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一路深入调查与沉重的县域旅行:1935年由汉中至洋县(续)

终南山故事2018-02-12 17:52:25


前文提要

 

193565日,李文一先生等十几人从西安前往汉中洋县。

当时的交通条件非常差,颠簸的公共汽车,牲畜拉的大车、人力的华杆、骡子等等,就是主要的交通工具,普通人只能靠步行。

从西安至宝鸡,用了3天,从宝鸡至汉中前后用了8天。


前文如下

一路尘埃与残破中的旅行:1935年由西安至宝鸡

一路蜿蜒与哀叹中的蜀道:1935年由宝鸡至汉中(续)


他们一路晓行夜宿,风尘仆仆。在疲劳的旅途上,到处是诉说着光辉历史的古迹名胜和壮丽河山,到处是挥之不去的鸦片阴影。

在肥沃的关中平原,随处可见罂粟田,随处是抽鸦片的人,有点地方很难找到饭馆,鸦片馆反而到处都是,甚至抬华杆的苦力也把鸦片当作兴奋剂。

面对满目疮痍的国土,李文一先生深感鸦片的危害已经扎入民族的骨髓中。

 

下文是第12天的清晨………

 

六月十六日    汉中调查

 

上午,吴君(洋县县长)去接洽他自己的事,我闲着无事,便出门去浪荡(闲逛)了。


汉中城墙


南郑(汉中)的市面,还算热闹,但可以称述的商店,却没有,最能引人注意的,便是鸦片馆和零拆上土铺的众多。据说全城共有烟馆一千五百余家,每家平均有烟灯五盏,营业非常发达,足见鸦片流毒之深。

 

南郑(汉中)街道


我曾到各机关去调查,南郑(汉中)目前的情况,有如下列所述:

 

汉  江


交通——城南的汉水直达汉口,但沿江滩礁极多,秋冬水灭,民船不能行驶。土产及工业品的运输,全靠我们所走的栈道。


几年前,汉褒(汉中到褒城),汉宁(汉中至宁羌通四川),汉沔(汉中至沔县)及汉城(汉中至城固,达安康,为汉白公路的起点)等路,已由南郑(汉中)建设局开办,惟路基狭窄,路线曲折,只能行驶人力车及自由车,汽车勉强可以通过。现在西汉及汉宁两公路,早已测量就绪,动工建筑,决定在年底完成,将来对于汉中的经济文化上,是有极大利益的。


汉江中装载货物的渡船


1938年汉中至西安的公交车


西汉公路上行驶的卡车


教育文化——南郑(汉中)城内,有省立南郑(汉中)中学、联立汉中中学、省立南郑(汉中)女子师范及县立南郑(汉中)农职学校各一所,共有学生五百余人。初级小学,全县一百九十余所。据说全县识字的人数,不到百分之十。


汉中教堂远景


汉中教堂内景

 

民国时期期刊《汉中训导》


两所报馆——《汉中博报》与《南郑(汉中)日报》,都是石印的,每日出报千余份,尚不能全数销尽。文化团体,有三民主义研究会、青年文艺社、古物保管委员会及戏剧审查委员会。娱乐地方,中天舞台及新汉学社,所演均系秦腔。虽有民众教育馆及图书馆,但书报纸极少,看阅的人也不多。

 

地形与物产——南郑(汉中)的天然富源极多;矿产以梁山的煤炭,石灰及银矿等为最著名,但用土法开掘,生产量不多。


汉中煤矿工人挖煤


汉水沿岸,有金矿甚多;其他各处的铁、铜、锡,煤矿,青土及硫黄等,都未开采,货弃于地,殊属可惜!药材有白芷、柴胡、紫苏、乌药、前胡、升麻、葛根、杜仲等,每年运销外省,总数达十万余斤。


眺望汉中原野


惟全县(今汉中市)的地域,虽正当汉中平原,不过西北多山,土地平痟,东南及沿汉水流域,土质最为肥沃。

全县面积,有一万六千七百二十余方里,耕地面积约二百九十八万五千余亩,全境人烟稠密,荒地极少。耕地分水田、旱田两种,其价格有上中下三等:上等田每亩值洋八九十元,中等田值洋五六十元,下等田值洋三十元左右;上等地每亩四十余元,中等地每亩二十元,下等地每亩仅十余元。

 

汉江边的巨型水车


农业——汉中的水田,分塘田与堰田二种;塘田专靠塘水,并用人力或牲口引水灌溉;堰田系筑渠成堰,引导江水和河水灌溉,稻麦的收获量,较塘田为多。不过南郑(汉中)农民的施肥,大多使用垃圾及树叶,人粪畜粪极少使用。


汉中的农田


各种农具,都是几千年遗传下来的东西。种子方面,现在南郑(汉中)县府拟命各乡联保主任征集,交农职学校试验选择,加以改良。

农产物以鸦片,小麦米及棉花为主体,蚕丝、蜂蜜、桐油、生漆、黄蜡等次之;其生产量,大概每年能产米五万石,小麦十万石,棉花百余斤,蚕丝五千斤,蜂蜜二千斤,桐油二十万斤,生漆三千斤,黄蜡五百。


汉中土枪


农村有民团,所有武器,以刀矛土炮居多,故力量极薄弱。而正在组织的农村合作社,是有名无实的东西,农民很少加入。

 

工商业——南郑(汉中)的特产固然极丰富,地域又处于汉中区的中心,但各种工业,都不发达。仅有棕箱一项,算是南郑(汉中)的名产,可是也太重笨了。第二监狱及平民工厂所制的竹丝屏帘和对帐,尚属精致,但价值也不很低廉;木器陶器,均极粗劣。


汉中 造纸厂


私人经营的工厂,有裕汉纺纱厂,出产线毡、毛巾、袜子、官布及柳条布等;汉兴制革厂,有皮鞋、皮带及皮箱出产;益秦有限公司,其生产品为雪花膏、生发油、花露水及肥皂等。但这些工厂,资本有限,出货均系手工业制造,并不精致,故销有限。而民间妇女,平时都以纺织为生,这要算特异的。


汉中手工制瓦作坊


商业方面,城内及城关尚称发达,惟旅店澡堂太少了,仅有的一所大华饭店,房屋也很狭小,如果将来西汉及汉宁两公路通车以后,此等营业,大有经营的希望。

汉江边,正在接载渡船上的货物


输入的货品,如绸缎、洋布以及各种工业品杂货等,都由上海、天津、汉口、四川、甘肃等处运来,出售价格,异常昂贵。出口货以鸦片为主体,运销汉口、河南;生漆、桐油、药材等,则销行凤翔、西安等处。


市面所流通的货币,有陕西省银行印发的十元五元一元及一角二角的钞票。自今年中央军至此间以后,上海各银行的纸币及一角二角的辅币,都可通行。汉中商会印有油布点的辅币(汉中区十二县,各商会均印有此种辅币),分为一串二串,每元可换三十余串。铜元有一分二分二种;一串换一分铜元四枚。

 

汉中城墙


南郊城郊,没有什么古迹与名胜(也许我不知道),仅在南门城内的韩信点将台,故址尚存。东南城角的饮马池,不过二三亩大,驻有军队,禁止游览,不知是何出典。

 

汉 台


然而奇异的事情也有,城内的大街小巷中,总筑着四方形的亭子,下面塑看两尊菩萨,唇边嘴角,都涂着一层鸦片烟,真使我莫明其妙。后来询问本地人,才知有烟瘾的过往行旅或本地穷人,一时烟瘾发作,无可过瘾,就在这两尊菩萨的嘴上挖掘些鸦片过瘾,以后有钱时,加倍奉还,经年累月,把土地公婆都涂成发黑的菩萨了。

各饭店茶馆中,都贴着“请勿谈论军情”的字条,而我们这些异乎本地装束的人,不愿任意游玩,免得多生麻烦。

晚上八时,街上禁止行人,于是坐在旅馆中,写下今日游览的所得,准备明日雇人力车到洋县。

 

 

六月十七日    城固鸦片

 

从南郑(汉中)到洋县,有一百二十里路,乘坐人力车,也要一天时间。

早晨六时,我们九辆人力车,出南郑(汉中)东关,向洋县进发。


汉中的木质牛车


1938年汉中至城固最早的公交车


田野中的农夫正在工作。田畔水车拖上来的污水,不像引擎打起的那末急湍,它潺潺地流入准备耕犂的稻田。

农夫把污旧的裤管拉到大腿跟,赤着两脚,戴着庞大的麦杆帽,遮蔽了黝黑的脸孔;他右手捏着犂柄,左手竖起长长的鞭子,时时“哧嘘”地赶着黄牛。犂头拖过,带水的污泥,从犂壁涌起,沉入灰黑的水中,浮起一层薄薄的白沫。老乌、喜鹊、八哥,在农夫背后飞着跳着,寻找那些藏在泥下被犂头翻起的蟋蟀、蚯蚓。有些农夫农妇拿着“丁字规”式的镰刀,弯身割着成熟了的麦子。还有一些农夫,身边挂着小竹筒,正在收获鸦片烟。

 

汉中 山色


初夏睛朗的气氛,笼罩着那些劳苦的人们。和煦的阳光,照着人们的脸儿,微微有些汗珠。醉人的微风,用它无形的翅膀,赶除了身上的热气。好些农夫似乎忘掉了工作的劳苦,高高地唱着山歌俚曲;他们的音浪,不像南方民间所流行的“毛毛雨”一类的肉麻,而是雄壮的,激昂的。

 

城固县古路坝天主教堂


东行二十余里,至十八里铺,那是一个最大的市镇,商业的繁盛,与南郑(汉中)东关相似,居民有二三千家。复前行,经柳林铺、施家铺,至城固,已十一时了。

 

汉中 城镇


城固在陕南也是一个最富庶的县份,每年绢米出产极多,城关的商业,也很发达,南北二区,有南沙河及湑水注入汉水,河江沿岸,都是种植米麦棉花最好的区域。文化事业,还算发达,有县立中学一所,学生百余人。惜时间不多,未便详细调查。

 

百年前的汉江支流洪水


由城固东行数里,至湑水,其上流筑有堤坝,可灌溉城固洋县农田二万余亩,为陕南唯一的水利工程。沿汉水东行,路旁桑树极多,蚕桑之发达,概可想见据说附近的马畅,出产土绢,名为“马畅绢”,是城洋两县的各产,陕南各县的财东,冬夏的衣衫,常用“马畅绢”缝制,以示富有。

 

城固县 张骞 墓


下午三时,至榭村镇,虽有七八十家民,但已不如城固各村镇的情状,农村破产的实况,随处都可看见。而鸦片烟的种植,却较南郑(汉中)城固沿途所见为多,连想到各处张贴着“禁止种植鸦片烟”的标语,不觉惘然!

 

由七里铺前行,洋县城池,即可看见。过漟水时,(离城半里许),已有好些老百姓跪在路旁,呼冤递冤呈。这种玩意儿,真使我有点莫明其妙!不料在“青天白日之下的国民政府时代”,还有所谓“拦轿告状”的情状,那末,县政府平时对于民政的处理如何,于此可见一斑了。

 

六月十八日    洋县贪官

 

洋县在宋朝的时候,曾经热闹过的。

文与可(即文同,北宋画家)做洋县州官时,苏东坡兄弟和当时的一班风流名士们,都到过这里来游玩,所以一时“人杰地灵”。

名胜风景,应时而生,洋州三十景,也就在那时出现的。后来经过许多次兵燹,什么风景名胜,都已毁灭殆尽,现在有些地方,连一点影子也没有了。只有西南城角的五云宫,规模浩大,遗址尚存,那巍峨的高楼,还是耸立云霄,然而断粱破瓦,无复当日的壮丽了。东岳庙中,有晋葛洪所书龙蛇草石刻,相传吕纯阳曾在此讲过学。县政府二堂两壁,有唐韩干画马石刻,及东坡洋州三十景诗,都已剥落不全。

 

洋县开明寺及宝塔


至于说到洋县现时的经济文化,那真可怜得很!

全城仅有的几间商店,真像百货公司一样,但货物并不多。饭店菜馆,在这里是找不出的;可是茶馆烟铺之多,真会出乎意料之外,而且满满地拥挤着不衫不履的人们,据说都是县政府班儿(即政务警察)里的人。


洋县一座道观前的琉璃照壁


几条狭小污秽的街道,两边摆着许多摊贩,闲游经过,也会使人生厌,许多妇女拿着竹制的水烟筒,坐在门槛上,闲情雅致地抽吸。额前留着五六寸的短发,分披两鬓,算是摩登的妇女。

 

全县最高的学府,便是城内两所男女高小(西乡还有一所),学生不过五六十人,但学生们都已届高中毕业的年龄了。

今年春间,徐海东由安康率领“赤军”(红军),经汉阴、石泉进攻洋县时,城内高小有些赤化嫌疑的学生,都被军警逮捕枪决,所以学生愈加减少了。

图书馆中,有几十本书,好些还是原封未动。《申报》和《西京日报》,都是三个月以前的。


1931年,洋县 陈家河 附近之峡谷


洋县的税收,每年粮赋不到二万元,烟亩捐十三四万元,连同各种杂税在内,也不过是十五六万元;行政费每月七百元。但前年的张某做了一年半洋县县长,却赚了二十万元;正卸委的王县长,任职九个月,亦得六万元,如此发财的机会,真不容易!但我恐怕老百姓太受累了!连想昨日“拦轿告状”事件,愈加相信他们的冤曲。


全文结束


以后将发布更多精彩文章


选自《长安道上》(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7年出版),由杨博先生整理

由本公众号“终南山故事”独家发布


推荐阅读

唐长安城郊区乡名的传奇故事

法门寺地宫开启瞬间,考古学家看到了什么?

兴教寺村民挖出稀世珍宝,当作水槽盆景用了15年

1937年终南山下一日游,看看80年前的长安县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