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一封来自鹤琴家长的回信

南京市鹤琴幼儿园2018-05-15 10:24:12









【编者按】

     近期幼教热点事件牵动了每一位幼教工作者和家长的心,社会各界对幼教的质疑声也此起彼伏。上周末,鹤琴幼儿园园长致各位教师和家长的一封公开信引发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鹤琴幼儿园的一位家长在阅读公开信后向本班教师吐露了自己的心声。

家长的信任无疑是幼教工作者们最坚强的后盾。不忘初心,砥砺前行,鹤琴人永远信念坚定。





自上个星期开始,三种颜色幼儿园的事件引爆网络,引发全民关注和讨论。作为一名幼儿的母亲,看到这样的新闻,十分揪心,百般愤怒。禁不住想为什么幼儿园虐童事件越来越多?我们作为普通家长中的一员应该做些什么?

 

作为一名财务工作者,由于职业习惯使然,这两天翻阅了很多相关报道,希望用数据和事实去解答我的疑惑。抛开媒体常见的“井喷式报道效应”不谈,近年来此类事件频发的深层次因素,大致有以下一些数据可以参考:


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至2016年间,中国幼儿园在园儿童数量从3400多万一路飙升至4400多万,五年间多出了接近1000万名的孩子,增幅达到了29%。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假如这是一个企业,30%的增长率属于高增长成长型企业,最大的挑战就在于各方资源的配置能否赶得上扩张的速度。同样的在幼儿数量骤增的这些年间,国家和民间的财力、物力、人力投入能否满足需求?恐怕要打个大大的问号。

 

据某专业机构的调查,中国2016届“幼儿与学前教育”职业类的本科毕业生,毕业半年后的月收入为3504元,比全国本科平均水平低872元;2016届高职高专毕业生中从事“幼儿与学前教育”职业类群体,毕业半年后的月收入为2706元,比全国高职高专平均水平低了893元。根据以上数据,很明显可以看出,幼儿教师付出的劳动与其工资收入是不成比例的。养育了孩子的家庭应该都可以体会到,现在照顾一个孩子,需要投入的精力是我们出生那个年代的很多倍,我们一个家庭照顾一个孩子尚且感觉应付不来,而幼儿园的老师1个人要照顾10个甚至更多的孩子,并且每一个孩子,都是一个家庭的整个世界,所以他们面临的压力可想而知。

 

关于幼师行业的准入门槛,相比于其他国家,我国的现状是幼师这一职业的准入门槛较低。根据教育部的数据显示,目前除了北京、上海等一线大城市幼师中本科生占比较高,其他大部分省份,以专科毕业生为主(超过50%)。由于准入门槛较低,因此幼师行业水平参差不齐。此外,幼师这个职业除了对从业者有硬件准入门槛之外,还有软技能的要求,要求从业者有着异于常人的对噪音、啼哭、非理性行为、无序场景的容忍及处理能力,而这个软技能门槛其实又是很高的。

 

另外,根据金融市场的数据统计,2015年开始,民间幼儿园的资本市场和并购市场出现了井喷式的增长,主要与国家2015年通过了《名办教育促进法》修正案有关,因为新法中,国家允许开办“营利性民办学校”。同时随着二胎政策的全面开放,逐利的资本纷纷嗅到了幼教行业的巨大“发展潜力(客观收益)”。资本的强势入侵和利益的驱使,导致很多民间从业者少了领域的专注,丢了创始的初心,渐渐沦为了资本的奴隶。

 

上述数据真实的给我们呈现了幼师这个行业的现状,我们应该去努力改变现状,去借鉴和学习全世界范围内的优秀实例和先进的方法。与此同时,我们作为普通家长中的一员,在了解问题症结,关注事件本身之外,我们还应该做些什么呢?

 

和工作原因外派埃及的朋友谈论起此事,她也说,我们还能做点什么呢?我回复:首先作为家长,给孩子做好家庭教育,教会孩子保护自己;而我们自己作为最普通的群众,应当不断发声,促进国家相关立法改革和幼教行业体制改革,虽然我们力量渺小,但是很多渺小汇聚成一起,就不渺小了,如果我们的力量可以为促进法律和体制的良性循环而做出那么一点点的贡献,我们的努力就没有白费。朋友回复:对,从小做起,从自己的家庭教育做起。


正当结束了这番讨论,就看到了张俊园长在鹤琴一家人中发布的《对近期社会关注热点问题的回应》,读完全文,内心十分澎湃,张园长用的词语看上去都经过了仔细斟酌,没有回避问题,没有犀利言辞,更无推脱责任,从事件成因的简要分析引出话题,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又从家长、老师、幼儿园管理者三个不同的角度,考虑到了每一个相关方的切身感受,并给了一些合理化和接地气的建议和鼓励。非常佩服张园长作为一名研究学前教育的前辈和长者,其思想之深邃,胸怀之广博,态度之诚恳。


自从孩子入园以来至幼儿园问题事件越爆越多的这段时间,作为一个孩子的母亲,看到类似报道,我内心充满了纠结与愤怒,但我非常坚定的相信,我的孩子在鹤琴绝对不会遭遇此事,因为我的孩子在幼儿园越来越快乐,无论是孩子的语言还是行为,给我们反馈出的信息都是积极阳光的。


可是一直以来,我们太在意孩子在幼儿园的感受,太在意自己对幼儿园的感受,而忽略了老师们的感受。当孩子初入园时,我们几乎每天发信息给老师询问孩子的适应情况,急切地渴望得到老师的回复,但其实孩子初入园也是老师最辛苦最忙碌的时刻,他们要想办法关注到每一个孩子,像爱自己的孩子一样投入那么多的爱心和耐心去亲近每一个孩子。我们所看到的我们孩子的老师,他们会在孩子受冻的时候,用自己的大衣紧紧裹住孩子;他们会在孩子不适应幼儿园的生活时,陪孩子坐在教室门口的台阶上给予温暖的怀抱和安慰;他们会在孩子哭闹着依赖自己的时候,给予无限的包容与耐心;他们会在我们孩子大便小便之后耐心的擦洗干净整理好衣裤。


我们孩子的老师们,从年龄上面来看,其实也是大孩子,他们是小我们5岁,10岁,甚至更多的弟弟妹妹,这些大孩子们在帮助我们照顾和引导我们的小孩子,为我们的小孩子融入集体生活,适应社会环境不断做出努力,不断付出。


所以我们应该给予老师们更多发自内心的尊重和感谢,我们也应当给予老师更多的包容和理解。就那么碰巧,在家附近的地方,有家园长和蔼可亲、幼师细致耐心的幼儿园,在为我们的孩子付出爱,在他们幼小的心里播种爱,教会他们传播爱。


                                          鹤琴幼儿园  笑笑妈妈


生活不暖 但一定要有太阳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