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五四”和“六一”相差28天的传说(下)

安东城2018-07-10 22:51:49


07


我看着张,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又说不清怪在哪里。


柳说,快到了,要小心。


视野的光线越来越亮,陡然间变得豁然开朗,一片墨绿的湖水出现在我们眼前。


湖水四周巨石环绕,上方空旷如野。


翻腾的水浪伴着可怖的嘶吼,像是在对我们三个不速之客发出警告。


我想看看鲲的真身,借力向湖水打去一拳。


柳急道,你疯了?


这时嘶吼声变得像震铄的雷鸣,水浪剧烈翻滚着,突然疾速向我们打来。


三个人躲闪不及,被拍落在巨石上。


张跃起身,又向湖面飞去。


我和柳大喊“回来”,他全然不顾,一头扎进湖里。


雷鸣声中,又一波惊骇的水浪袭来,像是穿不透的铜墙铁壁。


我被击打得浑身剧痛,失去知觉。


再醒来,已经躺在了古林的木墩旁。


柳伤痕累累地坐在那里,神情疲惫黯然。


我头脑中一片恍惚,虚弱问道,你怎么伤成这样?发生了什么?张没一起回来吗?


柳摇摇头,说,我们俩都被水浪卷进湖里。我没看清鲲的样子,被它用尾巴击出湖面,撞到了巨石上,半天才缓过力气。然后下水找到昏迷的你,逃了出来。


08


我问,再次下水没遇到鲲吗?


柳说,我也奇怪,鲲和张像是一起消失了。。。对了,今天29号了。。该回星宿执行原先的计划了。


我犹豫起来,张和鲲还没找到。。。我们要不要赌一把?


柳站了起来,问,赌什么?我不懂。


我说,按照鲲现在的能量,我们很难改变它星球的轨迹,不然四方神不会派我们下来。化解这场危机的关键,在我们三个人身上。


柳想了想,说,你还记得那个梦吗?也许有一些线索没被发现。


我点点头,那个梦应该就是鲲的来历,也是它戾气的根源,可我一直想不明白那女子手掌两个字的奥妙。


柳说,“森”,应该就是指的古林,上面一“木”,就是被你斩断的那棵树。 “众”,会不会是指我们三个人,上面一“人”,到底指的谁呢?


柳的话让我重陷当时的梦境,我仔细回忆那个蓝衣女子,那对情侣,那条恶鱼。


突然,张的某一个神情进入我的脑海。一个念头闪过,我不禁打了个寒颤。


我问柳,你觉不觉得那棵古树就是蓝衣女子,而蓝衣女子,就是那对情侣中的女子?


柳眼睛一亮,极有可能,她转世后化身为树,守护在鲲的身边。


我又问,那你觉不觉得,那条恶鱼并没有转世,它就是现在的张?


09


柳吓了一跳,你怎么会有这个想法?


我说,直觉。


柳略有所思,那这样一来,“众”上的一“人”,就是指“张”了,他和那一“木”,确是几千年前的冤家。


我点点头,鲲和张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我们再休息两天,等到31号,状态恢复,再下洞底。


休息的两天,我和柳逛遍了秦岭的大小山峰,顺带去农家院里要了两口废弃的锅。


柳说,一锅装不下,你就真的准备了两个啊?


31号中午,突然下起大雨,我和柳头顶着锅,下了洞口。


在一片漆黑中,又听到湖水搅动和野兽嘶吼声。


这次的吼声,听起来更凄厉恐怖。


我和柳隐在巨石旁,看到一头巨兽在湖水中疯狂摇晃,水面被拍打得震天响。


那巨兽似鱼非鱼,似虎非虎,一对鳍硕大无比,扇动速度极快,可以带着它在水上飞行。


这,就是鲲的真身。


我悄声对柳说,鲲像是受了极大痛苦,不知道张对它做了什么。我们现在过去太危险,先等鲲的体力消耗完。


柳有些紧张,愣愣看着不说话。


我牵了牵她的手,她会意地点点头。


我说,是不是两个锅也装不下?


她笑了。


10


过了半晌,鲲才消停下来。它鳍根的上方不停往外淌血,周围的一片湖水被染成墨红色。


柳说,你看,它的伤口处越来越大,像在嚅动。


我仔细观察,确实诡异。


这时,从伤口处探出一只殷红的手来。


柳吓得拉紧我的手,我也吓了一跳,不过尽量表面镇定。


这应该是张了,他居然到了鲲的体内。


等他把两只手探出,又挣扎着上半身试图出来透口气。


鲲浮在水面,奄奄一息的身体突然像被电击中,又疯狂扭动起来。


张的脖颈被死死夹在伤口处,动弹不得。


我情急之下,一边用带的锅击打巨石,一边学狮子吼叫。


鲲停止扭动,向我这边飞驰而来。


突然,另一处也传来击打声,和老虎吼叫。


鲲急转方向,往另一侧飞去。


我和柳就这样不停诱导,鲲的速度越来越慢,最后又停在了湖面。


我赶紧去看它的伤口,发现张已经脱困,不过应该还在鲲的体内。


柳连人带锅飞了过去,试图打开鲲的嘴巴。


我大惊,也赶了过去。


顷刻间,传来鲲用尾巴拍打水面的声音。


我扑上去推开柳。


紧接着,剧烈的疼痛从左肩传来,我的整条臂膀被鲲死死咬住了。


11


柳在一旁大喊,不要!!不要!!!声音里带着痛哭腔。


我吃力地挥起另一只胳膊,对她说,走吧,别管我了。


柳越哭越大声。在她的哭声里,我居然慢慢感觉不到疼痛。


我说,别,,别哭了,,我听得快睡着了。


她哭着说,我,,我不哭了,你别睡过去。


我说,我,,我不睡。


可真的好困。。。


恍惚中,我又听到那天晚上蓝衣女子的琴声。


这琴声依旧宛转悠扬,不再带有一丝凄苦,飘荡在空旷的湖面上。


我听到鲲“呜呜”的哀嚎声,整条左臂被松了下来。


柳赶紧飞过来,扶着我坐在巨石上。


琴声悠悠不断,鲲也哀嚎不断,庞大的身躯竟渐渐化成油脂,融在湖水里。


张也出现在了湖面,柳飞过去,把他扶来巨石上。


他脖颈还在渗血,看上去极度虚弱。


我问,你怎么会在鲲的体内。


他缓了一会,说,其实,你梦境里的恶鱼,就是我的前世。四方神本希望我积功养德,弥补以前的罪过,不要再卷入夙事恩怨。没想到…还是…还是需要…我来…清算这一劫。


说完最后一句,张闭上双眼,身体竟和鲲一样,渐渐融成油脂。


那天,我和柳从洞口出来,已经能看到满天的星辰。


这是六一傍晚,劫后重生的美景。也是我们二十八星宿的荣耀。


对了,忘了说,蓝衣女子后来的名字,叫作,张。



     上篇:“五四”和“六一”相差28天的传说(上)


     中篇:“五四”和“六一”相差28天的传说(中)



(ps.感恩看完的朋友,后台消息框回复“5”,送你3本超级好书,5部超级好电影,一起游历山水,剽悍成长~ )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