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贾迎春:唯一死于“家暴”的红楼十二钗

一梦在红楼2018-07-10 22:05:08


     《红楼梦》里所写的众多女性人物,尽管身份地位不同,但却也有一个共通之处——薄命,即最终命运都不怎么好。仔细分析这些女性的最终结局,就会对那个时代有一定的了解。其中有一个人物尽管地位很高,结局却很悲惨,可以说活得很窝囊,死的也很窝囊。她是这本书里唯一一个死于“家暴”的千金小姐,这个人物就是贾赦之女,诨号“二木头”的贾迎春。


唯一死于“家暴”的红楼十二钗



贾家的千金小姐们大都是才貌双全,因为女孩的长相随母亲的多。贾迎春长得也不差。第三回林黛玉进荣国府时看到的贾迎春是这样的:“第一个肌肤微丰,合中身材,腮凝新荔,鼻腻鹅脂,温柔沉默,观之可亲。”“温柔沉默”四字可称是贾迎春的写照了。本来她长得不差,又温柔善良,按说是讨人喜欢的,但无论是大观园里的人还是后世的读者对她的印象都一般。这是因为她有貌却无才,再者物极必反,温柔太过就成了懦弱窝囊,这也让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贾家的女儿除了长得漂亮外都很有才,元春自不必说,“才选凤藻宫”就能说明问题了;探春诗写得好,而且又是难得的管理型人才;惜春虽不能做诗,但却是个画家。只有迎春无一技之长,元迎探惜的四个贴身丫鬟以琴棋书画命名,迎春的丫鬟名叫司棋,说明迎春爱下围棋,不过书中除了在第七回写过她和探春下过一次棋外再无这方面的描写,到底棋艺如何就不得而知了。书中提到迎春的才,只是写过一首诗和一个灯谜。在元春省亲时,众姐妹题写匾诗,迎春写的是“园成景备特精奇,奉命羞题额旷怡。谁信世间有此景,游来宁不畅神思?”这首诗如果单拿出来倒也可以,但有林黛玉、薛宝钗这些诗坛大家在,她这诗一下子就比下去了。此外她还写过一个诗迷:“天运人功理不穷,有功无运也难逢。因何镇日纷纷乱,只为阴阳数不同。”这个谜语的谜底是算盘,这个诗迷做得还不错,尤其还能意识到天运与人功的关系,知道有功无运也是白搭。也许她也意识到自己也是属于有功无运之类,也像算盘那样动乱如麻。



       

后来荣府内的少爷小姐们成立了一个诗社,迎春本不会做诗,却也因此得了个副社长的职位,负责限韵。而她做这个差事倒也简单,靠抓阄来确定韵脚,让一个小丫头随口说一个字就出了韵脚。她这个差事可以说可有可无,这样限韵谁都会。所以有一次她生病未参加诗社,贾宝玉还说:“二姐姐又不大作诗,没有他又何妨。”显然她在诗社不过是路人甲乙的角色。再到后来诗社干脆不再限韵,自由发挥了,她也就彻底靠边站了。


迎春虽能力平平,但在那个社会里并不是什么缺点,因为那时并没有职业女性,女性只要守三从知四德就可以了,这就是女子无才便是德。迎春性格温柔沉静,与世无争。这也是个优点。元妃省亲后分给大家礼物,迎春因为没猜中灯谜,没得到礼物,而她认为“玩笑小事,并不介意。”她也没有什么业余爱好,闲着没事就捧本书看,看什么书呢?就是《太上感应篇》。


茅盾先生在小说《子夜》里也数次提到这本书。这是一本道教的劝善书,讲究“诸恶莫作,众善奉行”。不过这本书用的还是儒家的那一套准则,比如说把“男不忠良,女不柔顺”也当做恶行之一,甚至要遭到“死有余责,祸及子孙”的惩罚。贾迎春是这本劝善书的忠实读者,自然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可惜她中毒太深,以至于柔顺太过,就成了个名副其实的“懦小姐”,最终也死在了这上面。   



金凤事件
最能体现出她的这种性格的是两件事,一是金凤事件,二是司棋事件。先说金凤事件,所谓的“金凤”就是“八宝攒珠累丝金凤”,是古代富家小姐的头上的钗饰。迎春有个乳母,嗜赌成性,输钱输急眼了,就把迎春的金凤偷去当了。这件事还是迎春的小丫鬟绣橘最先知道的。迎春虽然懦弱,但她手底下的丫鬟都性子泼辣,伶牙俐齿。绣橘怀疑金凤就是迎春的奶妈偷的,要到凤姐那告发,迎春的反应很有意思,连忙说:“罢,罢,罢,省些事罢。宁可没有了,又何必生事。”连说三个罢,可见她是多么的胆小怕事。见她这样,绣橘也很来气,坚持要去,这时迎春乳母儿媳王柱媳妇来了,和绣橘吵了起来。这时迎春又当起了和事老:“罢,罢,罢。(又是三罢)你不能拿了金凤来,不必牵三扯四乱嚷。我也不要那凤了。便是太太们问时,我只说丢了,也妨碍不着你什么的,出去歇息歇息倒好。”她这话一说出来,竟然把绣橘气哭了。迎春还是拿了本《太上感应篇》来看,任凭他们在那唧唧歪歪。倒是很符合老庄的哲学,超然于物外,达到物我两忘的境界了。
后来还是探春和平儿过来摆平了此事。有意味的是平儿问迎春这事该怎样处置,迎春却啰哩啰嗦说了这么一大段话:“问我,我也没什么法子。他们的不是,自作自受,我也不能讨情,我也不去苛责就是了。至于私自拿去的东西,送来我收下,不送来我也不要了。太太们要问,我可以隐瞒遮饰过去,是他的造化,若瞒不住,我也没法,没有个为他们反欺枉太太们的理,少不得直说。你们若说我好性儿,没个决断,竟有好主意可以八面周全,不使太太们生气,任凭你们处治,我总不知道。”你看自己的东西被人偷去当赌资了,她还想着替偷东西的圆这个事,简直是弱到暴了。也难怪林黛玉打趣她:“真是‘虎狼屯于阶陛尚谈因果’。若使二姐姐是个男人,这一家上下若许人,又如何裁治他们。”的确如果迎春这样的人掌了权用不了几天,荣府就被得底下人给败害黄了。



司棋事件

如果说在“金凤事件”上迎春的懦弱表现还让人觉得可怜,那么随后发生的“司棋事件”迎春的表现简直就是可憎了。司棋是她的贴身丫鬟,性情刚烈,和迎春恰好是反比,她更像是小姐,迎春倒像丫鬟。她和表哥潘又安私通被鸳鸯撞见,善良的鸳鸯并未声张,把这事压了下来。但在王夫人发起的抄捡大观园运动时,司棋却在劫难逃,被发现了私通的证据,自然要被赶出园子。司棋本以为自己鞍前马后服饰迎春多年,迎春能给自己说句话,但迎春受封建礼教的毒害颇深,是最见不得这种事的,因此只是哄了司棋两天,并未帮她说一句话。这当然也可以理解,毕竟司棋犯的错误在当时来说是天理难容的。但当司棋要被带走,向迎春哭求时,迎春却说了这样一番话:“我知道你干了什么大不是,我还十分说情留下,岂不连我也完了。你瞧入画也是几年的人,怎么说去就去了。自然不止你两个,想这园里凡大的都要去呢。依我说,将来终有一散,不如你各人去罢。”迎春的意思也再明白不过,我给你求情,我也得搭进去,你早晚得走,就赶紧走得了,免得影响我。临走时司棋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又求了迎春一次:“好歹打听我要受罪,替我说个情儿,就是主仆一场!”司棋说得也很可怜,也预感到自己的下场很惨,而迎春只说了一句放心,最终也没拉上司棋一把。

正因为迎春的懦弱无能,园子里的人对她评价都不高。刑夫人看来,迎春“心活面软,窝囊无能,不及探春一半”;在凤姐眼中,她是个“不中用”的“平常货”;伺候她的丫头媳妇们说她“老实仁德”,不像探春“伶牙俐齿,会耍姑娘们的强”;在宝钗眼中迎春又是个“有气的死人,连她自己尚未照管周全”;小厮兴儿则背后叫她“二木头”,说戳她一针都不知道“哎哟”一声。总之她是个老实到了极致的人。

不过一个人如果老实大劲了就成了窝囊废,如果运气好遇到的都是好人倒也没什么,这样性格的人最怕遇到坏人,因为连一点保护自己的能力都没有。但很不幸,迎春和尤二姐、香菱一样,性格温顺,手无缚鸡之力,偏偏又遇到了凶神恶煞似的人物,所以下场也就都很悲惨了。贾迎春很不幸地成为了红楼梦里唯一一个死于“家暴”的豪门千金小姐。




悲 剧 原 因:庶出出身

贾迎春的悲剧和她的出身有很大关系。她虽出身于豪门之家,但却是庶出的身份。而且母亲早亡,父亲整天花天酒地,也不关心她。在那个等级森严的封建家族里,庶出的孩子是没什么地位的,除非能像贾探春那样既有能力,又会来事。贾迎春性格软弱,而且也没有能依靠的靠山,因此自我保护的能力几乎为零了。这也就为她最终的悲剧命运埋下伏笔。



贾迎春在闺阁时应该说是她一生最幸福的时光了,和众姐妹一起参与诗社,还当过副社长。而且再怎么说她也是小姐的身份,也从不招风惹事,在这个园子里是不会有人存心害她的。顶多像她的奶妈那样偷她的金凤赌博,但因为有众姐妹撑腰,也还得给她还回来。因此在闺阁的贾迎春尽管没有父母的疼爱,却过得还算幸福。但毕竟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尤其在那个封建年代里的女性,成年之后就必须要出嫁,否则就要被人耻笑。还有一句话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在那个封建年代尤为如此。


封建年代无论男女都没有恋爱的自由,甚至跳过恋爱的阶段,一步就迈进婚姻的殿堂。讲究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所以很多女性直到新婚之夜才和新郎见第一面。有段相声就说这事。新婚之夜,新娘见到新郎之后第一句话竟是“大哥,你贵姓啊?”所以封建年代的女性在婚姻上没有自主权,婚后也要严守“夫为妻纲”,“既嫁从夫”这些礼教,绝对的顺从丈夫。如果是男的,看媳妇不顺眼还可以写休书,把媳妇休回家。但反过来,不管这个男人是个什么德性,她的媳妇也都得受着,不可能自己给自己写休书。所以那时的女性出阁就无异于押宝了,如果摊上一个人品像样的,脾气又好的就算是拣着了。如果摊上个五毒俱全,凶狠歹毒的,就等于往死路上奔了。




悲 剧 原 因:包办婚姻

贾迎春很不幸就摊上了后者。嫁给了一个被称为“中山狼”的丈夫孙绍祖。对此,贾迎春的判词里写得很明白:“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粱。”这里面的子、系二字合起来就是个“孙”字。写贾迎春的曲子叫《喜冤家》,开头便说:“中山狼,无情兽,全不念当日根由。一味的骄奢淫荡贪还构。”可以说“中山狼”就是这个孙绍祖的写照。那么这个孙绍祖到底是个什么主,怎么会和老贾家扯上关系呢?


在第七十九回,对孙绍祖有一段描写:“生得相貌魁梧,体格健壮,弓马娴熟,应酬权变。”庚辰本批注的一句很有意思:“画出一个俗物来。”此人出身于武将世家,祖上是老贾家的门生,也算是世交。这个孙绍祖和老贾家的那帮一样,也是袭了祖上的职位,也属于吃祖宗饭的。在老贾家的女孩里,贾迎春的年龄仅次于贾元春,自然要第二个出阁。而且贾元春入宫当了妃子,贾迎春也得找个门当户对的。因此贾赦就找了孙家。当然这只是表象,更深层次的原因是贾赦欠孙家五千两银子,等于拿女儿抵债了。这也是为什么贾政如此苦劝,贾赦就是不听的根本原因了。贾迎春的命运和二百年之后出现的“白毛女”喜儿实际上是一样的。不同的是喜儿的父亲是被逼无奈,而贾迎春的父亲却主动把女儿推向火坑,可以说也是致死女儿的凶手之一。



遇人不淑
贾迎春嫁到了孙家等于从天堂一下掉进了地狱。孙绍祖其人是典型的恶棍+流氓,迎春回娘家时哭诉起来,说孙绍祖“一味好色,好赌酗酒,家中所有的媳妇丫头将及淫遍。略劝过两三次,便骂我是‘醋汁子老婆拧出来的’。”常言说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可见这个孙绍祖已经毫无道德底线了。在前八十回里还没有写到贾迎春的结局,高鹗先生续的第一百零九回写到了贾迎春的结局。迎春回娘家参加薛宝钗的生日聚会,临走时又哭诉了一番。没过几天孙家派人来传了个信,说迎春和孙绍祖闹了一场,得了病,孙家又不给请大夫,现在快不行了。不一会就传来了迎春的死讯。最后作者叹道:“可怜一位如花似月之女,接结缡年余。不料被孙家揉搓以致身亡。”实际上迎春就是死于孙绍祖的家暴。
其实贾迎春对于自己的结局也有预感。第一次回娘家时就说:“乍乍的离了姊妹们,只是眠思梦想。二则还记挂着我的屋子,还得在园里旧房子里住得三五天,死也甘心了。不知下次还可能得住不得住了呢!”这话说得很凄惨。第二次回娘家临走时又对贾母说:“老太太始终疼我,如今也疼不来了。可怜我只是没有再来的时候了。”但让人不解的是,被外界称之为“白玉为堂金做马”的豪门望族老贾家对于自己女儿在孙家的遭遇却也选择了逆来顺受,丝毫不为迎春出头。如果说后四十回里,贾家被抄不敢得罪孙家还可理解,但在前八十回里,老贾家还处在兴盛时期,但王夫人却让迎春认命,又说:“不过年轻的夫妻们,闲牙斗齿,亦是万万人之常事,何必说这丧话。”那么老贾家为什么表现得如此窝囊呢?



那么今天的人们应该从贾迎春的悲剧命运里得到什么教训呢?尽管如今妇女的地位已经空前提高,而且也不再是封建包办婚姻,也有了妇联组织和保护妇女权益的法律,但家庭暴力现象却依然普遍。据一项调查显示,中国家庭暴力的发生率高达35.7%,也就是说有三分之一的家庭存在家暴现象。这也是没有嫁对郎的结果。古代婚姻讲究门当户对,而如今更甚。现在很多女性择偶观都有问题,首先看的都是物质方面的,比如对方要有房有车,要有地位,要有高收入。其次才是人品方面。其实那些找对象的女性可能自己的条件不好,但仍想找个有钱的让自己少奋斗20年,殊不知结婚过日子并不是物质丰富就能幸福。毕竟是两个人相处过日子的,如果过于注重物质的东西而找了个滥人,最终受伤的还是女方。


所以如果贾迎春生在普通家庭,或者贾家不那么讲究门当户对,哪怕嫁个老百姓家,贾迎春也未必不幸福。这一点还是贾政看得准。在得知长兄把侄女许给孙家之后,贾政看出孙家不是诗书之家,这样家庭的孩子肯定缺少教养,所以苦劝过贾赦两次。但毕竟是人家的女儿,人家不听自己也无法。后来贾家被抄后,家道又复初,在农村避难的贾巧姐和当地一个大户人家的儿子联姻,贾政得知后说了句话:“莫说村居不好,只要人家清白,孩子肯念书,能够上进。朝里那些官儿难道都是城里的人吗?”贾政这话说得比较实在。虽说他能力一般,治家无方,但在晚辈的婚姻问题上,看得还是比较准的。


贾政能看得准是因为他还是比较务实的,看的不是表面的五光十色。婚姻的目的终究是和一个人过一辈子,所以人品好是最关键的。现在的人缺少的就是这种务实的精神,所以应该向贾政来学习了。




一梦在红楼

本文转自天涯女性,本平台致力于好文分享,并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


红楼梦|慈怀读书会:因书明理  以慈怀道

微信号:hongloumeng-cihuai 感谢您的关注!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