平缓升高,两岸绿树高耸、野草丛生。眼看天色已晚,大部队也跟了上来,于是朱厚照下令就地扎营,过一夜后第二天接着玩。水道的近旁有平坦的沼泽与沙地,士兵们沿着水道搭起一个个行军帐篷,官员与皇帝就此入住。


一个时辰以后,夕阳变得橘黄。正在大家将要进入梦乡时,猛地从远处传来巨大的声响,地面开始颤抖,大树摇晃不停,很多鸟儿从树丛里飞向空中。接着,一群骆驼慌忙地冲出树林,沿着水道奔跑过来,数量众多。一时间,帐篷炊具被冲得七零八落,士兵与官员们各自躲闪。回头一看,从水道一侧的高地上,冲出一头狮子,鬃毛凌乱,神情慌张。这狮子也是个逃命的,因为那巨大的声音正是从它后面传来。那是一种无法描述的奇怪喊叫,每一声都持续很长时间,响彻云霄。渐渐的,这声音越来越大,一种超过耳膜承受能力的巨响回荡在空气中。整个营地已经陷入一片混乱,大家拼命向着不同的方向躲藏。


朱厚照这时反倒有点兴奋,毕竟从小他就是个爱冒险的主儿。心里虽然也有几分害怕,皇帝还是镇定地爬上斜坡,迎着声音传来的地方趴下,紧张地注视前面的密林。不一会,树林里的声音已经近在身边,大树被扒开了。一个巨大的黑色猴子出现在朱厚照面前。这只猴子用四只脚走路,体格足有一条大龙船那么高。浑身长着黑毛,嘴巴里的白牙闪闪发亮。朱厚照心里嘀咕。天勒个去,这是什么怪胎,那么大?大黑猴子一转脖子,对着前方就是一声长啸。这回,声音没了树林的过滤,直接扑向皇帝大人的耳膜。一下子把他震翻在地上,向后连打了两个滚。朱厚照眼看着大黑猴一步一震地向他走来,捡起脑袋便向后跑。


傍晚的海风吹了起来,大黑猴子似乎注意到了皇帝大人,有意识地调整一下方向,冲着他慢慢迈开步子。朱厚照边跑边向后看,只见四根擎天大柱不断敲打着大地,耳根后面还不时传来震撼心灵的高音。皇帝心里这才害怕,开始没命地跑,现在只要不被这怪物踩死,什么豹房,美女,金钱,皇位他都愿意拿出来。


不知道跑了多久,也不知道他是怎么跑的这么久,朱厚照终于甩开了大黑猴,来到一间破房子前。那破房子紧贴着一座直插云霄的大山。皇帝再也跑不动了,更不用说翻过山继续跑。没有别的地方去,只能溜进这房子暂时躲一躲,那么大的黑猴子未必能找到自己吧。朱厚照利索地从窗户里翻了进去,一脚踏在一堆草席上。


皇帝顾着逃命,进屋还没来得及站稳,就被一把拉倒在地上。扭头一看,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儒生,留着细黑的小胡子一把,另一只手的食指竖在嘴唇前面,瞪大了两个生鸡蛋似的眼睛,轻声说道:“嘘……”


“后面有个大黑猴子”朱厚照压低声音说道,“先生也是躲避它?”


“可不”儒生说,“大人你有所不知,你管它叫大黑猴,说明你没见过这玩意,海外都有学名,是谓金刚也。”


“别开玩笑了,你们这些儒生,尽爱瞎扯!金刚我还不知道吗,那是天上的大将军,斩妖除魔的干活,哪会长成这黑毛孙子样。”


“大人您还真别笑话,这金刚乃是由猴子变化而来,最后还能变化成我们这样的人,它有七七四十九变,可不得了。”


争着扯着,朱厚照这才听见隔壁屋传来巨大的打鼾声,此起彼伏,穿越苍天。皇帝悄悄的摸到侧门前,推开一条门缝往里看。隔壁的景象差点没把他吓晕。一头巨大的白猪横身睡在地上,足足有十几米长。身体顶着天花板,每呼吸一次,就会用肚子挤压一下天花板。再看那脑袋,怎么看都是一懒散相,似乎已经睡了几百年。不知不觉间,一股难闻的膻味从门缝里喷发出来。


“嘘……”儒生又压低嗓门,拉住朱厚照说道,“你瞧见了吧,这家伙可不比那金刚差,如果它们俩一起发现咱们,小命可就完了。”


皇帝的脑子彻底懵了,刚出虎穴又进狼窝的。天底下怎么会有那么多的怪物。


“我说这位先生”朱厚照定了定神儿问道,“你怎么会躲在这里,我上岛来可没见过其他人啊?”


“大人莫怪,我是个游历四方的闲人,最爱寻找天下奇幻怪异之事,并把它们记录下,以作素材。今年出海一路向东,不知不觉就来到这么个岛上。听说此岛上有灵物麒麟,于是百般寻找。可惜过了十日,不是被那金刚追,就是遇到这类肥猪怪物,日夜心惊肉跳,东躲西藏。”


“敢情这岛上是个怪胎丛生的地方,真是天要亡寡人啊…..”


“大人,您,您刚才说什么?寡……”


“寡人乃当今大明…..”


朱厚照还没来得及报完威名,整个屋子就移动起来。原来说话间,金刚已经悄悄挪到屋外,开始用手猛地推压房子。整个房子吱吱呀呀地摇晃起来,茅草与石灰从天花板上稀稀拉拉地散落下来。朱厚照与儒生被强大的惯性力挤到屋子一角。他感到房子整体在移动,快速而持续。没用多久,房子的结构就彻底混乱了,天花板似乎成了墙壁,地板似乎变成了天花板,窗户成了小门,原来的门不知所踪。巨大的木板一块块砸下来。朱厚照眼前一片漆黑。即使被黑暗包裹,皇帝仍然听到金刚的怒吼和肥猪的打鼾声。莫非这死猪真是雷打不动的睡神。身体还在移动,五脏六腑换着地方乱串,皇帝大人脑子空空,晕了过去。



















 















 (五个时辰以后)

“皇上醒过来了,皇上醒过来了!”


“快,去拿热毛巾!”


“遵命!”


“阿弥陀佛,老祖宗你可算回过神来了……”


朱厚照眼前一亮,影像从清晰变为模糊,一会儿又变成清晰。他发现自己在一个军用帐篷里,躺在床上,四周点着很多蜡烛。帐篷内侧围着之前失散的文武百官与士兵。大太监刘瑾跪在床前,两眼直勾勾地看着自己。


“皇上,您看得见我吗?”刘大人的眼神转为焦急。


“寡人这是在哪儿?”朱厚照问道。


“启禀万岁,昨天傍晚我们在水道边扎营的时候,突然间找不到您了。整整一天一夜,我们派人在岛上四处寻找,搜索了所有的角落,就是不见万岁您的踪迹。今天傍晚时分,大家回到营地休整,不一会就看到万岁您失魂落魄地跑进帐篷,一头扎进来就晕了过去,可把我等吓坏了。万岁,您这到底是去了哪儿?”


朱厚照把自己经历的一切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文武百官。这班老江湖们一边听一边议论纷纷,有的摇头,有的疑惑,有的惊诧。


“万岁,您说的可都是真的?”


“大胆刘瑾!朕亲眼所见,你觉得寡人是在瞎编吗?”


“微臣不敢,只是……”


“只是什么!?”


“陛下息怒,我等昨晚在岛上扎营之后,从来没有见过什么大黑猴子。莫非皇上是去了另一个岛?启禀万岁,自从万岁失踪以后,我等在这个岛上翻了个底朝天,不见陛下踪影,却发现了这么个玩意儿。”


一个太监端上来一个盘子。盘子上放着一个黑色的金属玩意儿。朱厚照拿到手中仔细揣摩。这金属物件有四寸见长两寸见方。通体黑色光滑,上边有一些圆形的装饰物,微微凸起。其中一面镶嵌有一块圆形的玻璃,玻璃里面乌黑发亮,看不清。另外一面似乎是个小门,能掰开,里面还是几个圆形的凸起装饰。小门背后有一块方形的玻璃。这块玻璃和那个圆形的玻璃一样乌黑。朱厚照当了那么多年皇帝,什么奇珍异宝没见过,现在手中这个玩意儿,真是让他一头雾水。


“刘瑾,这的确是当世之稀有之物。可是这和朕的失踪有关系吗?”


“启禀万岁,我等找到这玩意儿的时候,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微臣当时就反复研究,偶尔发现这上边突起的小圆物可以按下。没想到这个黑盒子居然是天宫神物下凡,它记录下了万岁失踪时发生的事情。微臣不才,愿给万岁演示。”


朱厚照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回想自从来到这个岛上,自己就遇到各种各样危险怪诞的事情。如今有圣物下凡,也算天意。此趟如能最终安然班师回朝,自己必然去天坛祭拜天地之恩。心里想着,回过神来,朱厚照示意刘瑾开始。


刘瑾小心地从皇帝手上接过黑盒子,身体转向后面,侧对着朱厚照。左手托着那玩意儿,右手则小心翼翼地打开小门。接着,用手指轻轻一按其中一个小圆钮,那方形的玻璃突然间变亮了。玻璃里出现一小画面,展现的是正是眼前的一班文武百官。

嘿!朱厚照一下子就惊呆了。


“刘瑾,这是什么神器,居然能把这帐篷里的所见收入其中!”


“回禀万岁,这是我们在寻找万岁的途中,在此岛的最高峰上找到的。此神物不但能记录目前之所见所闻,还能回忆以前发生的事情。”


“真乃是天赐宝物”朱厚照说,“快快将我失踪那段看来!”


“遵命。”


刘瑾又按了一下黑盒子侧面的一个圆钮,这时方形玻璃里出现了一幅静止的风景,有山坡和水道。似乎是昨天刚到此地扎营时的光景。接着,刘太监又摁了一下旁边的一个圆钮,这副风景便动了起来,就像看着事情不断发生一般:(以下是黑盒子里看到的)

 

画面让时间回到了昨天的傍晚。山动地摇,树木折断。一只巨大的黑色猴子从丛林里威武出场,人们四散奔逃。皇帝朱厚照也在逃跑的人群之中。不过所不同的是,皇帝是朝着大黑猴所在的山坡上跑。而其他人则没命得沿着水道四散。黑猴子来到水道边的帐篷区,挺直腰杆,大吼一声。一时间风声鹤唳,帐篷上的帆布纷纷飘落,支架、兵器、炊具四处乱滚。朱厚照见状,俯下身子朝着黑猴子来的那个方向缓慢挪移,似乎这个方向才是最安全的。那是一个山坡,长满了茂盛的热带植物。随着海拔的增高,植物也发生变化,枝叶逐渐稀疏而变深。朱厚照爬到此处,回头望山下。那个大黑猴子还在不远处,继续吼叫前进,所幸的是它行进的方向与皇帝是相反的。而再远眺水道周围,除了狼藉一片的营帐,一个人影也没有。


皇帝越爬越高,逐渐来到了山顶。山顶上的一幕更为意外。一个巨大的架子横在半空,上面坐满了人。架子分为好几层,一直向上,足足有二十多丈高。坐在上面的人则奇装异服,衣服发饰与明代大不相同。他们手里捧着很多类似刘瑾捡到的黑盒子,举到眼前,还不停地按下圆钮。虽然架子很大,但上面还是被人们挤满了,没有别的空间可以坐下。每个人只能并肩坐在一条横杠上,用一只手抓住竖杠或者旁边的人。这似乎是个很冒险的做法。上面的人看到了刚刚爬上山顶的朱厚照,欢呼起来。他们说的语言完全不能听懂,但通过手势和表情,他们似乎是邀请朱厚照爬上架子,一起来看有趣的东西。朱厚照是个爱玩的主子,不管三七二十一,抓到一根柱子就灵巧地向上爬。要说怎么朱厚照从小在宫里就是个不省油的灯呢,治理国家一点兴趣没有,技巧游戏那是样样没有落下。他也不客气,踩着有些人的手臂、肩膀、脑袋和大腿就上去了,向着最高处攀登。


爬着爬着,人们发出一阵一阵的欢呼,似乎远处发生了什么事情。朱厚照好奇地一回头,还没看到什么,一只手就从横杠上滑了下来,吓得他一身冷汗。他半悬在空中,只有右手抓着杠子。眼看着自己已经到了很高的位置,脚下的山石恍恍惚惚,一只手的力量实在难以支撑身体的重量。这时,坐在朱厚照上方的一位年轻女士递过来一个袖套。这个袖套看上去非常柔软,是冬天把手放在里面取暖用的。朱厚照不知她为啥让自己抓这东西,完全不受力,如果用力一扯,还不把这美人一块拉摔下去。犹豫了一下,感觉自己快要支撑不住了,皇帝试着抬起左手,伸进袖套。说来也奇怪,这袖套特别结实,和钢铁做的一样,并且悬在空中不动弹,非常坚固。就这样,皇帝左手套着袖套,右手抓着横杠,暂时在架子上固定好了。     


他正要向那位好心的女士道谢,整个架子上的人再一次发出欢呼,弄的架子微微晃动。朱厚照回过头来,灵巧的地转了一个身,面朝自己上山来的那个方向。原来,架子是个观景台,坐在这上面,能看到整个岛屿的情况。


皇帝定睛一看,山下的大黑猴子已经来到一面峭壁前。翻过那个峭壁就是大海。黑猴子这会儿居然站了起来,和人一样走路。它停在峭壁底下,看到一座小房子。这房子还不到大黑猴子的一半高。黑猴冲着那房子一顿喊叫,声音洪亮,回荡左右。房子上的屋顶被气流吹破,分散飞落。看着那破房子没有什么动静,黑猴又用全身的力量猛烈地撞击那房子。一次又一次,巨大的冲击力震得峭壁也跟着颤抖起来。房子逐渐支撑不住,开始挤压变形,同时越发移向峭壁。眼看着小房子就要被挤扁时,房顶突然被掀开,里面钻出一头巨大的肥猪。不对,是一个猪脑袋的人,这家伙的身体和黑猴差不多高大,满身是肉,仔细一看,就脖子上不是人样,长着一个猪脑袋。猪鼻子猪耳朵猪眼睛,一个不缺。


架子上的观众欢呼雀跃,有个特别激动的人还不小心掉了下去,好在他坐的地方不高,没摔出什么残废。同时,就像有人指挥一样,大家又迅速拿起黑盒子,不断地按圆钮。朱厚照这时才感到架子越来越不稳,而自己又爬得非常之高。两只手开始发麻,不住地颤抖。双脚凌空,自己的体力即将耗尽。难道贵为天子的朱厚照,要摔死在这个架子下面?


人倒了霉,真是祸不单行。架子上的人们又发出一阵大大的惊呼,横杠立刻颤抖起来。这下朱厚照实在是抓不住了,右手猛然从横杠上滑落。就在这危急时刻,皇帝眼疾手快,凭借着从小练就的那一点武艺,利用惯性甩过右手抱住那个悬浮在空中的坚硬袖套,这才转危为安。也就是这个袖套,一直奇怪地悬浮在空中,一动不动,是个不错的支撑平台。安排好了落脚点,朱厚照再次随着众人观看山下的事。


观景台的位置距离黑猴子大约有三百米。不过由于那猴子与猪怪体态庞大,所以远远望去还是看得很清楚。这会儿,那黑猴子和肥猪怪都面对着破房子站着。黑猴子两手叉腰,怒气冲冲地对着肥猪怪吼着些什么,这场面就像一个大哥教训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弟。肥猪怪面露怒色,又不敢发作,低着头聆听教诲。


就在两个家伙闹地起劲之时,破烂不堪的房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儒生,二十岁左右模样,留着小胡子一把。儒生在门口先定了定神,拍拍身上的灰尘和木屑,从黑猴子和肥猪怪中间走过。这两个庞然大物顿时停止了喊叫,恭敬地看着儒生。

儒生抬起头对黑猴子说道,“你莫要怪罪于他,要找的东西我已经找到了。他生性好睡,也不是一天两天能改过来的。”


黑猴子先是一阵颤栗,接着用一阵微弱的沉默表示接受。


“计划要成功,需要各位通力合作”儒生转头对着肥猪怪说,“你每日如此懒散,只管睡觉,


总有一天会死无葬生之地,而没有人会回头来救你!”


肥猪怪点了点头,接着用猪的声音嘀咕了几下。


“是的,我已经找到麒麟了”儒生说道,“只不过这麒麟还需要一个可以驾驭它的骑手。眼下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你们现在马上去这岛屿的南北两侧,查找丢失的黑盒子。如果找不到,我们将无法启程。谁也不准偷懒!”


说完,儒生径自走进破房子。似乎没有房顶的建筑对他也是个好住处。黑猴子看了肥猪怪一眼,弯下腰,换成四脚着地,朝着北边走去。肥猪怪则长出一口气,跟着黑猴子便走。黑猴子似乎打算从岛屿北侧的水道开始地毯式搜索,它穿过一片树林,确切地说是碾过一片树林,然后径直从水道边的斜坡上下去,再远就看不到了。肥猪怪满身是肉,动作缓慢,走了没多久就被抛在后边。

(以上是黑盒子里的内容)


看到此处,黑盒子里的方形玻璃突然变黑了。看来这个神器只记录下了这些。刘瑾恭敬地将黑盒子的小门关上,退后一步,跪下对朱厚照说道,“陛下,您失踪以来,遭遇之事是否与这神物所述的一致?臣等绝不愿让万岁再次身处险境,请下旨即刻班师回朝。”


朱厚照似乎什么都没听到,呆了一阵,猛地一拍桌子,喊道,“寡人被那竖儒耍了!此岛妖孽众多,大家不可小视。我确实见过那黑猴子,肥猪和儒生,却不曾见到观景台与袖套,更不必说那些奇装异服的人。定是那儒生作怪,给朕下了迷药,还让朕差点被压死在破房之下!”


看到皇帝如此激动,下面的文臣武将赶忙下跪。


“传旨下去,即刻让士兵组成小分队,十人一队。打起火把到岛上搜查儒生,谁先抓到赏银五白两。”


刘瑾一听,心里连连叫苦:本想让皇帝知难而退,没想他又起了冒险的念头,这下回京师的日子可遥遥无期了。士兵们马上行动起来。分为九个小组,以营地为中心,朝东、西、南、北、东南、西北、西南、东北八个方向展开搜索。第九小队由朱厚照亲自带队,作为总领,在岛内随机而行。


此时已经是半夜时分。寒风瑟瑟,星光稀疏。借着火把,朱厚照带领一队人马翻过斜坡,穿越树林,找到了那间自己曾经避难过的破房子。房子此时依旧东倒西歪,里面一片漆黑,没人。不甘心的朱厚照又带队登山,在连续查看了几座比较高的山头后,最后来到一个突出的丘陵之上。只见这个山丘顶上是个小平地,平地上搭着一个看不到顶端的竹制观景台架。朱厚照心中窃喜,这就是黑盒子里所看到的那个地方了。


皇帝一声令下,士兵们带着火把开始攀登这个庞然大物。因为这座观景台太大太高,火把只能照亮一小部分。朱厚照心急如焚,自己拽过一个火把,向着最高处攀登。在皇帝的第六感里,那儒生就在这架子附近。


爬着爬着,朱厚照已经离地面很远。而那些比他先上来的士兵才爬了一小段。他俯身往下看,十个小亮点在下方挪动。


“真是一群废物,养着你们干什么吃的!”朱厚照心想。这时候,月亮出来了,海风轻快地吹着朱厚照的脸,整个观景台微微摇晃,火把时明时暗。皇帝感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爽快。


“哈哈哈,其实这个岛也不错啊,下辈子转世为凡人,寡人不做皇帝,愿永居此地。”


皇帝兴致正高,拿着火把在观景台上上串下跳,玩的不亦乐乎。这个观景台是用又粗又长的竹竿子连接而成,要说也特别结实,只不过不防火。这不,冷不防十几个人黑灯瞎火地拿着火把向上走,一会竟把几处竹竿点着了。朱厚照在架子上边,看到脚下火光四起,不由惊出一身冷汗。原先黑暗的夜色逐渐被照亮了。


“大胆奴才!谁让你们点着架子的!还不快快救驾!”


晚了,观景台下边除了越来越旺的火势,已经空无一人,士兵们全跑了。朱厚照身处观景台高处,周围的一些竹竿也开始着火。风助火势,火苗飞快地向上窜,炽热难挡。目光所及之处,一片火海。朱厚照只得再往上爬,一溜烟就到了顶部的一根横杆上。皇帝紧紧地抓住这根杆子,感到周围越来越热。刺眼的火苗伴着浓烟,折磨得朱厚照汗水眼泪不住地流。火焰似乎毫不留情,逐渐烧到了朱厚照的裤脚边和袖子。上下左右的杆子,都已经变成通红的火棍。架子底部的一些竹竿开始碳化碎裂。


是耐着烈火而牺牲,还是纵身跳下换取幸运?就在朱厚照准备回顾人生,总结功过,自我反省与展望来生的时候,他突然看到火光中有一只奇怪的动物。它遍体金黄,身上一块一块的斑纹,犹如不规则的鳞片。四条修长的腿,步伐轻巧。肩部比背部其他地方都更高,最奇特是它有一段与长腿一样漂亮的巨型脖子。再看它的头,精巧而细致。两眼有睫毛,瞳孔湿润明亮。小耳朵灵巧转动,鼻子不时前后探索。头顶上长着一对别致的鹿角。这是什么动物?朱厚照琢磨,它怎么不怕火,能在火堆里从容行动,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灵物麒麟。这只怪物似乎越长越大,越长越高,它的头已经快碰到皇帝,而脸上的一对大眼睛却一直盯着朱厚照。


“难道你就是传说中的麒麟?”朱厚照对着它说。


那怪物点了点头。


“啊,真是苍天有眼,我遇到灵物了呀!”朱厚照有说,“麒麟仙人,能否救寡人于此险境。过了此劫,你随我回京师,我一定给你加官进爵。”


这回,那怪物没有任何反应,依旧看着朱厚照。


朱厚照心一横,反正是死,到底也要搏他一搏,于是忽然松手从杆子上跳下来。一把搂住那麒麟的脖子。要说也奇怪,这灵物通体毛色均匀,柔软,摸上去相当舒服,摩擦力也很好,不至于让手打滑。朱厚照搂住麒麟的脖子,顺势滑到它的背上,屁股坐稳了,就像骑马一样。


“哈哈哈,麒麟仙人,多谢你救我一命,寡人乃是大明皇帝,你有什么要求尽管说来,我一定重重地赏赐你。”


“多谢陛下”那麒麟突然开口说话,“赏赐就免了,但你不能再回去做皇帝,从今以后必须跟我走。”


“这是何故?”


“朝廷不是久留之地,此番陛下回去,凶多吉少。”


“何出此言?”


“陛下您不记得刚才那观景台是怎么烧起来的吗?那是您的大管家刘瑾暗中下令让士兵们放的。这样他就能拿着你的尸骨,回到京师后假借您的名义发布诏书,谎称你在海岛病逝,然后挟持你幼小的儿子掌控宫中大权,最后找一个机会废掉你的孩子,自己当皇帝。”


“大胆刘瑾,居然敢谋反!麒麟仙人,快快带我返回营地,我要亲手斩杀那个小人。”


“请皇上息怒”麒麟说道,“冤冤相报何时了,说句实话,陛下您现在与刘瑾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了。”


“什么意思?”


“不信陛下可以自己看”麒麟用鼻尖指了指观景台下方。


只见刘瑾和几个武官来到架子下边,正在吩咐士兵们往火里边加干柴,并搜查皇帝烧焦的残骸。不一会儿,几个士兵就从架子底下找来一些黑色的人骨。刘瑾下令把这些骨头放进一个麻袋里。


朱厚照的脑袋一下子就蒙了,难道自己已经在这场大火中丧生?


“陛下千万不要感到可惜,”麒麟又说道,“皇上能从这场浩劫中全身而退,也是一种幸运。


我这就带您去见我的主人,他会告诉你这一切的。”


“事到如今,也只好如此。没想到我朱厚照贵为天子,最后是被这奸佞小人所害。”


“世事都有因果,刘瑾以为谋杀了陛下之后自己就能稳坐江山,其实他没有了陛下这靠山,死期也不远了。”


“如此世道,都怪寡人当时轻信于他,不可不自省。麒麟仙人,您所说的那个主人,是否是一个儒生?”


“正是。”


“为何你的主人要来把我救出来?”


“这就说来话长了。我家主人要写一部关于唐代玄奘西天取经的小说,在写之前,他需要找到合适的角色,来完成一次旅行,这样他才能落笔。你我都是他选定的角色,所以我就来接你了。”


“真是闻所未闻,这么说那黑猴子和肥猪怪,也算那个儒生的角色咯。”


“没错,不过要纠正一下,陛下所说的那个黑猴子叫做金刚。我也不是真的麒麟,主人管我叫长颈鹿。”


“长颈鹿,这名字听上去差多了。”


“可不是吗,要不是一会要带你去见主人,我可愿意你一直这么叫我麒麟。”


“能否告诉我你家主人的大名,我和他在一个破房子里还有过一面之缘。”


“他姓吴,字汝忠,号射阳山人,因为排行第三,我们都叫他吴小三。说起他来,故事可就多了。”


渐渐的,天亮了。朱厚照骑在长颈鹿背上,听得困乏不已,几次差点就摔下来。没别的办法,皇帝用腰带把身体与长颈鹿的脖子绑紧了,挂在上边。麒麟一直向西走,嘴里还在讲那吴小三的琐事。经过两天的折腾,朱厚照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END


 






启动时间:2017.12.10-


本期艺术家:耶苏

本名张帆,浙江绍兴人。视觉艺术创作者。夏季云游,冬季画画。兼工策展、写作、艺术教育,现生活与工作于北京。


文学顾问:樊林    夏循祥    

联合发起人:陈晓阳    银坎保

编辑:“龙眼小说计划”编辑部

主办:源美术馆    广东省绿芽乡村妇女发展基金会

特别支持:黄洋    胡尹萍    贺勋    戴陈连    杨欣嘉    刘成瑞    文俊杰    普耘    秦晋    耶苏    黄成

(名单将随着新作者的加入不断更新)


注:活动最终解释权归"源美术馆"所有








源  美  术  馆

公  益  艺  术  行  动  平  台



【声明:源美术馆公众号所有图文版权保留,

需要引用或转载请联系管理员,侵权必究】


投稿邮箱:yuanmuseum@163.com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