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在我成为乡村医院的守夜人之后,一系列诡异的事儿开始了...

灵异日记2018-06-13 02:20:12

我叫黄初发,因为读书成绩差,再加上家庭很穷,05年就缀学出来找工作。

又因为学历不高,没经验。投了很多简历都石沉大海。

本来我已经失去希望,准备回家跟老爸种田的时候,谁知道天无绝人之路。

求职信息得到了一家郊区医院的回复,工作职位是一名大楼看管。

工资还挺高,值个夜班2000多,你知道05年那会,我这样啥都不会的,值个夜班能有这样的工资算不错了。

入职的第一天,我穿的整整齐齐,毕竟这是自己的第一份工作。

那医院叫做风村第一综合医院,我来到医院后,去到人事部领了一件花花绿绿的管理员装,虽然自己穿着有些奇怪,可是没办法,谁叫自己在这工作呢?

接待我的是一个胖子,姓孙,叫孙乾,年纪和我差不多,说让叫他孙胖子就可以,一个平易近人的家伙,乐呵的带着我往医院后院楼走去。

他一路走,一路给我说了一些如何工作的细节,反正就是一些看管员的日常工作。

我只是仔细的听着,工作要求和难度也不高。他见我很是爽快地点头应允,这时候他话锋一转,又说了三条规矩。

“对了,这还有三条规矩,你必须得注意,咋们这住院部有门禁,所以每个人都会有一张身份门卡,你负责登记,这没有门卡就不能让人进去,这是第一条规矩。然后由于你是晚班,千万不要在十二点后放人进去,即使有门卡也不行,这是第二条规矩。然后最后一条就是不管任何情况都不要擅自进住院部,知道吗?”

他说那三条规矩一定得遵守,千千万万不能出差错。

当时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相当坚决,我只能默默的点着头,同时也好奇为什么会定下这些规矩,但胖子就是不说,只是神秘的回了我一句,“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

他既然不想说,我也没办法,我想工资高一点要求自然多一点,自己照做就是,没必要问东问西,于是,没多大一会就到了后院楼。

看到后院楼,我有些蒙了,六层建筑,特别的破旧,后院都确确实实太破旧了,斑驳的墙面就像是曾经烧过一次大火一样,灰突突的砖块,像是随时都要脱落的鳞片,就是这样的一个破旧的地方,居然还要看管?

我虽然有些懵,但也没多说什么,胖子把我领到一间看管的房间,里面是一个小套间,沙发,桌子,椅子,床一应俱全。

前面还有台电脑,当然那是监控用的。

交代完之后,胖子便离开了。随后就只剩下我一个人呆在房间里,其实说实在的,在这里做这样看管的工作确实有些无聊,就对着那台电脑屏幕看啊看啊看,可压根就看不到任何一个人来,我心里在说:“这么破旧的地方,这病人也会来这里住院?”

就这样过了大半天,直到晚上。

说来也真怪,刚入夜,电脑屏幕上就显示有人来,这时已经七点多了。

然后我就陆续的看到有些人从我的屋子前经过,有老有少每个人都相当的奇怪。

身上都穿着医院白色的医疗服,每个人都目光呆滞,神情有些萎靡。

我拿起登记本,来到窗户口边,每经过一个人,我便拦住一个,开始登记。

也只有这个时候,我才实实在在地感觉到自己在工作。

看着那些人慢慢的走进大楼里。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内心总觉得有些奇怪,不过自己又不知道奇怪在哪里,就是看着这些人有些不对劲。

不过自己很快就撇掉了自己这种想法,既然拿了他的工资,那就好好工作得了。

就这么陆陆续续的登记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已经很安静了,我正长长地松了口气,正准备休息一下,突然间,玻璃窗户很快就被敲响了,我忙看了一眼,发现这外头站着一个男人,他背着一个穿着病人服装的小女孩,应该是他女儿,正目光炯炯地注视着我。

那女孩子脸色有些发白,似乎有些怪,不过我心说那小女孩或许就是病了,于是我也没有多在意,那时候男人说道:“小哥,麻烦开下门!”

我应声点点头,从他手上接过门卡,看了一下,424病房,没错。既然没错,我就只好登记一下让行了。

看到那男人过去,我又不经意看了下那女孩,女孩在对我笑了笑,我也回了一笑,“要乖哦,你的病才会快些好呢!”

女孩子这时候却说道:“嗯,我爸说我很快就不会痛苦了!”

我笑了笑真替他开心。

那中年看了我一眼,这时候从自己身后拿出来什么东西,然后递到了窗户口,我当时有些愣住了,“小哥,拿着,这个给你!”

我看了一眼,好像是一袋子水果,我赶忙想要拒绝,可是这时候他却已经带着女儿快步走了!

我哭笑不得,从窗户边接过了那袋子水果,看了一眼,心想既然如此就拿来吃吧,正要拿一个,却发现这里头的水果有些干萎了,而且还带着一股香灰的味道。

我哭笑不得,啃了一口,发觉很难吃,吐出来后,自己只好将水果放在一旁。

接下来也没什么人再进来了,我看着时间快到12点了,就准备把窗户关上,这么晚了,估计也没人会来。

但当我刚起身的时候,就看到监控显示屏里,一个女人正在慢慢的往我这边走来。

说来也怪,别人都穿着医院的衣服,都是白色的。可这个女人居然穿着一件红色的长袍,身材婀娜多姿的奔着我走了过来。

我心里一阵春心萌动,咽了咽口水。

女人来到窗户口旁边,轻轻地敲了敲关好的窗户。

我记得医院里的规定,超过12点不能放人进去,不过这整好12点整,放她进去没事儿吧?

说白了,其实就是看这女人长得好看,动了色心。我回到窗户口边,女人朝着窗户里头看了看,我的脸与她的脸就隔着一个窗户,特别的漂亮,清秀,鹅蛋一般的脸额,两条弯弯的眉毛如同柳叶一般,而在两条眉毛之下是一对水汪汪的眼睛,樱桃小嘴。

她特别的漂亮,当然,她的脸还特别的白,就像是面粉一样,她在窗户外面对着我笑。

我慢慢的拉开窗户,“小哥,给我通融一下。”

甜美的声音从窗户外面传了进来,虽然声音有些空洞,不过我也没有注意,似乎早已经被她吸引了一般,只是愕然的点了点头,随后就慢慢的将自己的登记本拿了出来。

我竭力的使自己保持镇定,将自己的笔拿了起来,我问了她的名字,她淡淡的说道,“唐媛媛。”

我点了点头,在登记本里写上了名字。

然后我又等着她给门卡,可是这时候她却是愣愣地站着,那时候居然还想走进去,我赶忙拦住了她,“等等,小姐,你门卡呢?”

“哈,我忘带了!”美女谄媚地看了我一眼,扯了扯裙角。

我看她是挺美,可是我可不敢拿自己这份好不容易的工作开玩笑,于是我说:“那不好意思,时间到了,没门卡,我也帮不了你,姑娘,你请回吧!”

“不给就不给,我走得了吧?”

那姑娘看我这么说,那就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嘟着嘴,转身走了!

我想着想着,后来只觉得她笑得令我觉得有些心醉又有些怪异,看着她渐渐的远离,我终于关上窗户,拿起登记本,这时候拿起手机看了一下,突然我就愣住了。

等等,怎么有些不对劲!我的手机好像快了几分钟。

手机上的时间,已经12点的22分,这很明显已经过了这时钟的时间。

我登时间心头一阵咯噔,难不成是这时钟坏了?

我心里这么想着,慢慢的朝着外面走了出去,不知道为什么,当我走出去的时候,有一阵冰凉的感觉不断的在我心头萦绕。

又仔细的看了一下唐媛媛离去的方向,可是我发觉她早已经消失不见,这离那道大门还有一段距离,假如说走向医院大楼里头,她也不该能够走得这么快的呀!心生疑惑的打量着那个地方,可是压根就没有发现一丝踪迹,她如同消失了一般。

心里顿时有些忐忑不安。我现在算是已经犯下了规矩了,这假如让人知道的话,我这小职位肯定是保不下来了,还是赶紧回去上班去吧。

可谁知道,就在我拐过一个弯的时候,突然撞到了一个人,抬眼一看,正是孙胖子。

孙胖子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你小子不在值班室,晃悠啥呢?”

我站在一旁犹豫了许久,我的内心不断的在告慰着自己,“不能说实话,千万不能说!你说了实话,你的工作就没了!”

最后我咬了咬牙,我决心编一个幌子,于是我对胖子说道:“刚出来,反正过了这个点也不能放人进去,我来熟悉熟悉医院这边的环境而已。”

胖子当时有些狐疑的盯着我,还好的是,我没想到当时故作镇定的样子居然还就让他相信了我的话,他点了点头,随后又说道:“那就好,不管你现在也不要在这医院里转悠,现在也已经到了晚上,你的工作就只是负责管理医院后楼,在前楼的事情不归你管,你也不用到这里熟悉环境,知道吗?”

听得孙胖子的话,我假意点了点头。

孙胖子这时候似乎也没话可说了,于是他说:“好了,回去吧。”

我再次点了点头,这时候,就从他的身边走了过去,当我从他身边走过去的时候,我还竭力的擦了擦一把汗,这当时几乎把我给吓死了,还好终于给我蒙混过关了。

回到值班室,我百无聊赖的翻着手机,第二天早上六点,我下班了。

其实那时候再来这医院工作之前,我早已经在这附近的地方,为自己租下了一间小房,一房一厅,每个月150元房租,其实在06年那时也不算便宜了,不过我还是住了下来,毕竟自己的工钱也还付得起。

回到宿舍之后,我很快就洗了个澡,将我身上一身的疲惫冲刷而去,然后慢慢回到自己的卧室之中,坐在卧室里头的时候,我还在回想着今天晚上所发生的事情。

然后我该死的就想到了唐媛媛。

我越想越觉得奇怪,突然间,自己那该死的脑袋却又不知不觉想到了她那丰满的身体个那美丽的面孔,我突然感觉到自己身子有些燥热不安,我那时候还只是一个年轻人,年轻人最会yy,各种想象,自己那某部分撑得难受,我跑去厕所,自行“解决”了一番。

等我从厕所走出来的时候,整个身子轻松了许多。虽然这时候的身体更加的疲惫了,那时候无可奈何之下,我躺在自己的床边,不知不觉间就渐渐有了睡意。

朦朦胧胧的,我就进入了一个奇怪的梦境,我这时候似乎再一次的回到了那医院,当时我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就坐在那张台前,又是在那张办公室前。

当时在梦里的情形相当的奇怪,自己坐在那张办公室签,百无聊赖的,自己内心想着是想要走的,可是,在梦境之中,却总像是自己好像要等什么人一样。

我坐在那张椅子上,不知不觉间,我在梦中似乎听到了一阵脚步声,哒哒哒的脚步声,那些高跟鞋所发出来的声音,离着我的距离越来越近。不知道为什么在梦里的我似乎还满心期待的样子。

我一直坐着,直到那个声音已经来到了保安室的那大门之前,突然间我听到了那个大门被敲响了,叮叮咚咚的声响,我那时候急匆匆的走到了大门前,然后就将大门一打开。

我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是那个女人唐媛媛,她正站在外面,妩媚的对我笑了笑,勾了勾指,“来呀,想要我吗……”

当时我觉得自己在那梦境里头显得特别的真实,居然还对着她点了点头,唐媛媛慢慢地趴伏在我的身上,我只觉得周身燥热的感觉更加和明显,她在我的耳边细语说些什么。

我竟然在那梦里点了点头,紧接着,我就觉得自己整个身子一阵瘫软,然后我们两个人就翻滚在了地上,做着各种羞羞的事情,那时候我毫无意识地只是配合着她的动作。

只觉得自己的身子很是舒服,后来不知道过了有多久,我才渐渐的有了意识,等我在醒来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天已经亮了,光线从外面照射进来,我晃了晃自己的脑袋,看了看四周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做了那样荒唐的一个梦之后,自己的身下似乎有些湿润。

那时候我觉得奇怪,下意识的望着自己的身下看了下去,然后那一瞬间我便发觉自己的身价早已经湿了一大块,我用自己的手去摸了摸。这下子连我都蒙了,这是梦遗了?

我想想都有些害羞,赶忙的就将自己的裤子脱了下来,然后横生的将那裤子拿到了自己的洗手间,然后横生的望着一个桶里面一丢,这时候望着那个水桶里都加了水,还有加了一些洗衣粉。

想着自己做着如此荒唐的事情,当时我也觉得愣住了,那个时候我长叹了一口气,慢慢的回到自己的卧室之中,再一次的取出来一件裤子换上,然后看了看四周。

换完后,自己还在想自己怎么会做那样奇怪的一个梦?不过还没等我想出个所以然,这个时候,突然床旁边的闹钟又响了起来,我看了看时间,该上班了。

吃了点东西,再次再次来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下午6点,突然就觉得今天的医院似乎有些不寻常。

因为这时候我远远的就看见了几辆警车,似乎停在了那医院的门口,医院远远的一个地方拉起了一道警戒线,在那旁边围观者有很多的人,而这其中便有孙胖子。

当时我还没走过去,在这远处的一个地方,继续的向着前头走,不紧不慢的时候,我突然心生好奇,心里在想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突然间就听到这后面有些人在议论着说:“昨天晚上医院好像死人了。”

“医院死人有什么好奇怪。”

“医院死人当然没什么好奇怪,可是据说,那个病人并不是由于生病而死,而是因为那个病人在这顶楼上跳楼自杀的。”

“该不会是那人压力太大,或者是得知自己可能会死,所以,这才跳楼自杀的?”

“不知道,不过刚刚听那些在查案的警察说,好像那个人并没有什么重病,而且第二天估计就可以出院了,你想想看,一个都已经能够出院的人,为什么非得在医院死呢?”

“什么?这未免也太奇怪了吧?”

“好了,咱们也别聊了,反正这些都是警察该去查的,也不关咱们事儿,咱们走吧。”

两个人从我的面前走过,我听着两个人说这话的时候,我更加的奇怪,我慢慢的走向了胖子那边,孙胖子这时候还在看着那里头,我不经意的来到了他的身边,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当时孙胖子被我拍的这一下,登时之间有些惊愕。

他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是我,这时候,道:“你小子干什么呢!这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你不知道吗?”

我苦笑一声说道:“你一个在医院呆着的人怎么会被吓死呢?”

胖子苦笑一声,“那可不一定,你看看那个人吧!”

那一时间胖子就将手指指向那个警戒线里头,当时见我远远的就看见那些警察抬着一个担架,那担架之上是一个摔得满身血肉的尸体。

我自小哪里看见过这样的尸体?当时间在看了第一眼的时候,我整个头一下子就扭转了过去,当时间几乎都要吐了,我竭力的用手按住了自己的心口,使得自己不那么的恶心,最后我才慢慢的忍住了下来,我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胖子见我的脸色有些难看,这时候也一把都按住了我的肩膀,“小子,你看看你,不就是一具尸体,好了好了,没事了,已经搬走了。”

听着胖子的话,我这会儿才慢慢的站起身来,我原本是弓着身子的,似乎好受了一点点,看着那具尸体这时候已经被拉入了一个黑色塑料袋里头,真的被搬走了。

不过,我的脑袋里头还在不断的回放着刚刚的那画面,不过说来也怪,那时候一阵恶心,渐渐有些冲淡,转而的,我像是想到了什么东西一样。

我想到了那个死人身上的那一身衣服,那一身白的如雪一般的衣服,我总觉得那个死人我像是在什么地方看过一样,可是自己一时之间却又想不出个所以然,这时正发愣,远远的看见,医院里头那些病人也出来瞧瞧。

我不经意的看向那些病人,突然发觉那些病人所穿的衣服有些不同,紧接着我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我看向胖子问道:“我说胖哥,咱们医院那些病人所穿的病服是不是不一样?”

“嗯?”胖子看了看我,“你小子现在才发现?”

 由于字数限制,更多精彩内容请戳下方【阅读原文

↓↓↓↓↓↓↓↓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