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读史要略】(219)再论范仲淹:两篇“灵乌赋”,一代“骨鲠臣”

北京信息网2018-06-13 06:24:12

史传范仲淹1036年在担任北宋京城开封知府时,发现当朝宰相吕夷简广开后门,滥用私人,便根据自己的调查,绘制了一张“百官图”,呈给宋仁宗。他指着图中开列的众官调升情况,对吕夷简提出尖锐批评。不仅如此,范仲淹还连上四章,论斥吕夷简狡诈弄权。然而,吕夷简老谋深算,蛊惑仁宗将范仲淹贬为饶州知州,后来又差点贬死岭南。


饶州在鄱阳湖畔。从开封走水路到此,至少须经十几个州。除扬州外,一路之上竟无人出门接待范仲淹,范仲淹对此毫不介意,反而作诗道:“世间荣辱何须道,塞上衰翁也自知”。



不久,范仲淹妻子李氏病死饶州,他自己也得了重病。正是在这时候,他的好朋友梅圣俞给他写了一篇《灵乌赋》。叶梦得《石林燕语》记载了这段故事:“范文正始以献‘百官图’讥切吕相,坐贬饶州。梅圣俞时官旁郡,作《灵乌赋》以寄,公以作赋报之。”梅赋以灵乌为喻劝范仲淹不必直言以取祸;范赋遂答之,借乌鸦之言以言志。


今录两文如下:


灵乌赋(梅尧臣)

乌之谓灵者何?噫,岂独是乌也。夫人之灵,大者贤,小者智。兽之灵,大者麟,小者驹。虫之灵,大者龙,小者龟。鸟之灵,大者凤,小者乌。贤不时而用智给给兮,为世所趍;麟不时而出驹流汗兮,扰扰于修途。龙不时而见龟七十二鑚兮,宁自保其坚躯。凤不时而鸣乌鵶鵶兮,招唾骂於邑闾。乌兮,事将兆而献忠,人反谓尔多凶。凶不本于尔,尔又安能凶。凶人自凶,尔告之凶,是以为凶。尔之不告兮,凶岂能吉?告而先知兮,谓凶从尔出。胡不若凤之时鸣,人不怪兮不惊。龟自神而刳壳,驹负骏而死行,智骛能而日役,体劬劬兮丧精。乌兮尔灵,吾今语汝,庶或汝听:结尔舌兮钤尔喙,尔饮喙兮尔自遂。同翱翔兮八九子,勿噪啼兮勿睥睨,往来城头无尔累。


灵乌赋(范仲淹)

梅君圣俞作是赋,曾不我鄙,而寄以为好。因勉而和之,庶几感物之意同归而殊涂矣。


“灵乌灵乌,尔之为禽兮,何不高翔而远翥?何为号呼于人兮,告吉凶而逢怒?方将折尔翅而烹尔躯,徒悔焉而亡路。”


彼哑哑兮如诉,请臆对而心谕:“我有生兮,累阴阳之含育;我有质兮,处天地之覆露。长慈母之危巢,托主人之佳树。斤不我伐,弹不我仆。母之鞠兮孔艰,主之仁兮则安。度春风兮,既成我以羽翰;眷庭柯兮,欲去君而盘桓。思报之意,厥声或异。警于未形,恐于未炽。知我者谓吉之先,不知我者谓凶之类。故告之则反灾于身,不告之者则稔祸于人。主恩或忘,我怀靡臧。虽死而告,为凶之防。亦由桑妖于庭,惧而修德,俾王之兴;雉怪于鼎,惧而修德,俾王之盛。天听甚逊,人言曷病。彼希声之凤皇,亦见讥于楚狂;彼不世之麒麟,亦见伤于鲁人。凤岂以讥而不灵,麟岂以伤而不仁?故割而可卷,孰为神兵;焚而可变,孰为英琼。宁鸣而死,不默而生。胡不学太仓之鼠兮,何必仁为,丰食而肥。仓苟竭兮,吾将安归?又不学荒城之狐兮,何必义为,深穴而威。城苟圮兮,吾将畴依?宁骥子之困于驰骛兮,驽骀泰于刍养。宁鹓鹐之饥于云霄兮,鸱鸢饫乎草莽。君不见仲尼之云兮,予欲无言。累累四方,曾不得而已焉。又不见孟轲之志兮,养其浩然。皇皇三月,曾何敢以休焉。此小者优优,而大者乾乾。我乌也勤于母兮自天,爱于主兮自天;人有言兮是然,人无言兮是然。”


此文中的“宁鸣而死,不默而生”亦和“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一样为后世千古传颂,范仲淹的这种精神也成了一代又一代中华儿女学习的楷模。

 

两篇《灵乌赋》,可谓千古名文。前文作者梅尧臣,可谓深得中国官场文化之“精髓”,其以灵乌为喻,提醒范仲淹应学报喜之鸟,而不要像乌鸦那样报凶讯而“招唾骂于里闾”,希望他从此拴紧舌头,锁住嘴唇,除了随意吃喝外,不要多事。而范仲淹则在后赋中斩钉截铁地宣称,无论如何他都要坚持正义,坚持真理,不管人们怎样厌恶乌鸦的哑哑之声,他始终都要“宁鸣而死,不默而生”。这种精神,于两宋以后的中国历代官场可谓鲜见于世。今人所叹者,后人多知仲淹“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之名句,而少有知“宁鸣而死,不默而生”的警言,尤其以后句为思想指导行动者更少。何也?中华文明自两宋以降,中央专制集权越来越集中于君主之手,文字之狱愈燃愈炽,元清等朝以外来之少数民族之权大兴文字狱尚或有情可原,明朝以汉人政权,行儒家之治,也是严禁大臣“顶礼犯上”,辄有不顺耳之言,即行随意鞭挞杀伐,中华忠义骨鲠之臣,在中央专制集权的屠刀打压和高官厚禄诱惑之下,已经渐行渐远、愈近愈稀。唯有清末民初之时,在中西文化交流碰撞之下,在舆论监督压力之中,在表达空间更多之时,一些处于“江湖之远”如鲁迅、胡适等士人始能直言谏政,“宁鸣而死”,体现了中华士人的忠义气节,但却鲜有如范仲淹这样处于“庙堂”之上的忠直之士。尤其是近世以来,高居庙堂的达官显贵,听不进一点逆耳忠言,见不得一点建策批评,官场之上充斥谄媚之声,舆论之中但闻颂扬之音,而一些习惯了“颂歌”的高官大员,常常在自以为是、自得其乐中自我膨胀,常常在“报喜鸟”的不断报喜中,“直把杭州作汴州”,“误将三弦做吴钩”了。是以为记。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北京信息网公众号


温馨提示:

阅读是一种成长,转载是一种智慧,分享是一种美德,所以赶紧分享朋友圈吧!

版权声明:“北京信息网”所推送的文章,除非确实无法确认,我们都会注明作者和来源。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原作者联系我们,与您共同协商解决。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