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春思——读书的流氓

TsaiPassage2018-01-11 18:05:57

春思——读书的流氓

读医的人,前脚是学者,后脚是流氓,一线之差。

就像抛银币,落下来,并不是只有“字”这一面,也不是只有“公仔”这一面,还有不偏不倚的正中面。

很尴尬的,秋荣稳稳地站在了那条线上。

学者和流氓只是两个位于不同场合表现的不同身份,把他们平衡起来,就是医者。

医者仁心,我们成熟理智的临床思维判断诊断每一个病例,也像着小流氓厚脸皮去接触每一个患者,问长问短,称兄道弟。

有些事,患者对亲人都羞以启口,却对我们信任倍加。

为什么?

先说一个秋荣自己的故事。

在读医之前,秋荣抗拒任何人乱碰他的身体。

就算是接生婆把他捧出的那一刻,在发出第一声啼叫后,他直接尿了她一脸。这是当然是后话。

可能是在子宫呆久了,受到的束缚突然消失殆尽,世界豁然明朗,他用了一些比较特别的东西致敬这个可爱的生命。

可是没把握好方向。童无忌,更何况当时他还是婴。

不管怎样,很感谢这个接生婆。

这说明一点,别乱摸他,这是小小时候就保持的习惯,像是契约一样。

后来,读医了,这契约慢慢被人撕裂。

南方天气热,学生宿舍保留这七十年代传统的建房结构,寝室和洗浴室分得远远的,一排宿舍,一排洗浴室。

夏天的宿舍,天然的桑拿房。南方的男孩,总是奔放。

男的嘛,坦胸露乳,赤身裸体,也没什么。当然身上还是有穿小裤衩。人与人之间需要有点小隐私。

至于女孩,传统的教育让他们还是居于保守,再热忍忍就算了;何况叫女孩子家在宿舍大大咧咧的,也有伤风化。

单一的性别,情况非常简单。

到了男女间的关系,却变得朦朦胧胧。晚上的湖心亭,九楼的天台,都是缠绵的圣地呀。

秋荣开始怀疑自己?这是什么情况?

随着学习的深入,他发现是激素药物所致。一种叫多巴胺的物质,能让个人产生欣快的感觉。

但是很快他就反驳了自己,吗啡这种药物同样有类似的功效,但是不能让人产生爱情。

所以那只能算是诱因。

想了很久。

秋荣发现找出问题的根本就是让自己陷入这个问题中。

学校人来人往,让他心悸的女生却没有多少。

秋荣的5个室友实在憋不住了,一起出谋策略,最后想出了一个屎一般的方法。

那晚秋荣被灌了很多酒,所谓酒后生胆。

这简直差点坏了事,酒精利尿,扩张血管,兴奋心脏,

秋荣好不容易约了个女生出来。

憋着尿,红着脸,心慌慌地陪她走了一圈圈又一圈的校道。

“你的手好凉喔?”女生似乎有点不好意思。

“激动,血液都上脑了,手就凉了。”迷糊中秋荣记得自主神经控制汗腺分泌,其实这些现象不是他自己操纵得了的。

小手碰到一起,秋荣触电般感觉,电得还不轻,所以握得更紧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个女孩子,眉如青山聚,眼如绿水横,模糊一看是好女孩。

定睛一看,卧槽是女神啊。

曾经秋荣自以为自己脸皮很厚,事实上比杯酒还薄,尬聊尬吹。

瞎晃了一晚,女生说累了,秋荣乖乖地送她回寝室。

临别前,秋荣很坚决跟女生说,下次去看场电影把,我约你。

女生红着脸,也没说什么,欲言又止,欲拒还迎。

可能会可能不会,谁知道呢。

自己回去寝室后,秋荣觉得自己的生活空虚而充实,激动半激动的。

翻看重读《唐诗宋词元曲》找精神的皈依,看到李白的《春思》:

芳草如碧丝,秦桑低绿枝。

当君怀归日,是妾断肠时。

春风不相识,何事入罗帏?

豁然明了,感情这东西情感的一种,源自寂寞和思念,精神的慰藉。

但是你也捉不到摸不着。

什么不许别人乱摸自己?都是矫情,是没有人想理你罢了。

隔窗望去,桥如虹,水如空。

欲问秋荣去那边?

眉眼盈盈处。

所以说,为什么患者会更加把不愿意的事情告诉我们医者呢?

因为我们耍得了流氓,痞子般挺身而出,舍生取义,给你精神支持;

也学者般温纯似玉,学识渊博,能缓解治愈疾病,解决肉体的痛苦。

其实一句话,我们更加懂你。




臭不要脸的死流氓还装什么逼在读几本破书?我就是个读书的流氓,咋滴?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