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二二一故事之画家江湖

核心核事2018-05-25 23:02:18

文华老师发来几张老照片,是一九八三年青海省文联组织画家们去敦煌采风时照的。

那时我已经大学毕业又回到禁区了,也是听到二二一的几位国家级美术家协会会员的声名,对她们画家去敦煌的事,在之后不久,就听到杜老师等酒后侃大山时讲过一些小片断,其中有一段印象很深刻。

二二一凡去参加敦煌采风的几位大都是成名画家,只是长期在远离社会的禁区里工作,严苛的保密制度明显是阻碍了几位的艺术发展。

这些天去敦煌采风,大伙兴致很高,在山上的敦煌研究院住了些日子,手上素描写生等事也快了很多,勾勒个路上景致,只是一小会儿的工夫儿。每个人包里的画稿也都有很厚一叠叠了。

途经兰州,学院派画家纯荣先生带着大伙去紧邻黄河北岸的白塔山转转,或者也是再想激发一下大伙刚刚燃烧起来的创作热情,有二二一的,也有省里、州上的。

白塔山与中山桥俯仰错落,成兰州圣境,一行数人过得黄河第一铁桥之后,便径直上山了。

那时节的旅游景区,总会有些人在路上拦着,或是为游人画像写字,刻石印,或是会在你的钢笔杆上刻个“兰州纪念”字样之类的。

西北城市,更是时兴着一种叫碳精画像之类的手艺,在照相机少的那个时候,碳精画像更是风靡远近。许多有些钱的人家都会悬掛着祖上留着一把胡须的画像,庄重而沉静。

兰州是西北重镇,文化中枢所在,更是少不得的。

画像本是个斯文事,在登山小径稍微宽阔处,总会有几个穿喇叭裤,蓄长头发,提着四喇叭“三洋”录音机的青年人们围着画匠,构筑起另一幅场面,斯时亦作为斯文之举。

一行人闲情雅兴,拾阶而上,对断续围上邀着画像的人们必是不堪其扰,也必是有人说出些此画作未必入我法眼之类的话来。

兰州本是民风彪悍之处,正值改革开放初期,不强买强卖便是文明经商了,听不进几个外地人的非议绝无意外。

兰州画匠闻言顿时便声高了起来:我在这路上卖画,每天听到的这种话就多哈子个,游人们只管是吹牛罢了,哪有几个真会画的呢!有本事你就来上几笔,也好让我们佩服。

此处似是还有些个回合,言辞愈是激烈,我倒是记不下了,只是后来纯荣先生无奈从兰州画匠手里接了碳条和画板,只寥寥一、两笔便勾勒出了画匠的下巴等处,不无谦恭地将画板等还与兰州画匠。

画匠拱手让出路道:今天遇见了高手,见谅,见谅。于是,画家继续上山,画匠接着揽客。

我读过的武打小说不多,也极少看过《射雕英雄传》等电视节目,写到这时,只恨自己也是该记下些比武前后的句子,有如得罪、得罪,承让、承让。

武功是江湖,绘画也是江湖。

那天的纯荣大概是说了些承让之类的话,平素少言的海棠依然少言,爱笑的文华依然爱笑。

杜老师讲这个故事时並没有说大家为什么没带自己的画板和笔,采风之于禁区里来的人,更多是呼吸一下外面改革开放的新鲜空气就十分好了。抑或是饭后散步或其他什么原因,临时起意去登的白塔山也是未可知的。

这些天闲下来又见到文华老师,已是一头白发,神情却依然笑意盎然,说话也依旧率真坦诚。忆起当年,她並不记得这段江湖故事了,只是说在敦煌住了很久,见了很多,尤其是几乎天天跟着敦煌艺术研究院院长夫人去帮厨的事,包饺子、揪面片、炖酸菜,忙的也是不亦乐乎,颇受众画家们好评,为此还特别获得院长赠画了呢!

敦煌壁画悠悠一千七百余年,够久!

白塔山海拔一千七百余米,够高!


作者:少年小苏

编辑:廖三妈

图片:王文华

投稿/合作请联系:463773573@qq.com


讲述核人核事|有些人不应被忘记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