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蒋勋说宋词》 李煜(二)

文学艺术工作站2018-01-11 17:34:32

破阵子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楼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




      《破阵子》是李后主一首重要的作品,可以看到他在亡国之际生命形态的转折,好像忽然感觉到自己过去的富贵繁华都幻灭了,这首词大概是李后主对他自己一生最诚实的回忆。  


 “四十年来家国”是讲李氏王朝在江南四十年的历史,不是讲他自己,是从他的祖父到他的父亲再到他,三代李氏王朝。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国家会灭亡。他们大概拥有了三千里土地,所以说“三千里地山河”

他回忆南唐四十年来的统治,将近半个世纪的繁华,“凤阁龙楼连霄汉”,皇宫里面盖的那种非常漂亮的房子,装饰着凤和龙的楼阁,简直已经连到天上去了,像摩天大楼一样。

“玉树琼枝作烟萝”,皇宫里面种的树木像玉,树枝就像宝石,华丽珍贵,在园林当中流荡的烟雾,薄得像织出来的纱一样。他在写一种富贵,富贵之下,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会打仗,“几曾识干戈?”


    在这首词里,可以读到李后主对自己成长经历的描述,如果从比较悲悯的角度来看,也会感觉到这个第三代帝王,大概也只能有这样一个结局。有了这个结局之后,他觉得有一种难堪,他又有一点像天真的小孩,不知道亡国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回忆到“一旦归为臣虏”,那一天忽然他变成了俘虏,宋太宗把他抓到北方的汴京,封他为违命侯。凯旋了,自然要庆祝,宋太宗招待群臣吃饭,对李后主说:“听说你很会填词,我们今天宴会,就填一个词,再找歌手来唱一唱吧。”李后主就写了词给大家唱,宋太宗称赞他说:“好一个翰林学士。”这里面有很大的侮辱,根本没有把他当成一个帝王。


    但是李后主变成俘虏以后,想到的竟然还是美。“沈腰潘鬓消磨”,用了两个典故,“沈”是沈约,“潘”是潘安,是南朝时的两个美男子。这个皇帝真的非常有趣,被抓变成俘虏了,心情很不好,原来是因为他自己觉得很自豪的身材容貌都开始要憔悴了。王国维对他的欣赏,是因为他的一派天真。他完全不知道什么叫亡国,什么叫战争,什么叫侮辱。他还在讲他自己的容貌之美,担心自己的容貌要憔悴了。下面是他最哀伤的回忆。他觉得一生中最难过的时刻,是亡国的那一天。古代有一个习惯,君王亡国后,要到祖宗的坟墓前面去磕头,跟自己的祖先告别,然后辞庙。“最是仓皇辞庙日”,李后主用了“仓皇”两个字,敌人没给他很长时间,他就跑去拜庙,拜完庙就被抓走了。他觉得很惨,“教坊犹奏别离歌”,“教坊”是皇室里面的乐队,乐队觉得皇帝要走了,就演奏起充满离别意味的曲子。他看到平常服侍他的宫女,就哭了,“垂泪对宫娥”。这首诗被骂得非常厉害,大多数选本都没选这首作品。


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雕阑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春花秋月何时了”

不过是对时间的感叹,日子还是一样过,春天花在开,秋天的月亮会圆,已经没有当年的雅兴要等伴着月明踏着马蹄回家。“何时了”是一种无奈,生活在被俘虏、被侮辱的境况里面,春天的花开、秋天的月圆都已经变成令人悲哀的现象。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好像他的一生就停格在“辞庙”以后的状态,他的生命都在对往事的回忆当中。他在北方的生活中,活在回忆里。


 “小楼昨夜又东风”

他在讲一个失眠状态,因为失眠,知道东风吹得很急。这个“东风”也是李商隐写过的“东风无力百花残”里的“东风”,东风吹起时,春天快结束了,百花都要残败了。这句词是说好像又一次经历了春天将要过完的惨伤感觉。


“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在月圆的时候看到月亮,对自己过去的家国已经不堪回首,不敢回忆了。他的生命落差实在太大,从一个帝王忽然降为俘虏,这使他觉得不堪回首。前半生作为帝王经历了富贵、荣华,现在成为俘虏,我想在物质生活上,他不见得有欠缺,但是作为俘虏的心情、亡国的心情,以及作为亡国之君在家国沦亡之后的原罪感,让他内心非常不安。


 “雕阑玉砌应犹在”

皇宫里雕饰得很美的栏杆,玉堆砌出来的建筑物应该还在吧,“只是朱颜改”,大概只有人改变了。这个“朱颜”讲的是谁?是李后主自己?还是那些宫娥?我们不清楚。但总归是在描述美丽的容颜,他对于容颜的眷恋,是他对青春年华的眷恋,或者是对与他一起生活过的那些美丽的人的眷恋。


“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心里面的忧愁澎湃汹涌,像春天上涨的潮水一样,一波接一波。原本属于民间流行曲的低俗的词,竟然被李后主拿来作为对人生的感慨,获得了很强的社会性与历史性。


    有时候你会感觉到一种宿命,好像是注定了要让一个诗人亡一次国,然后他才会写出分量那么重的几个句子出来。就是如果不是遭遇这么大的一个事件,李后主的生命情调不会从早期的有点轻浮、有点淫乐的东西转到那么深沉。真的就是一个大的亡国,忽然让这个聪明绝顶的人领悟到繁华到幻灭。所以我们读到《虞美人》,读到《浪淘沙》,读到他这些后期的作品的时候,忽然带动了一个很不同的生命经验。




望江南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


车如流水马如龙

花月正春风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

他又做梦了,每次在做梦的时候,他都会回到故国,所有的恨、所有放不下来的心事,都是因为梦里面他又回到了故国。


“还似旧时游上苑”

在梦里还像旧时,还像没有亡国以前那样,在他的皇宫里面游玩,“上苑”就是皇宫的园林,皇宫的后花园。


“车如流水马如龙”

是讲当时南京城皇宫的繁华跟热闹,我们现在讲“车水马龙”,就是从这个词里面出来的句子。


一个好的文学创作者,他对于文化的影响是非常有趣的,就是我们会在不知不觉中用他的文字。


介绍李白的时候我们说过,“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是李白的句子。我们可能没有读过《长干行》,可是那些句子都在我们的生活里变成了成语,发生着影响。


像我们今天会用“车水马龙”形容城市越来越热闹,但我们从来没有想到是李后主的句子,所以这个影响是渗透到生活当中去了。“花月正春风”,我们看到这个结尾很好玩,开始是“多少恨”,而现在结尾“花月正春风”,是回去的停格,有没有发现他好像有一点拒绝现在了,他一开始是现在,可是他不喜欢这个现在,所以他是倒叙回去,像一个电影的倒叙。“多少恨”当然是因为现在,因为做俘虏,可是“昨夜梦魂中”,就已经开始往回了,“还似旧时游上苑”是回到以前,回到“车如流水马如龙”,然后“花月正春风”,那个时候的花、月亮、春天的风都到了最完美的状态。我一直觉得这首诗是最有趣的一个倒叙的文体,就像我们在看录影带的倒转。


    玩,变成了他对于繁华的回忆



浪淘沙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独自莫凭阑,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李后主在美学上的极品


“春意阑珊”,“阑珊”这两个字很难形容,其实有一种慵困、慵懒、迟延的感觉。“阑珊”是民间歌曲里,特别是在唐宋时代的流行歌曲里面喜欢用的,就是形容一种情感,这个情感很拖带,不干脆,好像没有办法一刀两断的感觉。我们讲“夜阑珊”,好像那个夜晚老是过不完,那种漫长、牵连的感觉。“春意阑珊”,春天用了“意”,所以不是在讲春天,是在讲他自己的心情,在春天时心情的一种黏腻,一种不明朗、忧郁烦闷的感觉。


  “罗衾不耐五更寒”,惊醒过来了,他盖着“罗衾”,可是这罗衾很薄。南方天气都很热,通常被子都是比较薄的,所以你会感觉到“罗衾”这被子,盖在身上挡不住黎明即将到来时的春寒。可是我想“罗衾不耐五更寒”,更大的感受是心里面的荒凉,而不只是肉体上的冷,是披着衣服在那边发呆,从梦里面惊醒,听到雨声过去,那个心里面的荒凉感。


    这首词是我最喜欢的李后主的一首词,我觉得它对于意境的处理非常迷人,特别是下面两句。我常常把下面两句抽出来单独写成书法,就是:“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什么叫“梦里不知身是客”?因为刚才他在做梦,可是雨声起来以后,他被惊醒了,惊醒了以后,才发现刚才做梦的时候,他不知道自己在北方。他一做梦,一定回到南方去了。这里面非常苍凉,刚才做梦的时候,不知道自己客居北方,还以为仍在故国。“一晌贪欢”,“晌”是一刹那的时间,我觉得“贪欢”这两个字用得非常迷人,用“贪”这个字去形容“欢”,忽然感觉到自己年轻的时候这么去吃喝玩乐,这么去追求感官享受,想到那个一刹那之间贪欢的经验。


    下面的“独自莫凭阑”是连接上面的情绪的,一个人不要随便靠在栏杆上,因为眺望其实有非常哀伤、孤独的感觉。这个地方有两个不同的版本,一个是“独自莫凭阑”,一个是“独自暮凭阑”,黄昏的意思。这个字是通假字,古代是可以通用的。“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我想上过我讲的中国美术史课的朋友都记得,我特别写过一篇散文叫做“别时容易”。“别时容易”也是张大千的一方印,在《韩熙载夜宴图》上面有“别时容易”这个印,是因为当时大陆要求张大千把这张画送回去,所以张大千送回去之前盖了一个印,就是“别时容易”。其实这张《韩熙载夜宴图》画的是李后主朝代的故事,这方印上面的“别时容易”也刚好就是李后主自己的句子。“别时容易”只有四个字,很白的句子,“别时容易见时难”,非常的直接,其实我们会想到李商隐的“相见时难别亦难”。那个两难在这里忽然变成绝对,因为两难是人跟人的关系;“别时容易见时难”,是你跟自己生命的关系,我在这里已经感觉到无限江山不再是讲国家了,其实是在讲你自己的生命所可能看到的一切。


路有山书


扫描二维码,进入购买页面


《蒋勋说文学》系列

更多精彩下期分享~请关注我们


蒋勋艺术工作站

我愿是满山的杜鹃

只为一次无憾的春天

倾听蒋勋,重读红楼,品鉴诗词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