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为什么你一定要谈一辈子刻骨铭心的恋爱?

我和你2018-03-13 03:49:42

点击上方“我和你”,获取心灵营养↑↑↑↑


只有你找到那个跟你无话不谈的人,那个看到你全部灵魂的人,你才能充分感到自己的存在。



为什么你一定要谈一辈子刻骨铭心的恋爱?


文|Joy Liu

来源|繁荣成长工作坊

我只想能跟你在一起安安静静地说话,听你掏心掏肺,也跟你袒露一切。那才是人最好的生活。你说过,我们要爱得不同凡响!你说我们做到了吗?

---陈希米  《让“死”活下去》
(这本书是她写给已逝丈夫史铁生的)


来找我做亲密关系或者说爱情咨询的人特别多,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也许因为我自己就是一个爱情至上的人。


我是个爱情至上的人,这句话我用了好多年才有勇气说。


曾经不敢说的原因有好多,害怕被评判:你不是追求自我实现的吗,你不是新时代的女性主义者吗,怎么你难道还要为男人活着?


也害怕自己不够勇敢和智慧:我真的有勇气全心全意,毫无保留,赤诚坦荡地去爱一个人吗,那样毫无防备和防御的真实,我有足够的智慧去承担彼此的坦诚吗?


当然终极恐惧的,是分离和死亡:如果我们的灵和肉都契合,如果在被他全然看到的时候我才有活着的感觉,那么如果他死了,我一个人要怎么活?


所以好多年我都不说,我不承认,我以为不承认,把心底最隐秘的愿望藏起来,它就不会被自己发现。


但真的有欲盖弥彰这回事情。这些年我最喜欢的电影都是爱情电影,我最喜欢听的歌是最深邃的情歌,我最喜欢研究的是亲密关系,我最喜欢做的咨询是关于爱的,我最喜画的永远都是两个人……


不仅如此,我慢慢开始相信,我们每个人,如果卸下了所有伪装和防御,都会是一个爱情至上的人。


我总喜欢问我的来访者一个问题:你眼中一辈子刻骨铭心的爱情,会是什么样子?有人会告诉我要三毛和荷西那样的爱情,还有人说希望成为钱钟书和杨绛,还有居里夫妇,贝克汉姆和维多利亚,说什么的都有。


今天是我20几岁光景的最后一天,我只想跟你聊聊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为什么你一定要谈一辈子刻骨铭心的恋爱?对,你没有看错,不是谈一段,而是谈一辈子,刻骨铭心的恋爱。


我不是什么“砖家”,我甚至自己离这个目标还有很远(毕竟明天我刚30岁),我想我并不知道什么“答案”,所以下面的一切都是对你的一份最诚恳的邀请,邀请你去看看,如果这样谈一辈子刻骨铭心的恋爱,我们的人生会有什么不同。当然也邀请你参与到这场对话中,你要在自己的灵魂里发声,然后写出来。


今天的文章我会写得很任性(说得我好像从前不任性一样,哈哈),阅读时间估计要20分钟,而且烧脑,并不适合休闲看,所以如果你也是一个爱情至上的人,就请继续看吧!





我爱你,以我童年的信仰


很少有人想到一个美好的爱情故事时,会提到史铁生和陈希米。


我对史铁生的印象,也仅仅停留在中学语文课本里那篇[我与地坛]的散文。是最近在陆晓娅老师推荐的一个关于死亡的书单,让我开始阅读陈希米在史铁生死后写的这本[让 ‘死’ 活下去]。


读着读着我开始激动了,完全意想不到。


原来真的有这样的爱情,它不是童话,也不是幻觉。


陈希米在书中写道:“我们是不是都已经填平了彼此欣赏的坑坑洼洼,爱得生命又在我们身上复活;我们是不是对着彼此就像对着上帝,什么也不隐瞒,又谦卑又虔诚;我们是不是活得又严肃又活泼,又努力又生动;我们是不是一直在进步,在爬山-我们的山比别人高吗?因为我们不断地爬它,上帝就让那山越来越高?尼采怎么说的?尼采说鸟儿飞得越高,就越看不见。跟鸟儿一样的,是 ‘猎人’,那时我们看到了的境界,虽然孤独,却向往。更高的山上,更远的天空,更深的林子,那儿的风景一定不一般。你说的,我们要像两个好孩子,永远赤诚,永远好奇,永远疑问,永远探索。我们一直都在这样做,我们终于走到了不同凡响吗?”


史铁生死了,带着陈希米口中如此刻骨铭心的爱情走了。


法国作家杜拉斯曾经说过:“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饭。它是一种不死的欲望,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 


我想它是我们每个人的英雄梦想,只是身边的很多人和事让我们渐渐开始怀疑,怀疑这个梦想是否仅仅只是梦想。我不知道你是怎样,反正我是深深怀疑过的。


最开始是从我父母那里开始怀疑。小的时候我并不懂得,那些关于爱,性,金钱和家庭的错综复杂,那两个还没有智慧到可以袒露最真实彼此的人,那些文化里默默耳语着束缚和扼杀自我的信念,是怎样让年轻的爱情消逝的。


当时我不懂得,也看不明白。所以我坚定地相信,他们是不爱彼此的。并且更可怕的是,他们都听信了这个文化的谗言。这个文化告诉我父亲:不要为女人而活,那样太没出息,男人就要功成名就。这个文化告诉我母亲:不要对男人全心全意,那是傻子,男人根本不懂得珍惜。


于是他们都只拿出了不到一半的自己,三心二意地参与着彼此的生活,并默默期待着对方能够突然“醒悟”,开始对自己全心全意。彼此试探,彼此保留,彼此希望对方更有勇气,最后,他们得到的,更多是无法言说的失望,还有在岁月里被阉割的激情。


当然不只有他们,如果只是他们这样,那么我还会看到很多的三毛荷西,看到很多的钱钟书杨绛,看到很多的史铁生陈希米,不是吗?


可惜我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三心二意,这样的不坦诚不真挚不深情。


所以我才喜欢看电影,我知道,你喜欢看爱情故事,也是这个原因。


有些电影,你可以反复地看,因为每看一次,那被你小心收藏的爱的梦想,就会被召唤,就会以不死之躯重新萌芽。


初一的时候我第一次看[泰坦尼克号],那时简直激动死了(虽然跟父母一起看到全裸床戏还是很尴尬)。我从没有看过父母那样深情地对视,深情的舞蹈或者触碰彼此,更想象不出他们冒着挨枪子的风险也要在一起的样子。那是我的爱情启蒙电影。


从此一部接一部地,我几乎没有落下任何电影中精彩的爱情故事。直到现在,每年的圣诞节,我如同信仰一般地要看一遍[真爱至上],[BJ单身日记],[怦然心动]或者[时空恋旅人]。


它们就像是沙漠里那一口永不枯竭的泉眼,在爱情梦想奄奄一息时,总会小小地滋润它一下。


陈希米写道:“因为他是一个爱女人的人,因为她是一个爱男人的人。当他们读到 ‘我爱你,以我童年的信仰’,就再也忘不了了!他们都是以爱情为业的人,就是俗话说的爱情至上主义者。他们以此为荣。”


我也忘不掉这句话了。是的,我爱你,以我童年的信仰。


如今这信仰已有了沧桑的痕迹,却纯真依旧,因为它是我从童年以来,就一直守候的信仰啊!它穿过泥泞的尘世,穿越曾经我所有的自卑和怀疑,穿透所有愤世嫉俗的眼光和妥协投降的软弱,它带着谦卑和虔诚的心,仍旧相信着。


这是我想告诉你,关于为什么要谈一辈子刻骨铭心的爱情的,第一个理由。很简单,因为它是我童年就有的信仰,而我这辈子,就是要把童年做的梦都变成现实。(只做自己热爱的事情,这个梦想已经在实现中了!)





我们毫无保留地看到彼此,然后我们就存在了


伯恩哈德曾说:“每当我们身边有一个人,一个可以与其无所不谈的人,我们才会坚持活下去,否则不行。”


陈希米写给逝去的史铁生说:“看书看到每一处精彩的段落,就是最孤单的时候,因为没有人分享,因为只想跟你分享,因为跟你分享才能满足,因为只有你才有能力与我分享,因为只有我们一致认同才能使那些思想进入我们的身体。”


是啊,这就是我最真切的感受。看书时再精彩的句子,再闪闪发光的思想,如果没有一个懂的人分享,那份兴奋和喜悦,竟然就变成了孤单。最后我被逼着发了朋友圈,然后又怎样呢,那段文字只是在朋友圈里孤单着。


我曾写过的最受欢迎的文字,可能就是那篇叫做[我们到底为什么会爱上一个人]的文章了。其实文章里只有心理学家Nathaniel Branden提出的一个关于爱情的理论:“看见”理论。


我们都需要被看见,被全然地,真正的看见。我们的灵魂不像我们的肉身,它无法轻易被看到,并且它无法一次性地全然地表达自己。如果看不到,我们怎么知道自己是存在的?


所以我们只有被看到,被一点点地,如实地,全然地,深入地,彻底地被看到,如此这般,我们才知道自己的灵魂是存在的。


你以为一个人真的那么容易被看到吗?不,我甚至觉得,我们终其一生,都需要不断认识和了解自己,不仅仅是我们的过往,我们家庭的过往,我们民族和文化的过往,还有不断生长的新的自己,那些探索,是一辈子的事情。


我甚至慢慢发现,每个人,如果你愿意探索,都是一个没有终点的谜。我们了解的越多,越是发现还有很多我们不了解的,就像我们自己的内心,还有整个世界一样。


你也许会问:可是谁有那么持久而热烈的好奇去探索一个人一辈子呢?我们是不是对自己都没有那么强烈的好奇?而谁又愿意花时间,用这宝贵的生命,去融入另一个生命的全部,聆听和探索他/她的全部?


宝贝,你说的一点都没错啊!所以我们才需要和一个人谈一辈子刻骨铭心的爱情。爱的深度,让你可以到达爱人的灵魂里,那个最深最远的,别人都无法企及的地方。可是我们又说什么最深最远呢,永远都有更深更远更不同的地方,我们越是了解,越是被深深吸引。


一辈子太短了,不是吗?陈希米28岁时嫁给当时38岁的史铁生,他们是以爱情为业的人,然而史铁生在60生日的前几天去世了,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只有短短22年。


22年可以了解一个人到怎样的程度?22岁时的你觉得全然地了解了自己的父母吗?我猜想你没有,你甚至都不知道他们具体每天做什么工作,他们的梦想和最深的恐惧是什么,甚至不觉得他们了解你,不是吗?


爱,是持久的好奇,是不停歇的探索,是尝试着从爱人的内心,看到整个宇宙。你要足够好奇,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另一个人。可是只有好奇还不够,你还要足够坦诚,因为如果你不坦诚,那么对方看到的,也只可能是虚假的你,那个最真实的你,永远都无法被看到。


这是我想告诉你,关于为什么要谈一辈子刻骨铭心的爱情的,第二个理由。只有你找到那个跟你无话不谈的人,那个看到你全部灵魂的人,你才能充分感到自己的存在。





诚实是爱情中最刻骨铭心的养分


你一定听一个人说过,说他/她爱上一个人,是因为在这个人面前,可以做自己。


陈希米写道(所有的“他们”其实都写的是她和史铁生):“他们曾经决心要过好,要真的幸福。不是要给人家看,而是要试着自己做。他们没有把握,只是决心努力。他们什么也没有,只有诚实。对自己,对彼此,诚实了再诚实。后来才知道,这是用之不竭的财富。”


这份诚实我刻意练习了一年。用Brene Brown的话说,就是把自己的心放在嘴的位置。可是它真的没有那么容易。


赤诚让你脆弱。因为你并不是所有的时候都“阳光积极”。你的爱,伴着你的嫉妒,小气,委屈,不满,愤怒甚至是恨,它们就如实地在那里,不管你想如何隐藏。


很多时候并不是你不想如实,而是你根本自己还没弄明白,你为什么会感到委屈,压抑,愤怒或者悲伤。你自己都弄不明白的事情,怎么跟对方讲清楚?所以诚实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很多时候,你是在变得更了解自己,更加智慧了之后,才又剥下了一层伪装的皮,把更真实的自己露出来。


这就是为什么陈希米会说到“诚实了再诚实”。


亲爱的,如果你体验过一次那样的赤诚,这辈子你就无法忘怀了。


你会渴望,并且是深深地渴望,一直那么诚实下去,彼此掏心掏肺,彼此袒露一切。


因为就像我说的,我们都渴望被看到,而这个被看到的,不可能是任何伪装的自己,它只可能是最真实的我们。


可是它真的好难,如果你尝试过,你一定知道它有多难。总有那么多声音告诉你:不要掏心掏肺,如果掏出来没有回应怎么办?再或者更糟糕,把一片赤诚的心掏出来,却被人捅了一刀怎么办?


我被人捅过,也知道那会有多痛,并且很诚恳地告诉你,它痛到让我没有勇气再诚实下去,需要立刻把自己伪装起来或者反过来捅对方一刀。


但如果我们真的要一辈子刻骨铭心的爱情,这样的经历就不是没有意义的。如果我们掏出自己的心却被捅了一刀,那么一个诚实的做法,就是让对方看到我们的伤口。也许你要问,如果对方又在伤口上撒盐怎么办?


嗯,有可能。如果对方真的这么做,那么你还是要告诉他/她你有多痛,然后离开这段关系。一个真正爱你的人,不会一次次无视你的痛。我想你的伤口会恢复的,而且是带着你的自尊,因为你做了自己欣赏的那个人,因为你始终都没有欺骗自己和对方。


“诚实了再诚实”,这是现在我对待自己和爱情的态度,因为无数惨痛的教训告诉我,再深情和温柔的谎言,最终也只有谎言应有的宿命。


爱和恨,阳光和阴暗,统统拿到太阳底下晒一晒,不遮掩,不逃避,不伪装。


亲爱的你也别怕,只要你足够诚实,即使是一段糟糕的关系,也会让你在其中看到最真实的自己,然后带着你的赤诚和更加被了解的自己,你总会遇到一个,如你一般的人。


这是我知道的,通往一辈子真爱的,唯一路径,并且没有捷径。诚实了再诚实,就是我们用之不竭的财富。





现在换你告诉我了,为什么你一定要谈一辈子刻骨铭心的恋爱?



【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授权

作者简介:Joy Liu,心理学科普达人,心理咨询师,繁荣成长工作坊创始人,公众号微信:繁荣成长工作坊(ID:FlouringParty)。






我和你

ID:woheni_725

用心,成为更好的自己。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欢迎投稿:woheni_725@163.com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