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

十年寒窗无人问 一举成名天下知 —武城明代洪武乙丑科夏榜状元韩克忠殿试卷析览

王才路2018-03-13 04:08:12

十年寒窗无人问   一举成名天下

 —武城明代洪武三十年乙丑科夏榜状元韩克忠殿试卷析览

              王 

     今年的伏夏都说特别热。特别是大暑第一天,全天汗蒸似得。

     我本来有事在京都的,为了避开京都的汗蒸,漏网之鱼似地逃亡回青岛。谁知,今年青岛的三伏天,有人说是历史上最热的一次。看来是命中有缘,我的千里迢迢,好像是为了专赴青岛百年难得一遇的汗蒸之约而来。


    为了避暑,聪明的青岛人采取了各种各样的方法,也用去了相当的智慧。我的特别愚笨之处在于,虽流落在青岛已近二十年,但不知是什么原因,家里竟然没有空调。小功率的台式电风扇倒是有两个。开了以后嗡嗡作响,像推土机似得。因为愚笨,也想不到哪里去。一味读书也不像避暑似得。


忽然想起解读故乡武城籍明朝洪武三十年(1397年)丁丑科夏榜状元韩克忠的殿试卷的一笔文债还没有偿付。既然没有什么消暑避暑的好办法,汗蒸天下也不想到那儿去,就仍以读书写作应对这汗蒸暑热吧。况且,我把历尽千辛万苦在书海中打捞出的乡里先贤的状元卷,予以析览,这是一件非常有价值非常有意义,且是此前从无有人做的事情。虽是赤日炎炎,人间天炉,如蒸如烤。但我却做了这么一件值得自慰自傲的事情,暑热之天又岂能奈我如之何?


    手头有两个版本的所谓的历代状元殿试卷集。其中所收集的状元试卷也不过仅占历代八百名左右状元总数的八分之一左右。而其所谓的解析解读,尤其是明清两代的状元卷,不过是像解读现代议论文一样的论点、论据、详略得当、语言简洁明快类似某种流程的话语……对一般人而言,看看而已,且多少有助于理解原文,也未见得有人说三道四的。


更何况是这个学术滥无可滥的非常时代,更何况八股文是早就滥透且被逐出圣考大殿一百多年的今天。连当年中了举人赴公车到京都大考的康南海有为先生,对八股文恨之入骨。我看了他当年代御史宋伯鲁和侍读学士徐致靖先后上给光绪皇帝的四道废八股文变科举的奏折,其中他说:“中国神????奧区,……愚暗无才。推原其故,皆八股累之。”“八股取士,前明敝陋之法也。……言科举不可变,八股不可废者,与为敌国作反间者无以异也……“


    我不懂政治,也没有康有为维新变法力挽狂澜的那种乾坤精神。说不清道不明的一些原因,我反倒是非常喜欢历代大多数状元们的试卷的。尤其是历史上一些非常有名且气节如虹的如文天祥、张九成、庄际昌等。自然也包括明清五百年间大部分八股文状元卷。我在《文化纵横》这一杂志上还开了专栏,每期解读一篇状元试卷。但那些都是明清之前的状元试卷。这次因为是我下了大气力、历时几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搜集到的同乡先贤韩克忠状元的殿试卷。因了乡情乡贤之故,尽管才疏学浅,我更应该责无旁贷地把从未有人解读的韩克忠状元卷努力解读,才觉得对得起乡里先贤。


     康有为先生痛恨不齿的所谓的八股文,初始于洪武皇帝首创。经过洪武朝、建文朝、永乐朝三代皇帝几十年的探索才逐步定型化的。韩克忠是洪武三十年丁丑科的夏榜状元,八股文正在探索中。我们自然不能视其状元卷为八股文并予解读,但也不能以现代议论文的方式来解读。以何种方式解读,自然应回到那个时代,以那个时代对殿试卷的八股制式要求来解读。

   


   于是大伏天我游入书海,开始阅读明朝洪武以来有关八股文起兴衰落过程,以及整个明清时代五百年间每个不同时期的八股文写作要求及范文作品。对我来说,这也真是个避暑消暑无可奈何的好办法。浑身是汗却也忘记了炎夏的闷热。反复阅读中,获得了明清时代不同时期八股文写作的状况及要求,并通过八股名文加深了这些体会。


   在此基础上,我开始了韩克忠状元试卷的解读与分析。从大暑第一天开始到今天立秋,大约不到二十天的时间,我完成了这一工作。自知不可为而不计功力深浅全力而为之,初心不过借此消暑避暑,现初心已达,解读自然是附产品,虽然如此,但它毕竟融入了我二十天的热力、精力和初心。正当秋天来临之际,权当是一份心力浓浓的秋礼,敬献给我的乡人及先贤,敬献给这湾湾一城的初秋吧……


     一、明太祖洪武皇帝朱元璋殿试策     

  皇帝制:天生蒸民有欲,必命君以主之。君奉天命,必明教化以导民。然生齿之繁,人情不一,于是古先哲王设以刑以弼五教,善者旌之,恶者绳之.善恶有所劝惩,治道由斯而兴,历代相因未尝改也。

    朕承天命,君主生民,宵衣旰食三十余年,储思积虑,欲妥安生民。其不循教者亦有,由是不得已施之五刑。今欲民自不犯,抑别有其术欤?  

  尔诸文士,陈其所以,朕将览焉。     


二、韩克忠状元卷析览

   上文说过,从八股文的角度看,韩克忠的这篇状元卷绝不是中规中矩的八股文。因为韩克忠是洪武三十年朱元璋亲自阅卷亲点的皇榜状元。这个时期还是明朝科举考试八股文体式的探索期。准确地讲,八股文严格的制式是到成化朝才正式确立下来的。这期间经历了八十多年的时间。


   应该说,八股文是朱元璋建立科举制度时创制而未成型的。洪武三年朱元璋颁布开科取士诏。是年八月举行乡试。次年三月举行会试。初考时文体初创程式未定,经义不涉八股且多用颂体。由于选拔出的官员朱元璋大不满意,所以洪武六年,朱元璋下令暂停科考。十年之后即洪武十七年恢复科考也即第二次科考时,朱元璋才初定八股体式,十三年后,也即朱元璋举行第六次科考时,八股文体式仍不完备。八股文体式真正完备并定型化且严格执行时,那是到了永乐朝后期及成化朝。这时距韩克忠点状元已是几十年的时间了。


    虽然如此,但洪武时代科考时的体式,特别是到了第六次科考时破题、承题、起讲、入题这一题前部分以及大结等已成为固定程式。主体即八股文部分正在初露端倪。所以我析览韩克忠状元试卷时,题前部分也即破题、承题、起讲、入题以及结尾的大结部分五个自然结点照此体式予以析览。正文部分则不勉强以永乐后期和成化朝己完全定型并极致化的八股体式析览。

     要做好答卷,首先要认好题。所谓认题即是找出文题中的题眼或结聚,明代人对此认识的非常清楚。


      从朱元璋的文题来看,他是以四书五经经义命题,明白正大很有宋代科举考试试题的命题遗风。问以明教化辅刑罚也即德主刑辅的治平之策。这是文题的关键。这个关键谓之题眼或结聚。但是要认准这个题义,举子们要背诵多少书呢?


据程羲在《中国历史帙闻》一书中统计,《大学》1753字。《中庸》3568字。《论语》11750《孟子》34685。被朱元璋删去有背君权神圣的言论后还20000多字。《礼记》99010《左传》196845。《周易》24207。《尚书》25700字。《诗经》39224字。合计起来,共有401179字。这40多万字,全都要背熟精通,烂熟于心才有可能。此外,还要看大量的注释和其非读不可的典籍、史书、文学书籍等。韩克忠对题义认得非常准确。这首先说明他是一个博学鸿儒。


    文题有题面和题义之分。题面是指文字的表面部分即字、词、句、节、章。题义是指题面所包蕴的义理。要认清题,首先要认清题面。它们是由什么字、词、句组合的。其中词的虚实尤为重要。实字以观义理,虚字则审精神。这是当时明代人公认的认识文题的办法。若实字的意文不明则行文中措词中必多浮词。虚词的精神不审,则出笔必成呆相。

     后再认准题意:要逐字、逐句、逐节、逐章咀嚼含义看它们所包蕴的义理是什么是体现在题中的虚字还是实,是在字句之中还是在字


还要将程颐、朱熹等人白文细注,反复涵咏,看它来龙在何处,妙在何处,归宿在何处要弄清程颐、朱熹等人对本题的、节、章是如何解释的。他们为何会这样解释?在他们释之外还有有其他的解释?有无言外之意?.他们本题的意义阐释已尽?还有有发挥的?如此等等。


    此外,还特别强调文贵如题。即是说,凡题义中有的,文章里面必须有,若没有则叫减题。凡题义中没有的,文章里头也不能有。若有则叫做添题。添题或减题都是违式的,违则一票否决。不仅如此,而且还要在题面和题义中找出关键部分即结聚,然后才可以破题。


     韩克忠通过对题面及题义的反复思考,采取顺破的方法先把题面结聚于明教化与刑为辅上,然后剥笋式地依序从明教化与刑为辅两个题意,同时他也深暗破题之谛:即长题之破贵简括,搭题之破贵浑融,大题之破贵冠冕,小题之破贵灵巧。所以下笔直指两个题意:臣闻五常乃民生固有之善,五刑实人君辅治之具。破题之语气势官冕、从容不迫,语言简括自然。


   阅卷的考官往往以破题的好坏来决定该文的取舍。因为破题的好坏关系到你是否准确地把握文题的主旨。如果你破题时走了题,或句子不通顺,或漏题或添题,或结聚不当,那后面的文章肯定好不了。所以阅卷官一看破题便可预见全文的水准。


    韩克忠破题破得好,就预示着其下文会是一篇好文。接着让我们看他的承题。

    所谓承题,即是将破出的题承接下来,再加以说明。或将破题未尽之意加以发明阐述。㘟为破题只有两句,只可包括大意,故其意义浑融又不能跳出题目中所有的字所以承题时便将破题中的要字眼,拈一二个,承说明。承题把重点引向作者所要表达的意思而淡化文题在原书中的原义。


     朝中期以前承题为四五句,至万历时承题固定为三句。要求承题的方法是,要与破题关照,正破则反承,反破正承;顺破则逆承,逆破则顺承分破则合承,则分承。总之,宜明承而不宜暗承,要一起一伏,自相呼,明快关联,不可使破自破、承自承才行。


     题目中牵涉上文者,承题的第一句必须从本题说,即使是与上文关系紧密,难以撇脱上文,也要先承本题倒入上文,才能使题位不乱。这一条十分紧,若乱题位,即是违式了。

    题中的承是接的意思,即是要将破重要意义承,要接上而生下,以圆转不滞,轻便飘逸为工.


题最忌平头,亦忌合脚。承题首句与破题的首句同为平头末句与破题的末句相同为合脚。只是平头容易避开,合脚却难以提防。

   要求须要有开合议论,纤徐委曲,如登着羊肠小道,人一步一止而九叹方妙。若承题一直说下去,没有转折层次,只是个加字的破题,那就不叫承题了。

题于圣贤帝王诸人,须用代暗讲,不能直指其名。承题尧、舜则直称尧、舜,孔子则称夫子,其余诸人皆依题直称,无须避忌。


    题的首句用夫字、“盖”、“甚矣”字。“夫”字是承上意而点明之词。“盖”是承意而推原之词“甚矣”字是承破意而恳切言之之词。清代承题的末句必用“乎”字、“”字、“欤”等虚字,但明朝于此硬性规定。

    明了上述关于承题的规定和要领,下面我们继续看韩克忠的状元卷是怎样承题的。

     盖五常之教,固不可以不明,而五刑之用,又不可以不施也。


    承题的首句用“盖”字,一个“盖”字表明承上意而推原,接破题的顺破而推原以反承,既无平头也无合脚,又紧承破出的“明教化”与“辅刑罚”,而生出五常之教不可不明,五刑不可不施,以生下文。真是妙极了。说其妙,妙就妙在既呼应于上文,又生起了下文;既明快关联又圆转飘逸,不能不说承题承得好,有功力。


     洪武二十五年壬申颁布文字格式,规定“凡作四书经义,破承以下便入大讲。”

   所谓大讲即起讲,是将破题和承题的题意作进一步的发挥补充,它要引申并讲明题义,或说明文题内容的背景,要在大讲中确定文章的主题。它是全文发挥阐述的开始。

    且看韩克忠状元卷的大讲:


是固天生斯民,既赋之以五常之性,必有耳目口鼻爱恶之欲。若非人君以主之,则不免有强凌弱众暴寡之患。

     起讲对承题进一步引申和发挥,意在进一步说明之所以德主刑辅之因。韩克忠以其简练之笔,不仅随手带起上文,更加明确了文题的主题;同时,更为重要的是开始转换代圣贤立言的口气,也包融了下节之文。手笔相当不凡。


    这里对转换口气略说几句。

   八股文要代圣立言,但如何代圣立言,对此也作出了种种细致的规定:一定要切合题中人物的身份、口吻及思想,一定要贴合圣人的意旨,并发其所未发,言其所将言等等。这一点,宋代经义文中就已有了“顺口气”的做法。据《制艺丛话》和钱仲书《谈艺录》载:开代圣人立言自南宋杨万里始。


顺了口气之后,韩克忠的状元卷乘势而入题:

是以,人君奉上天之命,明五常之教,以复其本然之善,使父子之有亲,君臣之有义,夫妇之有别,长幼之有序,朋友之有信。凡此皆民生固有之善也。

     韩克忠的入题,上承起讲下启策论正文,三言两语,简洁明了。正所谓承上启下恰到好处。


    以上破题、承题、大讲、入题四个部分,都是在申明、破解题意上做文章。是八股文正文之前的部分。为了抡才大典程序的严肃性和公正性,阅卷官依次审阅这几个部。如第一部分不合式,此卷不必再阅下去,立判落第。如合式,则继续阅第二部分。如第二部分不合式,立判落第。以此类推……毫无疑义,韩克忠的状元卷前四部分皆中规中矩。





    前文我们说过,洪武时代的八股文题前部分已经定型,正文即八股部分还没有形成严格的制式。韩克忠的这篇试卷的正文部分不是典型的八股文。所以我们不必照此析览。

我们接着往下看正文:


    明此教化以开导之,而使之为善,以复其初焉。然其间林林之众,总总之多,人之心情至不一也。所以,有从教化而为善者矣,亦有违教化作奸伪而为非者矣。  于是,古先圣王不得不有刑以治之。故设墨、劓、制、宫、大辟五等之刑,以弼父子、君臣、夫妇、长幼、朋友五品之教。其善者旌之而使之有所劝,恶者绳之而使之知所惧。民既知劝善惩恶,故治道莫不由是而兴。是以历代相因而未有改。


    在正文里,韩克忠紧承入题,阐明“明教化以使民善,而也有违教化作奸违而不善者,必以预设五刑而治之,劝善惩恶,历来治道概莫能外。”几句话,不仅概括了德主刑辅为历代相因之治道,而且,为策论最后的大结颂帝为圣也树起了坚实的基石。

    韩克忠状元卷的大结说道:


    钦惟皇上诞膺天命,奄有万方,为生民立命,为万世开太平,宵农旰食,励精图治,已有年矣。皇上所以千思万虑,惟欲安养斯民,使之五常之是由。如或不循其教者,必假五刑以辅之,无非欲咸跻于仁寿之域,而不至于凶短折之灾。是故,从皇上之教化者,固以多矣,而奸顽不循教化者,亦未必无也。


由是,不得已而施之五刑。然五刑之施,亦岂皇上之所欲哉?盖由顽民不遵化而致然也。奈何法愈严而人愈犯者?臣愚以为,法愈严而人愈犯,盖由人心不古而轻犯之耳。今欲令行禁止,民不犯法,臣以为当再明号令,班中外。彰善瘅恶,树之风声,俾克畏慕,使民彬彬然为善,而不至于为恶者也,不过明五常之教,而用五刑以辅其不及而己。至于别有其术,又非愚臣之所能知也.臣愚昧不足以膺大对,伏愿圣上于万畿之余,少垂览焉。臣谨对。


    这个大结,其实也就是韩克忠状元试卷的结尾而习称“大结”。

    这个大结,比正文部分还长。如在清康熙时代是绝对不可能有的。洪武王朝以后,言论严控,也为了限制应试者借颂今以自炫,大结中不准涉及本朝世事。到嘉靖二十二年,有人在试卷的大结中写了"继体之君,未尝无可承之法,但德非至圣,未免作聪明以乱旧章"等语,嘉靖帝以为是讥讽自己,盛怒之下,将此人活话打死。此后,士子们心存余惧,大结部分哪怕是草草两句,也自是格外心。


    韩克忠的殿试是在洪武王朝时代,所以在殿试卷的大结部分,借正文中德主刑辅的圣贤之言自抒己见,侃侃中不乏颂语

    韩克忠赞颂皇帝朱元璋,诞膺天命,为了安养生民,千思万虑,以德教民,然仍有奸顽不循教化者不得已而施之五刑。然五刑之施,并非皇上之所欲,而是因顽民不遵化而致。


    针对皇帝朱元璋策问中“今欲民自不犯,抑别有其术欤?”韩克忠为其上策,认为当再明号令,班布中外。彰善瘅恶,树之风声,俾克畏慕。”仍不外“明五常之教,而用五刑以辅其不及而己。这样才能达到教民治民之目的,舍此别无它法。


    洪武皇帝朱元璋明诏要求,策试卷字数六百字为限,而韩克忠的状元卷恰好六百字左右。在六百个字的策论里,能把策问回答的条分缕析,头头是道,篇幅字数拿捏得又如此到位,可见功夫很是了得。他的大结又是紧承策问,繁简有度、次第有序、侃侃而谈,非四书五经通才饱学之士断难可为。


    简括上文,韩克忠六百字的策论卷,短小精悍。尽管如此,但韩克忠却紧承策问,特别是在题前破题、承题、大讲、入题四部分中严格按照制式要求一丝不苟。如水在河中船行水中,两岸高堤紧锁,然水不溢船行不偏。在正文部分,则紧扣圣贤之论,次第展开款款而论。大结部分里,又借圣贤之论进一步借自抒己见之言,颂帝如圣如贤,且又非常自然得体。整个策论卷,无骈文无对仗,语言朴实无华.别有韵味。而这,也正是洪武皇帝几次上谕明诏中对策论的语言所严格要求的。


由上看,洪武朝廷关于殿试试卷所有的要求,韩克忠都做得从容出色。试问朋友,在亲自出题亲自监考亲自披阅了六十一名进士试卷后,朱元璋大皇帝不拔韩克忠为状元拔谁呢?

 

2017..7月署日始写,8月立秋日杀青于坐忘斋



Copyright © 上海英语培训费用联盟@2017