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纳兰心事几人知

风有信而无涯2018-02-12 21:43:59

纳兰容若本名纳兰性德

号楞伽山人,满州正黄旗人,亦是清朝初年著名词人。生于1654年腊月,是康熙朝重臣明珠之子。容若自幼饱读诗书,文武兼修,十七岁入国子监,十八岁考中举人,次年成为贡士。因19岁一场寒疾让他足不出户,无法考取进士

康熙十二年(1673年)因病错过殿试。康熙十五年(1676年)补殿试,考中第二甲第七名,赐进士出身。

这一时期的纳兰性德发奋苦读,拜徐乾学为师。在名师指导下,他于两年中主持编纂了一部儒学汇编——深受皇帝赏识,为今后发展奠定基础。他还把自己熟读经史的见闻感悟整理成文,编成四卷《渌水亭杂识》,当中包含历史、地理、天文、历算、佛学、音乐、文学、考证等等知识,表现出相当广博的学识和爱好。

 

 

纳兰容若具有文武才,“数岁即善骑射,自在环卫,益便习,发无不中。”而每日校猎回来,“夜必读书,书声与他人酣声相和。”且风姿飘逸,属人中俊杰。对这个和自己年龄相当的贵族才子,康熙皇帝一直宠爱有加,常常把他带在身边,打猎出游,形影不离。故被康熙留在身边授三等侍卫,不久后晋升为一等侍卫,多次随康熙皇帝出巡。还曾奉旨出使梭龙,考察沙俄侵边情况。

康熙十三年,纳兰与卢氏成婚,是两广总督尚书的女儿。其美丽贤淑,比性德小一岁。纳兰在见到她时,惊讶于她的风神秀美,竟不知如何说话。洞房之夜情景他是这样记载的:


“十八年来堕世间。吹花嚼蕊弄冰弦。多情情寄阿谁边。
紫玉钗斜灯影背,红锦粉冷枕函偏。相看好处却无言。”

 

史料记载,纳兰具有文武才,“数岁即善骑射,自在环卫,益便习,发无不中。”而每日校猎回来,“夜必读书,书声与他人酣声相和。”且风姿飘逸,属人中俊杰。对这个和自己年龄相当的贵族才子,康熙皇帝一直宠爱有加,常常把他带在身边,打猎出游,形影不离。
但性德却生于富贵,向往江湖,常常不堪忍受远离卢氏的生活。在身为皇帝扈从的同时,他写下了大量思念妻子的诗文,也写了很多闺怨诗。在记录他和卢氏生活的作品里,他写过二人弹琴,读书赌茶,偎依在回廊里悄悄私语,躺在黄昏里共看斜阳。


1677年始,纳兰继续陪着皇帝频频出游,尽着一个皇家侍卫应尽的责任。但他的心却时刻都在京城卢氏的身旁。卢氏已经怀孕多时了。那年五月,他终于回来了。但卢氏却等不及了,康熙十六年卢氏难产世,死时年仅22岁,留下她和性德唯一的儿子海亮。

纳兰性德的世界,就这样彻底地被颠覆了。在卢氏死后的四年里,性德一直沉浸在哀伤之中,也没有心情续弦。我这样说,并不是指他身边就没有别的女人,因按照满人俗例,是“一夫一妻一妾”。他那时的妾叫颜氏,且为人贤淑,也颇得他的欢心。但无论是谁,也无法取代卢氏在他心中的位置.

 

纳兰便写下了千古绝唱《青衫湿遍 悼亡》这首词绵长婉转,凄凉不堪,几近鬼语:


  “青衫湿遍,凭伊慰我,忍便相忘。半月前头扶病,剪刀声、犹在银缸。忆生来、小胆怯空房。到而今、独伴梨花影,冷冥冥、尽意凄凉。愿指魂兮识路,教寻梦也回廊。
  咫尺玉钩斜路,一般消受,蔓草残阳。判把长眠滴醒,和清泪、搅入椒浆。怕幽泉、还为我神伤。道书生薄命宜将息,再休耽、怨分愁香。料得重圆密誓,难禁寸裂柔肠。”

 

溪沙·谁念西风独自凉

 

谁念西风独自凉
萧萧黄叶闭疏窗
沉思往事立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
赌书消得泼茶香
当时只道是寻常

 

卢氏去世已经三个月后。容若梦见了卢氏,淡妆素服,握着他的手,哽咽不止。性德惊醒后,虽记不住卢氏所说的大多数话了,但却记得一向不善诗词的她,在梦中留下了这样两句诗:“衔恨愿为天上月,年年犹得向郎圆。”
  悲痛欲绝的性德便写下了一首《沁园春》。这个梦,把根本没有痊愈的他又往绝望之处狠推了一把。词中再一次回忆了他和卢氏琴瑟和谐的往日生活:

 

 “瞬息浮生,薄命如斯,低徊怎忘?记绣榻闲时,并吹红雨,雕阑曲处,同倚斜阳。梦好难留,诗残莫续,赢得更深哭一场。遗容在,灵飙一转,未许端详。
  重寻碧落茫茫,料短发,朝来定有霜。便人间天上,尘缘未断,春花秋月,触绪还伤。欲结绸缪,翻惊摇落,两处鸳鸯各自凉!真无奈,把声声檐雨,谱出回肠。” 

容若也曾多次表达过他愿意追随卢氏而去的心情,如这首《画堂春》:

一生一代一双人,

争教两处销魂?

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浆向蓝桥易乞,

药成碧海难奔。

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

 

 26岁这一年,纳兰再婚了,续妻宫氏从此便走进了他的生活。宫氏据说和他的感情也相当恩爱,还为他生养了两个儿子。 自再婚之后,也许是那四年孤独痛苦的生活令他成熟了,也许是他学会收敛了,纳兰性德的词风由悲痛欲绝而转向了低沉婉转。而他的才名和仕途,却和他的感情遭遇相反,在那几年里蒸蒸日上。在陪伴皇帝的扈从生涯里,他走了很多地方,虽然在飘泊之中还常常想念着卢氏,但却理性了很多,他似乎终于知道了阴阳两隔,和她是不可能再团聚的了。

 

 

纳兰容若交友“皆一时俊异,于世所称落落难合者”,这些不肯落俗之人多为江南布衣文人,如顾贞观、严绳孙、陈维崧、朱尊、姜宸英等。容若对朋友极为真诚,不仅仗义疏财,而且敬重他们的品格和才华,如同“平原君食客三千”一样,当时许多想升官发财的名士才子都围绕在他身边,使得其住所渌水亭因文人聚集太多而著名。

 

 

因词人落拓无羁的性格,以及天生超逸脱俗的秉赋,加之才华出众,功名轻取的潇洒,与他出身豪门,钟鸣鼎食,入值宫禁,金阶玉堂,平步宦海的前程,构成一种常人难以体察的矛盾感受和无形的心理压抑。加之爱妻早亡,后续难圆旧时梦,以及文学挚友的聚散,使他无法摆脱内心深处的困惑与悲观。对职业的厌倦,对富贵的轻看,对仕途的不屑,使他对凡能轻取的身外之物无心一顾,但对求之却不能长久的爱情,对心与境合的自然合谐状态,他却流连向往。

翩翩公子,轩车广厦,锦衣玉食,这是多少人羡慕的啊,可他却没有真正的快乐过。或许这就是一个文人所不能避免的伤怀之感吧。后来他于康熙二十四年暮春,抱病与好友一聚,一醉,一咏三叹,然后便一病不起,七日后于五月三十日溘然而逝。

听到纳兰性德去世的消息后,很多人当时都哭了。有一百多人写了悼词,还有人因为不能前来吊唁,在远方为他设置了灵堂。康熙得到这个消息时,已是六月初四。“梭龙战报至行在,康熙帝遣官使拊几筵,哭告之。”毕竟会舞刀弄剑、笔下生虹的,清朝十三朝也就纳兰性德一个。

容若可能是整个文学史上最有名的贵公子。他的词作曾一度被人忽略,但在道光年间又再度流行,推尊为一代大家。然后他的声望越来越大,二十世纪时已有人说他是清代第一词人。王国维在《人家词话》更推崇他说是“北宋一来,一人而已”。

 

 

《长相思·山一程》

山一程,水一程,
身向榆关那畔行,
夜深千帐灯。
风一更,雪一更,
聒碎乡心梦不成,
故园无此声。

 

 

《采桑子·而今才道当时错》

而今才道当时错,
心绪凄迷,
红泪偷垂,
满眼春风百事非。
情知此后来无计,
强说欢期,
一别如斯,
落尽梨花月又西

 

 

《采桑子·明月多情应笑我》

明月多情应笑我,
笑我如今,
孤负春心,
独自闲行独自吟。
近来怕说当时事,
结编兰襟。
月浅灯深,
梦里云归何处寻?

 

 

《木兰花令  拟古决绝词》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
何如薄倖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浣溪沙》

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更无人处月胧明。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
生。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