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请回答2005:为何它成了中国互联网关键一年?而马云说:我已经知道自己的结局了!

投资银行在线2018-07-10 10:22:39

"投资银行在线"是一个资本与项目对接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围绕“早期投资、私募股权融资、项目并购退出”提供一站式金融服务。如果您有靠谱的项目,请将商业计划书发送到: bp@pelist.com。


中国农历讲究十二年一轮回。


当人们在2017年怀念久不现身的周鸿祎、嘲笑贾跃亭的“很快回国”、感慨陈天桥的英雄老矣、习惯BAT的江湖垄断之时,再回望12年前的2005年,你会发现,那是很多故事的开始。


那一年,中国网民首次过亿,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互联网大国。


互联网公司第二轮赴美上市潮风起云涌。2005年8月百度登陆美股,很多人记住了李彦宏感谢妻子的那番话。


BAT打下根基:马云秘密创立淘宝网,以“免费”为名击败外来者eBay,顺便也狙击了国内竞品易趣网;马化腾挡住了微软MSN,还收购了张小龙的Foxmail。后者不愿前往深圳,马化腾便成立“腾讯广州研究院”,几年后,它改变了几亿人的社交和生活方式。


更多转折在那一年发生:


刘强东放弃零售店面转型电商;周鸿祎辞掉雅虎中国总裁职位,开始第二次创业;谷歌进入中国,挖来了微软高管李开复执掌,几十名员工在北京新华保险大厦的临时办公室里鼓捣了数月,终于在次年年初上线了google.cn。


“北漂”贾跃亭找到了视频网站的版权之路,还认识了化名王诚的令完成,即将开启叱咤京城的高光模式;孙宏斌的房产公司顺驰正在疯狂扩张,被王石提醒有翻船风险,也为第二年的资金链断裂继而低价转让埋下了伏笔。


还有赶集网、58同城、校内网、PPTV、豆瓣……这些现今耳熟能详的名字,都是2005年种下的种子。


正如黄仁宇在《万历十五年》传递出的宿命感,那一年,很多细枝末节的举动,都搅动了日后的互联网江湖波澜。



2005年2月18日晚,盛大公司总裁唐骏走进陈天桥办公室,面色凝重,“我们今晚动手吧。”


次日,盛大公司宣布,从纳斯达克公开市场购得新浪网19.5%的股份,一举成为最大股东。消息宣布时,陈天桥身在巴黎,他拨通了新浪 CEO 汪延的电话,后者当时也在巴黎,对此一无所知。


这场收购最后以新浪的“毒丸计划”反击获胜而告终。


但挫败并没有损伤陈天桥的锐气。2005年他正春风得意——头一年,盛大公司赴美上市,31岁的他一举成为中国首富。


图:陈天桥在2004年成为中国首富


野心也随之膨胀。


陈天桥想打造网络迪士尼。2004年,他力排众议启动烧钱无数的盛大盒子项目,想以此为中心,打造家庭娱乐闭环。2005年收购新浪股份,正是为了给这一宏大梦想注入内容。


但天时、地利、人和,盛大盒子一条也没占上。


这个黯然收场的项目后来成为陈天桥和盛大命运的转折点。互联网作家林军曾经扼腕叹息:


如果陈天桥没有在2005年做盒子,今日盛大乃至互联网的格局可能就不一样了。


事实上,陈天桥身上还有另一个“如果”。唐骏曾在回忆盛大往事时爆料:“你们都知道雅虎阿里巴巴收购案,如果当时陈天桥签字,就没有阿里巴巴的事情了”。


时间回到2005年。盛大与新浪之战中,唐骏把雅虎也拉了进来:雅虎10亿美金注入盛大,由盛大收购雅虎中国。盛大再拿这笔钱完成对新浪的收购。


双方条款在2005年3月全部准备好,只差陈天桥签字。


但关键时刻他拒绝了。陈天桥无法接受雅虎方面开出的条件:未来三到五年对盛大有控股权。


当时,雅虎想打入中国市场的决心是很坚定的。


2004年以后,受雅虎在日本电商成功经验的鼓舞,杨致远一直试图打开中国市场。但后者竞争更加激烈,既有eBay等美国公司,还有易趣网为代表的本土玩家。


杨致远把目光瞄向了马云的淘宝网,马云也盯上了雅虎被陈天桥拒绝的10亿美金。


当时马云正在跟eBay 恶战。他拿到了孙正义前后两笔超过1亿美金投资,创建淘宝网对抗eBay,而后者也不示弱,得到总部弹药支持打击淘宝。双方一度难分胜负陷入僵局。


虽然郎有情妾有意,但马云和杨致远最初的谈判也不顺利。


为了打破僵局,杨致远邀请马云喝了一大杯清酒,说服马云相信雅虎业务能力,以及这一交易将为阿里带来的诸多利好帮助。


图:马云和杨致远早年在长城合影


2005年8月,合作敲定。双方正式宣布,雅虎注资10亿美金给阿里巴巴,并由后者收购雅虎中国。


马云曾调侃,“这是我喝过的有史以来最贵的清酒”——作为10亿美金的代价,马云让出了40%的股份。


10亿美金注入后,马云步步为营,淘宝很快打败了eBay。


到2005年末,淘宝网在中国市场份额接近60%,eBay只剩下不到1/3。第二年,eBay 股票遭遇狂跌,从46美元的高位,跌落至8月时的24美元,而淘宝网给自己套上了“亚洲最大购物网站”的光环,宣布每天有超过900万人在淘宝“逛街。”


马云曾经毫不留情地评价eBay:


“他们在中国已经完了……他们在中国犯了太多错误了——我们是幸运的。”


于是,2005年9月,气急败坏的eBay时任总裁梅格·惠特曼拒绝了马云第五届“西湖论剑”的参会邀请。



马云的浙江老乡丁磊倒是出席了2005年的“西湖论剑”。


他还在会场替陈天桥挨了骂。


“要是我在外面看见你,我非杀了你”,一位愤怒的年轻妈妈指着丁磊破口大骂,因为孩子沉溺于网游,她曾经连续三晚在网吧找人。


吓得丁磊小心翼翼发问:去年有100多款网游,真正属于网易设计的只有十几款,你家儿子玩什么游戏?


对方答:“传奇”。


全场一片哄笑,有听众边笑边说:幸亏陈天桥没来。


2005年的丁磊很低调。一方面,经历过前几年的上市辉煌、停牌威胁,他愈发淡定,此外,他还在2004年拜了中医泰斗邓铁涛为师傅,学习中医,2005年又开始到处推荐《道德经》。


他尤其推崇其中一句精髓:上善若水。


图:网易丁磊


但丁磊对自己喜欢的事情很专注,比如游戏。网易一直在闷头追赶盛大,2005年年初,丁磊几乎没有任何新闻传出,直到9月,37岁的网易代理CEO孙德棣去世,丁磊才卸任首席架构师,重新出任CEO。


显然,9月在西湖论剑被错认的插曲,没有影响丁磊这一年在游戏领域的迅猛增长。


2005年11月,网易第三季度财报显示:网易在网络游戏的市场份额已经超过盛大——当时深陷盛大盒子梦想的陈天桥,看到友商的这个数据大概也是不太开心的。


陈天桥曾不无幽怨地对媒体表示,


“盛大和我是网游的代名词,任何关于网络游戏的指责都朝向我。丁磊比我幸福。”


不过丁磊的低调也被解读为保守。2005年11月,他曾经在浙大一场演讲中分享创办网易的经历,称当时只想做个小老板,没想过创办一家伟大的公司。


同样低调的,还有偏安深圳的马化腾。


这一年,腾讯遭遇了MSN来袭:4月,MSN中文网聚合淘宝、猫扑、赛迪等九大门户成立抗QQ联盟;10月,MSN与雅虎达成合作,在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全球44%的IM用户实现内容互通。


来势汹汹。那年,《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的《世界是平的》成为最热门的畅销书,在全球化宣言之下,MSN此举简直是最明智的政治正确。


但一场血战在马化腾的低调面前硬生生化为了虚无——他选择了回避,只是埋头做事。


事后,有人用“避其锋芒,不与它硬拼”的褒赞之词评价马化腾当年之举。但回到2005年,针对腾讯和马化腾的质疑频频见诸报端。


马化腾是有野心的。


他想挑战即时通讯之外的诸多领域。2004年上市成功后,他计划把融资的65%用于收购,重点在四个方向:无线增值、互动娱乐、网络内容、与QQ密切关联的电子商务。


同样是跑马圈地,有人因此把马化腾跟陈天桥放在一起比较,但得出的结论是:马化腾很难成为陈天桥。


博客教父方兴东曾经在2005年接受《广州日报》采访时分析:


陈天桥的个人风格是有气魄,做事果断,而马化腾个性不够强硬,比如2005年对 MSN 简直就是纵容与忍让。马化腾如果想成就一番伟业,必须再狠点;


马化腾还缺乏大企业家的宽阔胸怀,国内很多企业要想与腾讯合作,是一件很难的事;腾讯管理团队过于稳定不变,不利于引进优秀人才,会影响战略视野和规划;


腾讯游戏产品缺乏自身特色,“qq堂”之类的产品,有模仿盛大的痕迹。



马化腾在2005年重点做了三件事:打败MSN、成立拍拍网试水电商、收购张小龙的Foxmail,并为其开设腾讯广州研究院。


这些举动的意义有待日后彰显。相比忙到焦头烂额的马化腾,远在北京的张朝阳和李彦宏都很快乐。


张朝阳在这年最大的动静是搞了一支“搜狗美女野兽登山队”,登顶6026米的西藏启孜峰。度过2001年到2003年的低谷期后,张朝阳沉浸在江山稳定、搞定董事会的欣喜之中,“快乐得有点忘乎所以”。


李彦宏也度过了一个格外美好的夏天——8月5日,他敲响纳斯达克的钟声,风光无二。


图:李彦宏带领百度在纳斯达克上市


上市前夕,李彦宏拒绝了谷歌的收购诱惑。


谷歌CEO施密特亲赴百度找到李彦宏,告诉他谷歌刚上市,有些经验可以分享;上市不好玩,乱七八糟的规矩一大堆;百度可以选择不上市,谷歌可以收购百度,也可以向百度继续追加投资,双方结成更紧密的合作关系。”


“我们上市就像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李彦宏直接回绝了。


首日挂牌,百度股价高达120美元,很快以高达354%的涨幅,刷新了美国股市213年以来外国公司首日涨幅的最高纪录。


李彦宏一夜之间成为身价9亿美元的富豪,百度员工中,也由此诞生了7位1亿美元、100多位千万美元的富翁,其中,不乏毕业刚刚三四年的年轻人。


当时,耶鲁大学经济学教授陈志武评价:


“在对科技进步的激发作用上,我认为‘神舟六号’的作用还不如百度来得大”。


而在曼哈顿举行的百度上市庆功会上,李彦宏把妻子揽到怀中,深情说道:


“百度精神里有一种勇气,而我的妻子马东敏博士,则是这勇气的来源。她总能在关键时刻,冷静的提出最勇敢的建议。事实证明,她的那些充满东方智慧的建议,将我引上了正确的道路。”


历史在11年后重现。2016年,当李彦宏与百度公司深陷“本命年”危机,马东敏再度出山,试图重新把丈夫推向正确的道路。


2005年,北漂贾跃亭也结识了他的“关键先生”


经人介绍,他认识了网通天天在线总裁王诚,后者真名令完成。两人很快成为铁哥们。


据知情人士向《财经》杂志透露,王诚理想主义色彩极浓,相信三网融合一定能让视频网站做起来,他曾在2005年出版的《通信文化浪潮》中描绘愿景:将天天在线打造成为电视化、娱乐化、家庭化、精品化的“网络电视”。


贾跃亭头脑清醒又敢于冒险,很适合搞实干。加上两人是山西老乡,老家相距不过两小时车程,很快一拍即合。


贾跃亭和乐视自此进入快车道。


彼时,孙宏斌与他的顺驰已经在快车道里几近失控。为了实现“超过万科”的狂言,2004年至2005年,孙宏斌在全国疯狂拿地扩张。但他很快遭遇内外交困:房产调控政策越发严厉,顺驰资金链告急,被迫搁浅赴港上市计划。


2005年10月,顺驰裁员20%,成为次年顺驰低价卖出的前兆。



“草根当道是2005年整个中国的关键词。”


林军在《沸腾十五年》中如此评价2005年。那年,持续数月的《超级女声》点沸了夏天,李宇春成为那个最幸运的女孩,她抿嘴轻笑的青涩照片登上了《时代周刊》,成为中国草根和民意崛起的标志。


2005年的互联网市场也透着草莽之气。


第二波创业潮兴起,老牌互联网公司的高管们纷纷离职创业。蓝港互动CEO 王峰在2006年11月从金山离职时,曾经被YY创始人李学凌嘲笑:“你怎么才出来,我都出来两年了。”


王峰后来发现:


“除了 BAT,今天中国互联网创业潮最佼佼者的一批人,就是从2005年到2009年之间起步的,基本上占了今天主流互联网公司的90%。”


具体到2005年这一年,新兴诞生的公司包括:


王兴的校内网、阿北的豆瓣、杨浩涌的赶集网、姚劲波的58、王微的土豆、周鸿祎的奇虎360、庄辰超的去哪儿……


很多创始人的草根形象也符合05级创业者的气质。比如王微穿着拖鞋就去见了IDG合伙人章苏阳,后者爽快答应了,事后还解释:要是王微西装革履的,未必能管好公司。


清华毕业生王兴也放下了傲娇。他一直在创业,一直在失败,最后决定:


“妈的,不要管什么面子了,我们原创的项目都死了!干脆就抄吧,狠狠地抄!”


然后他就照着Facebook抄出了校内网。


但正如《沸腾十五年》中提到的,“中国互联网行业的2005年,在精英和草根之间徘徊,在教堂和市集中摇晃”,这一年,草莽兴起的同时,全球化浪潮也将中国创业者席卷其中。


谷歌在北京新华保险大厦租下临时办公室,不惜惹官司从微软挖来李开复执掌;中国公司开始热衷于在海外开疆辟土,联想完成对IBM PC的收购,被称为“蛇吞象”的经典案例。


资本也在2005年开始觉醒发力。


这一年,沈南鹏离开携程,成立红杉资本,徐新离开霸菱投资,创办今日资本,中国 VC 市场新格局即将形成。


还有更多的个人天使投资兴起:蔡文胜50万入股58同城、180万入股暴风影音;雷军100万美元投资YY李学凌;薛蛮子等人投资汽车之家……毫无疑问,2005年这几场堪称经典的个人投资案例,在即将拉开新大幕的中国互联网市场里,起到了启蒙意义。


那年3月,经济学家吴敬琏在全国“两会”中提出了“中国变革进入‘深水区’”的观点。


对于互联网江湖,“深水区”的故事也自此开始。2005年起,一系列权力变更、格局动荡犹如《权力的游戏》般跌宕起伏,构成此后12年的中国互联网主题。


时至今日,腾讯和阿里似乎成为铁王座最有力的竞争者,但对于身处江湖的每家公司和个人,“凛冬将至”的威胁从未消散过。


危机总会激发斗志,从而诞生成王败寇的新故事。于是这也注定了,下一个十二年的故事同样不会单调无聊。


作者:江岳 陆缘

来源:首席人物观(ID:sxrenwuguan)



马云:我已经知道自己的结局了!


作者:李翔

马云刚刚刮了一个光头——但是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光,黑色的发碴仍然密布在头上。他衣着随意,身上是白衬衣和尼龙裤,脚上穿一双布鞋,看上去非常放松。谈话在笑声中开始——在被问及他的光头是不是被史玉柱“忽悠”的结果时,马云大笑说,我要是能被老史忽悠住,那还了得……

有人会把马云比作毛泽东,Jack Mao,咋看?很多人会认为淘宝就是个社会,但它又是个公司。公司的边界在什么地方?你是怎么自我管理的?

曝光的访谈文字中,马云偶尔也会冒出“他妈的”的字眼。马云看上去似乎很坦诚,“老子最怕别人把我当作道德模范。所有男人想做的坏事我都想做。别跟我来虚伪的。”他甚至还说,“中国的企业家确实没有好的下场。事实也是。历史也是。”等等。

如果你停止,就是谷底,如果你还在继续,就是上坡。虽然,人生一世,终归尘土。

1、你敬畏什么?

马云:

我敬畏未来,我敬畏我不懂的东西。我敬畏所谓的敬畏之心。一定有一种力量存在,这种力量存在着,是你不懂的。它超越你的能力。

对于未来,你不要以为你能算命。错的概率很大。

你要敬畏你边上共事的人。我们今天取得的一切,绝不是因为我们多了不起。

成功是有偶然因素的,失败才是必然的。这是我相信的。成功的偶然太大了。

2、你说中国企业家几乎没有一个是善终的。是你变悲观了吗?

马云:

没有(悲观)。也没有善终那句话。我是对一帮企业家们讲的,企业家要有敬畏之心。我是在企业家群体里讲的,没跟年轻人讲过。在高位置上的人要跟高位置上的人讲他们的敬畏之心。

我自己觉得,中国的企业家确实没有好的下场。事实也是。历史也是。历史不会因为今天而改变。会有仅存侥幸的人,毕竟不多。

这并不是悲观,知天命者才能乐观。知道结局的人才能真正乐观。

跟年轻人讲没有用,只有到一定年龄阅历的人你才能讲这句话。我马云已经知道自己的结局了,所以我很乐观地看待这些,干呗,反正好坏也就是这个结局嘛。这才是真正的乐观主义。你不知道结局的乐观,那是盲目的乐观。我们要乐观但不能盲目乐观。所谓知天命就是你看到了结局,仍为之。何为无为而治,无为,无乃空也,仍为之。这才是人生。

你知道结局很悲观。你还要去干。那才是高手。那他妈才叫境界。

这是我的理解。我并不悲观。相反来讲,我乐观了很多。乐观悲观不是展现给别人看的。我从来没有想过去激励别人。我没有想过去激励别人。那时候我自己是莫名其妙的讲话。

后来有人说你激励了他们。我真没有激励过他们。我只是讲了我想说的话。后来看到,变得像,好像变成激励师了。我从来没有去想过。我们就是我们。因为只有正视你自己,明白你自己,才能真正走下去。

3、你的安全感是越来越强,还是越来越弱?比如很多人认为你拿了很多国字头的钱,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

马云:

我觉得这还是没爬过8000米的人的想法。国字头的钱进来,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阿里巴巴是一个社会企业。不管你们对政府怎么看,我个人这么觉得,我们这个公司的利益要跟国家分享。你说跟国家分享我跟谁分享?我见了一个领导,无论我喜不喜欢这个人。我都向他肃立起敬。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他的职责。对不对?我喜不喜欢这个部长,我都会站起来说:部长。不是因为他,而是因为部长代表着国家和政府。

同样,今天阿里必然的发展是成为一个社会企业,让这个社会能够分享,共同参与,共同发展。请问,你找谁分享?你给我讲个名单出来,它可以代表这个国家的老百姓。安全不安全(的问题)很简单,有人想戴红帽子,但我一不政协,二不人大,三不党代表。

到今天为止(我都认为),当政治家可以报国,艺术家可以报国,企业家也可以报国,而且作用不比任何人差。我不需要安全感。因为我没(做让我)不安全的事睛。难道我犯什么错误要被抓进去?我没有不安全。

我可以这么讲,孙正义也好雅虎也好,见其他人不一定忌讳,见了我还是很忌讳的。我有对他们的不安全感?不可能。政府,他们真要控制我?他们投了钱,董事会一席都不要,投票权都交给我。你说,我有不安全感?跟不安全感没有关系。社会企业应该让社会分享财富。

所以别人怎么理解,我哪怕今天去拿了下城区什么公司的钱,他们也会这样说。这是我的态度也是我的权利。这个公司这么大了,你难道不跟社会分享财富?那社会代表是谁啊?

4、你到底想赚钱,还是想做大产业?

马云:

投资华谊,第一天,我是半点兴趣都没有。真实的故事是王中军找了我一次两次,我半点兴趣都没有。后来有一天开会坐到我边上,他说,马云,来看看我们的华谊公司。我莫名其妙问了他一句话:你到底想赚钱,还是想做大产业,做中国的时代华纳?我说,如果做时代华纳中国是有机会的。未来中国几个大产业,有一个产业是会增长十倍的,那就是文化产业。如果你想挣钱,我一点兴趣都没有。以前没有,今天也没有。钱越多,责任越大。妈的,有那么多钱,你突然发现你要干的事情也多了。因为找你的人都大了。以前你没钱,没人找你。你有钱以后找你的人都很大,要不就有权,你吃不消。他说,我想做时代华纳。我说好,如果你想做时代华纳,我们谈谈。我们就开始谈。


申明:文章由本司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系统自动抓取全网最好文章内容自动生成,非人力所为,若有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立即处理。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