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夜读金庸之一: 从一局棋里看尽人生

国风堂2018-04-15 19:43:53

字如其人  文如其人   欲识其人  先观其文
    点击上方蓝色「国风堂」可快速关注 


文/李国风

胜负千古事,生死一局棋。

无涯子花费三年心血创下一副珍珑棋局,交由弟子苏星河寻找破解之人,传授衣钵。苏星河苦思三十年,参悟不透,遂发英雄贴邀请天下才智之士前来破解。

率先入局的是段誉。

段誉下棋,见山是山,见水是水,见棋是棋。十几着过后,虽然极具精妙,最终还是败下阵来。

胜固可喜,输了也无所谓,只不过脸有惭色,道:“在下资质愚鲁,有负老丈雅爱,极是惭愧……”

这世上,力不能及的东西原本很多,胜负又有什么要紧。段誉从小受佛法熏陶,除了于“情”字上深得家传,甚是痴迷之外,别的方面都是极具慧根,拿得起,方得下的。

倒是一旁观棋的范百龄大叫一声,口吐鲜血,向后便倒。

范百龄精研围棋数十年,实是此道高手,见这一局棋劫中有劫,既有共活,又有长生,或反扑,或收气,花五聚六,复杂无比。他登时精神一振,再看片时,忽觉头晕脑胀,只计算了右下角一块小小白棋的死活,已觉胸口气血翻涌。他定了定神,第二次再算,发觉原先以为这块白棋是死的,其实却有可活之道,但要杀却旁边一块黑棋,牵涉却又极多,再算得几下,突然间眼前一团漆黑,喉头一甜,喷出一大口鲜血。苏星河冷冷的看着他,说道:“这局棋原是极难,你天资有限,虽然棋力不弱,却也多半解不开,何况又有丁春秋这恶贼在旁施展邪术,迷人心魄,实在大是凶险,你到底要想下去呢,还是不想了?”范百龄道:“生死有命,弟子我……我……决意尽心尽力。”苏星河点点头,道:“那你慢慢想罢。”范百龄凝视棋局,身子摇摇晃晃,又喷了一大口鲜血。

师傅都说过你天资有限了,一局棋下得三次吐血,犹自痴迷。 于“贪嗔痴” 三毒,正是中了“痴”毒。用丁春秋的话来评价:“枉自送命,却又何苦来?”



第二个入局的是慕容复,代为应招的却是鸠摩智。

慕容复对这局棋凝思已久,自信已想出了解法。可鸠摩智的应手大出他意料之外,本来筹划好的全盘计谋尽数落空,须得从头想起。

谱不可尽弈之变,法不可尽战之奇。套路再精,也怕踏空。人生未必都如你所料,对方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局势一变,难免就举棋不定了。勉强下了二十余子,鸠摩智笑道:“慕容公子,你连我在边角上的纠缠也摆脱不了,还想逐鹿中原么?”

慕容复本是鲜卑族后人,祖上是大燕国皇帝,灭国之后,慕容氏世世代代都一心二心想着复国,到他这一辈连名字都单名一个“复”字。可见野心勃勃,所谋者大。却又才力不逮,难以为继。

鸠摩智一语点中软肋,慕容复心头一震,百感交集,反来覆去只是想着他那两句话:“你连我在边角上的纠缠也摆脱不了,还想逐鹿中原么?”眼前渐渐模糊,棋局上的白子黑子似乎都化作了将官士卒,东一团人马,西一块阵营,你围住我,我围住你,互相纠缠不清的厮杀。慕容复眼睁睁见到,己方白旗白甲的兵马被黑旗黑甲的敌人围住了,左冲右突,始终杀不出重围,心中越来越是焦急:“我慕容氏天命已尽,一切枉费心机。我一生尽心竭力,终归是一场春梦!时也,命也,夫复何言?”突然间大叫一声,拔剑便往颈中刎去。

慕容复下棋,下的是雄霸王图。其父慕容博才智武功都远胜于他,殚精竭虑,一无所获,到最后豁然开悟说:“大燕国复国是空,不复国亦是空。”而后遁入空门,归入扫地僧门下,得以善终。

功名利禄皆是虚幻,雄霸王图尽归尘土。慕容复从生死边缘走了一遭,此时若能顿悟,也不至于日后变成疯子。

想那姑苏慕容氏也是富甲一方,却犹不知足,偏要谋国。所谓欲壑难填,于“贪嗔痴”三毒,恰恰犯了一个贪字。



第三个入局的是段延庆。

“正叹他人命不长,哪想自己归来丧”。已经有慕容复的前车之鉴了,这一次“依样画葫芦”,甚至连开始的前两手棋都落子相同,以致于虚竹忍不住出言提醒:“这一招只怕不行”。

重蹈覆辙,缘于太过自负。

段延庆下得极慢,下到二十余子,日已偏西。一旁观棋的少林高僧玄难道“段施主,你起初十着走的是正着,第十一着起,走入了旁门,越走越偏,再也难以挽救了。”

段延庆家传武功本来是大理段氏正宗,但后来入了邪道,玄难这几句话,触动了他心境,竟如慕容公子一般,渐渐入了魔道。

丁春秋趁火打劫,笑咪咪地说道:“是啊!一个人由正入邪易,改邪归正难,你这一生啊,注定是毁了,毁了,毁了!唉,可惜,一失足成千古恨,再想回首,那也是不能了!”说话之中,充满了怜惜之情。

段延庆生平第一恨事,乃是残废之后,不得不抛开本门正宗武功,改习旁门左道的邪术,此刻全神贯注之时,外魔入侵,竟尔心荡神驰,难以自制。凄然说道:“我以大理国皇子之尊,今日落魄江湖,沦落到这步田地,实在愧对列祖列宗。”丁春秋继续蛊惑道:“你死在九泉之下,也是无颜去见段氏的先人,倘若自知羞愧,不如图个自尽,也算是英雄好汉的行径,唉,唉!不如自尽了罢,不如自尽了罢!”话声柔和动听,一旁功力较浅之人,已自听得迷迷糊糊的昏昏欲睡。

段延庆当年失国流亡、身受重伤之余,也曾生过自尽的念头,此刻自制之力减弱,隐伏在心底的自杀念头又冒了上来。跟着自言自语:“唉,不如自尽了罢!”提起铁杖,慢慢向自己胸口点去。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且让他像哈姆雷特那样思考一会儿吧。



最后入局的是虚竹。

他慈悲之心大动,情急之下,被迫入局,非为破解,志在救人。他只是想从棋局入手,解除段延庆的心魔,让他不至于血溅当场。随手取了一枚白子,闭眼放在棋盘上,想把棋局破坏掉。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棋局,何处论胜败?且看,这一子落下,是缘?是劫?

棋局既无,心魔便除。段延庆大叫一声,从幻境中醒觉。

这一招自塞一口气,提掉了自己的一大片棋子。连饮鸩止渴都算不上,简直是引刀自宫。

鸠摩智、慕容复、段誉等人见了,都不禁哈哈大笑。玄难摇头莞尔。范百龄虽在衰疲之余,也忍不住道:“那不是开玩笑吗?”

没想到这令人哂笑的一招,却是解开棋局的不二法门。

这局棋本来纠缠于得失胜败之中,以致无可破解,虚竹这一招不着意于生死,更不着意于胜败,反而勘破了生死,得到了解脱。任何人所想的,总是如何脱困求生,从来没人自寻死路。这个“珍珑”的秘奥,正是要白棋先挤死了自己一大块,局面才豁然开朗,不必再缚手缚脚,顾此失彼,以后的妙招方能源源而生。

局势一开,妙手纷呈,直如天女散花,刚才还在嘲笑之人,纷纷喝彩。下完了别开生面的最后一手,虚竹拍手笑到:“好像是成了吧。”



佛祖传下的修证法门是戒、定、慧三学。《楞严经》云:“摄心为戒,因戒生定,因定发慧。”达摩祖师传下了方便法门,教人由学武而摄心,也可由弈棋而摄心。学武讲究胜败,下棋也讲究胜败,恰和禅定之理相反,因此不论学武下棋,均须无胜败心。念经、吃饭、行路之时,无胜败心极易,比武、下棋之时无胜败心极难。倘若在比武、下棋之时能无胜败心,那便近道了。

玄难心想:“聋哑先生与函谷八友专鹜杂学,以致武功不如丁春秋,我先前还笑他们走入了歧路。可是我毕生专练武功,不勤参禅,岂不是更加走上了歧路?”想到此节,霎时之间全身大汗淋漓。

一粒沙里见世界,一朵花里见天国,一局棋里见人生。这一局珍珑,成就了一个虚竹,顿悟了一个玄难。

有道是:

他人笑我太发疯,我笑他人看不空。

若非佛法断舍离,安得妙手解珍珑。


往期精彩:

吃了个别针(堂主原创小小说)

天生我才之 || 世事如弈(堂主原创)

死神来了(国风堂原创小说)

午后的阳光(堂主原创小说)

结 尾(原创小小说)

“中原清风杯”面向全国小小说大赛  漯河最高奖花落谁家?

作者简介:  

李国风,国风堂堂主,警察。省艺术摄影协会、市作协、书协、摄协会员。发表诗词、散文、小说、书法、摄影等作品近千篇,获奖作品二十余篇。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